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琉球血泪史:遭日本强占的中国藩属
2022-07-25 14:39:55  来源:参考网 文/姚虹聿  点击:  复制链接

  日本的领土范围在二战结束时由《波茨坦公告》做了规定,其中不包括琉球群岛(日本称冲绳县)。在更早的中国明清两代,琉球是独立的王国,同时也是中国的藩属。日本明治维新后,通过武力殖民灭掉了琉球王室,将其领土据为己有。

  日本入侵,琉球王对华求援

  1372年(明洪武五年),琉球中山王察度遣使来华,正式成为中国的藩属国。自此,中国与琉球保持了500多年的宗藩关系。明亡清兴,琉球与清王朝接续了这种宗藩关系。中国奉行“厚往薄来”的原则,琉球人每次朝贡后,都带着价值数倍于贡品的礼品满载而归。在这种朝贡体制中,琉球是实际受益方。其中最突出的例子是明太祖朱元璋派“闽人三十六姓”进入琉球,不但带去了生产技术,也带去了中华文明。

  1609年,日本萨摩藩的主政者岛津氏出兵琉球,毫无防御能力的琉球只能投降,萨摩藩强迫琉球向其进贡。此后的两个多世纪,琉球并未向清政府言明其艰难处境,清政府对此也没有关注。

  1872年(日本明治五年),明治维新拉开序幕。日本鹿儿岛县参事大山纲良来到琉球,软硬兼施地要求琉球王尚泰派使团前往日本,庆祝“明治新政”。不明就里的琉球使团刚到日本,就收到了明治天皇下发的表文。琉球使节当时还没有意识到,日本企图剥夺琉球作为独立国家的地位,强行把它变成日本的行政区。

  日本明白,若想真正把琉球攥在手心里,只換个称呼还不够,割断它与中国的宗藩关系才是关键。1875年(清光绪元年),日本内务大臣松田道之以“钦差大臣”的名义来到琉球,宣布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其中包括禁止向中国进贡,禁止使用清王朝的年号,琉球的对华贸易由日本全权负责等。这个所谓的“改革”,目的是阻断琉球与中国的联系。

  琉球人向日本人请求:只要保留对中国的宗藩关系,其他一切条款都能应允。但哀告是没有用的,日本陆军大将西乡隆盛率3万人马大兵压境。眼看亡国在即,琉球王尚泰只剩最后一步棋可走——派密使前往中国求救。

  1876年12月10日,尚泰的姐夫、紫巾官向德宏与琉球通事蔡大鼎、林世功等人乔装改扮,躲过日本人的监视,乘一条小船前往中国。由于风向不顺,向德宏等人的船竟在海上漂泊了4个月,直到第二年4月2日才抵达福州。向德宏等人拜见了闽浙总督何璟和福建巡抚丁日昌,呈递了琉球王的咨文,请求清政府代纾国难——这份咨文的副本被琉球人保留了下来。

  “废藩置县”,琉球王遭到软禁

  1877年12月,清政府决定让即将赴任的驻日公使何如璋考察琉球与日本的关系。何如璋刚到日本,在神户港尚未下船,滞留日本的琉球使臣马兼才就乘夜色秘密登舟,哭诉日本欲吞并琉球的阴谋。琉球王在给清朝公使的求救密信中写道:“今日阻贡,行且废藩,终必亡国。”何如璋到达东京后,琉球官员毛凤来等又先后求见,请求清政府出面干涉,救琉球于危亡。何如璋看清了日本对琉球“阻贡在先、吞并在后”的野心。

  1878年5月,何如璋向李鸿章和总理衙门写信谈了自己对琉球问题的看法:“阻贡不已,必灭琉球;琉球既灭,次及朝鲜。日事要求,听之乎,何以为国?拒之乎,边衅究不能免……他时日本一强,资以船炮,扰我边陲,台澎之间,将求一夕之安不可得。是为台湾计,今日争之患犹纾,今日弃之患更深也。”在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日本对中国的蚕食正是循着何如璋所预见的步骤进行的。

  经过对日本的考察,何如璋看出,日本财政困难,常备陆军只有3万多人,海军不过4000人,新近从英国买回的铁甲舰也徒有其表。废藩置县后,日本国内矛盾重重,“实在不是中国的对手”。不过考虑到清政府自鸦片战争后一直奉行息事宁人的外交政策,何如璋还是给朝廷提供了上、中、下三策:上策为先遣兵船,“责问”琉球,征其入贡,示日本以必争;中策为据理言明,约琉球令其夹攻,示日本以必救;下策为反复辩论,或援万国公法以相纠责,或约各国使臣与之评理。

  在何如璋看来,当然应该采取上策。但总理衙门认为,“上策、中策都过于张狂,并非不动声色的办法”。于是他们选择了下策,指示何如璋“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决不动武”。

  1878年9月,收到总理衙门指示的何如璋来到日本外务省,向日本外务卿寺岛宗则提出口头抗议。

  当时中国对日本的情况了解很少,准备工作也很不充分,何如璋出使日本竟然连日语翻译都没有带。清政府以为,日本已经全盘西化,官方应用英语,带英语翻译就够了,而实际情况与此相差甚远。何如璋跟寺岛交涉了几次,都是鸡同鸭讲,说不清楚。不过,汉字双方都懂,何如璋在征得寺岛同意后,向日本政府递送了书面照会。

  10月7日,一份措辞强硬的书面照会摆到寺岛面前。何如璋用历史事实证明了中国与琉球的宗藩关系,并谴责日本恃强凌弱的行为。面对何如璋有理有力的照会,日本外务省理屈词穷。他们很清楚,法理和人心都不支持日本,于是只能抓住照会中“背邻交,欺弱国”等语句,指责“这是对日本的暴言”。

  日本外务省与中国使馆之间的信函,一般在几天之内就可往复,而日本政府这次给何如璋的复照却拖了一个多月。寺岛反复问何如璋,这是清政府的态度还是他个人的态度?出使前,李鸿章曾嘱咐何如璋先以个人名义表示抗议,这样还有转圜的余地。因此何如璋表示,这是他个人的意见。日本方面意识到,何如璋强硬立场的背后,并没有清政府的有力支持。因此日本人决定抓住措辞问题,把态度强硬的何如璋顶回去。

  就在何如璋与日本的交涉陷入僵局时,日军乘汽船在琉球那霸港登陆。1879年4月,松田道之向琉球王尚泰宣读了日本政府“废藩置县”的命令,宣布“琉球国变为日本冲绳县”。尚泰被强行掳到东京软禁。

  泣血哀告,美国人调停无果

  一个月后,滞留福州的向德宏收到琉球人的密报,得知国家已亡。向德宏决定带着蔡大鼎、林世功等人赴北京陈情。他们一路北上走得并不太平。使团走到上海,听传言说在华的日本特务为了阻止他们,组织了暗杀队。琉球人的发型、服饰保持了明代的特色,迥异于长袍马褂、剃头梳辫的清人。为了躲过日本特务的暗杀,琉球人只好剃头改服,一路躲躲闪闪来到天津,拜见了实权人物——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在给李鸿章的信中,向德宏写道:“生不愿为日国属人,死不愿为日国属鬼!虽糜身碎首,亦所不辞!”但李鸿章还是决定先观察事态的发展再说。

  与此同时,琉球国内的消息不断传来:琉球民众不甘心就此亡国,武装抗争此起彼伏。抵抗日军暴行的官民遭到严刑拷打,一些忠义之士自刎殉国。一批民众写下了向中国求援复国的血书,可惜未能送至中国。不过,这封血书的原件被琉球人保存了下来。

  向德宏见国内形势十万火急,而李鸿章又态度暧昧,于是决定派毛精长、蔡大鼎、林世功等人去北京总理衙门求援。面对琉球人的泣血哀告,主政外交的恭亲王左右为难。一方面,当时清政府自顾不暇,不太想管琉球的事;另一方面,面对藩属国求援,清政府又不想丢宗主国的面子。

  正在踌躇之际,李鸿章听说美国前总统格兰特将造访东亚。格兰特被认为“在国际政治领域有较大影响力”。李鸿章觉得,如果说服格兰特调停“琉球案”,日本人可能就范。

  格兰特问李鸿章:“中国果无争朝贡有无之意?”李鸿章答:“朝贡有无非问题之所在。琉球王历来受中国册封,今日本无故废灭之,违反公法,实为各国无先例之事。”格兰特又问,琉球人能否用中国文字?李鸿章答,琉球人能使用中国文字。他同时指出,琉球作为主权国家,曾与美国签有通商条约。日本吞并琉球,也会损害美国的利益。如果中日之间因琉球开战,必然影响美国在远东的商贸利益。格兰特对李鸿章所言深以为然,表示“将站在中国这边”。

  但格兰特到日本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1879年7月3日,当格兰特乘坐军舰“里奇蒙德”号驶入横滨港时,受到日本朝野的盛大欢迎。明治天皇亲自出面宴请格兰特,还把自己在海边的行宫腾出来给格兰特居住。日本政府要员陪着格兰特在日本度假胜地日光山又吃又玩,好不惬意。虽然宾主相谈甚欢,但对于琉球问题,日本毫不让步。不久,格兰特给李鸿章写信道:“我到日本后,屡次会晤内阁大臣。恭亲王与李中堂所托琉球之事,情节微有不符。日本确无与中国失和之意。日人自谓琉球事系其应办,并非无理;若中国肯让日人,日本亦愿退让。” 显然,格兰特的调停并没有什么实质结果。

  “琉球二分”,清政府并未接受

  曾任日本驻天津领事的竹添进一郎,以个人名义找李鸿章斡旋。竹添道:“今日之天下非昔日之天下。有虎狼之国,无一日不欲逞志亚细亚……贵国地方广大,四疆之地不易把守。乃如伊犁之争,未闻其结局。正值此时,琉球恐贵国鞭长莫及。”这番话戳到了李鸿章的痛处——此时在中国西北的伊犁,清政府正与沙俄对峙,因此害怕俄国与日本联手对付中国。

  日本人看透了清政府息事宁人的心理,让竹添进一郎向李鸿章抛出“琉球二分”方案,即把琉球群岛最南端的宫古、八重山两岛给中国,其他归日本。但这两个岛不是白给,日方提出修改中日《修好条规》,日本要与西方列强一样,在中国内地享有通商权。这就是所谓的“分岛改约”。

  日本人把琉球问题跟改约搅和到一起,大有讹诈之意。而李鸿章仍倾向于“喝下这杯苦酒”。不过,他在给总理衙门的信中表示,中国不要琉球两岛,应该把它们还给琉球人,让琉球王尚泰把宗庙迁到这两个岛去。琉球人得知这一方案后大失所望。他们告诉清政府,宫古、八重山两岛是不毛之地,在那里生活都极其困难,更别说保留宗庙了。

  关于要不要接受琉球分割方案,清政府内部也产生了严重分歧。赞同的一方认为,这样可以快速解决与日本的纷争,防止日俄联手夹击中国;反对的一方认为,这样一来会让中国丢掉宗主国的尊严,使得朝鲜、越南等藩属对中国失去信心,转而依附日本。

  与此同时,琉球人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消息屡屡见诸报端。《申报》曾以《琉民恶日》为题报道了几个典型事例:琉球一山林着火,烧掉当地百姓40余间房屋。日本官吏欲施米赈灾,琉球人拒不受领;又如,一长年驻华的琉球官员回国宣传“清国有意派出援兵”,立刻遭到日本人逮捕……

  一边是清政府对“分岛改约”的暧昧态度,另一边是不时传来的日人暴行,令来华求救的琉球使臣感到绝望。当听说清政府要与日本签署“球案条约”后,在华奔走呼号几年的琉球使臣林世功在总理衙门的大门前挥剑自刎!

  事实上,清政府并没有与日本签订“球案条约”。1880年2月,经过驻英公使、钦差大臣曾纪泽的斡旋,清政府不但收回了伊犁地区,还挽回了之前让给俄国的部分主权。一度剑拔弩张的中俄边境暂时恢复了平静。于是,清政府对日本正式否决了“球案条约”。在中国坐了几个月冷板凳的日本公使只好灰溜溜地回国了。

  此后的若干年,中日双方虽然曾试图就琉球问题重启谈判,但一来双方主张相去甚远,二来对中国意义更重大的藩属越南、朝鲜先后发生危机,中国与周边国家维系了上千年的宗藩关系,面临着西方列强的全面挑战,清政府无暇处置琉球问题。1895年甲午战争爆发,中国战败,也失去了与日本进行任何外交谈判的资本,琉球最終被日本侵占。

责任编辑:石庆慧 最后更新:2022-07-25 14:42:5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日军将琉球反抗者下油锅:仅次于南京大屠杀

下一篇:琉球史话五百年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