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一名日本老兵的忏悔:"我永远无法得到宽恕"
2018-08-27 08:57:38  来源:新华网  点击:  复制链接

  

                                                                       筱冢2001年在中国忏悔罪行

                                                                    “731”部队总部遗址

  即将满83岁的筱冢良雄坐在一座寺庙的台阶上,指着庙中由宽恕女神守护着的一个小墓穴,那是他选定安息的地方。这名试图用一生反思的日军老兵14日接受美联社专访,说自己在“731”部队的日子仍是心底无法结束的折磨。

  在20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作为日本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少年班的一员,筱冢参与了也许是当时世界上最残忍、也是最先进的生物武器研究。他在“731”部队做细菌研究的辅助工作,刷洗培养细菌的器皿,准备活体解剖人体的用具,把培养好的鼠疫、霍乱、伤寒等细菌投入中国河流的源头。

  培养细菌散播鼠疫

  1939年2月,身着陆军航空兵军服的征兵者来到筱冢所在的乡下高中,向报名者承诺,如果参军,他们日后会得到奖学金,可能到医院或航空部门工作,可以到处旅行。“我们都应征了。”筱冢回忆说,“看上去是个好机会。”他通过了测试。“我想所有人都通过了,那很简单。”当年筱冢仅15岁,家境贫寒。

  两个月后,筱冢加入了日本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即“731”部队。他与一批新兵一同来到哈尔滨市平房镇,这里就是“731”总部所在地。“当时的想法是,我们负责向士兵提供安全的饮用水。”筱冢说。作为少年班一员,筱冢的大部分时间在教室内度过,他在那里学习基础医学、卫生知识和细菌扩散。

  1940年春天,筱冢被分派一些打杂的活。“我们部队正在培养跳蚤,让它们染上鼠疫,我的任务是观察让老鼠身上长跳蚤的过程。”

  那是个简单的任务,老鼠带着身上的跳蚤,和一些麦子一起被放进笼子,关在黑屋子里。当老鼠死掉,跳蚤就会离开老鼠尸体,然后顺着设置好的红灯引导,通过浴缸进入连接着排水沟的玻璃管。“以后跳蚤再怎么样就不管了。”筱冢说。

  根据中国受害者代表2002年在东京地方法院提出的诉状,日军飞机1940年10月4日在浙江衢县上空撒下带有感染鼠疫跳蚤的麦子。尽管衢县人民焚烧了不少带有病菌的物质,但当年年底衢县仍有几十人死于鼠疫。鼠疫扩散至浙江义乌,造成300多人死亡,周边地区也有数以百计的人死于鼠疫。

  1941年11月,“731”部队还向湖南常德投放了棉花、谷物等感染物质,导致两次鼠疫爆发,总共造成7643人死亡。

  “我从没问我们为什么这么做。”筱冢说,“我们没有时间去思考我们在做什么。中国人所说的是真话,在我脑海里这点毫无疑问。”

  活体解剖惨绝人寰

  回到教室,筱冢开始学习培养伤寒、霍乱、炭疽、痢疾等细菌。到1942年时,他又获得了新任务,帮助准备活体解剖感染炭疽的人。

  “731”部队故意让被关押者感染细菌,以便研究细菌发育情况和生物武器威力。他们还从感染者身上提取细菌样本,培育更多细菌。

  “第一次,我的腿颤抖得厉害,我几乎都站不住了。”筱冢说,他认识那名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我以前见过他几次,他看上去像一名知识分子,还不到30岁。但是那次,他被带到解剖室。由于感染鼠疫,他浑身发黑,仿佛变了一个人,他已经接近死亡边缘。”

  筱冢用板刷把受害者清洗干净,从前胸到后背,然后给他擦干。另外一人用听诊器确认他还活着。然后,筱冢还要帮助下刀者取走受害者的内脏器官。“我们被告知,在器官发生变化、影响到研究之前把它们取出至关重要。”筱冢说,“那间屋子没有钟表,但我估计手术进行了4个小时。我没忘记在那里的感觉。”

  筱冢参加过至少3次活体解剖。“我们叫受害者‘马路大’(即原木),我们不希望想起他们是人,我们不愿承认自己在夺取生命。所以,我们让自己深信,我们所做的事情就像砍树。当在那个国家(中国)看到某个人,你就不能走动,你的大脑会一片空白,恐惧大举袭来。”

  那时,筱冢20岁。次年,他正式编入军队。

  接受改造重新做人

  当1945年8月战争结束,筱冢已经是日军医疗队的一名一等兵。在日本宣布战败后的混乱中,筱冢与自己的长官走散。解放战争期间,筱冢被人民解放军擒获,但他放弃与许多得到宽大处理的日本兵一起遣返。筱冢说,自己当时无处可去。“但(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纳了我,他们对我很好,我也乐于为他们服务。”

  6年后,筱冢在“731”部队的经历被披露出来,他被送到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改造。在受拘禁期间,他有着美好的回忆。“那座改造所十分宽大和舒适,我们吃得比卫兵还好。他们给我们看电影、放音乐,我们还获许做运动。”

  在战犯管理所,筱冢开始反思自己在“731”部队的所作所为。“我又成为人。”他说,“如果他们严酷对待我,我应该下地狱。但他们把我当作人,我也必须把他们当作人,我也开始把那些受害者当作人。”筱冢一开始对自己的经历撒了谎,只说研究新疫苗,但渐渐也吐露了真相。“他们对我宽大处理,把我送回家。”

  讲述历史一生赎罪

  1956年,1109名日本战俘获释回国,其中包括一些“731”部队老兵,筱冢也在其中。回国后,筱冢在地方政府谋了一个职务,直到退休。

  尽管他经常想讲述自己的经历,但没人想听。筱冢说:“日本人更想把自己当作战争受害者,但我不能让这段历史残留在黑暗中。”

  筱冢和一同接受过改造的几十名友人在离他家不远的寺庙附近,为被侵华日军杀害的中国受害者立了一座石碑,上面刻着:“我们向中国人民表达无限的感激和最深的歉意。”

  根据最保守的估计,命丧“731”部队之手的遇害者有几千人,很多历史学家相信,实际遇害人数有25万之多。但日本政府一直否认“731”部队的存在,直到2002年,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才认定“731”部队等侵华日军在中国发动细菌战、残害中国人民这一事实,但还是裁定日本政府没有法律义务赔偿受害者。

  好在还有筱冢这样的老兵,对自己的过去充满愧疚,愿用一生赎罪。筱冢不仅为中国受害者作证,并且写了一本书揭露“731”部队,表示要把这些事实呈现给在校的学生。

  近年来,筱冢数次来到中国,并应邀再次来到“731”部队遗址进行现场鉴证。“中国人对我非常宽厚,他们告诉我,我也是受害者。”

  “我按照吩咐做事,如果我不服从命令可能被杀害。”筱冢说,“但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实在恐怖,我本应该拒绝去做,即使那意味着我要死。但是我做了,我永远不会得到宽恕。”

责任编辑:叶子 最后更新:2018-08-27 08:59:2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日本老兵忏悔:对中国护士的暴行他良心不安, 死后愿被中国人践踏

下一篇:一个日本老兵的战争忏悔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