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战老兵卢克
2020-08-06 15:25:10  来源:关爱抗战老兵辽宁志愿团 吴双  点击:  复制链接

  2014年夏,卢克在沈阳。

  老兵档案

  姓名:卢克(原名卢华龙)

  出生年月:1919年4月(身份证1925年)

  籍贯:江西省南康市潭口镇樟木岭

  住址:辽宁沈阳市大东区东逸街。

  部队番号:中国远征军直属通讯三团战士。

  军校经历:贵州陆军通讯兵学校黄埔十七期。

  童年

  卢克是江西省赣州市南康人,6岁时丧父,9岁时丧母,从此沦落为孤儿,念到小学二年级不得不失学了。

  卢克回忆那段“过继收孤”的往事说:我有一个远房姑父是个大资本家在县里开水泥厂,经乡亲说情收留我做童工。上午洗衣、洗菜、帮太太带孩子,下午太太和孩子睡觉,我和工友一起打磨抛光预制板。我才10岁,没了爹妈关照,也不知轻重,个子又矮小,就趴在水泥板上打磨抛光,累了躺在上面眯一觉,醒了再继续干活,一年后就发现双腿浮肿疼痛难行,慢慢地站不起来了。村里乡亲们纷纷痛斥谴责那个资本家姑父。一位远房姨祖母得知后赶来姑父家,当时拍案责问姑姑、姑父,并决定当场过继收孤,将我背回了家,她上山采药回来熬煮,又是熏又是捂,给我治疗风湿,慢慢的两腿能走了,姨祖母又供我继续上学读书。

  报国从军

  卢克的中学时代,正逢蒋经国留苏回国,派来江西赣州当专员,他经常带夫人来周边中小学校搭台讲演做抗日宣传,卢克深受其影响。

  那是1940年暑期,蒋经国和他的夫人又一次来宣传讲演,动员青年抗战。此时老祖母正在给卢克包办一桩婚姻,卢克回忆说:经国先生在台上慷慨激昂的演讲,他的苏联太太蓝眼睛披肩发、长靴、军装、扎着腰带,双手掐腰不停地握拳挥手带领学生们喊口号!我的思想在激烈斗争着:守家还是去卫国?年迈的祖母谁侍奉、忠孝能不能两全、包办的婚姻我很反感、思来想去矛盾重重怎么办?卢老和几个同学商量,决定离家出走,连夜奔往湖北武汉。蒋经国先生非常高兴,亲笔写介绍信——指点这群爱国知识青年去武汉参加那里军校招生,从此卢克开始了背井离乡,踏上了他的抗战之旅。


  报考军校

  卢克考取到国民革命军陆军通讯兵学校学生兵第17期,从1940年7月到1942年8月在军校里,他不分昼夜地学习英语、密码、破译翻译、电台收发报、电台维修等。他回忆说:“我是穷人家的孩子,我是孤儿,只要让我读书我是刻苦再刻苦,勤奋再勤奋,恨不得夜里当白天过”。1942年毕业,以优秀成绩分配到中国远征军——在卫立煌司令长官部的直属部队通讯团负责电台通讯。从保山迁移到楚雄,再辗转回到保山马王屯,这期间中国远征军的军事部署、军事计划、部队调动、物资调配等等情报信息,都是通过他们的电台发送出去。卢克深有感触的说:这一辈子对我来说,最亲切的旋律,最好听的乐曲就是发报声;“嘀嗒 嘀嗒 滴滴嗒 嗒嘀嘀 嘀嘀嘀嘀嗒”的节奏在我的耳朵里响彻了一辈子。

  难忘经历

  卢克在远征军旅三年半的戎马生涯,有两件刻骨铭心永不能忘的经历:

  第一件事:有一次部队进入原始森林,这是一个荒无人烟,环境恶劣,生死无常的绝命山谷。二十多天里部队通过这片污秽沼泽地,经历了蚂蝗、蚊虫、瘴气、蚂蚁、尸腐、瘟疫、吸血虫,瘴气漫延、野兽的肆虐。白天日军飞机围追堵截狂轰滥炸,夜晚战士们三四个人背靠背、肩并肩、肘挽着肘地组成三角形,站着睡觉,只要有谁不小心躺下去了睡着了就再也起不来了,就会被瘴气熏昏熏迷死去。卢克劫后余生,感慨道:尽管那是秋冬旱季少雨,部队也造成很大伤亡,当走出原始森林后我落下了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肺气肿、胸膜炎、打摆子发疟疾等病根,逐渐身体折磨消耗的骨瘦如柴,每到下午两三点钟准时出现发冷、发热、头痛昏迷、寒颤不止,哪怕穿多少件衣服、盖多少层棉被也没用。抗战胜利后,打摆子还时常发作,噩梦惊醒时分总是幻觉在原始森林,直到解放后多年才逐渐医治好。

  第二件事:1944年,卫立煌司令长官部直属通讯团派卢克和两个通讯员携带着电台前往增援松山战役。部队反攻已经开始,松山打的很惨烈,电台和报务员伤亡巨大。这是一场中国远征军与日军最后的恶战。敌机狂轰袭来,炸弹雨点般往下投,一天傍晚参战中的卢老正在给总部发报,一个炮弹飞来电台被炸飞,卢克被炸晕掉进一米多深的弹坑里。卢克回忆道:半夜醒来发现自己在弹坑底部,身上堆满泥土和战友们的层层身躯,我拼命拨开泥土和战友的尸体爬出弹坑,山野上血流遍地尸体满山,全团的战友几乎打光了,我欲哭无泪欲喊无声,强忍着悲痛赶紧下山返回部队报告总部。可是不知怎么我走了大半夜绕了两圈又返回到原来弹坑的位置,我知道自己这是迷路了,情急之下突然想起老祖母讲过的‘如果在山里迷了路不要惊慌,撒泡尿或者点着一根火柴,道路就会显现’的故事。我也不管它是迷信还是有道理,反正也没招了,走不出去,索性方便小解一下。然后我坐下来,点燃火柴抽一支烟,顿感眼前清亮了许多,脚下隐约露出一条下山的路。说实在的漫山遍野看不见一个活着的人影,我是又冷又饿又害怕,使尽全身力气站起来刚走几步又摔倒了,两天了肚子里没食儿没水,体力消耗殆尽,我咬紧牙关,告诉自己决不能倒下,就是爬也要爬到山下去。当爬到到半山腰时草棵里发现一头大蒜头,土中还拔出一个凉薯,在又渴又饿时老天给了我一线生机。天快黎明时我走下山了,不知又走了多远在一户人家门前晕了过去。这家老夫人清早起来发现中国军人倒在门口,就招呼家人把我抬进去喂水喂饭。醒来后老夫人说我五官端正,大高个,配上军装很帅气,就极力挽留我不要走了,她家三个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让我任选一个做媳妇儿(当地的民俗是兴走婚,家里面都没有男人)。可是其一、我心急如焚惦记着山上牺牲的战友要立即报告总部,其二、背井离乡我是逃婚出来的呀,家中撇下七十岁老祖母,哪有心思在此谈婚论嫁呢。婉言谢绝了她们的美意,叩谢老夫人的搭救之恩请她谅解,这一家人很通情达理,给我准备了干粮送我老远老远,告别当天,我就找部队去了。

  抗战胜利后,卢克随卫立煌部队调动到沈阳,在沈阳守军通讯九团一营三连任电台台长。

  1948年部队起义配合沈阳和平解放,卢克的部队集体参加解放军,分配到东北军区吉林通讯学校。

  1949年5月专业到地方,沈阳锅炉水暖厂做技术工作,1985年退休。

  荣获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

  2015年春节前后,辽宁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团队两次到家里探望,那时间虽然老人已经很难用言语表达了,但是一提起电台,一提到发报,他眼睛一亮,就像打了强心剂一样。他先是警惕的环视一周,然后伸出他笔直纤细的手指,在床栏杆上“滴滴答 嘀嗒 嗒嘀嗒 嘀嘀嗒嘀嗒”有节奏的交替着敲打起来,那姿态神气、潇洒、娴熟有节奏感,敲打起来旁若无人。

  2015年,卢克得到了沈阳市政府“抗战老战士”的身份认定,同年11月7日收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抗战胜利七十年周年纪念章,同时也得到了沈阳市黄埔军校同学会的认证,并颁发了会员证。2015年11月24日,望着来之不易的纪念章和黄埔会员证,老人去世,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卢克老伴有工作,有退休金,儿女双全,子女孝顺,生活状况较好。老伴儿朴实善良,非常感恩志愿者团队的关爱,也经常捐款捐物帮助其他困难的老兵。

  (以上内容是卢克女儿根据档案,结合卢克本人及家人和母亲回忆整理。)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8-06 15:35:0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萍乡)彭汝容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