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9旬老太回忆抗日往事:祖孙3代7人被杀
2015-05-28 14:46:04  来源:网易  点击:  复制链接

   

  由于腰疼,周淑玲卧病在床,但仍然断断续续给记者讲述她在抗联度过的岁月 摄/法制晚报记者 黑克

  

  周淑玲穿上军装,戴上她的勋章,为记者展示她年轻时的风采。

  中国最后的

  苏联红军

  周淑玲

  东北抗联三军战士、苏联远东红旗军88独立旅战士

  1919年11月11日生于黑龙江省宝清县三道河子屯。

  1935年参加东北抗日联军,负责搜集情报和联络工作。

  1938年与东北抗日联军三军四师32团团长李铭顺结婚。

  1939年1月至1945年10月在苏联双城子医院学医和从事做被服工作。

  1940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5年8月,随苏军反攻东北关东军,在虎林当苏军翻译。

  1947年1月任宝清县医院指导员。

  1950年2月后调到沈阳,在东北汽车总厂任过办公室主任、总支书记、纪委副书记等职。

  1980年在沈阳气体压缩机厂任党委书记。1983年7月离休,现居沈阳市。

  “我爷爷周芳禄、爸爸周庆发,还有4位叔叔,当年都是抗联的情报人员。一家子都是干这个的,祖孙三代为了打日寇、斗敌伪,先后有7个人因为抗日牺牲在三江平原。”回忆起这些事情,抗联老战士周淑玲总是说,中国被占领了,我们必须反抗。

  就这样,因为不甘心当亡国奴,十五岁少女毅然走上抗日战场。

  如今已经96岁的周淑玲,虽然只能用只言片语回忆过去在抗联的岁月,但过去的苦楚她并没有忘记。 探访 卧病在床 仍然记得老战友

  在沈阳市和平区的一个老旧小区里,记者探望了周淑玲,96岁高龄的周淑玲是还在世的中国苏联红军中最老的战士之一。

  周淑玲居住在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中,房子装修简单,木地板已经有20多年历史,保姆擦得一尘不染。墙上挂着赞颂她和老伴儿李铭顺是“抗倭名将”的诗词,还挂着梅德韦杰夫与她共进早餐的照片。

  周淑玲躺在南卧室的病床上,床头的电视刚刚正播放着一部抗战剧。前一段时间,她总是腰疼住过院,最近只能看看电视当做消遣。

  看到记者前来,周淑玲喊保姆将病床摇起来:“来了客人,我得起来,不然太不礼貌。”

  “这个人,我咋不认识,李敏嘛,她在哈尔滨住。”看到记者带来的抗联老战士的照片,周淑玲很兴奋,夸赞李敏“精神”,而自己身体不好,连楼都下不了。

  在和记者交谈的过程当中,老人总是重复讲一些故事,她的家人感到很过意不去。抗联的岁月在她心中留下了太深的记忆,以至于70多年过去了,仍然难以忘却。

  回忆 参加抗日 祖孙3代7人被杀

  1919年,周淑玲出生在黑龙江省宝清县三道河子村。她的父母生下了8个孩子,但是有6个没有活过10岁,都是因疾病和饥饿死去,周淑玲的母亲也早早去世,周父带着周淑玲和妹妹相依为命。

  “我爷爷周芳禄、爸爸周庆发,还有4位叔叔,当年都是抗联的情报人员。一家子都是干这个的,祖孙三代为了打日寇、斗敌伪,先后有7个人因为抗日牺牲在三江平原。” 回忆过往,老人自我宽慰,“干革命哪有不牺牲的?占领我们中国了,我们必须反抗。”

  1934年,15岁的周淑玲正式加入抗联队伍。因为是女孩,目标小,她就成了一名侦察员,专门搜集日军情报以及联络工作。

  有一次冬天临近傍晚,她发现离家不远的土道边有10多辆日本卡车,有20多名鬼子押车。第二天,抗联的一个师长郝贵林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被装和弹药全部缴获。

  抗联行军 渴得只能喝尿

  “来之不易!那时候太艰苦!”周淑玲连说了三个“来之不易”,老人年纪大了,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楚,只能用只言片语回忆过去在抗联的岁月。

  夜里行军,遭遇敌人搜山,抗联战士只能躲起来,连马都会趴下来躲在草丛里,等敌人走了再站起来。在抗联没有任何食物的时候,只能将战马杀了吃掉。

  “我们没有力量了,牺牲很大。”一次行军,渴得没有办法,战士得喝自己的尿。

  1938年,11月,在周保中的撮合下,周淑玲和抗联李铭顺结婚。两人一起生活了50年,在林海雪原战斗、在苏联一起训练,后来又一起建设东北。

  1939年冬天,李铭顺当了抗联三军32团的团长,抗联也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东北零下40℃,但日本人不停地扫荡,到处寻找藏粮食的密洞,不少粮食被敌人挖走烧掉了。

  在团里另外一名战士李在德的回忆中,战士没有冬衣,冰天雪地里还穿着单衣,有的战士穿着树皮做的鞋,不断出现新的脱逃和叛变,眼看全军就要面临冻饿而死的境地。

  有的战士临走的时候,会在地上写几个字:“领导,对不起,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有爹娘,我得回家了。”当时李铭顺勃然大怒,要把他们找回来军法处置。

  周淑玲劝住了怒火中烧的李铭顺:“谁都有爹妈,人家愿意干就干,不乐意干你不能强迫人家,更不能伤害人家。”

  李铭顺停了她的意见:“你说的对,枪毙有什么用呢,不就失去了一个同志吗?走就走吧。”

  接收东北 差点命丧“自己人”手中

  “没有苏联,我们抗联就真的完了。”周淑玲记得,李铭顺是最早带领一批抗联战士进入苏联。在得知苏联有可能接纳抗联战士之后,李铭顺又潜入黑龙江,找到周保中的部队,周保中前往苏联,最终抗联成为远东红旗军88独立旅。

  周淑玲在苏联训练也“骁勇善战”,侦察、爆破、跳伞、报务、救护,多个项目都不错,被大家称为“军中花木兰”,曾经获得苏联红军银质奖章和跳伞英雄称号,同时周淑玲又是李铭顺的贤内助,也是勤务员。

  爱人李铭顺经常返回东北侦察。周淑玲记得,爱人总是来去匆匆,半夜突然回来了,穿着日本人的衣服,有时候穿着苏联人的衣服,有时候又穿着东北猎人的衣服。情报为日后反攻立下汗马功劳。

  8月9日,李铭顺随同苏联飞机空投到东北,她穿着苏军制服,负责接收虎林地区,她在那里担任苏军翻译。本来以为胜利就在眼前,她却经历了最危险的时刻,地下党的县长受伪政权的威逼利诱,叛变了,与土匪勾结起来,准备消灭他们,等待国民党前来接收。 凭借在东北接受的训练,机警的周淑玲感觉到了不祥的预兆,她连夜带着孩子逃入森林中。好在驻扎在另外一个城市的李铭顺“救驾”,消灭了敌人。

  晚年 经历太多苦 床头放着糖

  解放后,周淑玲和李铭顺都留在了东北工作。

  两个儿子战争中夭折,老人对后来的孩子非常宠爱,但是也有发脾气的时候。她的儿子说,有一次他不想吃饭,老人发了火:“我们打仗的时候,一星期就吃到一个萝卜。皮带、鞋底子都被吃掉了!”

  床头柜上放着最多的就是各种药品,还有一小袋QQ糖,儿子说,可能那时候母亲太苦了,有时候会含一粒糖。

责任编辑:黄秀云 最后更新:2015-05-28 14:53:4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9旬老太回忆抗日往事:祖孙3代7人被杀

下一篇:东北抗联老兵:很多战友来不及认得就去了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