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浴血随枣,枣宜会战(八)
2018-12-16 08:48:41  来源:萨沙  点击:  复制链接

  宜昌沦陷

  张自忠殉国和74师被日军歼灭,其实并没有改变枣宜会战的局势。

  当时日军后方运输线仍然不太稳定,而第3师团第26旅团又被国军合围痛击。

  而38师等33集团军部队仍然在汉水以西攻击日军交通线,获得不错的战果。

  鉴于情况严峻,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认为枣宜会战第一阶段已经失败,并没有歼灭第五战区国军主力,反而自己损兵折将。现在务必着手第二阶段的攻略宜昌。

  目前第3师团勉强突围,如果各部蜂拥渡河,国军肯定会尾随追击,刚刚北上的江防军一定会顺势回防,那么攻略宜昌自然就失败了。

  军刀组出身的园部和一郎果然厉害,他经过仔细思索,认为下一步无论是撤退还是继续进攻一场,都必须继续来一次反攻。

  于是,日军突然停止撤退,全军向西边和北边的国军全线进攻。

  第五战区主力和日军发生大规模激战,双方伤亡都很大。

  鉴于日军进攻猛烈,此时第5战区高层都认为,不应该正面硬碰,以损失自己有生力量,让日军如愿。所以李宗仁命令国军闪开正面进行侧击,一部仍在敌后以牵制敌人。

  21日,第3师团进至邓县,第13师团进至老河口以东,第39师团进至樊城。

  日军还想继续西进,但此时前后已经作战近一个月,弹药匮乏,补给不济,上上下下都极为疲惫,战斗力锐减。

  而国军则以退为进,退到一些利于防御的地段继续作战。

  歼灭张自忠74师的第39师团向北进攻,很快到达樊城东北约20公里的梁家嘴附近时。其先头的233联队(该师团为3单位编制,辖有步兵第231、第232、第233联队),奉命在20日的夜间率先渡河,然后北上

  师团长村上启作让233联队务必小心,尤其在渡河时候需要仔细观察。

  此时日军却大意了,他们仅仅在20日傍晚派出侦察兵3人,在河边胡乱侦查了一下。这些人认为国军早就跑了,肯定没有抵抗。况且当时对面的芦苇确实异常平静,根本不像有人的样子。

  他们随即检查了一下水流情况,就返回联队司令部,报告:对岸没有敌人!

  其实,当他们傻头傻脑观察的时候,汤恩伯31集团军的侦察兵早就看到了他们,并且上级报告。

  汤恩伯认为日军乘夜色渡河的可能性很大,立即命令主力部队潜伏到河对岸部署,并且使用了大量的轻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甚至少量苏罗通小口径机关炮。

  而这边233联队大摇大摆的走到河边,架起橡皮艇就渡河。第233联队长神崎哲次郎大佐见水并不深,流速也慢,下令一部分官兵涉水过河。于是,该联队1000多人,一半乘船,一半涉水,缓慢的向对岸靠过去。

  国军不动声色的等他们走到河中心,然后突然开火。31集团军的火力可谓是国军最强的,日军渡河无法携带重武器,又完全在明处,光是挨打,毫无还手之力。

  经过短短20分钟激战,日军300多人被击毙在河中,伤者无数,连联队长神崎哲次郎大佐也被流弹击毙。

  该联队伤亡惨重,只得溃败下去。

  此次拦截作战,宣布日军的进攻到达尽头。

  第11军指挥部由此判断,第五战区虽然损失了173师和74师,但主力并没有受到致命打击,

  当日晚,第11军下令各师团停止追击,襄河以东枣阳地区作战至此结束。

  此时,轮到园部和一郎犹豫了。

  这次233联队吃了大亏,可见国军还是颇有战斗力的。

  那么现在还要不要继续南下100多公里以外的宜昌作战!园部和一郎本来认为占领宜昌意义不大,如果短时间内无法占领宜昌,又陷入拉锯战,恐怕前景更是不好。

  5月23日,11军高层举行了讨论会,看看是否要继续进攻宜昌。参谋长青木重成则表示不能继续进攻,对此后勤方面的军官们都表示支持。但作战参谋都表示需要继续进攻宜昌。作战主任参谋天野正一中佐更是说:一来江防军已经调出,正好是好机会,二来这是日本军部的命令,我们这些军官如何能够随便篡改,必须执行。

  参谋长青木重成则表示目前日军伤亡已经近万人,现有兵力无法继续攻击宜昌。

  天野正一则表示日本军部为了保证可以占领宜昌,临时又从后方抽调大量部队增援11军,兵力应该够了。这批增援部队包括:驻咸宁的第40师团大部、驻九江的独立混成14旅团的3个独立步兵大队、驻安义的第33师团一个步兵大队。

  双方激烈争辩了一整天,最后园部和一郎认为自己刚刚上任3个月,如果此时就公然违背军部命令,显然是非常不合适,就同意继续进攻宜昌。

  由于此时日军严重缺乏补给,11军从武汉地区调动全部可以使用的汽车,以6个汽车中队紧急调运1000多吨军需品到前线。这部分汽车运输队早于国军的零散拦截,但大部分都顺利赶到了一线。

  与此同时,增援的3个步兵大队和1个山炮大队日军也都赶到了前线。

  于是,日军以3个师团兵力,突然放弃随枣一线,并且放弃向北面的工事,全军转而全部西进。日军除留下第40师团殿后以外,包括13师团,39师团,第3师团,以及第5师团一部,全部向西进攻。

  由于这一线汉水防线长达数百公里,国军非有重兵很难防御成功。

  本来这一线防御的兵力不少,仅仅江防军就有4个军12个师8万多人。但由于战局吃紧,战役开始时候仅剩3个军,而第一阶段期间,由于李宗仁和蒋介石都判断日军不会进攻宜昌,强行命令江防军94军和75军北上增援新野一线了。

  这样一来,江防军仅剩肖之楚的26军和94军一个师还在原阵地,兵力锐减到4个师,仅有2万多人。

  所以,这一线除了江防军的4个师以外,仅有川军22集团军一个41军,张自忠33集团军唯一没有渡过汉水的77军一部负责防御。

  川军41军是孙震的部队,战斗力很弱,战斗力还不如江防军1个师。

  至于77军这个师也因为张自忠刚刚殉国,士气较为削弱。

  由于兵力空虚,所谓宜昌三道防御线的最后一道,也就是宜昌城根本没有驻军,仅有警察和保安团维护治安和对付日军空袭,由此可见防御兵力虚弱到什么程度。

  其实,就算不谈其他的,单单靠这几个师想要防御日军3个师团又2个师团一部的重兵,几乎是不可能的。双方战斗力上有着数倍的差距!

  5月31日,日军分别从长达200多公里的三处强渡汉水。

  最北面的第3师团在襄阳以南的郑家冈、欧庙之间强渡汉水。川军孙震的41军本来就是国军中战斗力最弱的部队,此时下辖仅有4个警备旅,都是刚刚组建的新部队。兵力不足且不说,有的新兵刚刚学会放枪。

  他们在日军渡河初期还能顽强抵抗,但激战数小时后,日军突然大量使用汽艇冲击。

  川军官兵上上下下从没有见过这种装甲汽艇,误以为日军使用了水陆两栖坦克。见子弹打在上面没有作用,又不知道怎么摧毁它,部分阵地上的川军官兵惊慌下自发撤退。

  日军很快渡过汉水,蒋介石李宗仁见川军阵地崩溃,周边又没有可用的兵力支持,被迫调动了空军。

  国军空军9架轰炸机冒着很大的危险(当时湖北境内的制空权是日军的),在汉水一线反复投弹扫射,造成日军一定伤亡,却无力阻挡日军的强渡。

  6月1日18时,这一路日军经过激战,占领了襄阳,2日15时占领防御空虚的南漳,8日占领了远安。在8日内,推进了100多公里,

  这边39师团从在宜城以北的王集、小河镇一带横渡汉水。经过与孙震的第41军这一线防御力量较强,经过3天3夜的激战,该师团6月3日9时45分占领了宜城。

  随后,日军继续西进,经过同张自忠33集团军56师的苦战数日,于6日傍晚占领了荆门。

  此时蒋介石也好,李宗仁也罢,都大吃了一惊。他们当时都没有判断日军有可能会进攻宜昌,所以这时候就慢了一拍。李宗仁立即调整部署,由北面的国军主力立即向西猛扑。

  不过,日军早有预计,他们留下一部兵力殿后,阻击国军的增援部队。以北上后回防的江防军94军为例,他的185师和121师虽然距离日军仅有2日的路程,但就是难以追上。一路上遭遇日军阻击部队的层层阻截。日军虽然数量不多,但坚守一地死不撤退,国军只得尽量绕过,实在绕不过的只好硬啃。

  江防军虽然是中央军精锐,全军根本没有什么山炮野炮,仅剩一些迫击炮,无法攻坚,所以花费了很多时间才击溃日军的阻击。

  同时回防的江防军75军也是一样,该军战斗力比较强悍,它的第6、13、骑兵第4师追上日军后卫部队和一部分辎重部队,将这些日军杀的一塌糊涂。丢下的尸体长期没有人掩埋,直到一个月以后,仍然臭气熏天,当地乡民都绕道经过。

  但日军居然不管后卫部队死活,只是一味南下,这样一来,国军怎么都赶不上,始终被日军甩在身后。

  此时蒋介石也立即命令后方的18军,第2军,第11军等中央军精锐立即赶赴宜昌增援。但这些部队都距离宜昌较远,看来日军怎么也会遭遇他们到达。

  同时,蒋介石命令陈诚立即赶赴宜昌,陈诚紧急于6月3日晚到达了川东的万县,随后在4日赶到宜昌!

  一切都晚了,这就像下棋,有时候你在最初三步棋中一步走错,慢了一拍,整盘棋就往往很难扭转,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6月4日,第13师团为了策应两个师团的进攻,从最南面的从旧口、沙洋镇一带强度汉水。本来要北上增援的江防军26军,和仓促赶到的94军各一部,只得停止前进,转而南下应战第13师团。

  13师团是甲种师团,满员兵力3万人,而26军,94军在这一线防御部队仅有1万人。

  经过数日苦战,第13师团一举击破江防军的防线,也渡过汉水。

  第13师团随即向国军侧翼包抄,此时国军各部兵力有限,为了防止被日军切断后路合围,只得放弃阵地,向西面做总退却,防守第二道防线。

  此时李宗仁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他慢了一步,目前周边的国军都被日军甩在身后,而宜昌一线的国军兵力稀少,肯定不足以抵抗日军7万大军的冲击。

  李宗仁败中求胜,命令北方的国军主力一部立即尾追渡过汉水的日军猛击,攻击他们已经占领的城市,迫使日军回头。

  同时,李宗仁出兵猛攻留守在随枣一带的日军40师团,试图将其合围歼灭,迫使日军进攻宜昌部队转向。

  没想到,此次日军的目的就是宜昌,所以他根本不理会李宗仁的围魏救赵。为了集中优势兵力占领宜昌,日军连续放弃已经占领的城市,更不管40师团的死活。

  汉水以西第3师团于6月3日放弃襄阳,之后又放弃南漳、第39师团6日放弃宜城。

  日军并不固守占领的城市,只留下一部殿后,阻击国军增援部队。

  所以,此次日军推进非常迅速,而且进攻兵力非常强大,攻势锐利,很快又突破了国军第二道防线。8日第3师团占领了远安;第39师团到达了远安东南的当阳附近;第13师团的主力到达了当阳东南的河溶,其一部与池田的第11旅团,于8日14时占领江陵、15时占领厂沙市。

  此次日军几乎破釜沉舟,他们在汉水以东的部队全部抽调进攻宜昌,仅仅留下40师团殿后。

  孙连仲第3集团军,汤恩伯第31集团军,黄琪翔11集团军在西进增援宜昌同时,更对孤军作战的40师团以合围痛击。

  首先由大洪山的川军29集团军负责切断40师团后路。6月11日,40师团发现处境不妙,立即向川军猛攻,向打通交通线。

  川军咬牙以劣势装备苦苦支撑,40师团激战数日未果,在六房咀大山区被张雪中第13军,莫树杰第84军等国军合围。

  当时第40师团本来就是强弩之末!由于不是进攻宜昌的主力,也只得到很少补给。师团长天谷直次郎慌忙向11军司令部求援,得到的回复是:目前没有一兵一卒可以增援,务必趁中国军队更多主力到达之前突围!

  天谷直次郎无奈,指挥40师团奋力向东边突围。当时是6月,湖北一带都是酷暑,这对于生活在较寒冷地区的日本人来说,极为不适应。

  加上补给几乎断绝,只好依靠空投苦苦坚持。

  40师团经过6天6夜的苦战,才勉强突围,伤亡累累。其实,40师团之所以突围,不过是国军主力都去救援宜昌!

  40师团此次突围作战的伤亡超过3000人,加上之前一系列作战的伤亡,大大伤了元气!

  虽然汉水以东重创了40师团,并且造成此处日军全面溃败,但汉水以西局势却没有丝毫好转。因为日军根本不顾40师团死活,反而却又急速恶化。

  由于日军3个师团重兵推进,不但速度很快,兵力也很大,在局部形成绝对的优势。少数国军防御部队抵抗不住,节节败退,而增援部队又来不及赶到,看起来,宜昌丢失已经不可避免。

  陈诚仍然指挥手中现有的部队,继续和日军激战了3天3夜。以18军为例,他们的18师几个团仅仅早于日军几小时进入阵地,还没有查看清楚地形,日军就杀到。

  在日军3个师团重兵攻击下,国军各部不止,只得再次后撤。11日17时,田中静一的13师团一部首先从东南方向突入了宜昌城。彭善指挥的第18军的第18师,在城内与日军激战1天,苦苦支撑。此时日军第3、 第39师团一部又由北面攻入城内。

  18师知道宜昌一丢,被迫北撤至南津关方向的山区,一部经葛洲坝、黄草坝撤至长江的对岸,

  6月12日16时,18师所留的断后一个营, 在营长邓萍指挥下,激战至最后一刻。日军久攻不下,采用燃烧弹火攻,该营官兵大部分殉国,宜昌最终沦陷。

  就第二阶段攻打宜昌来说,日军此次这一手耍的非常漂亮!

  先是全军向北猛攻,让第五战区误认为日军还要继续北进。在两军对峙的时候,日军突然转向向西进攻,从三点突破汉水,攻破宜昌外第三道防线。

  在进攻宜昌时,日军并不像以往步步推进,每进一步留下一部分主力固守。此次日军的目标就是宜昌,所以集中三路的三个拳头,也不顾国军的尾追,全军猛击。

  宜昌第二道和第三道防线由于国军兵力空虚,实在抵抗不住日军7万大军的猛攻,所以先后崩溃。

  就军事作战来说,日军此次战术战略都非常成功。

  日军占领宜昌以后,由于补给线中断,长达一个多月作战伤亡累累,前线官兵深感无法坚持,一致要求撤退。

  当时园部和一郎也认为,目前保守估计日军也伤亡了近2万人,官兵极为疲惫,甚至行军期间都能睡着,加上又没有稳定的补给线,宜昌如何能够固守。

  所以在占领宜昌同时,园部和一郎就下令务必摧毁宜昌,然后全军后撤。

  当时甚至力主占领宜昌的作战主任参谋天野正一也认为:目前确实无法确保宜昌,顶多坚守1到2个月。超过这一时间,就必须后方增调大部队!

  于是,6月15日,日军将宜昌城几乎全部烧毁,烧毁7000多间民居,然后3个师团放弃宜昌后撤。

  让基层日军大跌眼镜的是,短短几小时后,日本军部又命令园部和一郎务必占领宜昌。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德军刚刚占领巴黎,而意大利也在几天前宣布参战。

  见盟友进展如此顺利,日军的野心又突然膨胀起来,开始做灭亡中国的老梦了。

  6月15日13时30分,日军参谋总长载仁亲王、海军军令部总长博恭王面见天皇裕仁,痛陈必须控制宜昌,然后用大轰炸迫使蒋介石投降的主张。天皇裕仁表示认可!

  于是,啼笑皆非的事情发生了,日军被迫在17日7时,再次回头进攻宜昌。

  由于日军几乎烧光了宜昌,此次回去只看到一片废墟,不但没有粮食,连找所完整的房子睡觉都难。日军基层官兵忍不住对军部高层破口大骂!

  其实占领宜昌,让日军背上了大包袱。面对陈诚第六战区,李宗仁第五战区的重兵包围,日军被迫将关东军驻于佳木斯的山下奉文的第4师团,保护京都的饭田祥二郎的近卫师团都增援到这一线。只是因为后来进攻越南,临时将近卫师团编组到南方去了!

  在增援部队到达之前,日军在宜昌附近集结了2个师团又1个旅团的重兵驻守。由于国军封锁了这一线的水运,所有的补给必须通过可怕的汉宜公路运输,这一线到处都是国军的游击队,运输是极为困难的。

  纵观此次枣宜会战,就第一阶段来说,国军没有大的问题,张自忠东渡汉水不幸殉国,是一个技术上的失误。如果不是日军通过无线电定位出33集团军司令部的位置,张自忠不可能殉国,这是李宗仁和蒋介石无法预计的。至于33集团军在汉水以东的作战,也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更是必须的。只是,因为常年征战导致33集团军的减员,导致在汉水以东作战的部队仅有2万多人,甚至张自忠身边仅有3000人,这才是张殉国的原因。

  其实就算张殉国,也不影响会战的大局。当时国军不但不占劣势,甚至还掌握着战场主动权,关键问题在于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中,日军伪装北上和国军决战,居然转戈一击,猛地集中几乎所有主力,西渡汉水,进攻宜昌。其实日军此举虽然出乎意料,但如果蒋介石和李宗仁对日军试图攻占宜昌有所预计,还是有办法应对的。

  比如在调动江防军主力北上之时,也可以调动其他部队,诸如18军等部给予补充江防军留下的空档,还是完全可行的。

  当时宜昌外面共有三道防御线,都修筑了一些工事。如果此处有国军10万重兵防御,再由追击的10万国军两面夹击,还是有把握击溃日军的。

  正面国军只要能够顶住一周,后面国军追上来猛攻,补给不足且疲惫不堪的日军,恐怕也只能退却了。

  只是凡事不能做事后诸葛亮,在当时来看,日军占领宜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而第一阶段一举一动也丝毫看不出又占领宜昌的意图。

  古往今来打仗,军事高层判断失误是很寻常的。只是如果国军手中有强有力的部队,又占有一定优势,还是可以挽救的。但此次作战,国军显然是全然劣势,手中根本没有什么好牌可打。

  以肖之楚26军为例,该军本来也是中央军精锐,早在1933年就参加了长城会战。但此次遭遇日军重兵前后夹击,力不能支,险些崩溃。

  此战失利,宜昌沦陷,张自忠殉国。

  整个二战期间,同盟国有几个上将战死的?

  此次枣宜会战中,国军苦战到集团军司令,堂堂二级上将也殉国,足可见拼劲了全力。打到这种地步,还能说是消极抗战?此战国军伤亡也不轻。日军战后声称国军伤亡失踪总数高达10万,而日军仅仅伤亡7000人。显然,这又是胡扯。

  国军此战伤亡总数有5万多人,而日军伤亡近2万人,双方伤亡都不轻!

  至于宜昌沦陷,对国军也有很不利的影响。除了让日军得到一个距离重庆仅有400多公里的机场以外,更切断了第五战区的水运,以后的运输只能通过四川艰难的陆地运输。

  当然,军事上只是其中一部分,由于宜昌距离四川边境近在咫尺,政治上的影响很大,导致了四川民众的恐慌。为此,蒋介石特别命令成立第六战区,负责这一线的防御工作,而战区司令官就是蒋介石的心腹陈诚!

责任编辑:文小铃 最后更新:2018-12-16 08:50:0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浴血随枣,枣宜会战(七)

下一篇:枣宜会战:中国军队反击速度超出日军意料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