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黄埔军校第一期李延年
2018-09-11 15:50:42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点击:

  李延年(1904—1974),男,字吉甫,山东省广饶县人,20岁时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追随蒋介石参加东征、北伐。1926年10月国民革命军攻克武昌后,22岁的李延年已任国民革命军一军二师五团团长。1929年,李延年被升任为国民革命军少将旅长,驻军汉口;1930年在阎锡山、冯玉祥联合反蒋时,李延年以一旅的兵力,抵挡住冯玉祥部一个师的强攻,随后被调升为八十八师副师长,驻军杭州。此后经徐州整编,奉命征讨白崇禧、李宗仁,转战于河南民权一带。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与蒋介石分裂,向浙闽方向开拔。蒋介石即急调李延年、李玉堂两师星夜疾驰闽北,沿建瓯、古田公路追击、堵截蔡廷锴部。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李延年参加淞沪会战。1938年5月,李部奉命日夜兼程,赶赴徐州第五战区,增援台儿庄战役。1940年李延年部进驻湖南省常德稍事整编,先后参加宜昌江防守备战和宜昌攻坚战。此战李延年部与日军交战近五个月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日军终未能前进一步。1945年8月李延年为山东地区受降长官,负责受理该区日本侵略军的投降事宜。1949年4月21日,解放军强渡长江,国民党军全线崩溃,李延年率部向福建退走,同年8月解放军攻陷福州,进军平潭。李延年指挥失灵,慌忙撤往台湾。1974年11月17日病逝,终年70岁。 [1-3]

  人物年表

  李延年,一九零四年三月十一日(清光绪三十年正月二十五日)出生于山东省乐安县大王桥镇大王桥村(今广饶县大王镇王西村)。早年在私塾读书,后考入济南省立商业专门学校,后入黄埔军校一期。黄埔军校毕业后历任排长、连长、营长等职。一九二六年末任第一军第二师第五团团长。一九二八年五月任第二师副师长、第九师第二十六旅旅长。一九三一年任陆海空军总司令部攻城旅旅长;六月任警卫军第二师副师长。一九三二年五月任第九师师长;七月兼任徐州警备司令。一九三四年二月任剿匪东路军第二路军第四纵队指挥官。一九三五年春任驻闽绥靖第三区司令官兼第九师师长、驻闽绥靖第四区司令官。一九三七年八月任第二军军长。一九三八年八月升兼第十一军团长。一九四○年改兼江防副总司令、第三十四集团军副总司令。一九四二年六月任第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一九四五年六月任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山东挺进军总司令,代表中国政府任山东地区受降长官。一九四六年任徐州绥靖公署副主任兼淮海指挥部指挥官。一九四七年春任第一兵团副司令官;六月五日任陆军总部郑州指挥所主任;同年秋改任第二兵团司令官兼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副司令。一九四八年春任第九绥靖区司令官;六月兼徐州“剿总”副总司令;十一月兼蚌埠指挥所主任、第六兵团司令官。一九四九年初任京沪杭警备副总司令;四月兼任金华指挥所主任;夏,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六兵团司令官。九月率部逃往台湾。因防守平潭岛时被守军七十三军军长李天霞欺骗提前撤退。到台后被军事审判,遭其参谋长孙鸣玉伪证陷害,被判处十年徒刑,经袍泽疏通,一年后得到假释,出狱后居台北。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十七日病逝,享年七十岁。

  人物生平

  李延年,字吉甫,1904年3月11日(甲辰正月二十五日)生于广饶县大王镇王西村一个富裕耕读家庭。祖父李维清,承祖沃地百亩,掌管家业为主,不事田间劳动;祖母杜氏,为人和善,持家较为勤俭。父亲李之权,熟谙五经四书,在本村任教多年,又望子成龙心切,很重家教;母亲李氏,为人贤德,生有3子:长子寿年,次子延年,三子益年。延年7岁丧母,主要靠祖母和父亲抚养成人。李延年自幼胆大顽皮,常为少儿嬉戏的中心人物;又聪明好强,颇得家人和邻里的欢心,尤其是祖母的溺爱。他6岁即从父读私塾,凡读之书多能记诵,12岁即能读通本镇重修“三元阁”碑文。14岁考入刘集振华高等小学堂,17岁毕业后即离开家乡,考入济南省立商业专门学校就读。因受时代潮流的影响,他20岁时(1924年春)断然弃商从戎,考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同年底毕业后,在蒋介石嫡系部队任见习官,从此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军旅期间,他为蒋介石所驱,既在北伐,抗日中几立勋功,又在“剿共”、反共中犯下累累罪行,后被人民解放军所击败,潜逃台湾。1974年11月17日死于台北,终年70岁。北伐前后1924年11月,孙中山应邀北上后,广东军阀陈炯明遂打起“救粤”旗号,准备率部大举进犯广州。面对这种严重威胁,从1925年2月起,广东革命政府即以黄埔学生军为主力,开始东征,讨伐陈炯明叛军。东征军前赴后继,奋勇杀敌,不几月即连克淡水、五华、兴宁、梅州等县城,又乘胜攻克惠州、梅州、潮汕和潮州,同年底即将陈军叛乱戡平。战斗中,李延年崭露头角,为蒋介石所赏识,升任排、连、营长先于同期同学。

  1926年7月9日,国民政府决定北伐,计划先打垮吴佩孚,再歼灭孙传芳,最后消灭张作霖。北伐军出师时,共有8个军。李延年所在第一军和第二、三、六军,由蒋介石亲自指挥去江西,攻击祸害华东五省的孙传芳部。在进攻韶关、衡阳、长沙、瑞昌、九江、南昌时,李身先士卒,连克强敌,遂升为国民革命军第一军二师五团团长。旋即率部同友军沿长江而下,转战于南京、龙潭、杭州、嘉兴、上海等地,终于打垮孙的五省联军。在龙潭与孙的嫡系部队决战中,李因作战不力,受撤职留任处分。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蒋介石所进行的北伐已失去革命的意义,变为新旧军阀的权力之争。1928年初,北伐军受阻于临淮关。因几攻不下,总部正欲命部队转移,但李延年坚不撤离,并自告奋勇,包打守军。战前,师长徐庭瑶电示李:若战斗吃紧,宜早撤退。李回答说:“要我撤回广州吗?打仗可不能婆婆妈妈。”遂率全团发起猛攻,激战多时,守军不支弃城而逃,临淮关为李团占领。此役李因功受奖,官复原职,并破格晋升少将衔。同年4月底,北伐军克服徐州、泰安后,向济南发起总攻。奉系山东督办张宗昌率部北窜,北伐军进占济南。时驻济日军,以保护日侨为借口,悍然挑起事端,并残酷屠戳市民,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对此,北伐军官兵义愤填膺,摩拳擦掌,要与日军兽兵决一死战。而蒋介石却命部队不准还击,并于5月7日召开秘密会议,议决“继续北伐”,命李延年和邓殷藩两团扼守济南,阻击和牵制日军,以掩护大军撤出。李受命后,誓与济城共存亡,他紧执手枪,前沿指挥,高喊:“谁退后一步就枪毙!”守军为爱国义愤和民族自尊心所驱使,英勇抵抗,浴血奋战,无不以一当百。从8日至10日,相持三昼夜,城墙工事虽全被敌炮摧毁,但守军阵地仍坚固如初。11日晨,守军奉命突围,途中遭伏击,虽伤亡惨重,但终于按蒋的部署完成了任务。 对此,蒋大为赞赏,曾当众说道:“李延年见危受命,临难不惧,令人钦佩。”以后部队缩编,李因守城有功,遂升为第九师二十六旅旅长。1930年5月,在阎锡山、冯玉祥联合反蒋的“中原大战”中,李延年竟以一旅的兵力,抵挡住冯玉祥一个师的强攻,为蒋击败阎、冯立下汗马之功,从而在蒋的“天平”上又加了一块“砝码”,使蒋认定他确是一个将才。战后,李被提升为第八十八师副师长,驻军杭州。“剿共”时期1931年初李延年调徐州,升任第九师中将师长兼徐州警备司令。7月即奉命参加对江西中共苏区的第三次反革命“围剿”。李率部从鹰潭沿南城、南丰南下,在广昌、宁都一线,配合另部与红军展开作战。红军面对强敌,采取“避敌主力,打其虚弱”的方针,6天之内,三战三捷。蒋军晕头转向,饥疲沮丧,无能为力,只得退却。红军乘机在老营盘又歼李部一个旅。整个战役70余日,红军共歼蒋军4万余人,缴枪2万余支。这次“围剿”同前两次一样,又遭惨败。

  1932年6月,蒋介石又纠集50万军队,兵分3路,对中共苏区实行第四次“围剿”。陈诚以中略军总指挥名义,指挥3个纵队进攻。李延年第九师为第一纵队总预备队。李部同中路军一起,由南城,金溪等地向广昌推进。红军灵活运用前3次反“围剿”的经验,黄陂一役,全歼敌五十二和五十九两师。蒋军遭此打击,即改变部署,以6个师分成两个梯队,由宜黄地区出发,经东陂、甘竹直扑广昌。红军放过敌先头4个师,突然向后尾第十一师和李延年第九师发起攻击。两师慌忙应战,结果死伤过半,李率残部连夜仓皇北撤。此次“围剿”又被彻底粉碎。1933年10月,蒋介石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立场,纠集百万军队,组成4路“剿总”,对中共苏区发动了第五次“围剿”。李延年任东路军第四纵队司令官兼九师师长,指挥第九,三十六、三十九、八十、八十三共5个师,为该路军主力,又参与了这次罪恶的内战。其间(11月20日),原在上海参加“一·二八”抗战,后被蒋介石调去“剿共”的国民党十九路军,因受共产党合作抗日主张的影响,在蔡廷锴等率领下,发动福建事变,易帜抗日反蒋。对此,蒋介石大为惊恐,急调嫡11个师入闽围歼。李玉堂和李延年分别率三、九两师,由赣东疾驰闽北,很快攻下建瓯、延平、古田、水口,又向福州进逼。十九路军团以上官员由海道乘船去香港,余部退入广东,被陈济棠收编。福州、漳州、泉州、厦门遂被蒋军占领。1934年2月解决福建事变后,李延年又奉命率“四纵”从漳州向西进攻苏区。龙岩州之战,红军顽强苦战,予敌以有力回击,坚持数日,始作战略转移。 “四纵”占领龙岩后,李又命三十六师防守,余部在四周“清剿”和“扫荡”。李兵所至,断垣残壁,遍野哀鸿。据李的随从副官徐连三说,某日李部在旷野就枪杀被俘红军500余人。蒋介石闻之,还哈哈大笑说:“杀得痛快!”李、蒋沆瀣一气,反共反人民之暴行,可见一斑。1934年12月,“四纵”建制撤消,东路“剿总”改为绥靖公署,李延年改任第三绥靖区司令兼九师师长,驻军泉州。

  1935年7月,又兼福州第四绥靖区司令。抗战时期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爆发。 8月13日,日本侵略军悍然向上海大举进攻,严重威胁蒋介石的统治和利益,国民党政府才被迫实行抗战。李延年奉命率部参加了这场战斗,并升任二军军长兼九师师长,另辖七十六、一?三两师。李部官兵前赴后继,浴血奋战,坚持3个多月,予敌以重创后,遂作转移。后经武汉整编,二军归属二十集团军,李仍任军长,不再兼师长职务。1938年5月,李部奉命日夜兼程,赶赴徐州第五战区,增援台儿庄会战,负责截击由海州,鲁南调来参战的两支日本援军。李率部奋勇冲杀,将日本援军击退,保证了会战的顺利进行。会战终于连克强敌,全歼日军两个王牌师团,名震中外。战后,二军集体立功受奖,李升任第十一军团长兼第二军军长。 同年夏秋,李部又参加保卫徐州,武汉等战役,战事皆不力。李因部署欠当,被撤军团长职务,后经衡阳整编,取消军团制,李仍任军长。1939年初,二军奉命移防四川秀山,剿灭酉。秀、黔、彭4县小股土匪。9月即奉调广西南宁,与第五军合编为三十四集团军,徐庭瑶任总司令,李延年任副总司令兼二军军长,参加昆仑关抗战,并打前锋。战斗异常激烈,相持月余,毙敌3000余人;李部伤亡也很惨重,九师师长郑作民壮烈阵亡。战后的柳州追悼会上,蒋介石特对李部颁发嘉奖令,并将郑九师改为无名师,以示怀念。1940年初,二军奉调第五战区,在鄂西襄樊、宜昌一线,与日军展开江防守备战和陆地攻坚战。战斗持续四五个月之久,双方互有进退,襄樊、宜昌虽得而复失,但该地日军从此再未能前进一步。同年8月,二军调回湖北建始整补月余,扩编为抗战三大加强军之一。1941年8月,李曲二军军长调任第一战区三十四集团军副总司令兼陕东河防总指挥,1943年升任该集团军总司令。

  1944年5月,日军集结10万精兵,配以10万伪军,由洛阳西犯,妄图攻取潼关后,再经西安、宝鸡直趋四川。蒋介石眼看日军要挖他的心脏,便从胡宗南装备最好的王牌部队三十四、三十七、三十八、四十集团军中各抽调两个军,又从川军三十六集团军李家钰部抽调4个师,从西北军四十军马法五部抽调两个师,共30余万人,令其开赴豫西前线,并命李延年为抗日前敌总指挥,指挥上述大军坚守潼关。李接此委令后,当即用电话向蒋请示道:“胡宗南的部队,有些骄兵悍将,倘有不服从命令的,军长以上者,请示委座办理,师长以下者,我就地惩处。这样我就敢立军令状,如果潼关失守,我自刎人头!”蒋答复说:“师长级的将领,有不听指挥打了败仗者,你可便宜行事。”不几日,战役开始。在第一道防线的胡部官兵,多年养尊处优,缺乏实战经验,经不住日军来势凶猛的攻击,很快溃败下来。特别是几个师、团长不战而退,弃阵而逃,致使全线动摇。在如此危机情况下,李延年一面派其特务团堵截溃退官兵,一面下令将部队撤至第二道防线。随之,召开检讨大会,把擅退的师长傅维藩和弃阵而逃的两个团长抢决,把作战不力的师长戴慕真判处无期徒刑。这一果断措施,震惊了全部官兵,全军肃然。随即定出反攻计划,严明军纪。旬日后,李亲自指挥,向日军发起反攻,仅4天时间,即收复失去的阵地。从此,日军龟缩在洛阳附近,再未敢西犯。战后,蒋赐李抗日一等勋章。

  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在重庆一次紧急军事会议上,李升任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山东挺进军总司令。8月,又兼任山东受降区受降官,负责受理该区日军投降事宜。逃台始末1946年2月,国民党战区撤消,李延年调徐州,任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九绥靖区司令官。1947年初,徐州绥署改为徐州“剿总”,李改任副总司令(刘峙任总司令),仍兼第九绥区司令官。其间及之后,他又追随蒋介石,多次参与反共内战,但终被人民解放军所击败,潜逃台湾。1948年11月6日,淮海战役拉开序幕。李奉命放弃海州,率部向徐州龟缩,并由黄伯韬第七兵团作掩护。解放军及时捕捉战机,将李、黄部队一举击溃,并围其残部于碾庄一带。李见势不妙,于次日夜,只率司令部人员奔往徐州。11月中旬,李又奉命率司令部人员飞抵蚌埠,设立指挥所,李任主任(不久改编为第六兵团司令部,李任司令官),指挥第三十九、五十四、九十六和九十九4个军,负责南线作战和守备任务。不几日,解放军攻占宿县,切断津浦铁路徐蚌间的交通。11月下旬,李第六兵团即奉命与黄维第十二兵团一起,向宿县进犯,企图南北夹击,以打通徐蚌间铁路交通。结果,黄维兵团被解放军围于双堆集,李兵团在固镇遭解放军强大阻击。蒋介石为了解黄维兵团之围,12月初,即命刘汝明第八兵团与第六兵团统归李延年指挥,并特派其次子蒋纬国率战车第二团配属六兵团,进出淮河以北军王集、看町集之线,策应黄维兵团作战,又命杜聿明放弃徐州,率邱清泉、孙元良等兵团南下驰援。结果更惨:杜部在陈官庄、青龙集附近被围,终遭厄运,李兵团在新桥、曹老集以北遭到重创,败回蚌埠,黄维兵团步黄伯韬兵团之后尘又被全歼。为了垂死挣扎,12月下旬,蒋介石即命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退守淮河,其余部队退守江南。但仍无济于事。

  至1949年1月10日,在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淮海战役以蒋军一败涂地而告终。李慌忙率其残部向南京逃窜。眼看大势已去,蒋介石便以和谈为缓兵之计,趁机商定迁都台湾,并委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以江防重任,命李延年为副总司令兼金华指挥所主任,统一指挥第七、八、十七兵团和第七绥区、第九编练部,以挽败局。不料1949年4月21日,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一举摧毁蒋的“长江防线”,23日解放南京,宣告蒋家王朝覆亡。继之,又乘胜前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在各战场追歼蒋军之残部。李延年如丧家之犬,只率少数随员先后向杭州、福州、平潭逃窜。途中接台北军事当局急电:令李再兼福州,泉州两绥区司令,指挥所有南撤入闽之蒋军,死守福州和平潭。8月中旬,解放军攻占福州,进军平潭岛。李见已四面楚歌,陷于绝境,便把兵权交给参谋长任同堂,只带绥署主任朱绍良等人潜逃台湾。李去台后,即以擅自撤退罪被扣押。当时,陈诚力主处以死刑,终因蒋介石念其反共前功,只判其10年徒刑。他服刑1年被同僚保释后,即幽居台北郊区,忧郁成疾,穷途潦倒,直至终了一生。轶事追补李延年自从军至逃台的25年间,由一个见习军官一直干到中将兵团司令,可谓飞黄腾达,官运亨通。究其原因,除上述者外,尚有为常人所不及之处。李的最本特点是能容能忍,甘当蒋介石忠实可靠、唯命是从的工具。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要“从一而终”。军旅期间,蒋对他任用、撤差又任用,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他对蒋只知感恩报德,很少埋怨。

  在北伐与“剿共”中,他因对蒋执礼甚恭,又肯卖命,得到蒋的特别器重,故在黄埔军校一期学生中升官最快和最受蒋的信任。蒋曾在黄埔军校多期毕业典礼上讲:“李延年是黄埔军校的模范学生,大家要向他学习。”在淮海决战中,他虽预感蒋的气数终尽,败局已定,曾背后发牢骚说:“将帅无才,累死三军”、 “举棋不定,亡国之征”,但却陷于反动愚忠的泥淖不能自拔,仍表示对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李延年在商专求学时,就有爱看淫秽书刊和吸烟、聚赌的恶习。考入军校后,略有收敛。但随着地位的变化,特别是升任师长后,乃旧病复发,生活日趋腐化堕落,女色、大烟、麻将并行。他1918年就跟邻村于竹卿结为伉俪,1930年又纳南京李云卿为妾,在徐州又与戏妓肖荷花姘居多时,1940年在建始又与毕爱慈勾搭成婚。对此,蒋介石听之任之,唯对其吸大烟,却曾严加训斥道;“你如果再吸大烟,我要枪毙你!”李却不慌不忙地答:“校长枪毙了我,谁替你卖命打仗?”蒋听后马上安慰说:“你是我的得意门生,出类拔萃的将才;我是考虑你这样荒唐下去,有负我的期望,今后务必改过自新,为党国继续多建勋绩才好。”

  1935年3月27日,是李延年祖母85岁寿辰。李为了宣扬门第,光宗耀祖,便衣锦还乡为祖母庆寿。其耗费之多,声势之大,场面之隆重,时人为之浩叹。对此,蒋介石非但不予苛责,反而亲笔书写“延年益寿”匾额,连同银鼎等物一并相赠。李延年对蒋介石是如此的忠诚,因之得到蒋如此的器重;而对同僚和部属也不乏笼络之法。因而常得同僚的推崇和部属的拥戴。国民党高级将领,大多贪财如命。据说,李延年在接受日军投降时也曾捞过一把,但此外却常给人以清正廉洁的印象。1931年李驻军徐州时,贪官污吏上下勾结,作恶多端,并派人到李的老家行贿说情。时李的胞兄为人情说通,即致书李,李则立书16字回赠:居家勤俭,闲事少管,私利退后,公益向前。随后,李查清事实,立诛罪魁。一时民心大快。待李离任徐州时,众多市民曾高擎万民衣伞相送。1934年李驻军泉州,获悉土豪蔡培庆勾结日寇,贩卖枪支、烟土,民愤极大,便将其扣押。蔡自知死刑已定,为保全性命,愿发九师两月军饷作抵押,并托人向李的上司蒋鼎文求情。李拒受贿赂,不徇私情,随即批令将蔡斩首。此举人人称快,一时市秩井然。李延年早年熟谙经、书,从军后更爱附庸风雅,弄墨舞文,每言出口成章,并写得一手汉隶好字。一次同王耀武会餐,王诙谐地说:“你延年末必益寿。”李当即对答:“你耀武何以扬威?”李驻军建始时,军部设在一位姓张的花园内。李见园内山水亭台,奇花异草,即书“建军之始”4个大字,悬于亭上,两联条幅挂于左右,上联为:“建军建国共扶祖国成雄国”,下联是:“为亭为榭且把张园做故园”。每天见房东浇水修花,遂挥笔写道:“愧我年年服兵役,羡君日日为花忙。”因而陈诚曾多次对部将讲:“李延年武中透文,颇有大将风度。”没见过李延年的人,震于他纵横南北之声威,多以为他一定是个形态威猛,声色粗厉的将军。其实,他虽身躯修长,但态度恭谨谦和,说话慢条斯理,常给人以和蔼可亲之感。表面虽如此,但他内在性情却刚硬不屈,“宁人负我,我不负人”。对于部属,他宽缓不苛,并注意体贴,常给以小恩小惠。如军内有一马排长曾聚众赌博,被参谋长任同堂发现,任即请示李处决此人。李却在随文中批示:“马某何故?若仅以赌博致命,我军甚于此者何止马某一人,望君详察。”曾有一马弁班长,娶妻乏资,烦军需呈文求助,李批示道:“夫家者枷也。既不能娶如何能养?然所需照发。”表面、平常虽如此,但对于作战,李却刚愎自恃,一切由自己作主,并注重赏罚。因而部属多对他怀德而畏威,乐于为之效命。

  人物事迹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蒋介石所进行的北伐已失去了革命的意义,成了新旧军阀权力之争。这年8月,北伐军主力沿长江而下,打垮五省联军孙传芳的部队,南京转危为安。在龙潭与孙的嫡系部队决战中,李延年因作战不力,受撤职留任处分。1928年初,北伐军受阻于临淮关,因数攻不下,总部正欲命部队转移,但李延年坚不撤离,自告奋勇,包打守军,即率全团发起猛攻。战前,师长徐庭瑶曾电示李延年:如果战斗吃力,部队宜早撤退。李延年回答说:“要我撤回广州吗?打仗可不能婆婆妈妈。”随之与守军奋战多时,守军不支,弃城而逃,临淮关为北伐军占领。此役因李延年攻城有功,被撤销处分,官复原职,并记功一次。同年4月底,北伐军各路军队取齐,向济南发起总攻。奉系山东督办张宗昌弃城而逃,日本帝国主义借口保护在济日侨,又派重兵由青岛登陆,乘机抢占济南普利门外商埠地区,构筑工事,架设电网,断绝交通,蓄意挑衅,企图阻挠蒋军北进。5月1日拂晓,北伐第一集团军第四军方振武部和四十军贺耀祖部,首先进入济南。后续蒋军在向城内集结时,不断遭到日军的杀害和留难,特别是5月3日一天之内,日军就杀害我军民4000余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5月7日,蒋介石召开秘密军事会议,议决继续“北伐”,并命李延年和邓殷藩两个团留守济南西门南北两段,狙击和牵制日军,以掩护北伐军北进。李延年受命后,立誓决一死战。战争打得十分残酷,血战48个小时,终于按蒋的部署完成了狙击和牵制任务,使李宗仁部顺利渡过黄河。对此,蒋大为赞赏,曾当众说道:李延年见危受命,临难不惧,令人钦佩。

  1929年,李延年被升任为国民党军少将旅长,驻军汉口;1930年在阎锡山、冯玉祥联合反蒋时,李延年以一旅的兵力,抵挡住了冯部一个师的强攻,随后被调升为八十八师副师长,驻军杭州。此后经徐州整编,奉命征讨白崇禧、李宗仁,转战于河南民权一带。1931年李延年奉调徐州任第九师师长兼徐州警备司令。不久即奉命率师参加了对江西中共苏区的三、四次“围剿”。国民党军从鹰潭沿南城、南丰南下,在广昌、宁都—线与红军展开运动战。红军集中兵力以袋鼠战术接连吃掉国民党军三个多师。最后黄陂一战,国民党军死伤惨重,被迫撤离战场。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原在上海抗击日军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因对国民党政府与日本 签订卖国的《淞沪停战协定》不满,与蒋介石分裂,向浙闽方向开拔。蒋介石即急调李延年、李玉堂两师星夜疾驰闽北,沿建瓯、古田公路追击、堵截蔡廷锴部。结果十九路军团以上官员及其家属从厦门乘船去香港,余皆四散。李延年部驻漳州待命。1933年夏、蒋介石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口号,于是集中主力组建四路“剿共”总部。李延年任东路军第四纵队司令官兼九师师长,指挥四纵所属第九、三十六、三十九、八十、八十三共5个师,为东路军主力,参加对中共苏区的第五次“围剿”。是年冬,四纵奉命从漳州西进,分兵两路,在华安以西与工农红军拉开战幕。龙岩州之战,红军顽强苦战,予来犯之敌以有力回击,坚持到最后,因寡不敌众,始作战略撤退。国民党军占领龙岩城后,李延年命三十六师防守,其他部队在四围清查和“扫荡”。随之又率部向古田镇进逼。该镇四面环山,不宜防守,红军再作战略撤退。文房大战,红军在山岭陡坡处筑有坚固地堡、掩体,阵前坡地里设有路障,暗埋地雷,居高临下,防守严密。国民党军三师师长李玉堂率3个团几经冲杀,死伤惨重,所剩无几,便向李延年告急。李延年即命第九师增援,用俄制直射山炮轰击红军阵地。红军暂时放弃了文房和长汀,向瑞金作战略转移。

  1934年12月,“四纵”建制撤销,东路“剿总”改为绥靖公署,李延年改任第三绥区司令兼九师师长,驻军闽南泉州。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时李延年已升任第二军军长,奉命参加上海的八一三抗战。日寇仗其海陆空优势,气焰十分嚣张。中国军队以拉锯式战术与敌激战3个多月,达到预期目的,遂作战略转移。李部奉命到武汉略事整编,归属二二集团军。1938年5月,李部奉命日夜兼程,赶赴徐州第五战区,增援台儿庄会战。李部的任务是截击日军由海州、鲁南调来参战的两支援军。此战连克强敌,全歼日军两个号称王牌的师团,名震中外。战后,李延年所属第二军集体立功受奖,李延年升任第十一军团长兼第二军军长。同年夏秋,李部又参加了保卫徐州、武汉等战役,战事皆不力。李延年因部署欠当,被撤军团长职务,后经湖南衡阳整编,部队取消了军团制,李延年仍任第二军军长。1939年李延年奉命移防四川秀山,一方面整补,一方面剿灭地方张少卿、陈国良等小股土匪。同年秋,李延年部奉调广西南宁,与第五军合编为三十四集团军,徐庭瑶任总司令,李延年任副总司令兼第二军军长,参加昆仑关抗日战役,并打前锋。战斗自始至终异常激烈,双方死伤惨重,副军长兼九师师长郑作民壮烈阵亡。战后的柳州追悼会上,蒋特对李部颁发嘉奖令,表扬该部虽主将阵亡,阵容不乱,集结迅速,且能继续坚守阵地。1940年李部进驻湖南省常德稍事整编,先后参加了湖北省宜昌江防守备战和宜昌攻坚战。此战李部与日军交战四五个月之久,双方互有伤亡损失,但直到日本投降,该地日军终未能前进一步。

  同年8月李军在湖北建始县整补月余,扩编为加强军,李仍为军长。并配备了特务、通讯、搜索、战防炮等兵种,增加了工兵、辎重、山炮、重炮等兵团,还配备了3个步兵师、5个步兵团的兵员。二军军力之大,为抗战三大加强军之一。同年12月,李军开往四川璧山、永川一带驻扎。1941年3月,李军进军泸州,驱逐了地方武装周成虎部。8月李延年脱离二军,去西安升任第三十四集团军副总司令,为该集团军总司令胡宗南所左右,被安置在陕东河防指挥部。1942年镇守前沿的第一军军长李铁军无视李延年的领导,私自离开前沿,李延年上书蒋介石,要求按军法处置李铁军。蒋便乘机飞往西北战场调解人事关系,命胡宗南接任朱绍良的第一战区司令官,李延年任第三十四集团军司令官。李延年接任后,即对河防大军另行整编。1944年,日寇兵临李延年所辖的潼关,企图由关入蜀,先夺成都,后占重庆。李延年识破日寇的阴谋,利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地形,采取以逸待劳的作战方针。经多次激烈较量,虽伤亡惨重,但潼关仍坚如磐石。战后,李延年受到蒋介石嘉奖。1945年日寇投降前夕,在重庆的一次紧急军事会议上,李延年被升任为第十—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山东挺进军总司令。同年8月李延年为山东地区受降长官,负责受理该区日本侵略军的投降事宜。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破坏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国革命进入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其间,李延年又参加了国共之战。1946年2月,战区撤销,李延年调徐州绥靖公署任副主任兼第九绥区司令。1947年徐州绥署改为徐州“剿总”,李延年改任副总司令兼第二兵团司令。1948年刘峙总司令去职,李延年为代总司令。淮海战役前夕,代总一职由杜聿明接任,李仍为副总司令兼第六兵团司令,驻军蚌埠,负责预备队任务。淮海战役开始,李延年在蚌埠l小时内接到蒋3次电报:第一次前进,第二次后退,第三次整装待命。结果在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国民党军一败涂地。眼看大势已去,蒋介石便以和谈为缓兵之计,趁机商定迁都台湾,委亲信汤恩伯以守江重任,命李延年为京沪杭警备司令。

  1949年4月21日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强渡长江,势如破竹,国民党军全线崩溃,李延年率其残兵败将向福建省逃窜,途中接到台北军事当局电报:命李延年为泉州、福州两绥区司令,指挥所有福建境内的国民党军,死守平潭岛。同年8月末解放军解放福州,进军平潭。李延年指挥失灵,便把兵权交给参谋长任同堂,慌忙带领绥靖公署主任朱绍良、副司令梁栋新等人飞往台湾。任同堂未及平潭岛,就在福清县率部投降。李延年抵台后,蒋介石以无令撤退问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经国民党元老蒋鼎文、刘峙及山东老乡刘安琪等作保,念其有病,服刑1年出狱。后郁郁成疾,于1974年11月17日病逝,终年70岁。

  参考资料

  1. 山东三李”之一李延年 来青岛主持日军受降 .台东镇网

  2. 李延年枣宜鏖战五个月 日军未能再进一步 .搜狐网

  3. 李延年山东受降接收记 .人民政协报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9-11 15:57:3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黄埔军校第三期刘安祺

下一篇:黄埔军校三期步科宋瑞珂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