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日本掠夺大冶铁矿资源
2019-05-22 14:07:55   来源:东楚晚报    点击:

铁山劫难——日本掠夺大冶铁矿资源始末
铁山劫难——日本掠夺大冶铁矿资源始末
铁山劫难——日本掠夺大冶铁矿资源始末
铁山劫难——日本掠夺大冶铁矿资源始末
铁山劫难——日本掠夺大冶铁矿资源始末
铁山劫难——日本掠夺大冶铁矿资源始末
铁山劫难——日本掠夺大冶铁矿资源始末
铁山劫难——日本掠夺大冶铁矿资源始末

  在当时的人们看来,这其实只是一桩普通的生意而已。十九世纪下半叶,清廷与日本都开始兴办钢铁工业。不同的是,前者是为了救国,后者是为了称霸。这项事业,直接决定了两国命运的走向。一开始,清廷处于领先地位。在长江之滨的铁山,当局聘请的英国矿师发现了巨大铁矿矿藏。随后不久,张之洞在当地开办大冶铁矿,在汉阳兴建铁厂。籍籍无名的铁山,由此成为时代之焦点。其意义,不啻铜绿山之于春秋时代之楚国。

  日本方面,则如牢笼困兽——日本境内,无一处理想铁矿藏。没有铁矿石,就炼不成钢铁。没有了钢铁,日本的称霸野心,便成了无米之炊。

  在这一背景下,铁山成了日本当局垂涎的“肥肉”。

  第一个出场的日本人叫西泽公雄,他以清政府实业顾问身份进入大冶铁矿,认为该矿是“世界上不多的富铁矿之一”。他写报告给日本政府,建议“日本发展钢铁工业,以取得大冶铁矿的开采权为最得策”。

  接着是日本首相伊腾博文。

  1898年10月,伊藤博文到达北京,向西太后提出每年购买大冶铁矿5万吨铁矿石,但未得到答复。随后,伊藤博文到湖北,向湖广总督张之洞提出了以日本的煤焦换取大冶铁矿石的要求。

  彼时,由于大冶王三石煤矿发生冒水事故,矿井报废,导致汉阳铁厂煤焦断炊而濒临停产,亏损严重。

  伊藤博文提出的条件,准确地戳中清廷的利益诉求。经权衡当时各国在长江流域的势力后,张之洞认为“日可恃,英不可恃”,可以“借联倭以联英”,以抵制俄德两国,故对伊藤博文的要求给予了积极回应。

  回国前,伊藤博文在上海会晤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的老板盛宣怀——其时,汉阳铁厂、大冶铁矿已交由盛宣怀招商承办,由官办改为了官督商办。

  1899年3月,盛宣怀与日本制铁所长官和田在上海签订《煤焦铁矿互售合同》。

  1900年8月,长江石灰窑码头开始变得繁忙。日本制铁所派来的“饱浦丸”等数艘汽船,首次运走了1600吨大冶铁矿矿石。此后源源不断。

  潘多拉魔盒,就此打开。

  俄国抗议日本

  清廷用来救国的铁矿石,最后一一变成了残害人类的利刃。

  但张之洞、盛宣怀到死也没能明白。

  第一个受害的是俄国。

  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中,日本的军舰、炮丸、铁条等所用之铁,多取自大冶铁矿矿石冶炼。因此,俄国曾向列国提出抗议,谓大冶铁矿矿石当为战争时之禁品,主张甚力。开战之时,此抗议便成为了当时有名的交涉事件。

  此后二十余年,盛宣怀及其子盛恩颐数次向日方贷款,正中日方下怀。其结果是,大冶铁矿和后来的汉冶萍公司,悉数落入日本当局之手。

  不仅如此,日本还想通过中国国家权力来得到保证。

  1915年,日本在向袁世凯政府提出的“二十一条”中,再次提出中、日合办汉冶萍公司的要求,以使因贷款而获得的权益,得到中国政府的永远承认。

  消息传出后,举国哗然。

  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资本战争中,中国当局输得体无全肤,并在日后使国家与人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战争阴云笼罩石灰窑

  20世纪初的长江石灰窑段,军舰云集。

  1900年,日本“饱浦丸”首次赴石灰窑冶矿码头运矿时,日本派遣军舰陪同,以示威慑,遭到德国政府的抗议。

  德国人认为,这是他们的地盘。

  未料,日本政府立即派出第三舰队到石灰窑与德国军舰对峙,德国这才没有采取行动。

  这次事件后,日本政府更加信奉武力,故以保护铁矿安全运日为由,派其军舰经常停靠石灰窑码头,亦或游弋长江石灰窑段江面。黄石市史志办获取的几张老照片,清楚地记录了这一史实。

  辛亥革命后不久,战争阴云笼罩长江石灰窑小镇。

  1911年12月30日,湖北军政府札令大冶矿局总办:“凡属盛宣怀之一切财产,均予没收。大冶铁矿,亦将由革命军接管。 ”

  日本驻汉口总领事松村贞雄威胁“必将招致不愉快结果”,旋即并派军舰“满洲号”到石灰窑,其在石灰窑的“千早号”舰立即派人将西泽公雄接到舰上活动,并派驱逐舰“神风号”为“满洲号”警戒护航。随后又派“河川号”接替“千早号”,让“千早号”下航,同时派陆战队在石灰窑登陆,向湖北军政府施压。迫于日本的压力,湖北军政府不得不撤销了接管大冶铁矿的札令。

  直到1922年,这些停泊在大冶石灰窑江面的军舰才部分离去。

  此后,为将受日本控制的汉冶萍公司收归国有,北阀军、国民政府,民众和相关团队均作过努力,但在日本炮舰威胁之下,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1930年6月13日,彭德怀率红军攻下大冶县城,随后进驻铁山,后在石灰窑、黄石港召集码头卸矿工人开会,号召他们与资本家作坚决斗争。

  红军的这一行动,立刻引起了日本人的警惕。日本驻汉口领事馆得到驻石灰窑的日本驻大冶铁矿办事处主任山县初男的密报,就很快将信息反馈到了日本军方。日本立即向大冶石灰窑增派了“安宅号”、“小鹰号” 军舰,将炮口对准石灰窑街,大冶厂矿的高级职员也因此能够登舰“避难”。

  悲壮撤向大西南

  汉冶萍公司引进日本资金,改造、扩建厂矿,虽然扩大了厂矿生产能力,但其负债额度却大大超过了资本,以致处处受制于日本。

  到1937年6月,大冶铁矿共生产铁矿石1500余万吨,竟被日本掠夺走920多万吨,占总产量的61.33。而汉冶萍公司的汉阳铁厂和大冶铁厂仅使用了其中的500多万吨,只占28左右。

  同一时间,汉阳铁厂总共生产生铁230万吨左右,日本就掠夺走了50余万吨,大冶铁厂总共生产生铁25.8万吨,日本人掠夺走了百分之百。

  1931年9月,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用武力侵占我国东北三省,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公愤。

  然而,这时的汉冶萍公司却继续在大冶铁矿为日本生产铁矿石,偿还所欠日债。1932年,运往日本的铁矿石仍高达33万多吨,从而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不满。

  在日本人的压力之下,汉冶萍公司却毫无作为,一直拖到1937年7月抗战爆发。

  日本八幡制铁所创建之初,年产钢能力仅有几万吨,有了大冶的铁矿石后,经几次扩建改造,到1937年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前,八幡制铁所年生产能力竟高达50多万吨。

  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前夕,出动大批船只,从大冶石灰窑码头抢运铁矿石74100多吨,激起全国人民的抗议,国民政府发布“限制铁砂出口办法”。

  1937年8月25日深夜,武汉行营及武汉警备司令部密令大冶石灰窑驻军第七十七师二三零旅所属之四六零团及石黄警察所,拘捕暗中帮助日本人和曾经向日本驻厂矿人员提供情报的一些厂矿职员。随后,石黄警察所立即以汉奸罪拘捕了大冶厂矿卫生股长顾南逵、起卸监工王道平、金润生,事务股职员洪仓,机电科工匠易云鹏及工务所技师金其重,所员冯树等。

  彼时,淞沪会战正在惨烈进行。

  1938年4月,“并无需要”的大冶铁矿仍在开采,被当局叫停。

  素受日本人豢养的大冶厂矿负责人受到监视居住,禁止离开大冶。

  随后,大冶铁矿、象鼻山铁矿、华记水泥厂等厂矿企业,均开始拆除设备,撤往大西南。

  51艘木驳分17批参加抢运工作,其中两艘在宜昌被日本飞机炸沉,损失设备、器材48.1吨。

  大冶厂矿拆迁设备器材尚未运输完毕,日本侵略军就已逼近石灰窑。

  汉冶萍公司大冶化铁炉,不便拆除,被爆破,化为焦土。

  来不及运走的设备、机件、器材,均散投江心。

  据考证,到1938年8月21日止,共有5501根钢轨、19199条钢枕、10条岔道、12914块鱼尾板被投入江中。炸毁了下陆至铁山铜鼓地一段7.5千米的铁路,余下的钢轨1913根、钢枕565条被驻冶炮兵第十一团第五、六两连用作修筑防御工事。原堆放在3号趸船待运的559吨机件,连同3号趸船被一起被沉入江底。

  同年8月23日,象鼻山铁矿将钢轨、炸药、铜炮、引线等项,分别拨交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炮兵八团及爆破队利用。余下之机件,全部投入了江中。

  日本侵略军攻陷石灰窑前夕,爆破队先后炸毁了自铁山至石灰窑运矿铁路、象鼻山至沈家营运矿铁路的全部桥梁,炸沉了石灰窑、沈家营卸矿码头的大小趸船和10多辆大矿车;炸毁了铁山得道湾发电所及得道湾发电所至老铁山采场的输电线路。

  大冶铁厂的两座800立方的高炉,由于日本侵略军进攻石灰窑甚急,未来得及爆破,后被“日铁”拆毁。

  20余起血案

  日本把掠夺大冶铁矿石看成是决定侵略战争胜负的关键。

  侵华日军一个叫太田的兵团司令,到“日铁大冶矿业所”参观时说:“保护大冶铁山及大冶矿业所,把大冶的铁运送到八幡,这是完成大东亚战争不可缺少的条件。”

  日本侵华期间,从中国劫走铁矿石,总计4630万吨,而从大冶铁矿劫走的铁矿石为总数的9.74。

  每一颗矿石上,都沾满了中国人的屈辱和鲜血。

  1938年10月17日,日军侵占石灰窑。3天后,铁山沦陷。

  随之,日本大冶铁矿石的疯狂掠夺又重新开启。

  日军在石灰窑至铁山一线驻扎重兵,开始由日军战斗力最强的六师团(称日军第一)把守,后由鲸兵团警备。此外,还成立有“日铁”警备队。该队有日本人150人,中国人500人(汪伪汉奸队伍),且常有数名军人出身的将校担当指挥、辅导。

  在铁山、袁家湖、鄂城的西山、雷山、下陆等处的山腰、山顶、岔道、路口,日军筑起了大小碉堡,设立了哨卡。1942年,日军又在铁山矿区、大冶铁厂周围、铁路沿线架设有通高压的电网。劳工上下班时,均要被日军一一搜身,无“良民证”者,不得通行。

  对劳工,日军施行的是法西斯统治。

  在《铁山劫难》一书中,黄石市史志办披露了日军20余起暴行。

  大冶铁厂江边、铁山张可敬山后等处,一度成为了日军屠杀劳工的秘密杀人场。

  1938年11月的一天,日军将一名逃跑的劳工绑在狮子山脚下曹家湾村的一棵大枫树上,当作练刺杀的靶子,一刺刀一刺刀地捅死了这位劳工。

  1939年的一天,日军以丢了一支枪为由,一次抓捕十几名无辜的劳工。在遭受残酷毒打的过程中,劳工刘玉正禁不住骂了日军一句,一名日军便抓起一块矿石,塞进了刘玉正的嘴里。矿块太大,塞不进去,日军就抡起铁锤往里砸,砸破了刘玉正的口腔、敲掉牙齿不说,还要用烧红的烙铁烫大腿,刘玉正就这样活活地被折磨而死。

  1940年夏,日军一次抓了25个无辜的劳工和农民,并将他们押到杀人场,然后放出狼狗咬一人,日军便杀死一人。结果,恶狗连咬了24人,凶残的日军就连杀死了24人。

  ……

  奋起反抗

  面对日军暴行,矿区人民与劳工展开了顽强反抗。

  在《铁山劫难》一书中,黄石市史志办收集并证实了多起抗日故事。

  黄石沦陷期间,3名未带枪的日本兵窜至铁山附近的董胜村奸淫妇女。

  村民回忆,鬼子进村后,该村青年董长隆手持长矛当场杀死一人。另一名日军士兵军仓皇逃跑,董长隆追出一里地,杀死。

  剩下一名日本兵,被村民从一户人家的床底下揪出,乱刀砍死。

  1939年春,日本侵略者用枪和刺刀逼着劳工修复铁山至石灰窑的运矿铁路。

  一名被劳工称为“饭桶”的日军小队长,动不动就用皮带抽打劳工,劳工稍有不满的表示,他就抽出马刀砍杀。劳工们不堪忍受,怒火万丈。一位名叫张柏林的劳工,组织部分劳工收集日军在铁路沿线的兵力布署、活动规律等,配合抗日游击队,一次打死日军4人、俘虏1人。

  在这次战斗中,“饭桶”小队长一命呜呼。

  为阻止日本侵略者疯狂掠夺矿产资源的丑恶行径,劳工们还想方设法破坏“日铁”的生产设施。

  1944年的一天夜晚,为配合抗日游击小分队打击日本侵略,“日铁大冶矿业所”火车司机彭玉宝和信号工彭方喜,乘警戒的日军不备,巧妙炸毁“日铁”4个火车头,一度中断了“日铁”的矿石运输。

  同年冬,得知日军要从石灰窑运送一列车用于矿山开采爆破的炸药到铁山的消息后,为阻挠“日铁”多采矿石,火车司机陆先应便计划利用出车拉矿机会,先用酒灌醉押运矿石列车的日军,然后用装满矿石的列车去撞击装运炸药的列车。结果,陆先应真的在离下陆不远的李家坊白塔岩地段,成功地实现了他的两车相撞计划,使“日铁”的炸药车顷刻化为灰烬。

  在黄日本人被遣返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其时,“日铁”在大冶掠夺矿产资源的日本人,包括家属总数共有1543人,其中家属800人。

  得知日本无条件投降后,这些人均惶惶不可终日。

  市史志办主任朱作良向记者讲述了这批日本人被遣返回国的过程。

  今天的西塞山区二门外,曾有一处旧军营。日本投降后,1543名在黄日本人均被集中在这里。在等待遣返的日子里,他们成立了同乡会,分关东、大阪、北九州等地区聚集在一起。为了生存,日本家属每天到附近的山上采摘野菜。

  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到1946年5月27日。

  这天,一艘靠驳船拖动的600吨平板铁船抵达石灰窑码头。凌晨三时,1543名日本按时起床,五时便全部集中到了码头的起货场。六时,大冶地方政府派出的检查人员到达码头,开始逐一检查遣返人员与他们携带的物品。全部人员登船后,平板铁船四周才围起了绳索,妇女儿童被安置在中间。下午一时,船离岸。

  船行不久,遣返人员杉山留吉的妻子生下一名女孩,故从大冶遣返的“日铁”的日本人增加到1544名。第二天,艀船到达南京。被遣返人员全部上岸,乘火车去上海。在接受上海海关的检查后,才乘上回日本的海轮离开中国。

  从1900年开始掠夺中国大冶的铁矿资源时起,在长达45年的时间内,日本已先后掠夺了大冶的铁矿石1500多万吨,为发动侵略战争制造了大量武器。到1945年,中国铁矿及其它资源遭受外国列强掠夺的屈辱历史才正式宣告结束。

责任编辑:徐为 最后更新:2019-05-22 14:11:1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www.hsdcw.com/html/2015-8-14/730856.htm

上一篇:日军疯狂掠夺山东资源

下一篇:抗战时期日本对海南的经济掠夺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