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战时期南岳僧人创编的《佛青特刊》
2014-04-22 19:30:15   来源:《磨镜台》总二十一期 作者:曾瀛洲    点击:

  

  —、编刊缘起

  1939年7月7日,正值卢沟桥事变爆发两周年纪念日。其时的第九战区拟在长沙举办一系列规模浩大、形式多样的群众性纪念活动,以动员和鼓舞湖南全省军民准备应对湘北前线侵华日军的进攻。6月30日晚上,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所属的佛教青年服务团接到九战区政治部的代电,要他们到长沙参加“七七”两周年纪念扩大会,巨赞和演文两位法师便率团连夜赶赴长沙。

  在长沙两个多月的抗日救亡活动中,南岳佛教青年服务团全体僧人冒着烈日酷暑夜以继日地工作,受到省会广大民众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赞许。他们广泛开展街头宣传,编贴《佛青壁报》和大幅标语,散发《为纪念“七七”二周年告同胞书》。还与长沙各社会团体一道,参加“八一三”“九一八”纪念大会和“讨汪大会”“征募寒衣会”等特种集会,并与长沙佛教团体举办超度抗日阵亡将士法会,筹划组织长沙市县的僧伽训练班。

  他们在抗日救亡活动中凸现的爱国爱教精神,得到许多报刊媒体的充分肯定与高度评价。其中《阵中日报》为他们专辟了《佛青特刊》,阐发和推介南岳僧人护法爱国的崇高思想与伟大创举,为中华民族的抗战岁月留下了一笔宝贵而鲜活的见证史料。现将《佛青特刊》摘要选登以飨读者,并供《巨赞法师文集》与《明真法师文集》拾遗补缺。

  从史海中寻觅的三期《佛青特刊》,先后发表于《阵中日报》1939年7月13日、28日和8月28日。除第一期的《刊词》以“编者”署名外,其余署名为巨赞、岂予(即明真)、明恒、徧济、洗尘、万均(即巨赞)、澄源等,共11篇(首),其中巨赞亲撰6篇。文体有论说、记事、书信和工作总结,还有古典诗与现代诗,形式多样。

  纵观《佛青特刊》发表的文章,立意均源于佛教的教理教义,阐发的思想与周恩来“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题词和叶剑英在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成立大会上的演讲精神相呼应,主要观点可以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

  二、激励国民共赴国难

  在《佛青特刊》的第一期,巨赞法师开宗明义提出了“佛家之救亡抗战论”。首先,他从日寇侵占朝鲜和我国台湾乃至中原大片国土,造成“万里丘墟”“悉成灰烬”“被轰炸者数百万人”的战难惨状入手,严正指出“华夏之人,倘有不谋抗战,屈膝事之,以求苟活于一时者,非人也”。他痛斥那些“求之为奴者,必将习为伥鬼,害其族类”。并指出“亡国之民,非惟求为人奴而不可得,且将沉埋苦趣,无有出期。长夜漫漫,斯可哀矣”。他接着引用佛家之言曰:“血肉之身,本非我有。生灭起伏,心业所为。是故能全其心者,不计其生死穷通。迷恋生身者,将眩惑而失心。失心,则沦陷三塗,身愈困而心益不能自主,其苦无边。全心,则超然独举,纵横自在,不复更为形役。古之人有舍生取义、杀身成仁者,又有不屈而死、成神天上者,皆为全心故也。”巨赞并引用《增一阿含经》第二十卷和《瑜伽菩萨戒》,论证佛经和佛祖都有号召国民抵御外敌入侵的教诲,深刻指出“抗战救亡,无分于世出世间也”,具有全心之人,“然则杀敌而死,乃无上光荣”。文章最后,巨赞法师呼吁:“为国民者,务应遵信佛家全心之说,各各自勉为血性之丈夫,不屈不挠,视死如归而共赴国难。”

  与《佛家之救亡抗战论》相呼应的,则是巨赞法师在7月28日《佛青特刊》发表的《献心的先决条件》。该文进一步阐述了怎样才能做一 个全心之人,怎样才能为抗日救国事业献出全 心。他认为:“把我们的一切,都贡献给国家民族,献财、献物、献身,先要献心。先能献心,必然能够献财、献物、献身,才能发挥献财、献物、献身的最大力量。”那么怎样才能献心呢?他指出:“必须打破自私自利的企图,必须纠正纷歧错杂的思想……表面上是两个问题,实际上只有一个,即如何打破自私自利的企图。”他接着指出:“随便哪一部佛经,都是研究如何打破自私自利的企图的。”那么自私自利的企图来自何处?巨赞引用佛经之说指出,这是由于“贪、嗔、痴三毒”所致。而只有摒弃三毒,才能像佛一样可以舍弃王位当传教的穷和尚,像耶稣一样可以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而无怨恨,这样才能具有“一颗清纯赤热无私的心”。

  三、痛斥卖国贼和侵略者

  叶剑英曾在演讲中针对日本大多数国民信奉佛教且颇为迷信的现状,号召中国的僧人不仅要以爱和平、反侵略的佛理动员和鼓舞全国军民抗日救国,而且要“以正确的佛理,去向日本的大众和士兵宣传……不要背叛佛的意旨帮日本法西斯军阀来杀中国的弟兄,这样就可以削弱日本的侵略势力”。《佛青特刊》站在佛教岗位上开展的宣传,充分发挥了这方面的独特优势。

  巨赞法师在《佛家之救亡抗战论》中,运用佛理严厉痛斥了那些甘为汉奸、卖国贼之徒,并指出了他们的可悲下场:“无恻隐之心者,贪所蔽也;无是非、羞恶之心者,痴所使也。故佛家之言曰:痴重者堕畜生道,贪重者堕地狱”,“且将沉埋苦趣,无有出期。长夜漫漫,斯可哀矣”。

  明真法师紧密配合巨赞法师的论述,专门撰写了一首针对日本侵略者必遭恶报的散文诗,题名为《地狱》。他在该诗的小序中尖锐地指出:“日本暴阀不仅将中日两国人民推堕到残酷 的仇杀血泊里,而且还用侵略的血手将佛教改头 换面伪装了,用以欺骗、毒害中日两国信佛的民 众,想替他这生陷地狱的魔鬼去做帮凶。我们站在佛教岗位上,对这无耻的阴谋不能不坚决地予以回击。我写下这不像诗的诗,就是在揭发侵略者的罪恶,且根据佛教因果定律,说明侵略者死后必受地狱的惩罚。”在诗中,明真法师怀着极其愤怒的心情,首先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狼子野心。他指出:“鬼摸着头,痰迷了心。/日本的暴阀们,他/炽燃着个人的私欲;/恶狠狠地,抽绞着,/自己老百姓的血液,/制造飞机大炮,/购买大炮飞机。/小鬼头,人小心不小里!他/满想一日,吞灭中国,/再想一脚,踢倒欧西。/千千万万异种人,/都做他践踏的脚凳;/千千万万异种人,/都做他贴服的坐骑。/只让那红心儿的太阳旗,/随风飘舞,高高插在 /欧、美、亚、澳、非的太空里。/日本人,当主子,/异国人,当奴隶。”接着,明真法师义正词严地指出:日本侵略者妄图称霸世界“这血污的梦”,只不过“像永远抓不住的风”。因为“四万万五千万中华儿女,/悲激奋起,/大家怒吼一声的伸出手来:/魔鬼,就是拼着死,/也要向你讨回血债。/二十四个月了,二十四个月了,/要我们屈服的敌人,却陷堕了。/我们‘持久抗战’的泥沼。/侵略的脚,坑死在这泥沼里,/简直是越跳越紧,越拔越深。/日本的命呀,/不久,我们会看到,/沦丧,灭亡! ”诗的最后,明真法师用佛祖的教诲,严肃指出侵略者的必然下场:“他们的罪恶,/会把他们拖进泥犁(泥犁,即狱猎之梵音),/一个个地,一个个地,/给他戴上残酷的刑具。/刀山,剑树,/油锅,莴盆,/一千万年,一千万年,/慢慢儿,受着敲朴,受着鞭笞。/要他承招生前一件件的血债,/要他抵偿生前一件件的血债。”

  四、明确学佛与救国不冲突

  叶剑英在演讲中,曾批判社会上一些人认为“佛教的理想是寄托在人间之外,一切的痛苦和灾难,都是向世外求解放”的误解,同时也对僧人提出“你们的学佛修道,和参加抗战是没有冲突的”,使南岳僧人深受启发和鼓舞。南岳佛教青年服务团用活生生的事实,纠正了社会上一些人的误解或偏见,树立了自身应有的形象。这可从《佛青特刊》窥见一斑。

  在7月13日的第一期特刊上,明恒法师发表的《佛教青年服务团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一文,是全面展示南岳佛教抗日救亡形象的专稿,不仅简介了组织产生的经过与宗旨和机构设置,而且还概述了过去已做的工作及未来的设想。最后以赤诚的心向社会表达了庄严的宣誓:“我们己经牺牲了个人的权利享受,光剩一个身子。现在想把这个躯体整个儿交给国家,交给民族,交给全人类。”

  8月28日,该刊发表了《两个月来工作的检讨》一文,这是南岳佛教青年服务团集体讨论,经澄源法师记录整理的。该工作总结在回顾前段经历所带来的变化时,明确认为:“一般佛教徒不能跟着时代走的原因,完全是历来没有组织的关系。没有组织,就没有训练,一切和社会隔膜。年老的固步自封,年青的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整个佛教界变得死气沉沉,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一桩事情也做不成功。”而现在却“感动民众,佛教徒退避山林,不问世事,一旦戎装下山,担荷起救国的责任来,对于一般民众确是一个极大的刺激”。他们在认真分析“工作的困难”和“工作的缺点”之后,从三个方面实事求是地总结了工作的收获:“一是对于国家,佛教徒也是国民的一份子,当然有救国的义务,现在己经慢慢地跑到战线来了……至少对于全民抗战的‘全’字是补满了的。二是对于佛教,湖南的佛教徒因我们而有两处(南岳、长沙)动员起来,无形中增加了佛教徒的社会地位。佛教或者不会再被人家歧视为厌世、遁世的消极思想了。所以我们认定纵有千难万苦,也要甘受不辞,盖舍此无以报佛恩也。三是对于民族,罗队长说我们出来做工作,可以感动民众。感动就是提起精神。我们对于国民动员会有很大的助力。”该总结最后从三个方面提出了以后工作的设想,一是要进一步扩大佛教徒救国运动,二是要建立抗日救亡的服务基地,三是要积极进行对敌反宣传。

  五、倡导宗教界联合抗日

  7月28日,《佛青特刊》发表了洗尘法师撰写的《宗教界联合起来》一文,倡导长沙市各宗教徒联合起来,举行长沙市儒、释、耶、回、道五教教徒大会,组建长沙五教反侵略同盟。这是南岳僧人在周恩来的题词和叶剑英的演讲精神指引和鼓舞下,提出的高瞻远瞩的设想。叶剑英曾在演讲的最后部分,号召南岳佛道教徒“团结全国佛道信徒,成为全面的全民族的抗战的一部 分”。该文呼应这一号召,是对长沙市县各宗教团体联合抗日的巨大推动和促进。

  该文就事论理,认为在抗日救国的大局面前,各宗教界人士的民族意识与抗战情绪得到提升,但各宗教团体之间尚未密切联系,在同一目标下的工作不能互相响应,因而减少了工作效能。作者举一例为证:“前几天我们想在中山路遵道会的门墙上写‘自私就是自杀’的巨型标语,戴牧师不问情由出来禁止,并且把梯子也推翻在地。交涉的结果,才知道他怀着过去的成见,不准佛教徒在基督教会的门墙上写标语。我们恐因此而引起宗教界间更大的歧视,就没有写。但内心的隐痛,到现在还没有好。”作者强调各宗教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的必要性,认为各宗教的大联合,可以促进全体民众更大更强的团结,推进各宗教本位的救国工作,收到事半功倍之效果,同时推动组织世界宗教徒反侵略同盟,既是对我国抗战的直接声援,也可间接唤起日本宗教徒的觉醒。

  该文对长沙市县宗教界的大联合提出了四条原则和三点作法,其核心是尊重和保持各宗教自身的教理教义,互不影响各自的教规和宗教活动,共同维护各教主济人利物之心,弘扬爱和平反侵略的和谐理念。最后,该文呼吁:“人道的共鸣,是各教主救世的大愿! ”与《佛青特刊》第一期编者的“刊词”前后呼应:“良心的交响,人道的共鸣,充分说明了全民抗战的神圣之处,也就是最后胜利必属于我的左券。全民的和谐,是幸福的基石,是成佛作祖的阶梯! ”

责任编辑:李祖琨 最后更新:2014-04-22 19:50:5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抗战时期的长沙基督教青年会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