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许传音曾组织掩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 成审判铁证
2022-07-30 11:31:19  来源:扬子晚报  点击:  复制链接

钟楼旧影。 校方供图

南京难民保护区金中收容所工作人员合影。

洪大中  校方供图

  今天,对于南京金陵中学的学子来说,如果不是看到校园里那块“抗日战争纪事碑”,也许人们很难想象这座清静的校园,曾在战争年代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石碑后面就是这所中学标志性的建筑——有一百多年历史的钟楼。侵华日军的铁蹄踏进这座城时,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钟楼地下室里,却藏着40多名难民妇女。2014年,扬子晚报记者重新踏上这块土地,聆听两层钟楼所见证的传奇。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婧 韩飞 本版摄影 刘浏(除署名外)

  A 百年钟楼自述(一)200平米地下室救下40多条命

  我,是南京金陵中学里的一座钟楼。走进这座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老校园,沿着道路直走尽头左侧就可以找到我的身影。校友会的工作人员彭卫平老师介绍,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88年,那时这所学校的前身汇文中学刚刚建立。因为是美国教会所建,所以我身上有着明显的美国殖民时期建筑风格。

  别看我只是个砖木结构的三层小楼,刚建成时还一度是南京的最高建筑,但遗憾的是,1917年顶楼失火后我的“身高”缩了水,变成了现在的两层小楼。现在,我承担的职责是学校的行政办公楼,但是77年前的抗日战争年代,我却是重要的庇护所。“日本侵略南京的时候,这个楼的地下室可是救过不少人的”。彭老师打开我被刷漆一新的门,带领扬子晚报记者拾阶而下来到地下室。这里也在两年前翻修过,那时候我被认定为国家级文物,进行了保护性维修。

  那段时期,我的地上部分是教室和办公室,地下部分这4个大间总共200平米左右,但高度不到1.7米,成年男子一般无法站直,进出的小门更低矮。但是日军侵占南京烧杀抢掠时,我曾是40多名妇女的藏身之所。那时给她们送饭的就是学校的职工。

  后来成为副校长的洪大中 他是第一个把七七事变消息传递出去的人

  “1937年7月7日,日本人借口士兵失踪,发起了全面侵华战争。我所栖身的这个校园,也不复原本宁静治学的气氛,卷入战火。无数学子、校友保卫家园抗争暴虐。”后来成为金陵中学副校长的洪大中,正是七七事变发生时,第一个把日军攻占宛平的消息传递出去的人。这段历史洪大中曾多次讲给儿子洪铁民听。

  洪铁民告诉扬子晚报记者,1937年7月7日半夜,熟睡的洪大中被激烈的炮声惊醒。院子里大伙叫嚷着:“日本人不是演习,是进攻!”四处逃窜。洪大中赶紧找到了时任宛平县长王冷斋。情况危急,王冷斋交给了洪大中一个艰巨的任务,他说:“日本人第一发炮弹就击中了县衙,宛平电话断了,可能北平还以为日本人在演习,你要想办法把消息传递出去啊!”洪大中临危受命,让人用一个大竹筐把他放到了城墙外面。洪大中拼命往丰台县城跑,他知道,县城的商会里有一部电话。洪大中第一个电话打给了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长秦德纯,对方这才知道日本人进攻宛平的消息。随后,洪大中又打给了自己曾任职的《大公报》报馆。正是有了洪大中的及时报信,使得29军得以及时反应,向宛平增员。

  为了能把宛平的最新战况及时传递出去,县长王冷斋下令部队修通了丰台到宛平的电话线。2天3夜的时间里,洪大中一直守在电话旁,把宛平城的战况通报给秦德纯。然后,再将秦德纯的指挥部署告诉王冷斋。1952年,洪大中从南京市政府调入这所校园担任副校长。每逢给金陵中学的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他都会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给学生们听。

  金陵中学校友杭立武 以金中为中心筹建难民保护区

  1937年正值南京沦陷前夕,同胞的血肉之躯并没能阻止日军的野蛮。眼见暴行,金陵中学的校友杭立武提议建立难民区,让撤离不了的难民有一个躲避的处所。杭立武记载的《筹组南京沦陷后难民区的经过》中称,眼见着上海战争火海中同胞所遇灾难,南京万一沦陷,以日军的残暴,同胞必将遭遇惨绝人寰的荼毒。“一位饶神父在上海设立难民区,容纳了很多妇女儿童。我准备成立一个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他当时是金陵大学董事会董事长,因曾任职“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同时也是中英文教基金会的总干事,与许多国际人士建立了关系。紧急关头,杭立武邀集在南京教会学校服务的美国人和少数英德商业人士约20人,决定成立一个以拉贝为首的国际救济机构,定名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难民保护区以美国大使馆所在地、金陵中学、金陵大学等教会学校为中心,一直到鼓楼、新街口。因为上海的饶神父与日方有交往,杭立武等人写信给上海的饶神父,请求把划定的难民区地图转交给日本的司令,争取日方的同意,并答应以后不侵扰难民区。尽管日方没有明确回复,但后来日军入城,士兵身上的地图上标着难民区,证明他们已经收到地图。

  中美5教授“护校委员会” 铁蹄下保护校园中的难民和散兵

  南京沦陷前夕,金陵大学及其附属中学即金陵中学西迁四川办学,同时由美国教授贝德士、史德蔚、林查德及中国教授陈嵘、齐兆昌5人成立“金陵大学留京护校委员会”,管理金大和金中,主持两校的难民区工作,坚持办学。

  1957届校友薛贵才的父亲薛万锦当时就是金中职工,直接参加了难民区的工作。薛万锦为难民安排住处、做饭、包扎伤口、维持秩序等。当时他们一家三口就住在中学图书馆二楼上,只有几岁的薛贵才透过窗户目睹了每日的惨状。“人太满了,关闭了校门,许多难民就从围墙翻爬进校,其状悲惨,令人心酸,至今犹记脑海。”

  在各方人士的斡旋下,起初日本兵没有骚扰难民区。但后来依然染指,理由是有中国士兵躲在难民区,随后便常见日寇凶残地端着刺刀在校园里搜索。1966届校友杨书华的父亲杨洪瑞就是这样一个散兵,搜查时,是一个工友撕下工作袖章别在他的手臂上才免于送命。

  那时候,不光是钟楼,连口字楼和操场上都住满了难民。由于日本兵一旦闯入难民区,残忍的蹂躏便不可避免,工友严师傅想到一个办法,将钟楼的地下室作为庇护所,藏进去40余名难民妇女,再由他们暗中送饭送水。一天,日寇进校搜查,扬言要把无主认领的难民统统抓走。严师傅先认一难民青年为儿子,王师傅又认领一难民姑娘为女儿,使他们幸免于难。这对年轻人不但保下了性命,后来还结为夫妇。

  不过,钟楼只是当时难民保护区众多庇护所的其中一个。据2007年,金陵中学校长汪庆云的一份《国旗下的演讲》中称,杭立武争取来的难民区占地3.86平方公里,界内设有25个难民收容所,先后有25万难民拥入避难。其中金陵中学难民所收容难民6000到8000人。

  B 百年钟楼自述(二)足球明星从戎抗日牺牲在长空

  如果你来到金陵中学校园,在我这座钟楼的前面,你还会看到一块石碑,碑身设计成胜利“V”字形,下部雕刻出橄榄枝。石碑上记载,“九一八”事变之后,校教职工就向蒋介石递交了《呈请国府移师抗日》书。那是在九一八事变以后,学校师生经组织,上街宣传抗日,参加抵制日货的行动,通过直接捐款、足球义赛、话剧义演筹款支援抗日前线。1932年的一份校报上还刊登了一篇《轰动一时义勇军筹款足球大战》。其中称“票资所得,悉充东北义勇军军费”。局势残酷,很多同学毅然投笔从戎,报考军事院校,或者走上战场。参赛学生中有一个人叫陈镇和,是当时金陵中学的足球明星,后来还作为中国足球队主力参加柏林奥运会。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他转投当时的中央航空学校学习战斗机驾驶。带着“杀尽倭奴雪旧耻,誓平扶桑方罢休”的誓言飞上空中战场。1941年,在执行一次任务时飞机失事,35岁的陈镇和殉国。除了陈镇和,我的庇护下还走出了许许多多的学子,他们走出战火硝烟,最终见证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朱启平:见证密苏里受降仪式

  1933年18岁的朱启平从南京金陵中学毕业。1945年9月2日,他作为《大公报》驻太平洋战区随军记者,在“密苏里”号战舰上,目睹了中国和其他反法西斯盟国接受日本投降仪式的全过程。他当即写长篇通讯《落日》,后来成为学生新闻教材。

  1945年9月2日上午9时10分,投降仪式在日本东京湾内美国超级战舰“密苏里”号上举行,朱启平在离日本签降代表约两三丈的地方,见证了全过程。“九时整,麦克阿瑟和尼米兹、海尔赛走出将领指挥室。麦克阿瑟走到扩音机前,尼米兹则站到徐永昌将军的右面,立于第一名代表的位置……麦克阿瑟读到最后,昂首向日本代表团说:‘我现在命令日本皇帝和日本政府的代表,日本帝国大本营的代表,在投降书上指定的地方签字’。”朱启平的这篇文章第一时间向中国传递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宣布了中国8年屈辱的结束。

  赵浩生:见证日本次级战犯在南京的受审

  同样是从钟楼这里走出去的赵浩生,在1946年8月见证了日本次级战犯谷寿夫的审判。赵浩生在一本回忆录中写道,日本的一级战犯在东京的国际法庭审判,次级战犯在他们犯罪的当地审判。而占领南京的日军司令谷寿夫的审判就在南京文庙的大成殿。

  他回忆:审判的那天,愤怒的群众人山人海。书记官宣布被告出庭时,“一个个子不高、五十多岁、嘴上留着一撮小胡子的人走进来,他步履沉重,穿着一身破旧的日本军服,这就是谷寿夫”。法庭上,谷寿夫依然傲慢,最终被判处死刑。

  许传音:在远东法庭上出具铁证 将战犯送上断头台

  因为拉贝日记以及东京审判,许传音这个名字逐渐被知晓。1897年,13岁的他来到金陵中学的前身汇文书院上学。留学美国归来担任世界红会副会长,许传音也参加到难民救助中。2014年9月许传音的孙女许以梅就住在南京,并且陪伴了爷爷最后十多年的时光。采访当天,扬子晚报记者在她的家中见到了当时已经72岁的许以梅老人。“日本人来之前,他把我们全家都送走了,自己留下来要做难民区的工作。”许以梅说。

  许传音作为当时国际红会副会长,负责组织掩埋满街惨遭日军残害的死难同胞的尸体。在当时各个慈善机构掩埋尸体的记录中,红会的记录最为详细,时间、地点十分明确。一份记录记载许传音他们一次便掩埋了4300多具尸体,这些都成为东京审判上的铁证。法庭上面对日方的狡辩,许传音用流利的英文将日方律师伊藤反驳得无言以对。他的这些重量级证词证据最终将大屠杀的元凶送上断头台。 

  扬子晚报记者 董婉愉

责任编辑:石庆慧 最后更新:2022-07-30 11:45:5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南京大屠杀5千士兵和难民被扫射抛尸江中

下一篇:染血的“绿洲”:南京大屠杀中的“难民区”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