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广东云浮新兴县90多岁高龄抗战老兵梁汉周的回忆录
2017-09-12 16:19:14  来源:关爱抗战老兵网  点击:  复制链接

  姓名:梁汉周

  出生年月:1918年8月18日

  现居住地:广东省云浮市新兴县太平填江上村三多坊

  所属部队番号:国民革命军第62军151师453团2营6连,任排长

  目前生活状况:生活还算可以,儿女们都孝顺!现在年纪大了,记忆有点差,主要是经常风湿骨痛,特别是被日本鬼子子弹击中的两个伤口附近(现在还有两个伤疤),经常麻痹疼痛难耐。

  以下是梁汉周口述的回忆录(注资料整理:其小儿子梁卫国,里面讲述的时间是老人家记得大概的时候,后翻历史资料才补上去的):

  出生时家有祖母、父母亲、兄嫂和两个家姐,我排行第四,七八岁时在本村读私塾,读了五年三字经、四书和一些新教科书。1936年经本村兄弟介绍到广州带河路建中里建中北5号黎宝昌玉石店做学徒。1937年秋,因战乱我被迫回到新兴县太平镇江上村避难。那时候又在江上村中心小学读了两年国文专科。毕业后,夫妻在家耕田种地过生活,没有什么工作做。整天只想着找一份工作维持家庭生活。

  1943年7月,罗云(罗定、云浮县)师管区招考上等学兵队(当时队长钟德才),招生简章说明,结业后返乡可以当乡代副或其它工作。

  新兴县只招10名。报考的有:江上村的梁汉周、梁兴才(健在)、梁者福(在英德病故)、车岗欧效权、欧兆兴,官洞村的潘宗孟,社墟刘子荣、叶维汉,马山村梁太辉(后来他因病离队之后在西街小学当校长)。在学兵队当中的只有梁汉周,梁兴才、刘子荣坚持到学习结束,其它都中途逃跑。谁知道结业后不但不准外出,还被用枪押去前方打仗。当时我们三人想,这次是自投罗网了,我们的理想也不可能如愿了。

  一、抗日战争——衡阳会战

  1944年1月我由云浮出发被押经三水、四会、清远至英德的桥头镇军营。我被编入当时的国民党第62军151师453团2营6连,我任排长,连长吴坤,副师长余子武。团长陶湘甫,军长黄涛,参谋长张深,师长林伟俦,后来由林伟俦任军长,由莫汉英任副军长。

  1944年4月在英德集训完之后,全军离开英德乘火车上韶关再去湖南长沙,衡阳......

  6月20日左右,日军下达进攻衡阳的命令。同时军委会向守备衡阳的第10军下达了保卫衡阳的战斗准备的命令。我62军奉命参与了历史上著名的衡阳会战,第十军在城内守卫衡阳,62军在衡阳西南地区支援......

  第一次上战场是在头塘至六塘谭子山阵地,当时我和机枪手还有班长爬到一个山头上,结果发现了几具战士的尸体,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我发现对面山头有日军开机枪打过来,战壕的掩体坭都飞了,我对班长说:“班长,对面山头有日军打过来”,班长立即站起来观察一下,他因站得太高,暴露了目标,立刻就被日军打死。我当时头一下就蒙了,眼睁睁地看着班长在我身边倒下,我用手轻轻地把他扶着,大声呼喊着“班长,班长”,但他终究没能听到我的叫声,我试着把他手里的枪和弹药拿下来与敌人拼命,可怎么拉也拉不开,班长的右手死死地握着枪,我看着这一幕,也顾不上自己的命了,拿起枪就向着对面山头的日本鬼子射去,虽然敌人的机枪手被我打倒了,但我丝毫没有感觉到开心,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地倒下,我发了疯似的找敌人拼命,我对着机枪手大喊:“给我打,狠狠地打”。谁知道却听不到机枪手的回应,我一看,机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倒下了,我当时心一横,拿起机枪站起来对着敌人一阵扫射,我看着对面的敌人一个一个地在我和战友的枪眼下倒下,估计这时候对面山头的鬼子也差不多被我们打光了,剩下的一小部分也正在被迫撤退。我记得当时我打倒了几个鬼子,具体人数不清楚。尽管我们在这一次战斗中取得了胜利,但我部损失惨重,看着昨天还直挺挺地站着的战友,今天却魂归故里,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无法想象战争是如此的惨烈,如此不近人性。

  7月3日,日军1000余人向洪桥发动进攻,随后我军奉命增援洪桥,从头塘,二塘至八塘往洪桥的过程中,我们遭受了日军敌机的轰炸。我仍清楚地记得当时日本的战机在天空中拼命俯冲扫射轰炸,炮弹像倾盆似地投掷下来,在地上炸开了花,一团团浓烟从地上冒起,很多战友就这样被炸死了,有的被炸得腿都断了仍然握着枪和敌人拼命,场面惨烈,场境纠心。当时我们除了受到空中的威胁以外还有敌人的陆地部队向我们扑过来,我们在团长陶相甫的指示下分路迎击,感觉刚躲过了空中的炮弹,地上的子弹就像长了眼睛似的迎面而来,有几颗炮弹就在我面前炸开了,当时耳朵窿窿地响,什么都听不见,眼睛也已经被灰尘挡住了视线,只能半眯着寻找方向和敌人,幸好当时我们靠近树林,加上我们有强固的工事,在密集的树林和强固的工事掩护下,我们给予敌人迎头反击,但终因敌人火力太猛,装备精良,与我部的79式步枪完全不在一个层面,所以我们选择沉着应战,伺机反击,有时也被迫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防止暴露目标,以免成为敌人的炮灰。增援洪桥后,我62军重整旗鼓,又继续向古山寺方向行军,经过很多山岗竹林,在渡过湘江的时候,有一头马跟着船过江,突然脱了马绳,马立即跌落江中,尽管这马在船边跟着,但不知什么东西绑住了马脚,马渐渐沉了下去,白白牺牲了一头马。到了古山寺后,我们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支持,他们在自家门前摆上几张桌子,在桌子上放上水和粮食给我们吃,说是慰劳抗战官兵,我们婉言辞谢,但一位老伯伯说:“你们为国家为老百姓不少官兵都牺牲了,假如没有你们,我们这一带的村民恐怕都被鬼子杀光了,我们只是准备了一些水和简单的粮食,略表我们对抗战军人的敬意,孩子们,你们吃吧”,我们也不跟老百姓们客气,拿起就吃,因为我们实在太饿了,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再这样消耗下去,还没等赶跑鬼子,我们就要先去见鬼了。虽然乡亲们的粮食不能填饱肚子,最起码可以止饿,更何况这是老百姓的一份浓浓情意,我们非常感谢乡亲们。后来,在进至衡阳的时候,我军几乎几天没有粮可进,最后没办法连死去的战马也吃了,但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加上内无储粮,外没援食,我们只能就地设法,忍饥挨饿与敌人对抗,但终究因为身体虚弱,影响了士兵的战斗力,也影响了战局。但我们的抗战精神尤在,拼死苦战的志气尤在,尽管元气大伤,我们也没让鬼子占多少便宜。后来在衡阳保卫战的一次战役中我中弹了。有一天晚上,连部派三名士兵守卫一个山岗,呈品字型的位置。天亮的时候,有一队日军冲上来,喊杀声四起。当时连长吴坤带着10多个士兵和机枪手跟敌人对打,我也站起来举着枪和敌人扫射。两个日军被机枪手打伤,但不知死活。当时我一心想着打死敌人,一雪日本侵略中国的雪恨。但是因为我们人少,只能一路打一路退,直到日军攻上山头。当时多亏了我们边山岗上的机枪掩护,我们才能退到山脚的一个开阔田地埋伏起来,因为视野开阔,易守难攻,敌人也不敢追来,不过当时在经过田地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腰部好象有子弹射入,但也不疼,也没有流血,我也就没当回事,继续行军撤退,到了大后方之后,才隐隐约约感觉有些腰痛,谁知道过了几天居然在腰椎骨尾部最大的骨头上肿起一个像鸭蛋大小的肿包。被送往团卫生队医治的时候,医生割开肿包但找不到弹头在哪里。虽然我觉得很奇怪也有些痛,但之后一天一天舒服多了,我也懒得理会它了,又过了几天伤口居然渐渐愈合也不痛了。用手摸了一下伤口,感觉还是有硬物留在伤口里面,我用力一捏果然有子弹头出来,这一下我浑身都乐了。但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子弹在右边肋骨处射入会跑到腰椎尾最大这块骨头里面,直到现在,这事情对我来说还是一个谜。

  在62军攻占雨母山、东阳埔之后,黄涛军长即令林伟俦率第四五二团(团长薛叔达)、第四五三团(团长陶相甫)及第一五七师第四七一团(团长丁克坚)向衡阳西车站攻击前进。7月30日,薛团在左,陶团、丁团在右,分左右两翼向衡阳西站前进。薛团在进攻中,受阻于头塘,我团联同丁团冲破重重阻击,击退衡阳南郊之敌,向衡阳西车站突击并击退日军多次反扑,巩固了占领的阵地。

  8月2日深夜,日军重兵包围铁关铺。此时,陶团、丁团尚在救援途中,第62军部直属队及第一五七师与敌展开激战。 此时,第一五一师雨母山南端高地左侧后阵地被敌截断,遇敌袭击,副师长余子武阵亡,师部搜索连伤亡过半,退回山脚。危急关头,陶团、丁团及时到达,立即抢占了东南高地并扼制敌军的攻势。8月6日,敌人像蚂蚁一样向我军全线猛攻,很不幸的是城之西北一阵地被敌突破一角,大量敌军窜入城内。我全线阵地,陷于腹背受敌之势。城内军部各师部等做战斗单位,凡持有武器官兵皆自动利用断垣残壁,加入神圣歼敌之决斗,无人指挥,各自为战。也就是说,我军没有一枝枪不参加战斗的,激烈之近战和白刃战持续两昼夜又半天之久。尽管我军在衡阳守卫了47个昼夜,但终究抵挡不住日军进攻,弹尽粮绝,第十军军长方先觉被俘,衡阳于8月8日沦陷。

  二、抗日战争——桂柳会战

  1944年10月,我随部队转战到广西柳州、田东、靖西等县参加桂柳会战。日军侵占湖南衡阳后,准备进占广西桂林、柳州。10日,第6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奉命指挥第11、第23集团军、第2飞行团(飞机约150架)和第2遣华舰队一部,共约16万人,在南方军一部配合下,以打通桂越(越南)公路为目标,向桂林、柳州进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指挥9个军、2个桂绥纵队、空军一部,共约20万人,在黔桂湘边区总司令部的3个军支援下,以分区防御抗击日军。14日,日军第11集团军攻占全州,随后调整部署,准备攻击桂林。我62军在那里与日军抗战几个月。在与日军开战之前,我所在的连被派作正面防御作战部队,营长交待连队与阵地共存亡,只剩一兵一枪也要坚持到底。在我的记忆中,敌人的先头部队刚刚抵达前沿阵地,即遭到狠狠的打击。等到敌军后续部队达到并发起强攻时,我们已连续几天的时间没有下过火线。整个作战过程中,日军非常被动,我军有可利用的山区茂林的优势,并有相互贯通的交通壕作掩护,尤其是炮兵阵地,炮位可以灵活转移(可惜炮火威力有限),敌人很难找到炮兵目标的确切方位。由于敌人没有预修防御工事,且暴露在被炸了的墙底中,所以遭受到远较我方为多的人员伤亡。那是战斗进行最激烈的一天下午,一颗炮弹就在我旁边爆炸了。”弹片击中我一位战友的前胸,他当时说了句‘我不行了’就倒下了。他胸口有血涌出来,我抱住他,摇他,叫他……没有办法,他牺牲了,我当时落泪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敌人的一阵机关枪扫射后,我感觉到头上一凉,帽子被打飞了。接着“轰、轰”几声巨响,我明显感觉到大地在震动,接着溅起的泥土打在头上和身上。我用手支起身子,震了震,将身上的泥土抖落,然后抓起旁边的帽子,帽子的顶部已经被机枪打了一个很大的洞,我拍了拍帽子上的土,戴上、扶正,用手狠狠地擦了一下脸,再次拿起枪与敌人肉搏。此次战役中,我们与敌人拼的不是枪械,而是狠,因为近距离的对战中时刻都有肉搏的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缺胳膊少腿是再幸运不过的事,我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我又一次活了下来,尽管很狼狈,代价很大。我们在去往田东县那天,从一大早就开始爬山行军,至子夜时分才到达田东县城。靖西县是一个接近越南边境的县,当时我军以攻击队形向前进,不料敌人已列阵以待,当即发生激烈战斗。敌人愈战愈多,还有山炮助战。整日激战中,我军进展毫无,伤亡惨重。????我军抽调部分兵力组织左翼作战,两面齐攻,压力虽减,但战至第二天上午八时许,敌由我右翼空隙地,冲来强大兵力攻我师部。因昨日之血战,三步兵团与敌人处于胶着激战中,只得将师直属特务连、工兵连、搜索连、防毒连、战防炮连等各连,全部使用。然而我方官兵却无一畏缩,人人奋战,与敌以死相拼。敌方抵受不住我方进攻,尸横遍野。自从上次受伤之后,我在连部和炊事员等人食住,之后连长升我做连部文书工作。文书工作负责一些部队的重要文件传递还有士兵的花名册,战事的登记,和部队的开销。

  1945年9月底,接上级命令62军赶去越南河内接收日军投降的军用物资,我们连也跟随着前往,途中经过岳墟、晾山前往越南康海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市镇,我们二营就驻在这个镇的外围。营部各连打前站的炊事员要在这个墟镇买粮食、用品等东西的时候被越盟党抓获,统统扣留并押入监狱,后来团部派代表要他们放人,他们不肯放,直到发出最后通牒的时候也不肯放人。于是团部命令炮兵开炮打他们的监狱,监狱被打中并焚烧起来。平静过后被派出去买粮食的炊事员没一个生还,之后连部派人搜索,搜索出了攻打我们连的副官和越南士兵,然后把他们抓到连部审问 。(在驻地出发到康海的时候,我半路因为肚子痛不能行军,就在路边向一老太婆问有没有药油,老太婆很和蔼地给药油我擦,并煮鸡蛋姜汤给我喝。之后在她沙发上睡着了,醒来之后精神多了,可以行军了。于是我向老太婆辞别,并把钱放下略表谢意,她却死活也不肯要。我对她说:这次因肚子痛不能行军,多亏有您的照顾,只是少少的表示,绝没其它意思,她这才肯勉强收下。辞别老太婆后我再加入行军队伍前往康海。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因为肚子痛不能行军我逃过了一劫。)

  1946年12月随军在越南康海乘美国军舰去台湾接收日军的投降物资,在台湾高雄港口登陆。我连队住在旗山一间学校,这里以前是日军的仓库。

  1947年4月我连随军部乘坐军舰从台湾去大陆,在秦皇岛上岸。在昌梨住了几天,再乘坐火车去唐山市。我住在一中山县人梁桂源家中做文书工作。梁桂源在唐山市机务段工作的,我们住的是公家宿舍。8月份所有团部军官的家属和后方的办公人员前往天津北站,天津北站是一个大后方。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连长吴坤带队伍去了静海县前方,他的家属在北站后方。

  1947年5月我跟随连队在天津杨柳青镇办公,当时连长换了郭杰生。

  1947年7月上级调我去北平陆军军官学校集训,当时军校门口对联写着:“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勿入斯门”。校歌到现在还会唱

  (历史资料摘录的)

  怒潮澎湃,党旗飞舞,

  这是革命的黄埔。

  主义须贯彻,纪律莫放松,

  预备作奋斗的先锋。

  打条血路,引导被压迫民众,

  携着手,向前进,

  路不远,莫要惊,

  亲爱精诚,继续永守。

  发扬吾校精神!发扬吾校精神!

  我还记得当时我在军校是第一军官训练班第三大队第九中队,队长贺遐伶,指导员谢荣光,校长蒋中正。

  三、解放战争——平津战役

  1949年1月,我62军负责守卫天津,我在天津连部任代理排长。6连长换了樊从仁,我是连队的三排长,当时我连的任务是守卫天津北边的丁字古。我的岗哨离河边不远。不久后又调到西边的岗哨,那是一望无际的开阔地,我在岗哨前装上铁丝网,还有地雷。那时我在战壕里和全班士兵过了10多天的生活。只等炊事员送饭,我交代班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枪,大家是中国人何必打仗呢。这与日军你死我活的作战不同。因此我在这个岗哨没有打过一枪,也没有拉过地雷。希望早些解放。有一次我在街上巡查,看见两个士兵想捉一位老太婆的猪来煮,我骂走两个士兵,猪得救了,老太婆很感激我。

  当时,62军军长林伟俦是我的直属军长。第四野战军军长林彪是我在东北第四野战军后勤运输部汽车学校学习时的校长。林伟俦和林彪都是黄埔军校第四期的同学,在解放天津时,62军军长林伟俦防守天津,第四野战军林彪攻打天津,当时北平傅作义是总司令,为了保护北平的名胜古迹,同意国共两党的协议,国共两党一致同意和平解放北平。解放天津时,林彪给林伟俦通电叫他放下武器投降,但林伟俦回答:没到最后还不能分出胜负。于是林彪即发命令攻打天津,我军崩溃,退败失守。大约在当日10时左右,我军派人举白旗出来投降迎接解放军入城,当时我在战壕岗位看见这一幕。林彪交代部下不要为难林伟俦,抓住林伟俦后要把他带过去见他。这一段插曲是我的校长俘虏我的军长(解放后曾经在广州光孝寺展览过事件经过)。后来林伟俦经过学习进步很快,于是党给他做统战工作。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了(天津解放时国民党军部给我们发了一袋白银,我接过后把它分给了我军的士兵作为回家的路费)。当时军部派人举白旗出来投降,迎接解放军入城,这时我交代班长把枪支弹药点好数量交给解放军,之后我还和解放军握手告别。之后我去天津近郊区的朋友那里取回我的私人衣物。顺便穿上唐装再乘火车去唐山市梁桂源家里住下。几天内我在街道上看到一张招生简章:东北第四野军后勤运输部汽车学校招考学员。该校在东北合江省佳木斯市东南岗汽车学校。我当时报名报考学校后被录取,我是学员、队长是林全志。开学典礼很隆重,还被安排去佳木斯市看京戏。

  刚开始上课学习时,仅仅是学习汽车零件的原理和汽车零件的应用、共产党政治。到了学习驾驶的时候,校部指导员叫我们每个学员都写一份自传。从懂事的时候开始写,有什么思想写什么思想,写自己的想法。学会开汽车驾驶之后,我回到广州做汽车司机。自传写好之后交给指导员,指导员阅读后,开大会讲解并批评我们,差不多有1/4的学员都是有自私自利的想法,指导员的心胸很宽要办学习班。

  1949年9月10日,这部分学员乘火车到天津公安第2处学习班。指导员张兰轩,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大部分学员改正自私自利的事项,学习班结束。指导员问我你想回汽车学校还是回老家。我请求说,家有父母67岁,还有妻子、大嫂、大哥已外出做工。指导员同意我回老家。于是他开证明和拿钱给我买车票。以前入学不久写的证明是写的梁元康先生,你的儿子在我汽车学校学习。学校的盖章是林彪校长,最后一张是返乡与家人生活,盖的是汽车学校的章,校长还是林彪。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1950年2月离开学习班到天津北站买火车票,乘火车离开天津到另一个站,遇见一位同学他也是学习班的,他是山西太原人,到了另一个站等车的时候他叫我去东站询问有无直达广州的车票,于是我落车询问返来,空跑一次。这位同学不见了,他连我的一袋行李个衣物还有两长学校证明。当时我立即乘火车到石家庄下车,在石家庄住了一夜。次日,有一列火车在石家庄停站,我在天桥等候,果然见到这位同学,我取回我的行李,检查发现不见了我的两张证明,我问及他说掉了。当时我即火起千丈,车快开了我即上东到汉口落车,再搭船过海到武昌乘火车到广州东站,搭四路公交车到惠福西路落车,转过朝天路去崔府街45号我堂兄处,他一家人在这里开鞋店,日本投降后他回乡也开鞋店做好鞋去街市摆卖,那时我在乡下也学过做鞋。因此身上有手艺到处可以找工作做。

  1951年12月,我在广州市朝天路崔府街19号公合制鞋厂工作。是加工中南军后勤部的军鞋的。1953年公合制鞋加工厂结束,我们厂有100多人成立工赈队,我们厂成立两个中队,分为四,五。我是中队副(中队长已故)。皮革行业,纺织行业,五金行业,饮食行业,服务行业,家庭小作坊人员都要参加工赈队。工赈队是以工代赈的,在开工的头一天,我们先在广州小港路至琶州新州动工。一条直线的路基规定10来宽,我们按照这条路基的宽度,有屋拆屋,有禾拔禾,做完这条路基之后,后来猎德员村一带筑基围,完工之后去大沙头一带的田地挖掘建设大沙头码头,之后到凤凰岗多个山岗挖掘为平地。在凤凰港住得最长时间,之后又去东山梅花共和路达道路一带建设铁路工人宿舍,转去火车站挖土方,再转去沙河直入的村庄参加水利工作,后来去沙贝筑基围。总之,工赈队在广州东、南、西、北那里需要建设就到那里,入了越秀皮鞋厂之后,逢星期日休息,全厂就做义工去荔湾湖掘土方。今天的荔湾湖我们也留下脚印和汗水。

  在工赈队做完一天工作,只吃两次饭,做完一项工程有零用费,虽辛苦但是很快乐。因为我们为了将来广州市的美好,再辛苦都是值得的。做完一天工作,晚上有一些文艺活动,我教工友唱歌跳舞,多数男女青年都喜欢唱歌跳舞,甚至连四.五十岁的男女工友都加入行列一起唱歌跳舞,非常活泼。因为旧社会国民党政府遗留下来很多烂摊子,广州市需要庞大的工赈队去收拾这个烂摊子。工赈队是个大队伍,是国家将来培养人才的地方。劳动局需要人去就业或培训,就来工赈队选拔人员,工赈队的人都去各条战线最后培养成为国家干部。我们在工赈队时想,一定要为将来广州的没好建设做出贡献,一定建设一个美丽的大都市。今天广州的大建设真是了不起,超出我在工赈队时的想象,到处都是高楼大厦,一栋一栋的耸立在广州的繁华地。广州市的地铁穿梭过江,交通非常便利。广州举办了亚运会和残运会,又建立了广州塔,海心沙等场所。广州市民都充满自豪感。广州市的伟大建设,真让我觉得可亲可爱。广州可以称的上是国际大都市,我有幸看到今天的大都市,无比幸福。

  祖国的科学技术正在迈向世界尖端领域。现在有了原子弹和氢弹、人造卫星、飞船、载人飞船。我还是希望能早日造出航母来保卫祖国的领海,和平收复台湾,实现祖国的领土完整。我最希望能见到这一幕。1956年1月因病离开工赈队,返回广州朝天路崔府街20号我堂兄处。10月随我堂兄到广州皮鞋厂工作。后来一部分人又去解放南濠畔街成立红燕皮鞋社,是做童鞋的。

  1969年1月南方皮鞋厂跟万里皮鞋厂合并。经过三年又分散各自成立厂,自主管理生产,我们红燕改名为越秀皮鞋厂于84年结束。我于81年11月年退休,每月63元退休金,以后每年增加。

  1978年到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我看到祖国欣欣向荣的景象,心感欣慰,感触良多。

  我现年94岁,以前的证件和资料、相片已全部遗失。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民不知有多少死于日军的屠刀之下。我以前的战友很多已经去世了,都没有联系上。由于我年纪大,记忆很差,经常风湿骨痛,特别是被日本鬼子子弹击中的两个伤口附近(现在还有两个伤疤),经常麻痹疼痛难耐。

责任编辑:李少通 最后更新:2017-09-12 16:21:1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探望张访朋——历史原来如此真实的存在

下一篇:探访95岁抗战老兵:住着五十年的老屋 只想过平淡生活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