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战老兵自述:十七岁学机械 为飞虎队修战机
2016-07-09 08:55:40   来源:新浪军事 2015年07月03日 作者:刘善荣    点击:


资料图:第十修理厂的工程师在检修飞虎队飞机。

  作者:刘善荣

  刘善荣简历

  1922 .11.1出生于上海市,后在上海南洋中学读书

  1937 .10逃往武昌当学徒

  1939考取汉阳兵工厂

  1940 .1考取航空委员会第二修理工厂当机械师

  1941调到昆明航空委员会第十修理工厂

  1945年初被调往印度管理中华民国的空军官校飞机

  1945 .3调回云南昆明

  1949随部队来台湾,继续在空军服役

  1983 .5退休,现居台北

  为了生活考取空军

  我籍贯是上海的,我们家在上海算是普通家庭。我9岁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印象中,我们家并不富裕。

  “七·七事变”的时候,我15岁,刚刚离开学校。那时抗战刚开始,日本打得很猛,一个多月后,就打到上海了,淞沪会战啊,上海人心惶惶,能跑的都跑了。那个时候我也待不住了,但我们一共四兄弟,不能全跑出来啊,后来家庭会议决定,老大跟老三出来,老二跟老四留在家里,因为家里还有妈妈啊、大嫂啊需要照顾,我是老三,还没结婚,所以就跟大哥出来。

  逃难的时候,你没有工作你就没有办法吃饭。第一站我就逃到武昌,我大哥比我大18岁,因为有经验,进了一家机器制造厂当领班,一个月好像是拿24块银元。我刚从学校出来,什么都不懂,就进去打杂了。吃得不好,就只是靠我大哥的24块钱啊,养了我和弟弟。

  我那时候已经十七岁了,稍微懂些机械方面的知识了,刚好汉阳兵工厂在招人,我就考进去了。那时候淞沪战争就打得很快,上海失守以后,战火马上就烧到南京,然后就往芜湖往武汉三镇过来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们这个厂刚刚弄好没好久就搬,搬到哪里?搬到湖南,我们租老百姓那个船啊,把机器运上去,经过洞庭湖,到岳阳,一直到湘西,搬到了湖南辰溪(编注:辰溪今属怀化,汉阳兵工厂搬到辰溪,是1938年6月的事)。

  汉阳兵工厂当时薪水不高,一天要固定加班做十二个小时,就是一天半,一块二一天,一个月才三十六块。但是那边的伙食很便宜,六块钱一个月,还剩下三十块钱可以用。我被分配到那个机关枪厂,那个机关枪厂的名字叫做三市街(音)。

  后来有一次,我没事的时候看报纸,看到航空委员会在招人。那个时候航空委员会在湖南芷江,就是辰溪过去一点,坐汽车大概一天就可以到了。我就过去了,报考了,没想到就考取了(航空委员会)。那个时候我才十九岁。

  日本人投降的时候,何应钦就是在芷江受降的。到了芷江,进了航空委员会,薪水就可以拿到很多了,一个月试用期结束后,我的薪饷升到四十五块,有作战的时候啊,作战津贴有十块,一共五十五块,还有六块钱的伙食费,所以可以拿到六十一块。一天只要上八个小时就可以了,八点钟上班到十二点,下午一点上班到五点。

  那这个时候我生活很好过了。到了二十岁,因为他们看到我啊年纪又小,这个钱又拿得多,又是单身,他们就鼓励我结婚。结婚对象是河南人,因为她的哥哥的也在空军里面开那个汽车,我是修理飞机的,就这么认识了。

  在芷江呆了一年以后,上面就把我调到了云南昆明(编按:按推算,应该是1941年的事)。从芷江到昆明啊,路还是蛮远的,要经过贵州,然后再到昆明,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高速公路啊,从贵州到贵阳,到那个昆明啊,汽车开一天都到不了。我们中途住旅馆住两次,然后再到昆明去报到,报到以后呢,也是航空委员会,刚刚我讲的芷江是第二修理工厂,然后到了昆明以后呢,就变成第十修理工厂。

  为活命天天跑警报

  在昆明,最痛苦的回忆就是跑警报,也就是躲空袭。

  日本飞机一来就是十几架轰炸机啊!接近昆明的时候我们这里就拉警报了,拉警报就跑啊,就离开这个工作场所,赶快往外跑,往空旷的地方跑。是自己直接跑的,没有人会指挥安排。那时候昆明没有防空洞啊,就是水沟啊,壕沟啊,躲到壕沟里面,那个炸弹是往什么地方丢,弹片会不会溅到身上,那就听天由命了。所以,每次出去跑警报,能不能回来都是未知数。

  一开始,日机一天三次轰炸。早上九点钟要跑警报,下午两点钟、晚上七点钟。晚上那个才可怕呢,那个地方有很多汉奸,日机飞到的时候,汉奸就在轰炸目标放信号弹,指示给上面那个日本的飞机。后来我们有经验了,每次都在空旷地方同样的投信号弹,让日本人不知道到底哪个信号弹是对的,他来了以后就劈里啪啦乱丢就走了,每天都要丢好多炸弹才走啊。

  最危险的时候就是他投那个燃烧弹。燃烧弹跟爆炸弹不一样,它投下去以后劈里啪啦劈里啪啦,差不多半公里面积,你在这个地方不小心被火星碰到,一下子就起火啦,身上都烧起来了,我看到很多这样子的,身上从头到尾都是火星,就直接烧起来了嘛,衣服都烧光了,打火也来不及啊,就这样被烧死了很多。

  警报解除了以后要继续回来工作啊。有的时候,十个人出去五个人回来,没有回来的就是被炸死在外面了,只能等空袭过后,才由具体负责收尸的人去收。

  给“飞虎队”修理飞机

  后来,美国空军陈纳德将军率领的美国志愿航空队(全称“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俗称“飞虎队”),飞了一批P-40c战斗机过来了。在路上就碰到日本人,就把他们(日本人)打得稀里哗啦,打掉很多架了,所以这个飞机到了昆明以后啊,日本人这个轰炸也少了。

  (编按:陈纳德率飞虎队到昆明是1941年12月7日,初战告捷是12月20日,并不是口述者所讲的“在路上碰到”。详见昨日本版《抗战时期的云南防空》。)

  飞虎队来的都是飞行员,地勤人员很少,修飞机的能力都没有。飞机是这样,你飞了二十五小时就做(相应)二十五小时的检查,他这个书上面有规定的,检查哪些项目。你飞到一百个小时,我们要做(相应)一百个小时的检查,这样检查的项目就比较多一点。修复飞机啊,一定要靠我们中国人给他帮忙。我所在的那个工厂啊,就是航空委员会第十修理工厂,专门替飞虎队修这个飞机的。

  后来,我们中国人跟那个陈纳德将军也联合成立一个联合大队,在这个大队里面,陈纳德是指挥官嘛,我们也有一个大队长跟他配合一起,那就是联合大队。

  飞虎队的飞机就停在昆明的巫家坝机场,当时航空委员会第十修理工厂就在巫家坝机场旁边,飞机有毛病,就拖到我们工厂,我们就根据T O (tack order)检查哪些项目啊,我们根据这个项目检查这样子。完了他们就飞过去,试飞啊飞行啊,没有问题那就不会回来,如果还有问题,他又回来了。几乎差不多的飞机都有每天一两架在修理。

  每一架飞机都是修好了才出去啊,没有说修不好的,最难的有啊,就是换器材嘛,换零件嘛,你把那个partnum ber有stack num ber,你把这个飞机的零件的号码写出来,他就知道是什么东西。因为有些东西零件啊,用太久了就自动失效了,不好了,那一定要换零件嘛,那零件美国人会运过来,叫申请零件嘛。我们都是按照上班时间(给他们修飞机),早晨八点钟上班,十二点钟下班,下午一点钟上班到五点钟下班这个样子。那么除非紧急的要加班,那就在里面加班这样子。加班是经常都有的啦,因为这架飞机明天要出任务,你今天一定要修好,那你半夜也要把它做好,保证飞上去没有问题。我们不上前线战场,修理厂就是我们的战场。

  我们崇拜陈纳德将军。以前空袭很多,日本人把我们炸得很惨。飞虎队来了以后,轰炸就几近没有了,日机过来就被半路拦截,被打掉。

  后来陈纳德将军跟我们这里一个叫陈香梅的记者在昆明结了婚。因为她是外国记者,讲英文的,专门采访外国的。(原文如此。按:陈香梅原籍广东,时任中央通讯社记者。)

  飞虎队在我们中国时间待很久啊,一直待到抗战胜利以后才回去啊。我帮他们修了起码是两三年时间,因为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我到印度去了。

  被调往印度管理训练机

  从民国三十年到三十一年初,我在昆明主要是接受关于P-38双机身飞机的训练,那叫侦察机,我主要学这个。但当时飞机在美国还没到嘛,这个空当,我就被调往印度,直到民国三十四年,P-38飞到昆明的时候,我就被调回来了。

  我们去印度那边干什么呢?去训练飞行员的初级班。在印度那段时间很简单,它是训练机,发动机也小,两个机翼,双机翼的飞机,是最简单的飞机。每一架飞机有一个机工长,我在那边是做机工长。这是训练我们飞行员的初级班,初级班的飞机是最简单的。我是三十四年才去嘛,他们(早去)的大概民国三十年不晓得是三十一年就搬到印度去了,他们就是空军官校啊。

  (编按:中华民国空军军官学校,前身是1929年在南京创立的航空班,1932年改名为中央航空学校,设校址于杭州笕桥。抗战军兴,航校辗转迁至云南昆明,于1938年正式定名为“空军军官学校”。官校十六期为第一批留学印度腊河飞初级班训练,至第二十四期以后停办,第二十五期为最后一期至印度腊河飞初级班训练。抗战胜利后,空军官校迁回笕桥原址。)

  所以我在印度只是大概待了四个月吧,因为我那个受过训的P-38已经来到昆明,我就一定要到部队报到,所以就离开印度调回昆明。报到那个时候就是三月份嘛,三月一日被侦察队审的,然后到九月份日本无条件投降。

  在印度时候的训练是说,他这个教练机是有两个座位的,学生一般都是坐在前面,教官坐后面,教官用那个耳机讲话,告诉他怎么弄怎么弄,他就怎么弄怎么弄。我不是做教官,那时候还不是空勤,我是地勤的,地勤不上去的。那时候到印度去,除了自己的薪饷以外,还有二十四卢比津贴。待遇算很好了。

  但总的来说,在印度那时候也很艰苦啊,物资太缺乏了,因为,到处都被日本人占领了嘛,很多地方交通都不方便嘛。我们运那个军火啊,都是汽车运,而且那个路上啊都是坑坑洼洼的。我们有专门的汽车队运东西啊,汽油都是运过来的啊,一部大卡车只能装十八吨汽油啊。后来没办法,空军官校学生飞的飞机天天都在飞嘛,需要的油量比较大,所以我们就跟英国商量,在印度给我们一个基地,可以拉货。有一段时间就派我去那个基地工作了。那地名我都忘了,我是先从腊河坐飞机到加尔各答,加尔各答坐三天两夜的火车,到那边去上班了四个月,后来我们那个侦察机回来了,我就调回来了。

  八年抗战,我参加了五年,胜利后我一直呆在空军,从19岁到62岁退休,我在中华民国空军呆了42年6个月。

责任编辑:何青龙 最后更新:2016-07-09 08:57:2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鲜血染淞沪——抗战老兵回忆大上海保卫战

下一篇:抗战老兵恽前程:我被调入新四军军部当参谋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