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杨寒:百岁女兵的抗战往事
2022-05-20 14:59:26  来源: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文献中心  点击:  复制链接

  杨寒是河南新野县人,出生于1921年11月27日,今年100周岁,与党同龄。七一前夕,安徽省新四军研究会副秘书长张怀旗先生陪同铁军杂志社副总编等人前往安徽蚌埠看望、采访杨寒老妈妈。杨寒虽是百岁老人,可记忆力惊人,能说能写能唱。她说,她的革命生涯要从1935年说起。

  小姑娘艰难寻党

  1935年,14岁的杨寒考进河南开封北仓私立女子中学。其父杨振乾正在该校管理图书馆,姐姐杨稚葳也是北仓女中的,毕业后考进开封女子师范学校。杨寒进校的第二年,杨稚葳瞒着父亲带着杨寒去找共产党。姐妹俩第一次跑到安徽没找到,第二次找到了共产党,姐姐去了延安。杨寒说,姐姐是她的革命引路人。

  姐姐去了延安后,杨寒在家待不住了,找到送姐姐到陕北的王冕南。王冕南跟杨寒说:你父亲都向我要人啦,我不敢再送你了。自姐姐瞒着父亲走了后,父亲担心杨寒再跑掉。当时祖母生病,父亲回家照料祖母,走之前,将杨寒交给了学校领导,嘱咐严加看管。

  在学校领导的严厉管教下,杨寒想到了姐姐同学的亲戚郭玉璋。她借口回家来到学校会计处,从父亲的工资中领取了20块钱,悄悄地去了南阳。

  在南阳找到了郭玉璋。此时,郭玉璋正在话剧团参加演出,他对杨寒说:现在没有人去陕北或武汉,等将来有人去再说,你可以先参加这里的剧团等待机会。就这样,杨寒成为剧团的一名成员。

  就在杨寒母亲哭着到南阳找女儿时,杨寒与另一个姑娘跟随话剧团团长郭以清(中共南阳地下特委书记)踏上了寻找共产党、红军的征程。他们以去武汉读书为名,一路上兄妹相称。巧的是,国民党镇平县民团头子别廷芳队伍也从南阳开拔了,扬言去围剿桐柏山区的红军,与杨寒他们走的是同一条公路。郭以清找了一个挑夫,他们很像去读书的样子,因此没遭到国民党兵的盘问。

  第一天他们走了100多里路。杨寒说,这是她人生第一次长途跋涉,由于太兴奋,竟然没有感觉到疲劳。第二天又走了100多里路,第三天到了源潭,找到了党的交通站。这个交通站是个中药店,他们就在交通站度过了1938年的元旦。当地党组织对他们非常关心,还给两位姑娘各做了一件黑色棉大衣,杨寒第一次感觉到了党组织的温暖。休息两天后,他们开始向竹沟前进。此时,国民党对桐柏山的红军层层封锁,沿途布满关卡,他们只能白天休息,夜晚赶路。地下党交通员一站一站地送他们,走了两个夜晚,1月3日,他们终于赶到了目的地,桐柏山附近的一个村庄、红军驻地焦竹园。83年后,杨寒清楚地记得,那天特别温暖,像春天一样阳光普照,她像刚出笼的小鸟呼吸着新鲜空气,啁啾着展翅飞翔。

  当上了小女兵

  到达焦竹园的第3天上午,杨寒去军需处领军衣,由于她矮小,参谋问她:小鬼,可有12岁了?杨寒红着脸说:我都虚17岁了。5号是最小的棉衣,可杨寒穿在身上像小大衣,棉裤又肥又大,下边打着“绑腿”,根本没法穿。就这样,杨寒参了军,当上了小女兵。

  这时,来围剿的国民党镇平县民团别廷芳军队也赶到了。红军游击队有两个营,能打仗的一营开往了竹沟,留守的二营是搞建设的,正在盖房子,缺少枪支弹药,事先又无准备,枪响后仓促应战,边打边撤。在枪林弹雨中,杨寒随部队翻山越岭。她说,那是她入伍后的第一场战斗,虽然又苦又累,但她没有被吓倒,经受住了考验。这次战斗,焦竹园的军粮、军衣、军毯等物资全部被国民党军队抢走,伤亡二三十人,对方伤亡也不少。

  从焦竹园突围出来后的那个晚上,杨寒与二三十位女同志挤在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房间里,地上铺的麦秆草已经被揉成碎渣,大家共同盖的就是她从家里带出来的1床被子和1件小大衣,姑娘们挤在一起也 没感觉冷。战士们更加困难,一个班只有1床军毯,大家轮流睡在稻草窝里。

  杨妈妈说到有趣的事,脸上显出生动的表情。她说,那一带生活非常艰苦,不少农民误入歧途当了土匪,反过来又危害农民。竹沟镇附近就有一股土匪,300多人,招安工作已经做好。一天上午,团长率一个班的人前去接收这股土匪,杨寒随行。她骑着一匹老白马,老马温顺,走得很慢,掉队掉得很远。那天大雪纷飞,路上积雪很深,杨寒从没骑过马,心发慌,又担心迷路。但老马识途,沿着前面的足迹不慌不忙地把杨寒送到了目的地。到达之后,土匪头子一下子把杨寒抱了起来,团长立即上前阻止:快放下,放下,这是女孩。土匪头子面红耳赤地说:我以为是个男孩呢,想不到红军里也有女兵。杨妈妈说,她当时剪着短发,穿戴都和男同志一样,不认识的人都以为她是男孩子。

  小女兵入党啦

  政治处副主任谢友才让杨寒等几位有文化的同志下连队帮战士们填写登记表,出门时,谢友才对大家说:填表时问问连队里有没有党支部书记。杨寒不解地问:怎么打仗还要“织布”?谢友才看着杨寒一眼说:你不懂就别问。杨寒带着这个问题下了连队,当她给战士们填表时,发现表格里有一栏问是否党员,是党员的战士就说“是”,不是党员的战士就说“不是”。填完表后,杨寒没想明白,红军战士还有不是共产党员的?那么自己到底是不是党员呢?自己是中学生,被地下党护送过,大概是党员吧。

  一天,一个小战友问杨寒:你可在党呀?杨寒说:我不知道。小战友说:我都开会啦。杨寒没有开会,方知自己还不是共产党员。杨寒很苦恼,这么多年来做梦都在想着共产党,离开父母,丢弃学业,冒险找党参加红军,可自己还不是共产党员,她想不通,想去陕北找姐姐。

  一番思想斗争后,杨寒放弃了去陕北的想法,她对自己说:只要好好工作,一定会是党员的。3个月后的1938年4月,杨寒在舒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说到成为一名党员时,杨妈妈说,她在党已经83年了,是一名忠诚的老共产党员。杨妈妈在唱了“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军歌后,又给我们讲述了她在新四军里的故事。

  随军东进抗日

  党中央非常关心桐柏山区的这支红军游击队,不久派彭雪枫来到桐柏山,将这支队伍正式改编为新四军四支队八团。部队要上前线了,杨寒找到团长,坚定地说:我要报名上前线。团长跟杨寒说:上前线没有马骑啊,跑不动可不许哭呀。17岁的杨寒说:参加了革命就不怕死,还怕苦吗,怕苦怕死就不来参加革命了!

  部队开到信阳邢集整训练兵一个月后,在邢集召开了出征誓师大会,东进抗日,罗炳辉从武汉赶来,代表党中央长江局出席大会,这给出征的全团同志以极大鼓舞。大会后部队东进安徽。

  杨妈妈回忆:全团1300余人只有4个女兵,除了她自己,还有樊西曼、唐觉民、王典训。樊西曼是河南周口人,北平文理学院大学生,二十三四岁,高个子,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白眼珠有点微蓝,高高的鼻梁,很像一个新疆姑娘。她在河南竹沟参加演出《放下你的鞭子》时,演的是青年工人老李,不少战士都认为她是男的,称她为“老李哥”。部队到了安徽住进村子,她去厕所,被村里的妇女当作男人赶了出来,闹了不少笑话。唐觉民,入党较早,是开封北仓女中高中毕业生,二十一二岁,担任团政治处组织干事,卷卷的头发,圆圆的大眼睛,小小的嘴巴,细高的身材,工作起来老练稳重。王典训十七八岁,四川人,初中毕业生,学生时代担任地下党的交通员,在竹沟曾拿着驳壳枪毙过土匪,父亲是四川的大资本家,她是独生女,但她不留恋富裕舒适的生活,行军在舒城的路上,家里寄来20元钱,她豪爽地分给其他3个女同志每人5元。4人中,杨寒最小。从邢集出发后的几个月时间里,她们4人同睡一张床,同盖一床被,亲如姐妹。80多年后,100岁的杨寒还能记住她们的形象与故事。

  当时他们的生活非常艰苦,每人每天一角五分钱的伙食,官兵一样。没有军装的战士穿着便装,天暖了就把棉衣改成夹衣、夹衣拆成单衣。没有衣服换,下河洗澡时顺便将衣服洗了,洗干净的衣服就晾在河滩上,晒干了再穿。没有烟抽的战士就用干黄豆叶与芝麻叶代替。刷牙用盐,牙刷用猪鬃和竹片自制。女同志洗头时,用桑叶泡在水里揉烂后的水来洗。为了照顾女同志生理期,每月发三角五分的卫生费,为此,未婚的男青年还闹出笑话,喊着也要卫生费:“她们领卫生费,为什么我们没有,我们也要刷牙呀!”他们穿的鞋子都是草鞋,比较好的是用苎麻另配些破衣服打成四根筋或六根筋的草鞋,既耐磨又柔软。进入安徽后,水土不服,马都病死了,人更艰难,蚊叮虫咬,不少人被传染上疟疾与皮肤病,缺医少药,就用牛皮纸涂上胶水当胶布,牛皮纸用开水煮后晒干捻成捻子代替纱布填在伤口里,盐水代替酒精。杨妈妈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国民党的官兵讽刺道:这样的队伍怎么能上前线打鬼子?还不是去送死。

  随八团去战斗

  杨寒随新四军部队没有去送死,而是去战斗。部队经过罗山、潢川、商城等地,4月中旬在皖西“立煌县”与坚持在大别山的新四军四支队七、九团会师。此时日军已经入侵安徽。

  不久,杨寒随一营去合肥南边刘家围子打汉奸刘孟一。那天夜晚,部队来到围子西边一个开阔地埋伏好,杨寒与一个新战士站在一连连长毛世昌身边。黎明前,随着一声口令,枪声响了,围子里乱作一团,杨寒随着连长冲了进去,那一夜,杨妈妈记忆深刻,特别是枪声,她说:汉奸们使用的是日军支援的机枪,子弹打出来的声音与其他枪声不同,好像钢琴声特别好听。她一边打一边想着,战斗结束能缴获这样的机枪就好了。东方露出淡淡的曙光时,围子打开了,一股敌人向南逃窜,号兵吹起了冲锋号,战士们向南追击。这次打了一个大胜仗,除少数伪军逃跑外,大部分伪军被俘虏,当然也缴获了不少机枪,活捉了汉奸刘孟一,他的腿被打断,战士们用椅子抬着他,夹道欢迎新四军的群众拍手称快。

  1939年的春节,驻合肥的日军趁春节期间窜到八团驻地“东山口”附近,妄图消灭八团。部队立即投入战斗,杨寒与战友们凭着低劣的武器与敌人激战了一天,打得最出色的是三营,打退敌人好几次进攻,日军不敢冒进,无可奈何地又退回到合肥。这一仗敌人死伤七八十人,用骡马驮回尸体,八团也伤亡30多人。

  女兵当上了区委书记

  随八团战斗后,杨寒被调到政治处任直属机关青年干事。1939年2月,又回到服务团任党支部书记。第二年的4月,杨寒被分到淮南路东盱眙县马坝区任区委书记。1942年,又被调到盱眙县西高庙区任区委书记。

  1944年夏,淮南区党委抽调河南籍干部支援开辟淮北路西,杨寒家乡在河南,自然是其中之一。返回淮南盱眙黄花塘新四军军部转组织关系时,组织部长曾山亲自接待了杨寒。杨寒趁此机会去看望饶漱石政委的夫人陆璀,那时陆璀正患脊椎病,睡在一张特制的床上不能动弹,只能拿着镜子,看着镜子里窗外的景色。当时彭雪枫师长的爱人林颖也在场,因为她将临产,军部领导特地接她到军部,但对她保密了彭师长的牺牲情况。彭师长的秘书仍在模仿彭师长的笔迹给林颖写信,林颖非常机警,疑惑过,她说梦里曾见到“白棺材”。林颖经常去陆璀那里聊天,听陆璀讲苏联卫国战争的故事,这在精神上给林颖以鼓励和安慰。

  1945年2月,杨寒又被分配到八地委宿西县任县委民运部部长兼三区区委书记。

  1949年后,杨寒历任阜阳地委妇委副书记、合肥市委组织部部长、合肥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等职。

  杨寒为建党百年题词

  如今,百岁杨寒,身体康健。采访结束前,杨妈妈当场为我们写书法,书法既朴拙又厚重。

责任编辑:王语萱 最后更新:2022-05-21 09:14:46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一位老兵的自述里,有件藏了70年的心事

下一篇:4处枪伤,2枚弹片:沿着战伤走进老红军闵敬德的百岁人生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