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定州北疃惨案
2017-08-17 15:07:06  来源:天涯论坛  点击:  复制链接

  1937年9月28日,“七七”事变两个多月后,定县城失陷,国民党军政人员仓惶南逃,定县境内一片混乱。八路军挺进华北,共产党领导着人民支撑起这抗战的脊梁。之后,在这进行的是一场奇特的战争。日本侵略者除了占据主要城镇及个别据点外,冀中广袤大平原大都在人民武装掌控之中。这里的老百姓不甘做亡国奴,聚集在共产党周围,奋起反抗日寇侵略。当时北疃村是定南县抗日根据地的中心,是定南县县委、县大队及后方机关所在地,村里建有联村地道,民兵英勇善战。1942年,汉奸金大牙将北疃村暴露给日军,日军必欲除之而后快。

  1942年5月,抗战相持阶段,日寇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岗村宁次发动了“五一”大扫荡,修筑碉堡,挖封锁沟,对冀中抗日根据地反复进行“清剿”,实行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5月27日早6点,日本陆军第五十九师第五十三旅团长上坂胜令所属大江部队500人、伪军数百人(有说上千人),突袭北疃村,将北疃村团团包围并强攻。县大队政委赵树光带领一、三中队和3个区小队防守,设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利用村口工事,痛击日军;第二道防线利用房上工事,杀伤日军;第三道防线利用街巷和地道,与日军展开巷战和地道战。日军从村东北口、东南口和东面三路夹攻。县大队一连打退日军7次冲锋,毙敌200余人。日军召开战场紧急会议,当即砍掉一个指挥官的头,并下令拿不下北疃就“统统这样这样的”。午后,县大队的薄弱阵地――南疃、北疃结合部被日军攻破,巷战开始。三中队长王登云牺牲,一班战士子弹打光后誓死不当俘虏,头挨头拉响手榴弹壮烈牺牲。下午一点多钟,赵树光做出撤入地道的决定。县大队长范栋申带二中队增援,也被困在南疃地道内。县大队进入地道后,没想到地道已被老百姓及坛坛罐罐等东西挤满,地道被堵塞,根本无法施展作战,想撤也撤不出去了。日本鬼子很快控制了全村,并在内奸带领下,将20里长的地道节节掘开,施放瓦斯,制造了震惊华北的大惨案。

  当时日军将随身带的赤筒和绿筒毒气点燃后,投放到洞里,同时将毛柴燃着,也投放洞口,盖上棉被。洞内充满毒气,毒烟从其它洞口冒出。日军新发现许多洞口,又向里边大放毒气。顿时洞内混乱起来,人们东走西撞,争找洞口。毒气越来越浓,人们抓这抓那,滾来滾去,有的头钻入地而死,有的撕烂自己的衣服顶着洞壁而死,有的满面唾液呕吐而死,其惨状目不忍视。北疃村王牛尔的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8岁,枕在父亲的腿上死在洞中。32岁的李菊怀抱不满周岁的小孩,孩子吮着乳头,母子死在洞中。

  毒死在洞中的多为老人、妇女和孩子。强壮者挣扎着爬出洞口。日军分守着各个洞口,并在洞口燃着柴禾。爬出洞口者不少被烧死。有的冲过大火,日军却不给水喝,又渴死一部分。剩下的人,被日军捆绑起来,枪杀、刺杀或绑在树上剖腹烧尸。计南北街上尸体50具,李家坟70具,村东北井台90多具,李洛敏家院子被刺死尸体29具,朱根德家土井里被砍落头颅的16具,王尚志家水井里被刺死的10具,其中有一妇女和小孩,多是乱刀分尸。男女尸体多半裸露,惨不忍睹。

  27日晚,日军将爬出洞口的王文雪等青壮年七八十人,关在朱根德家的南屋里,一律不给水喝。由于毒性发作,一夜之间死去16人。28日早,日军将这些无辜百姓赶到院里,用刺刀逼人们换军装。不愿换军装的许根柱、许褔山、刘玉辛等15人当即被日军砍死。随后,日军将换上军装的人当做活捉的八路军俘虏送到定县城,路上又挑死14个走不动的。日军将这些人送到石门劳工训练所,然后送到抚顺千金寨煤窑当劳工,仅王文雪一人逃回。

  还有几十人爬出洞后,被押到设在李洛敏家的“红部”,关在两间小屋里,一夜之间渴死12人。日军撤走前,将其余的人拖到粪堆上。上至65岁的李洛敏,下至13岁的刘兵全部被枪杀,只有李洛田因没伤着要害部位而幸免一死。

  日军盘据北疃村两昼夜,对妇女横加奸污蹂躏,从十岁的幼女到五六十岁的老太太,极少幸免。那些侥幸没有被毒死的人们艰难地爬出洞外,日军马上将其中的妇女拉到院内,为三五成群的日军强奸。18岁的王某某从洞中爬出,被十几个日军轮奸而死。25岁的李某某和23岁的李某某被迫在李洛迈家给日军做饭,被十几个日军轮奸。十几岁的少女李某某被日军轮奸达3个小时,女孩面色憔悴,行路艰难。日军脱掉西湖村一青年妇女的衣裳,强令她与北疃村的赤裸青年李某某面对面坐在一起。日军摘了很多石榴花,插在女子头上,狂笑取乐,随后将其拉到屋里轮奸。在李洪晨轧花店院内,日军当着群众的面,把一个12岁的幼女脱光衣服,按在地上强奸,幼女的母亲在一旁泣不成声。接着又有一个日军从人群中拖出一个幼女强行奸污。

  县大队政委赵树光被鬼子抓住后趁机挖开土墙下的地道跑出,大队长范栋申从南疃村东南约300米外的大庙内的地道转移出后顺沙河大堤撤往东湖村,中队长马宗波带领一个小队在北疃和解家庄之间用刺刀将地道掏透转移,县大队指导员贾德中、秘书范浩然等18人从南疃一家地洞中杀出。县大队其余人大都牺牲。

  北疃“五二七”惨案,县大队、区小队、北疃及附近各村的老百姓等死难者,有尸体证明的800余人,死于深洞及被日军抓走或失踪计二三百人,总计惨死1000余人。有姓名被轮奸、强奸的妇女35人,奸污致死6人。烧毁房屋36间,抢走粮食财物无数,抓走做劳工的62人。北疃村当时共有220户,计1227人,惨案中被杀绝23户,杀死224人,主要劳动力被杀的占35%。北疃村附近李亲顾村被杀100多人,杀绝3户。

  1954年6月24日北疃惨案制造者上坂胜对其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他说: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1942年5月27日,在冀中作战中,于定县南方二十二公里(地点忘了)及滹沱河北岸附近,制造事件之部队是上坂所指挥之步兵第一六三联队,其中在定县南方的罪行是第一大队所为,在滹沱河北岸地区的罪行是第二、第三大队所为。其残酷手段中,最毒辣的就是使用毒气,尤其是将大批八路军战士与居民驱入地道而使用毒气,大批的人被杀,有的用刺刀刺杀或者用军刀斩杀以及强奸等。此外,为了搜集情报捉住居民来拷问,以及放火、破坏、掠夺等问题更不用说了,都干过。这种残酷性,就是帝国主义日本军队之特征。其结果,使无数居民被杀伤,用具体数字来推测的话,这只限于我的联队各中队所杀伤的人员,以最低限度来计算有三千人以上。其中特别是在定县的南疃、北疃杀害八路军和居民的数字约一千,又在滹沱河北岸地区杀害约二千以上。我是如此地指挥教育了日本帝国主义军队发挥了残酷性,我如何能赎回这种罪恶呢?这完全是我的责任,我痛感我的责任是重大的,我在中国人民各位之面前,衷心地谢罪。

  我80多岁的老母说起42年的情况:那时鬼子扫荡,人们都往李亲顾以东跑(就是北疃村方向),以为那比较安全,结果许多人看鬼子来了就躲到临时挖的道坑里,有人躲过了,出来后发现多数被鬼子用刺刀捅死,好惨呀!那之后鬼子到处修炮楼,几乎村村都有,不远的中心炮楼在车寄,这个炮楼的鬼子杀害了许多人。查资料:驻东车寄炮台日军1938年6月到43年7月,先后杀害、虐待致死达974人,其中妇女、儿童91人;致残215人,其中妇女、儿童38人;征要民夫275.4万个工时;各种财物损失达一千多亿元。到“五一”大扫荡期间,日军在定县境内设据点、岗楼134个,分布于118个村镇。主要村镇岗楼与岗楼之间由简易公路相连。全县修简易公路1140华里,挖封锁沟1500华里。

  日寇如此屠杀,并没有使中国人屈服,复仇的怒火越烧越旺。县大队在北疃受重创后聚拢起三个班的抗日队伍,很快投入战斗。“北疃惨案”幸存者之一李德祥加入敌后武工队、除奸队。1943年的一天,他们将“527”告密者、汉奸金大牙诱堵在炮楼附近的酒铺里,把他两眼一蒙,手脚一捆,背他跑到沙河边上把他活埋了。定县大汉奸张青玉,绰号张胖尔,抗战期间杀死抗日干部、游击队员和群众110余人,放毒瓦斯毒死86人,罪行累累,日本投降后加入国民党,任定县警察大队中队长,1947年被定南县公安局逮捕,就在我老家东张谦村(与西张谦是一个大自然村)召开公判大会,没等执行死刑,愤怒至极的群众就纷纷拿出备好的刀子、剪刀从四面八方涌来,有的跑了几十里地赶来,高呼“千刀万剐张青玉!”硬将其肉割光。1956年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将制造“五二七”北疃惨案的上坂胜等战犯押上军事法庭,上坂胜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冀中大平原无险可守,挖地道是迫不得已的做法。北疃惨案发生后,冀中根据地许多地方汲取了这次惨痛的教训,如清苑县冉庄对村里的地道进行了改进和完善,使之形成了一座完整的村落堡垒,有利于地道作战作用的发挥(见电影《地道战》)。

  日军暴行磬竹难书。特别使用化学武器公然违反国际公法,日军称为“决胜瓦斯”,在许多关键时刻,如久攻不下阵地、突围、掩护撤退等,频频对我使用化学武器。1937年以后,中国方面有确切记载的日军使用化学武器的战例有2000多次,造成中国军民伤亡达8万人。战争期间,日本政府为了掩盖制造和使用化学武器的罪行,把生产毒气武器的工厂所在地大久野岛从地图上抹掉。直到战后,这一地区才重新回到地图上。战后,侵华日军遗留在中国境内的化学武器,已造成2000多中国人受到伤害。至今,我国已挖出了3.7万枚化学武器,但估计还有200万枚散落在曾被日军占领过的地区。

  日寇违反国际公法搞毒气战造成北疃惨案,表现了他们的凶残、强暴、野蛮、兽性与征服者的狂妄,展示的是人类最为丑恶的一面,他们要凭此震慑中国,摧残中国,打垮中国,使中国人丧失反抗意志,使中国亡国灭种既成事实。这是日本侵略者整体犯下的反人类罪,是一群社会渣滓一时的污浊泛起,人类兽性丑行的极端表演,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的倒行逆施,一个永远遭天谴的抹不去的历史遗物。

  不管今天人们有着怎样的信仰,事实不容篡改。今天许多日本人能够面对历史,正面当年日寇暴行,前往北疃村悼念死者,日本民间友好组织的“三光”作战调查委员会前往北疃村调查,表示不仅要让日本人民知道南京大屠杀,还要知道北疃惨案,对其前辈犯下罪行道歉、忏悔,对那种暴行共同谴责,捐款修路建陵园,以补偿罪责,这确实是良心发现,是人类同情心的一种表现,说明他们已经站在了人类正义一边。今天日本首相福田访问中国,在北大演讲,也谈到要以史为鉴:“我认为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尽管有过这样、那样不幸的时期,但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不折不扣地证实它,并传给子孙后代”,“必须对自己的错误进行反省。以及带着不伤及被害者感情的谦虚,只有认真地看待过去,并且勇敢而明智的反省该反省之处,才能避免今后重蹈覆辙的错误”。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不能忘记,也不应忘记,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8-17 15:07:5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巨鹿县“一二·六”惨案

下一篇:唯一健在幸存者回顾侵华日军制造石家庄“梅花惨案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