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南次郎
2019-03-06 15:47:46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综合  点击:  复制链接

  南次郎(みなみ じろう,1874年8月10日—1955年12月5日) ,日本陆军大将,骑兵出身,九一八事变时的陆军大臣。后历任关东军司令、朝鲜总督,东京审判的28个甲级战犯之一。 这个家伙是个见风使舵的政治投机派,事事无主见却又能身居高位,是日本陆军官僚人才的典型。九一八后南次郎不但没有像金谷那样被编入预备役,反而坐上了关东军司令官的宝座,充分说明了他的“会混”。1948年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4年出狱,1955年12月5日去世。

  主要事件

  中国屯驻军

  战后南次郎被关押在东京巢鸭监狱时,回忆自己“光辉”的过去,曾在日记中写 道:“担任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的时代,是我一生中最得意、最辉煌的时期。”

  为什么他这会儿“最得意”、“最辉煌”呢?看看他的所作所为,大家就清楚了 。1919年8月,南次郎被晋升为陆军少将,随后出任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官一职。天津中国驻屯军,是当时日本安置在中国的重要军事力量,他的实力虽然不足一个旅团,但它的司令官举足轻重了。《辛丑条约》规定,列强在京津地区为了“保京师出海通道无断绝之虞 ”,拥有驻扎军队的权利,这实际上是列强控制清政府的一个途径。清政府倒台后,列强的驻兵权还一直存在,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就是日本驻屯军的指挥中心。

  20世纪20年代前后,中国大陆军阀混战、四分五裂、民不聊生。各个军阀为了保 住自己的势力地盘,纷纷寻找、依靠各国列强,作为自己势力发展的后台。

  掌握驻屯军大权的南次郎自是中国军阀的勾结对象。张作霖是靠日本人的支持而 起家的,张作霖不安于只做关外三省的土霸王,一直想染指关内,他联合直系军阀曹锟起兵 准备赶走北京的段祺瑞。

  张作霖派帐下的日本顾问町野武马拜访南次郎,请南让张作霖的奉军经过由南次郎统率的中国驻屯军的地盘进入中原。南次郎随即应允,奉军当然“感激涕零”地伙同直 系一起占领了北京。曹锟当上前台的大总统,张作霖也实现了进驻中原的计划,背后当然是 要“知恩图报”地听日本人的话了。

  南次郎是谁听命于他,他就支持谁。当段祺瑞倒台后,段政府的阁员和军人政客 请求日本人的保护,南次郎的日本兵营就收留了这帮“落难”者,乘机豢养他们今后也听命于日本人。

  里头有个叫徐树铮的就很“听”南次郎的话。在日本国内因为经济危机而大闹饥荒的时候,徐树铮在南次郎的指挥下,将中国约300万担大米偷运到日本国内,这次南次郎 就以驻屯军司令的身份,把听话的徐偷偷送到了日本。

  在担任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的耀武扬威的日子里,南次郎还专门从日本国内接 来年迈的父亲和叔叔,带着他们四处游览,招摇过市,来显示自己“今日”的“功成名就” 。这当然是他“最得意”、“最辉煌”的日子了。

  日军高层

  离开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的位子,南次郎被调任第三骑兵旅旅团长。担任第三骑兵旅旅团长一年多后, 南次郎转任骑兵学校校长,后升任第十六师团师团长。经历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迂回之后, 1927年,南次郎终于顺利地被擢升为陆军副参谋长。

  南次郎当上陆军副参谋长后,正值日本国内军国主义势力迅速膨胀、蓄谋发动侵 华战争的时候。日军内部策划的一系列对华政策方案,制造的许许多多“意外”事件,南次 郎都参与其中,并立下了“汗马功劳”。

  1927年6月27日至7月7日,日本田中内阁召开了臭名昭著的“东方会议”1927年,田中义一作为主张对华政策“强硬”的首相,上台不久,即纠集一帮狂 热的侵略分子——陆军大臣白川、海军大臣冈田、外务省政务次官森恪、驻奉天总领事吉田茂等人,召开了臭名昭著的“东方会议”。该会议酝酿形成了所谓《对华政策纲领》,以及 后来的《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方针》,其核心就是“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欲征服 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南次郎在“东方会议”上,作为陆军副参谋长,参与了会议纲领的 讨论与制定,并成为纲领的重要执行者,他很快就成为日本侵略满蒙活动的急先锋。

  战争罪行

  1931年4月,若礼次郎出任内阁首相,刚被晋升为陆军大将的南次郎,由陆军三长官会议举荐出任若内阁的陆相。当了陆相的南次郎,不遗余力地贯彻军部侵略中国的政策。他想尽办法支持关东军武力侵占我东北三省的计划。

  间谍活动

  1931年6月,日本军事间谍中村震太郎等人,在中国东北兴安岭一带进行间谍活动,被当地东北军抓获,后逃脱“失踪”。日本关东军以此事为借口,乘机挑起事端,诬蔑中国军队杀死日本“农学博士”。南次郎以关东军的报告为据,拼命鼓吹“中村事件”是“全日本的事件”,“非彻底地干净地解决不可”,企图煽动起日本国民的仇恨报复情绪,为日本政府最终出兵侵占中国东北制造舆论支持和行动借口。国民政府为避免与日军的冲突,一味妥协退让,接受了日方的要求,时机的不成熟才使南次郎以此扩大事态的险恶用心落空。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驻中国东北的关东军,看“中村事件”的“里应外合”没有达到让日本大本营马上出兵侵占满蒙的目的,便开始急不可耐地策划另一个阴谋——九一八事变。

  大本营得知关东军的意图后,认为目前“国内外形势尚不成熟”,应该再“隐忍自重一年”,于是准备派人前往“安抚”关东军。

  本来,天皇是命令南次郎去制止关东军擅自行动的,而奉天皇的敕令,南次郎完全有权,而且也能阻止关东军的行动。但是,南次郎先推脱关东军属参谋本部调遣,说服的任务应由参谋本部派人去,借机赶紧把天皇的旨意泄露给参谋本部。参谋本部支持关东军侵略行径的大有人在,立即有人给策划事件的主谋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连发三封密电,让他们在大本营派人来之前,赶紧行动,造成既成事实。

  发动事变

  在大本营,有南次郎的配合和参谋本部的“明智反应”,因而关东军原定于1931年9月28日发动的事变,在1931年9月18日提前发动了,这就是蓄谋已久的侵占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在九一八事变的既成事实面前,南次郎不仅在内阁会议上为关东军粉饰,声称关东军的行动是“行使正当自卫权”,而且,暗中鼓动关东军扩大战争事态,以便迅速侵占全东北。为此,南次郎在未经天皇和内阁批准的情况下,便擅自命令日本驻朝鲜军司令官林铣十郎大将,派遣驻朝鲜的部分兵力,渡过鸭绿江,赶赴沈阳,支援关东军。

  由于蒋介石对日本采取妥协退让的政策,命令东北军“绝对不抵抗”。几十万东北军退入山海关内,日本关东军轻易占领了东三省,中国东北近百万平方公里土地和3000多万同胞沦于日本的帝国主义殖民统治之下。

  九一八事变后不久,南次郎改任军事参议官,他又开始为关东军酝酿建立“满洲国”而“出谋划策”。

  建立满洲国

  1932年1月28日,作为军事参议官的南次郎为天皇作《满洲的近况》的报告。在报告中,南次郎反复说明的是:日本应该在满洲建立“新国家”,以便使日本今后能向北发展,从而使日本海变成“日本湖”(侵略苏联);日本和这个“新国家”共同经营该地区的经济,可以使日本获得永久的自给自足(掠夺资源);如果在这个“新国家”进行移民,可以解决日本人多地少的问题。南次郎显然是想极力说服天皇同意建立“满洲国”,从而把我东三省变成其牢牢控制的殖民地。

  事实上,1932年2月25日,“满洲国”宣告成立,南次郎的目的最终得以实现。?1934年12月,南次郎被任命为关东军总司令兼驻满特命全权大使。此前的10月份,大本营出台了驻满机构改革方案,主要内容包括:驻满机构实行二位一体制,全权大使兼任关东军司令;全权大使作为外交官,接受外务省的命令监督;赋予全权大使行政监督权;全权大使的行政监督权直属内阁总理大臣的命令系统;全权大使下设参事官,掌管外交事务。这个方案赋予了全权大使极大的权力,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太上皇”。

  南次郎上任后,代表日本政府和军部手掌“满洲国”的大权。他是“太上皇”,而溥仪则是前台受他操控的“儿皇帝”。

  南次郎定在每月3号与溥仪会见,对溥仪“面授机宜”一番,溥仪则诚惶诚恐地惟命是从。

  南次郎还在关东军司令部内专门设立了一个宫廷课,负责与溥仪联络的事务。

  “满洲国”政府的一举一动都要经南次郎的首肯才行。1935年5月21日,“满洲国”国务总理、年老体弱的郑孝胥宣布辞职,熙洽和藏士毅二人都想当总理大臣。熙洽曾是吉林军参谋长,在关东军占领吉林后就投靠了日本军队。藏士毅曾任“奉天省省长”,与关东军也颇有渊源。

  二人都是日本人豢养的走狗,究竟让谁当总理大臣,并不是由溥仪,而是由南次郎决定的。

  南次郎征询了属下的意见,认为二人虽然对日本都很忠诚,但他们手头本来就都有一定的势力,若让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当总理,都会使这一派势力坐大。南次郎这回全然不顾这两个汉奸的“忠诚”之心,而是另选张景惠做国务总理大臣。将新内阁名单通知溥仪,这个“儿皇帝”一句反驳也没有,就“奉旨”签字颁行了。南次郎做“满洲国”的“太上皇”,耀武扬威,残酷镇压东北人民的抗日斗争,加强对“满洲国”的殖民统治,但他并不满足。他开始阴谋筹划内蒙与华北的“自治”,企图进一步侵略我内蒙和华北地区。

  九一八事变

  南次郎是远东国际军事审判中所有军人战犯中资格最老的。他1895年陆士毕业当少尉的时候,诸如武藤章之流还在穿开裆裤哩。他和金谷范三同为大分阀领袖,是宇垣一成保上来的。他之所以被推上审判席是因为九一八事变时他是若槻内阁的陆军大臣,对于参谋本部1930年下半年制定的把中国东北变成日本殖民地的侵略方案《昭和六年度情势判断》,南次郎大加称赞:“《昭和六年度情势判断》很好,我完全同意,可以大干一场嘛!”并于8月公然叫嚣要发动以武力占领中国东北的侵略战争。即使这样,关东军参谋花谷正少佐仍不满意,认为身为陆军大臣的南次郎“是一位东洋长者式的不着边际的人物”。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南次郎欣喜若狂,1931年9月19日他在手记中写道:“呜呼,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到来了。”1931年9月20日,南次郎与参谋总长金谷范三、陆军教育总监武藤信义召开陆军三长官会议,决定不执行内阁关于“不扩大事态”的决议,支持关东军和朝鲜军不断扩大侵略战争的军事行动,而且使内阁于1931年9月25日通过了拨款给关东军的议案,并由天皇签署了批准朝鲜军越境进入中国东北的命令。

  10月17日夜,南次郎给关东军司令官打电报:“(一)关东军独立于帝国军队而统治满蒙的新企图,应予节制。(二)一般情况下按陆军的意图推进,大可放心”并为了安抚关东军把军事参议官白川义则大将派到东北去,传达军部支持侵占中国东北及最终会追认关东军一些擅自而为的行动。9月28日,日本陆军三长官又派遣参谋本部第二部部长桥本虎之助等人到沈阳,再次传达军部坚决支持关东军不断扩大侵略行动的指示。与此同时,南次郎也不断对首相施加压力,1931年月12月内阁垮台,南次郎转任军事参议官。 12月末,他只身一人秘密赴中国东北,与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会晤,研究侵占东北的对策。并先后会晤伪奉天省长臧式毅、伪吉林省长官熙洽,初步商定了“迎请”溥仪来东北建立“满蒙独立国”的殖民统治方案,南次郎不虚此行地达到了他预期的目的。

  关东军司令

  1934年12月南次郎担任关东军司令官,同时还担任驻满特命全权大使。这个“特命全权”意味着关东军完全控制了满洲。 南次郎赴任之际发表了长篇声明,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今后特别要为制定经济国策而努力……决心对经济方面予以格外的关心”、“当务至急是要使满洲国平时化”。并明确表示:为了“满洲”的经济开发,“投资绝对必要,因此非常欢迎资本,不应该把资本和一部分资本家的横暴行为混同起来,那是非常狭隘的想法”。日本在东北的旧有殖民机构关东厅一直在跟关东军争夺伪满的控制权,导致了日本对满统治的不稳定。从南次郎开始,关东军司令官开始对关东厅具有指挥权,成为了伪满实际上的统治者。在南次郎的安排下,伪满皇帝溥仪1935年4月访问了日本。

  到任后不遗余力地使日本对伪满殖民统治更加系统化、具体化,他首先对伪满军、政两界进行调整。突出一例便是将伪国务总理大臣郑孝胥撤换,改任张景惠。并将尚有一定军政实权的熙洽改任宫内府大臣的闲职,臧式毅同样被明升暗降,任伪参议府议长。同时进行了一系列重点地区的血腥大讨伐,据1937年关东军参谋部的治安情报:南次郎到职前1934年11月,东北抗日武装人员为32000人,到1936年2月南次郎去职前,减少至15000人。

  南次郎在任期间,政策的基本点是:决定权仍然由关东军把持,但适当地抑制关东军对行政的干预,将殖民统治的实际行政管理尽可能让具有经验的日本官吏承担。在事前取得日本陆相林铣十郎大将和参谋次长植田谦吉的同意,南次郎提出了“关于推行对满政策的意见”,以求日本阁僚的支持和协助。在意见书中,他对所要执行的方针明确地表示:“当关东军实施指导时,要避免陷入军人专断的弊病,力图要利用文官及其他特有技能者”。

  1934年12月,撤销了恶名昭著的关东军特务部,取而代之的是“对满事务局”。这个伪机构是直接置于日本首相管理之下,陆相林铣十郎任总裁,第一任次长由大藏省银行局长川越大雄担任,以后这个职务一直是由大藏省官吏继任,反映了日本军方与大藏省合作共管对伪满的行政事务。南次郎都予以支持,并表示“尽快使关东军回到军队统帅上来”的意图。

  南次郎就任关东军司令官的所作所为,是日本军方和关东军对其政策有所修正和充实。也正是代表了日本在侵略中国得手后,围绕如何对中国东北进行殖民统治的具体作法上,日本军方、官僚、财界、政党终于达成了所谓的“举国一致”的体制。

  结束了南次郎以及其他许多大将军事生涯的便是二·二六事件。事变发生后,南次郎的态度又是摇摆不定。而时任关东宪兵司令官的东条英机则立刻通令伪满处于紧急状态,迅速控制了满洲的局势,保证了满洲没有发生同情性事变。之后日本陆军开始进行肃军人事,南次郎作为旧军阀的代表也被编入了预备役。后来他担任朝鲜总督,对朝鲜人民的反日运动进行残酷镇压。在1942年担任总督期间还亲自下令虐杀了几百名被日军俘虏的英美士兵。

  东京法庭

  他为人和蔼,使人有如沐春风之感,谈话幽默风趣,在监狱里他的白胡子也很有名。远东国际军事审判时南次郎已经72岁。此时他倒也难得糊涂,以监狱生活为乐,时常帮着打扫打扫卫生。最后因犯有破坏和平罪被远东法庭判处无期徒刑,不过他只服了9年刑就被假释出狱了。在监狱中,他和另一战犯重光葵解释说他当时的想法就是国防优于政治。所谓外交就是外务省去替军队解释发生的事。

  顺便说下,南次郎的两个女婿本多三男和西义章都是陆大42期的,两人都是学航空兵的。最后连晋升少将的方式都一样:为“皇国”捐了躯了,由大佐特晋。南次郎从小是由叔叔抚养长大的,他从小便十分羡慕陆士第2期毕业的哥哥南正吾,后来也走上了从军之路。这个南正吾最后当到了大佐,他的女儿嫁给了陆军少将片仓衷(陆士31期,陆大40期)。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9-03-06 15:52:5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松冈洋右

下一篇:真崎甚三郎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krzzjn#qq.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