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黄埔出身的军事将领宋健人
2019-01-10 14:48:03  来源:徐州史志  点击:  复制链接

  宋健人(1905.2.12.-1980.1.8.),原名宋学珍,曾用名宋愚吾,别号拓夫(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有关宋健人的档案中,别号填写为阔夫),男,汉族,原籍是江苏邳县土山南七里的郭宋庄。6岁至13岁,在私塾读四书五经;1918年7月至1920年6月,在八家初级小学三、四年级读书;1920年7月至1923年6月,在土山第二高等小学读书;1923年10月至1924年6月,在旧城中学读书;1924年7月至1926年10月,在徐州江苏省立第七师范学校读书;1926年11月至1927年8月,在黄埔军校第六期(中央军校武汉分校)学习;1932年2月至1932年8月,在安庆集贤关国民党第一集团军教导团第三期学习;1933年10月至1934年12月,在南京国民党步兵学校学员队第二期学习;1943年10月至1946年3月,在重庆山洞国民党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学习。国民党陆军少将军衔。192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6月退党,1949年3月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候补期1年)。土地革命时期,先后任旧城公安分局局长,邳县警备大队第一中队长,窑湾公安分局局长,国民党第57师171旅342团8连少尉排长、341团9连中尉排长、341团7连上尉连长,国民党第57师171旅谈经国旅长随从参谋(上尉营附。“附”是国民党军队中的职务名称),国民党第57师171旅341团代理少校团附、342团少校团附等职;抗日战争时期(卢沟桥事变后),先后任国民党第57师171旅342团3营少校营长,国民党步兵学校中校教官,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教导团上校教官兼参谋队长,国民党第63军186师上校参谋处主任,国民党第七战区军长师长战术班上校助教,国民党第63军186师558团上校团长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国民党第63军少将参谋长,国民党汤恩伯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少将副参谋长,国民党预干局少将办公室主任兼预干总队副总队长等职;解放后,在上海市公安局社会处、劳改处等任职。1980年1月8日,因病在上海市白茅岭农场去世。

  

  “五四”运动后,以改革教育和反对封建礼教为主要内容的革命学潮此起彼伏。在邳南、宿北地区,土山第二高等小学的学潮持续时间最长(2个多月),斗争最激烈,影响最大,沉重打击了保守势力。土山第二高等小学从1920年开办后,一直被绅士陈士髦、区董陈伊丰控制,选聘的校长、教师全是思想保守的知识分子。他们害怕新思想、新文化传播,不准学生看进步书刊,更不准学生参加社会活动。1921年冬,部分家境贫寒的学生向校长刘启恭、教务主任沈洪略申请减免学费,刘启恭、沈洪略不仅不批准,还强迫交不起学费的学生停学。宋健人、王子愚、王如松等找校方交涉,不仅没有效果,还遭到刘启恭的严厉训斥。全校学生义愤难平,遂上街游行。区董陈伊丰闻讯后,派出区丁镇压游行学生,逮捕学生10人,打伤学生多人,其中1人伤重死亡;开除带头的宋健人、王子愚、王如松、许夕三、宋子纯5人学籍。陈伊丰的行径更激起学生的愤怒,学生全体罢课,一面派代表去县劝学所告状,另一面向全县各校发出呼吁书请求支援。峄阳高等小学部分学生到土山找陈伊丰理论,徐州江苏省立第七师范学校学生出面与邳县知事交涉,南京东南大学学生向省教育厅提出惩办陈伊丰要求。邳县知事崔继友害怕事态进一步扩大,不得不下令撤销了陈伊丰、刘启恭、沈洪略的职务,将刘启恭、沈洪略驱逐出学校;释放了被关押的学生,收回了开除5名学生学籍的决定。

  1922年7月,在徐州江苏省立第七师范学校读书的郭子化暑假回家,查明本乡国民小学停办是团董宋席珍侵吞教育经费所致,于是与进步青年宋健人、宋学端、王子愚、许季诺、王昌隆等组织起“邳县四区教育促进会”,和宋席珍算账。经过算账,追回了被宋席珍侵吞的经费,收回了由宋席珍经营的学田,使本乡国民小学重新开办。

  1923年秋,在峄阳高等小学任教的郭子化与宋健人、宋学端、王子愚、许季诺、王昌隆、花广爱等,计划在岠山(原名葛峄山)、黄山上栽果树、造林,用卖果、卖树收入来发展国民教育事业。土豪劣绅、团董宋席珍极力反对,散布谣言:“岠山出黄金,郭子化把岠山卖给洋人了,洋人一来开采,老百姓的房屋就要全部拆除,连祖坟都得平掉。”群众不明真相,十分恐慌。在宋席珍的煽动下,郭子化、宋健人等家人被绑架,郭子化、宋健人、宋学端、王子愚、许季诺、王昌隆、花广爱家房屋被放火烧掉。经过半年的斗争,“教育救国”的行动虽然受挫停止了,但大灭了土豪劣绅的威风。官府撤掉了宋席珍的团董职务,责令宋席珍赔偿郭子化、宋健人等7家房屋损失7000块银元,唱3台大戏赔礼道歉。纵火犯李敏全、李卓然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许季诺利用宋席珍的所赔之款,在许党村办起了一所小学。

  1924年7月,宋健人考入徐州江苏省立第七师范学校。1926年10月,北伐军打下武汉。奉鲁军阀张宗昌部

  开到徐州,占住各学校,学校停课。宋健人遂决定去找在武汉的郭子化参加革命。

  宋健人到武汉后,即报考中央军事政治学校,考入设在武昌南湖的总司令部学兵团,被编在学兵团8连。总司令部学兵团团长由军校教育长张治中兼任。宋健人在学兵团8连接受了严格的军事教育。

  在武汉,宋健人除看郭子化给他的马列主义书籍外,还把军校补发给自己的10元钱用来购买马列主义书籍看,如《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阶级斗争》《剩余价值》《社会科学概论》等。马列主义书籍对宋健人影响很大。新兵训练三个月后,每逢节假日,宋健人都要到汉口中央农民讲习所找郭子化。郭子化给宋健人讲共产主义道理和当时的革命形势。

  1927年5月,由郭子化介绍,经党组织批准,宋健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学兵团8连,宋健人和共产党员熊异龙一起过组织生活。

  5月13日,国民革命军第14独立师师长夏斗寅攻击武汉政府,5月17日,进逼武昌南约60里的纸坊火车站;5月21日,由军阀部队收编而来的国民革命军第35军33团团长许克祥在长沙发动反革命政变;6月6日,江西省政府主席、国民革命军第五方面军总指挥朱培德在以“礼送出境”为名,把大批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逐出江西,并开始查封革命团体,逮捕工农领袖;7月15日,汪精卫召开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正式同共产党决裂。持续了三年多的1924年至1927年的中国大革命失败了。在夏斗寅部通电攻击武汉政府后,武汉分校两湖书院的军校本部改为第1团,南湖的总司令部学兵团改为第2团,汉口的中央农民讲习所改为第3团。7月21日,汪精卫解散了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员一部分回乡,一部分转入叶挺、贺龙部,另有1700多人被编入第二方面军军官教导团。7月底,宋健人所在的第二方面军军官教导团由徐家棚上船,前往南昌准备参加南昌起义。8月2日抵达九江,因迟到,未能参加南昌起义。在九江,在第二方面军第4军参谋长叶剑英推动下,第二方面军军官教导团并入第二方面军第4军军官教导团,准备开往广东,参加广州暴动。当时党组织决定,凡是在连队里已经暴露共产党员身份的和北方人到广东后言语听不懂的,回原籍活动。

  宋健人于1927年8月6日离开部队,乘船到南京后,因正值国民党北伐军与北洋军阀孙传芳部在龙潭大战,南北交通中断,无法回乡。龙潭战事结束后,宋健人到镇江乘上民船,顺着京杭大运河,到猫儿窝下船回到土山。回乡后不久,武汉分校的同学李觉民、宋绮云、徐丽芳、李超时等也先后回到家乡。12月底,北伐军打下苏北鲁南,新任邳县县长冯少山、公安局长王蓝田等和宋健人等是师生关系。

  1928年2月,宋健人任旧城公安分局局长。在任分局局长期间,介绍了乔庆环、余耀海、花广爱、张渠川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春,共产党员蔡贡庭到邳县主持特别支部的组建工作,4月底,中共邳县特别支部在邳城成立,李超时为书记,李先春、宋绮云先后任组织干事,解慕唐为宣传干事,宋健人为军事干事,徐丽芳为妇女干事。邳县特别支部成立时,全县有共产党员40多人。邳县特别支部建立后,利用一些共产党员在国民党军政机关中任职的有利条件和已经掌握的合法权力。做了清剿土匪、打击土豪劣绅等有益于人民的大事。6月,宋健人调任县警备大队(后改称公安大队)第一中队长,与县警备大队长徐怀云、县警备大队第二中队长宋绮云等组成军事小组。宋健人在警备大队第一中队发展党员20多人。9月底,中共邳县县委正式成立,范玉贤为县委书记,宋绮云为组织部长,解慕唐为宣传部长,宋健人为军事委员,李先春为农运委员,佟虚吾为青年委员,徐丽芳为妇女委员。中共邳县县委成立后,在全县东、西、南、北、中五个区域分别建立了区委。到12月底,邳县共产党员已经发展到近200人。

  1929年2月,宋健人调任窑湾公安分局局长。

  1929年春,国民党的“清党活动”逐步升级。6月,宋健人、李觉民、冷启英、宋有典等共产党员被列入通缉名单。党组织停止活动,暴露身份的共产党员外出躲避,革命出现低潮。10月,宋健人离开家乡,步行到徐州后,乘火车去济南投奔杨虎城部队。

  

  宋健人到济南后,因杨虎城部队开往南阳,经同乡介绍,于1929年11月加入了在青州的国民党部队——第46师275团2营,2营营长叫马铁阜。12月,马铁阜任山东省政府警卫团2营营长。

  中原大战爆发后,宋健人所在的警卫团由济南车运至济宁后,步行经菏泽赶到考城参战。在战斗中,宋健人被石友三部俘虏。石友三部的副官长是窑湾人,其弟弟和宋健人同过学。因为这层关系,1930年9月底,宋健人被介绍到石友三部1师1团2营5连当文书。

  1931年1月,宋健人回到马铁阜的2营,当时马铁阜营改编为国民党第57师171旅342团2营,驻防安徽省东南部的广德;6月,部队移防六安;7月,宋健人任2营8连少尉排长。

  1932年2月至8月,宋健人在军官补助教育性质的安庆集贤关国民党第一集团军教导团第三期学习,教育是日本式的。宋健人毕业考试成绩排名第一,毕业后仍回171旅342团2营8连任少尉排长,此时部队驻防婺源太白镇;12月底,2营改编为辎重营,宋健人转任2连少尉排长,在婺源县城担负旅部守卫任务。

  1933年4月,宋健人升任171旅341团9连中尉排长,驻防婺源太白镇。6月,部队调到淮阴整训,宋健人升任341团7连上尉连长。

  1933年10月至1934年12月,宋健人在南京国民党步兵学校学员队第二期学习,步兵学校是日本式的,课目有教练、射击、筑城、通信、测图、阵中勤务、战术等,教育重点是战斗教练。1934年暑假(6月至9月共三个多月时间),国民党在庐山海会寺中训团分三期(每期两周)轮训全国少校以上的军官,宋健人等18人被南京国民党步兵学校教育长王俊带到中训团战术组当助教,主要工作是核对地图、发讲义、示范等。在示范演习时,宋健人任实兵指挥的连长。1934年9月下旬回南京国民党步兵学校后不久,就到汤山野营演习,主要是:连(排)的战斗(实弹),营(连)的阵地编成和构筑、夜战和现地战术。宋健人野营演习考试成绩排名第一。

  宋健人于1935年1月回到驻防江西贵溪的国民党第57师,以上尉营附名义任171旅谈经国旅长的随从参谋,在余江县的姚家坂一带沿交通线筑碉堡;2月,代理171旅341团团附,在花桥一带筑碉堡;3月中旬起,为准备第57师接受校阅,住贵溪两个多月,计划和指导加强营的攻防对抗演习;6月,根据邳县特务室负责人的要求,宋健人写了一份退党声明寄给了邳县特务室。

  1935年夏,171旅的连排长分两期(每期三周)暑训,宋健人任教官,全权负责教练、阵中勤务、夜战等课目。9月,国民党第57师集中杭州、嘉兴整编后,宋健人任171旅342团少校团附。住平湖期间,负责拟定了全国军队整训的教育计划;在教育计划的实施过程中,参与了指导。

  1936年春,在嘉福国防线乍浦、平湖段的阵地编成中,宋健人参加了现地侦察并绘制了要图。

  西安事变爆发后,国民党第57师由嘉兴车运到潼关,在渭南一带与东北军第105师对阵;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第57师于除夕开进西安守卫西门。宋健人在飞机场东北

  的新村住了半年多时间。在西安期间,宋健人经常去宋绮云家,与郭子化也会面多次。

  

  卢沟桥事变后,国民党第57师移防嘉兴。

  1937年8月初,宋健人任第57师171旅342团3营少校营长。按照作战计划,阮肇昌的第57师的任务是攻占日军在浦东沿江的堆栈。8月12日,苏浙边区司令张发奎率阮肇昌的第57师开进上海龙华。

  8月13日,日海军陆战队向驻防闸北宝山路、八字桥的上海保安总队和国民党第88师发动进攻,“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战斗打响后,日军自动放弃浦东。宋健人的3营随342团奉命由川沙转至江湾、新市区。

  9月6日晨,在海空火力支援下,日海军陆战队从虬江码头登陆,第57师加入战斗。9月7日,虬江码头日军沿军工路向上海进攻。宋健人的3营在张家宅和虬江码头与日军昼夜激战,战至12日,伤亡很重,奉命后退。3营在大场附近补充兵员后,奉命转守陈家巷西阵地,陈家巷是日军进攻的重点。陈家巷战斗十分激烈,宋健人率全营官兵在陈家巷西阵地与日军激战十余天。

  11月5日凌晨,日军增援上海的主力在金山卫登陆,攻占平望,威胁上海国民党前线部队的后方。上海国民党部队决定全线撤退。在撤退中,宋健人的3营在唯亭车站、苏州担任后卫,掩护主力部队撤退后,到无锡西南守太湖西岸十余天。接着经溧阳、郎溪、宣城到水阳镇。在水阳镇与日军激战半天后,又经湾沚往芜湖撤退。在芜湖东20里的清水河与日军激战半天,在战斗中,宋健人的左腿和右腹受了枪伤。过江时,宋健人部乘坐最后一批船由芜湖到江北的裕溪口。在淮南的田家庵养伤月余后,随国民党第57师经阜阳、亳州、商城、固始,于春节前转移到鄂东的蕲州。

  1938年3月,宋健人带领全营官兵在武穴以北的黄梅地区构筑国防工事。5月,国民党第57师阮肇昌师长调任军训部次长,施中诚继任师长,171旅谈经国旅长调任国民党第63师师长。6月,师部集训军官,宋健人担任教官,在任教官期间,计划并指导了步兵排和迫击炮排联合实弹演习;7月,到武汉珞珈山国民党中训团受训(两周时间)。

  8月,宋健人离开第57师,到已迁在湘潭的国民党步兵学校任中校教官,到步兵学校的第一个月,在研究处,负责步兵杂志第七期、第八期的稿件审定工作(在审稿同时,自己写了两篇文章:《对空疏散和掩蔽》《守备阵地经验点滴》);9月至12月,在全州的白沙干训班担任个、班、排、连、营的战斗教练;1939年1月至5月,在柳州的洛满校官班担任个、班、排、连、营的战斗教练。干训班和校官班学员结业时的联合演习都是宋健人计划、指导的。

  1939年6月,宋健人调任国民党第12集团军教导团上校教官兼参谋队长。参谋队第三期学员是宋健人负责招生的。学员培训期间,沙盘战术、师的图上战术和现地团营战术等由宋健人负责讲授。12月,宋健人计划和指导了第12集团军的联合演习。尤其是此次联合演习,进一步提高了指挥员的战役组织和指挥能力,为第12集团军取得第一次和第二次粤北会战胜利奠定了基础。

  第12集团军联合演习刚结束,第一次粤北会战就开始了。12月18日,以广州为中心分驻于增城福和、从化神岗、花县两龙、三水芦苞等外围据点的日军南支派遣军主力104师团、5师团、坂田旅团和近卫师团(战前由日本调来)约7万兵力,分三路向粤北进攻。余汉谋率固守增城、从化、清远、佛冈一线的第12集团军奋起抵抗。1940年1月16日,第一次粤北会战结束。第一次粤北会战,保卫了粤北地区,支援了桂南的对日作战。

  1940年3月10日,宋健人任国民党第63军第186师上校参谋处主任,主持作战、情报、后勤、通信等业务,第186师师部驻翁源南的一个山村,部队守梅坑至良口一带阵地。4月1日,李卓元、张泽深、黎天荣分别任第186师少将师长、少将副师长、上校参谋长。

  第一次粤北会战后,日军南支派遣军主力104师团、5师团、坂田旅团等,退回广州市区和市郊,仍固守增城福和、从化神岗、花县两龙、三水芦苞等外围据点。余汉谋第12集团军还固守增城、从化、清远、佛冈一线既设阵地。5月13日,日军出动4万兵力,沿广从公路大举进犯粤北,第十二集团军在余汉谋指挥下,严阵以待,第二次粤北会战打响。日军与第12集团军第62军第152师驻守良口的前线部队接战后,随即以飞机、大炮为掩护,向良口以南第152师阵地发起猛烈攻击,第152师师长陈章指挥全体官兵顽强抵抗。第152师在良口第一线阵地被日军突破后 退至亚夷山、石榴花顶第二线阵地继续顽强抵抗。在第152师与日军激战的第三天晚上,李卓元第186师接到第12集团军司令部的命令:支援第152师作战。第186师接到命令后,宋健人迅速制定出作战计划:由张泽深率前锋部队,经溪头到鸭洞口,向良口的日军右侧背攻击;第186师主力紧随进军。此作战计划报经第63军军长张瑞贵批准后立即实施。经过一天一夜激战,突破日军掩护阵地,到达了鸭洞口。在第186师向良口的日军右侧背攻击的同时,第65军第158师奉命向良口的日军左侧背发起攻击。在良口的日军三面受创。经过10个昼夜激战,日军被迫撤退。日军撤退时,根据宋健人的意见,第186师557团抓住战机,于6月2日下午,血战鸡笼岗,全歼日军骑兵中队200余人。6月5日,第二次粤北会战结束。第二次粤北会战,保住了广东省的主要交通线,粉碎了日军北上计划。

  第二次粤北会战一结束,第12集团第154师政工队负责人何芷和作曲家黄友棣就一起创作出了一部大合唱。大合唱分《良口颂》《魔爪揉碎村庄的和平》《破路歌》《粤北的铜锣响了》《石榴花顶上的石榴花》《血战鸡笼岗》《怒吼吧!珠江》七个乐章,何芷作词,黄友棣谱曲,高潮是第六章《血战鸡笼岗》。这部大合唱是军民团结抗日的壮歌。

  11月,第12集团军在韶关举办团长训练班,宋健人担任沙盘教育连的攻防和团营现地战术教官。

  1941年3月,第七战区在韶关举办军长、师长战术班,王俊任教官,王俊将宋健人调到战术班当助教,主要负责研究对广州日军的作战方案,战术班讨论时的记录全部由宋健人负责整理。6月,计划、指导了第186师的射击比赛。

  1942年1月,宋健人担任第186师558团上校团长,4月,率部由良口阵地移防到新丰朱家湾整训。

  1943年6月,宋健人决定报考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

  陆军大学是国民党最高军事学府。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招考极为严格。为了提高学员素质,国民党军令部在筹备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招考时,对报考资格、考试办法和淘汰制度等都做了极为严格的规定。比如在报考资格中规定:军龄必须在9年半以上的中校至少将现职军官,且要持有蒋介石颁发的正式任职命令;必须是任过主队职的军官,即排、连、营、团、师长等职,师上校参谋长按团长算,中校参谋长按副团长算;必须任现职2年以上等。考试办法中口试、笔试、复试和淘汰制度中甄别考试等的严格程度,更使人叹为观止。

  1943年10月,宋健人考入了在重庆山洞的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共录取学员142人,分四个区队)。开学后,学习团营图上战术不久,即开始兵利见学,先后到遵义步校见学一个月;到贵阳通信兵学校见学半个月;到龙里骑兵学校和辎重兵学校见学各半个月;到都匀炮校,由单炮教练到炮兵营在攻防中的测地、放列、观测、通信等,见学一个月;到零陵工校,如筑城、架桥、漕渡、爆破、坑道等,见学一个月;到沚江机械化学校见学一个月。1944年2月回陆军大学后,学习师战术、军战术。师战术学习一年,军战术学习半年,先图上,后现地。师现地战术第一次在重庆附近,第二次在璧山、荣昌;军现地战术在泸州。同时,学习战史、后勤、参谋业务、空军、海军等课程。学习师、军战术后,组织参观了桐梓轻机关枪兵工厂、重庆迫击炮兵工厂、成都美军航空队,还到成都参谋旅行。最后,学习大军统帅。

  宋健人在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学习期间,接触到了国民党统治的上层,对当时重庆国民党统治上层的贪污、舞弊、腐败等现实产生不满,意识到自己走的人生道路错了。针对时事,同学之间常有争论。同宋健人思想接近的有段伯宇、林勉新、马其宝等,陆军大学教育处长杭鸿志与宋健人也很谈得来,尤其是中共地下党员段伯宇的进步思想,对宋健人影响较大。

  宋健人在毕业前填写分配志愿表时,填写的志愿是留在陆军大学当教官。1946年2月,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专程到重庆要宋健人毕业后回第63军。3月10日,特别班第七期举行毕业典礼,蒋介石亲临主持。典礼结束前,蒋介石走到队列前,与毕业生一一握手。

  四

  宋健人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毕业后,于1946年4月任军部在惠州的国民党第63军少将参谋长。第63军下辖驻防兴宁、紫金的第152师、驻防惠州的第153师、驻防潮汕的第186师。6月,军部移至河源;8月,军部移至南昌。12月,第63军军长张瑞贵退休。

  1947年4月,第63军军部移至芜湖。秋,林湛任第63军军长。芜湖市东南从面粉厂到赭山的砖木结构轻重机枪掩体工事,是林湛和宋健人一起现地侦察决定、由宋健人安排工兵营2连构筑的。国民党第12集团军撤销时,余汉谋送给宋健人两把手枪。

  1948年2月,第63军向来安、明光地区集中时,宋健人到国民党国防部第3厅接受任务。部队集结后,军部在明光召开了团长以上军事会议,研究拟定作战方案,最后根据宋健人的意见拟定了作战方案。6月,军部移至固镇桥;7月底,第63军在炮车地区集结,不久,划归国民党黄百韬的第7兵团。9月,第63军在第7兵团司令部驻地新安镇附近构筑工事;10月底,第63军军长林湛离任,副军长陈章接任军长。

  11月5日,国民党徐州军事会议后,第7兵团司令黄百韬立即赶回新安镇,部署所属的驻防新安镇地区的第25、63军、64军、100军和驻防海州的第44军向徐州集结。6日6时,黄百韬召开第7兵团军事会议,宣布:第7兵团撤至京杭大运河以西,第63军在原地掩护主力西撤后撤退到窑湾附近守京杭大运河西岸。

  华野司令部掌握国民党第7兵团的动向后,代司令、代政委粟裕迅速决定下达淮海战役《攻击命令》。1948年11月6日晚戌时(19点至21点),淮海战役拉开了帷幕。华东野战军根据毛泽东关于 “战役第一阶段的重心,是集中兵力歼灭黄伯韬兵团,完成中间突破,占领新安镇……”的作战方针,以雷霆万钧之势开始从四面八方挺进淮海战场,围歼国民党黄百韬兵团。华野1纵、6纵和山东兵团9纵、鲁中南纵队主力以及特种兵纵队5个连攻击新安镇;苏北兵团2纵、12纵等和特种兵纵队5个连攻击阿湖;华野4纵、8纵和特种兵纵队3个连攻击邳县、官湖,并控制运河以东阻击阵地;鲁中南纵队一部包围郯城;华野10纵和山东兵团7纵、13纵以及特种兵纵队6个连攻击韩庄、台儿庄,促使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冯治安部起义,然后直出陇海路,切断国民党黄百韬兵团与徐州联系,并准备阻击由徐州东援的部队;苏北兵团11纵和江淮军区两个旅由宿迁向西北疾进,造成威逼徐州的声势。地方武装潼阳独立团进入沭河东岸,宿北独立团进入窑湾以南的三湾一带。

  国民党第7兵团主力西撤后,第63军于11月8日16时撤离新安镇,经过50里的行军,到达卢圩、林庄、堰头等村庄时,已是傍晚,军部在林庄,后卫部队在堰头。刚停下来做饭,2纵、12纵已打到第63军军部的门前,9纵先遣团“潍县团”已赶到堰头西南的杨庄、何场一带。第63军军部和第152师被包围,发生激战。11月9日拂晓,宋健人将已快到达窑湾的第186师557团调回反击,救出军长陈章后,部署残部于11月9日16时向窑湾撤退。宋健人在《我的历史概述》中记述:“当我自己向窑湾走的时候,思潮起伏,波动很大,我想自己19年前是个共产党员,在窑湾当公安分局局长,今天面对解放军作战,这个仗再不能打下去了。我到了窑湾,副师长、团长等我研究部署守窑湾,我借口头痛,请他们商量办。”

  6纵于11月8日晚上到达京杭大运河东岸,连夜架起一座浮桥,迅速赶到京杭大运河西岸,以两个团的兵力于11月9日拂晓前,消灭了占领小街的第152师455团及工兵营,摧毁了架在运河上的浮桥,封锁了大运河。黄伯韬电令陈章、宋健人率部南下宿迁渡河,但南面已被苏北兵团11纵、宿北独立团挡住了去路,先后组织三次突围,皆被11纵和宿北独立团打退。至此,第63军被拦截于窑湾镇。

  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决定,由华野1纵担任主攻窑湾的任务。11月10日拂晓,1纵在副司令刘飞和副司令兼参谋长张翼翔的指挥下,各师同时向窑湾外围发起攻击,战至翌日下午3时,窑湾外围大部分被1纵控制。11月11日16时半,1纵炮兵的榴弹炮、山炮、迫击炮从小上窑、刘宅一线同时炮击窑湾。刹时,炮声隆隆,惊天动地。11月11日17时,发起总攻。11月12日拂晓,战斗结束。第63军15000余人(其中有2000人在卢圩、林庄、堰头等村庄被2纵、12纵、9纵歼灭)被全歼(华野司令部《阵中日记》记载)。军长陈章毙命窑湾。宋健人于战斗结束前,游水渡过京杭大运河,在老百姓家躲了半天,回到30多里外的老家;住一夜后,经旧城、双沟、潘村、明光,回到了南京。

  黄百韬兵团第63军在窑湾战斗中全军覆没。这是淮海战役中首先被全歼的国民党正规军。

  五

  1948年11月15日,宋健人回到南京,向国民党陆军总司令余汉谋汇报第63军在窑湾地区被歼灭的情况后,被国防部参谋总长顾祝同召见,顾祝同详细询问了第7兵团在新安镇撤退前后的情况。这时,第63军在浦镇重新成立起来,宋健人仍任第63军少将参谋长,军部在下关,但宋健人始终没有去办公。

  南京市上海路干河沿109号是时任国民党预干局代局长兼预干训练团团长贾亦斌的家。每天18时至21时,都有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同学十多人在贾亦斌家聚集,同学之间,上至国家大事,下至社会新闻、个人生活,无所不谈。因国民党军事失利,大家是悲观的、消沉的。

  11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到贾亦斌家的同学有二十多人,有的说某某军被歼灭了,有的说某某部被包围了,有的说物价又涨了等。21时许,同学逐渐离开,贾亦斌将宋健人、段伯宇、万建蕃、董嘉瑞、刘农畯、林勉新留下,在贾亦斌的书屋里秘密商量。贾亦斌等意见是迅速采取行动,在南京发动一次突然袭击,搞一个“西安事变”式的军事政变,由贾亦斌率领预干总队占领紫金山,由刘农畯率领伞兵3团占领两路口飞机场,把蒋介石和在南京的国民党主要军政要员抓起来送到解放区。段伯宇认为,不能贸然采取行动,目前力量有限,如举事不成,反而暴露了自己,功亏一篑。段伯宇的意见是,从现在起,把同学组织起来,联系部队,做策反工作。经过反复讨论,大家一致同意段伯宇的意见,并商定当晚参加的人,作为发起人,以后每天晚上到贾亦斌家碰头。大家谈到深夜零时后才走。

  从贾亦斌家出来前,宋健人对段伯宇说:“我有思想问题,想同你谈谈。”段伯宇说:“你明天到我家吃午饭。”第二天中午,在段伯宇家,宋健人说:“最近同学们在亦斌家这样的谈话使我感到突然。”段伯宇说:“同学们在亦斌家这样的谈话已经好几个月了,你因为初参加,所以感到突然。”宋健人说:“亦斌和我两次同学,平时相处较好,但他的思想过去并不这样进步,他和万建蕃也赞成策反起义是真的吗?”段伯宇说:“亦斌近几个月来,思想变化很大;万建蕃每次发言,总是从经济、政治分析起,谈到军事。他的思想尚好。他们赞成策反起义是真的,拓夫兄,你相信我好了。”宋健人说:“目前国民党败局已定,这时策反起义,不是投机吗?老实说,投机我不干。”段伯宇说:“我们策反起义,坚决地走向革命,怎么是投机呢,脚踏两只船才是投机。”宋健人说:“好!伯宇兄,今后不管别人怎样,我将积极地参加策反起义工作。”段伯宇说:“拓夫兄,我是了解你的。”以后每天晚上都在贾亦斌家碰头。在一起研究最多的是宋健人、段伯宇、贾亦斌三人。

  宋健人等每天晚上在贾亦斌家碰头时,最先考虑的是联络部队。当时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同学带兵驻防在南京附近的,有于兆龙的第96军,王修身的第106军,但单靠于兆龙、王修身是不够的。大家一致认为,最好是自己带兵,没有部队,策反起义无法谈起。

  12月上旬,宋健人调任汤恩伯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副参谋长。贾亦斌认为,宋健人在汤恩伯司令部可以了解部队调动情况,对策反工作有利,但由于自己负责的预干总队的编组、装备、训练忙不过来,因此调宋健人到预干局兼任少将办公室主任。

  宋健人、段伯宇、贾亦斌等认为,要避免行动的盲目性,就必须尽快与共产党联系上。于是,研究决定由郭蕴璋到皖北、河南二野找陈赓的副军长王启明接头,郭蕴璋临行前,宋健人从预干局经费中拿出80块银元给作路费。

  12月下旬,段伯宇通过他在上海复旦大学读书的表弟温尚煜,接上了中共中央上海局的关系。上海局策反委员会书记张执一当即派策反委员会委员李正文领导段伯宇开展工作。李正文到来前,策反工作是集体领导,凡事集体研究决定;李正文到来后,策反工作由集体领导改为单线领导,根据上级组织决定工作。

  1949年1月下旬,贾亦斌的预干总队奉命调驻浙江的嘉兴,刘农畯的伞兵3团奉命调驻上海附近的安亭。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员会决定留宋健人在南京负责做于兆龙、王修身两位军长的工作。

  驻防南京浦口地区的第96军和驻防芜湖地区的第106军有近5万兵力。第96军军长于兆龙、第106军军长王修身和宋健人不仅是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同学,而且都是老西北军,他们有故旧关系,无话不说。宋健人先后3次到浦口、芜湖找于兆龙和王修身,两位军长态度非常明确,不愿与共产党兵戎相见,同意在解放军渡江作战时,不作抵抗,主动撤退,并希望走光荣自新道路。于兆龙、王修身两位军长虽然最后没能战场起义,但是在解放军渡江作战时起到了一定的配合作用。

  3月初,由李正文、段伯宇介绍,经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决定,宋健人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候补期1年)。

  宋健人参与策划了国民党预干总队嘉兴起义工作。为了谋求加强在长江以南的军事力量,阻挡解放军南下的势头,与共产党形成隔江而治的局面,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林蔚根据蒋介石的旨意,计划在长江以南组建30个新军。按照林蔚的意见,贾亦斌以预干局的名义草拟了一份成立“国防部预备干部局陆军预备干部训练第一总队”(简称“预干总队”)、培养30个新军基层干部的报告,报告经国防部送到总统府军务局,在军务局任职的段伯宇当即签注意见,交军务局长俞济时转蒋介石后,很快得到了批准。预干总队成立时,贾亦斌兼任总队长,宋健人、林勉新等兼任副总队长。按照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的指示,1949年4月7日凌晨起义正式开始。4000多人的起义部队经莫干山向天目山挺进,准备与苏浙皖边区游击队联系,策应解放军渡江作战。起义后部队易帜“苏浙皖边区民主联军”。经过激战,最后只剩下80多人。预干总队是蒋介石、蒋经国父子用于改造国民党的希望所在。预干总队起义,使蒋介石集团计划在江南组建30个新军卷土重来的梦想破灭。虽然在国民党精锐部队镇压下遭受了挫折,但是在政治上、军事上给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统治集团沉重打击,瓦解了国民党军军心,对于配合解放军渡过长江,解放南京、上海起到了重要作用。

  宋健人参与策划了国民党伞兵3团起义工作,并且只身赴解放区传递了起义情报。国民党伞兵部队是蒋家王朝的特种嫡系机械化部队,全美式装备,快速反应能力强,军官都是国民党中级和高级军事院校的毕业生,士兵都是青年学生。蒋介石曾将这支部队用在两广、湖南等地对日作战。尤其是伞兵3团,在对日作战中屡建战功,蒋介石视为掌上明珠。1945年9月9日,同盟国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代表中国政府在南京主持“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时,专门调遣训练有素的伞兵3团全体官兵参加仪式,彰显军威。伞兵3团调驻上海后,蒋介石单独召见伞兵3团团长刘农畯,安排做好伞兵3团撤往台湾的准备工作,并特意对刘农畯说,到台湾后,伞兵3团做他的卫队。刘农畯和宋健人志趣相投,与宋健人一样,也曾加入过中国共产党,也受到了段伯宇的进步思想影响,也于1949年3月初被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批准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候补期1年)。1949年4月9日,伞兵3团确定起义计划。4月13日,伞兵3团2500多名官兵(含伞兵司令部部分直属连队官兵)乘载重3000吨的“中字102号”坦克登陆艇于14时离开上海黄埔港,16时准时通过吴淞口,17时30分左右,在花鸟山岛以东的海面上向南行驶一段距离后,掉头向北直奔苏北连云港解放区。由于3月份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的秘密电台被破坏,报务员秦明钧和联络员张固斋被捕就义,地下党组织和外界失去了电台联络,因此无法将伞兵3团起义的消息告知解放区。如果消息不能及时传递到解放区,伞兵3团到达连云港后就很可能引起误会,造成损失。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宋健人主动要求亲自送情报到解放区。4月13日下午,宋健人乘沪宁快车从上海赶到南京。从南京出发时,宋健人在盖有预干局公章的便条上写下:“兹有本局退职准尉司书王珍,到江北农村买些蔬菜、鸡蛋,希沿途军卡查照放行。”夜晚,长江边找不到船,直到4月14日凌晨3时左右才遇见一个起早打渔的老汉,宋健人给了老汉一大笔钱才搭船过江。到浦镇后,找到了拉拖车的本家叔父宋万一;在宋万一的协助下,到达浦镇东南的一条小河边;在小河边的荫蔽处换上便衣,涉水过河,通过了国民党军封锁线。随后日夜兼程,终于在4月15日凌晨到达泰州白马庙,见到了中共中央华东局负责情报工作的扬帆,报告了伞兵3团已经举行起义、将于4月15日清晨到达连云港的情报。杨帆立即向上级汇报,中共华东局迅速发急电给新海连市特委书记谷牧,让他负责迎接起义官兵。此时,伞兵3团已经到了连云港,登陆艇遭到陆上解放军火力拦截。形势十分严峻。在这关键时刻,谷牧收到了华东局的急电,于是赶紧停火,派人与伞兵3团联系。起义获得了成功。4月15日6时,谷牧派新海连市特委社会部长苏羽登上“中字102号”坦克登陆艇慰问伞兵3团官兵。4月18日,新海连市特委专门召开欢迎大会欢迎伞兵3团官兵。5月18日,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专门发来电报,慰勉伞兵3团官兵。改编后的伞兵3团广大官兵,成为建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支空降兵部队的重要基础。

  宋健人完成传递国民党伞兵3团起义情报任务后,又返回江南,继续为解放军渡江作战做策应工作,直到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

  上海解放后,宋健人被分配在上海市公安局社会处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宋健人被安排在上海市公安局政保处、劳改处等工作。

  因“潘汉年、扬帆反革命集团案”株连,宋健人被取消党员资格,于1955年7月27日被捕,1957年3月7日释放;在文化大革命中,再次受到冲击,1968年1月25日晚上被上海市白茅岭农场的造反派组织——“反到底”揪出,1月27日晚上被宣布隔离审查,10月28日被捕,1973年5月23日被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公检法军事管理委员会释放。

  1980年1月8日,宋健人因病在上海市白茅岭农场去世。对宋健人的历史问题,上海市公安局进行了复查。经复查,上海市公安局于1980年10月3日对宋健人问题宣布平反,恢复名誉;1985年8月7日,中共上海市劳改局委员会决定,恢复宋健人党籍。

  宋健人的子女基于对父亲信仰的了解,于1985年10月8日到上海市白茅岭农场组织科,为宋健人交纳了500元党费,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宋健人一生追求真理,对人民热爱,献身革命,鞠躬尽瘁。他以炽热的爱国情怀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在光辉的生命历程中谱写了壮丽的人生篇章。他的崇高品德和革命精神,是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永远教育和激励后

  主要参考资料:

  一、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有关宋健人的档案;

  二、上海市监狱管理局有关宋健人的档案;

  三、新沂、邳州史志、档案部门有关宋健人的史料。

责任编辑:李一菲 最后更新:2021-08-10 09:53:5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黄埔军校六期王诤

下一篇:黄埔一期孙树成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