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周元将军壮烈殉国纪实
2018-06-11 18:54:22   来源:梁家驹    点击:

  “现在蒙城已经不能守,已失去迟滞日军主力北上的价值。廖总司令要我们与蒙城共存亡,只要我死在城里就可以交代。你们不应该都陪着我一同殉难作无谓牺牲。这是长期战争,你们将来报国机会还多。”

  “……你们能突围出去,须面报廖总司令,就说我遵照他的电令决心与蒙城共存亡,我死也要死在城内。”

  ……敌人战车已向北门开来,这时周副师长就拔出手枪向外走,并指着我们说:“你们不要跟随我走,赶快由后门出去,率领城外守北关部队突围。”我们面面相觑,为之感动流涕。

  徐州会战前津浦路南段敌我态势

  1938年初,日军占领津浦路南段(蚌埠以南)之后,陆续增加兵力;扩张占领蚌埠外围据点。显示其将与山东方面日军呼应,会师进犯徐州企图。我集结于合肥附近之第二十一集团军,即以三十一军开往宿县以南占领固镇东西地带部防。第七军开往淮河北岸,沿支子湖西岸亘涡河北岸部防;监视已占据怀远县城之敌军。四十八军(辖一七三、一七四、一七六三个师)留守淮南地区。

  陆军一七三师(只有五一七旅之一〇三三、一〇三四两个步兵团)于四月中旬由舒城开到淮南田家庵,接替一三八师防务。而以一〇三四团接防高塘湖西岸阵地;一〇三三团接防洛河集以东地口阵地;与占领高塘湖东岸至上窑,考城之敌人对峙。师右翼九龙岗方面有我一七四师防守。四十八军军部驻寿县城内,由副军长王赞斌坐镇指挥。当时由廖磊总司令兼军长;只遥领而已。

  蒙城战斗经过与周元副师长殉国

  1938年五月四日下午四时,奉到二十一集团军廖总司令急电:近日来敌军由怀远县城出击,向我第七军占领支子湖西岸阵地进犯;刻在激战中。着一七三师周副师长率领老兵一团,星夜兼程经凤舌县赶赴蒙城,担任守城任务。归本集团军直接指挥。奉电后,决定率领一〇三三团(团长凌云上)前往奉行任务。由于本师所有之两个团,均部防第一线与敌军对峙中;须待入夜后始能调整部署抽调起程。是故一〇三三团部队至四日午夜始到达田家庵(师部所在地)。凌团长到师部接受详细命令后,即继续出发。

  五月五日晨,周元副师长率领指挥所人员:计有上尉参谋一(即笔者)、中尉译电员一、中尉副官一、少尉服务员一、手摇收发电报机一台、警卫手枪兵四名。乘坐军部派来汽车一辆,先到达寿县军部听候指示。五月六日晨乘坐原车由寿县出发,经正阳关、阜阳向蒙城前进。下午三时将到达蒙城之际(距县城约五华里),正是敌机轮番轰炸蒙城。指挥所人员只好舍车步行入城。当时蒙城初次遭受敌机轰炸之后,房屋倒垮焚烧,火烟弥漫,民众伤亡惨重,街道遗尸累累,惨不忍睹。是时部队尚未到达;周副师长偕同笔者,立即侦察县城内外地形。策划城防部署腹案。随后笔者赶赴县政府探听前方情况,及接洽军粮补给事宜。获悉我第七军防守子湖西岸部队已向后撤退。

  五月七日拂晓,我一〇三三团部队陆续到达蒙城。即按照拟定城防部署计划,指示各部队迅速占领阵地;加紧构筑工事(县城内外原无既设工事)。周副师长亦即率领团营长等再到实地勘察,指示防守战斗事宜。该团团长凌云上(广西桂平县人)、中校团附(广西籍忘其姓名)、少校团附罗先焱(广西贺县人)、第一营少校营长李国文(云南省)、第二营少校营长蓝权(广西人)、第三营少校营长贾俊优(广西人)。全团官兵二千余人;皆是曾经参加淞沪会战,俱有作战经验的战士,士气高昂,沉着勇敢,诚为一支训练精良部队。

  蒙城经过六日下午敌机轰炸后,城里城外居民业已逃避一空。县政府亦只有少数人员留守而已。七日中午接获情报:有敌人骑兵百余骑,已通过龙亢沿涡河北岸向板桥集方向前进(龙亢位于蒙城东约四十华里之涡河北岸,板桥集位于蒙城东北约十余华里)。此时,即指示便衣队(便衣队系抽调各营便衣排组成,共百余人)向板桥集方向搜索警戒,着利用麦田掩护埋伏袭击敌人骑兵。同时指示第一营部署于涡河北岸之步兵连,与便衣队切取联系,随时策应支援便衣队之战斗。

  七日下午四时,我便衣队即与敌人骑兵发生战斗;敌人骑兵获得后续步兵部队增援,即向西迂回包围。由是即饬令便衣队向十里铺方撤退;沿涡河南岸警戒,掩护我守备西郊之第三营侧背并归该营营长指挥。由于我便衣队已向西撤退,板桥集方面敌即向蒙城接近,与我据守涡河北岸之步兵连发生战斗。入夜后战斗沉寂。当时判断涡河北岸日军行动,乃是诱敌之牵制作用。我为集结兵力,应付明日敌人主力攻城作战,就乘黑夜将守备涡河北岸部队,撤向南岸,加强蒙城北关之守备。自今日下午敌我在涡河北岸发生战斗后,蒙城县政府人员已全部撤走,不告而逃,至对外电话通讯断绝。

  五月八日拂晓,日军分别由蒙城之东南西三方面猛烈攻击;尤以西南城外战斗最为激烈。敌机敌炮亦同时向城内及城墙大肆轰炸扫射炮击。城内房屋被毁坏焚烧至烟火冲天。而我守城部队主力,部署于城外各村落据点。亦因为城墙上原无既设工事可守,临时又来不及构筑城防工事,故以主力部署城外各村落据点。职是之故,中午以前,虽然城内遭受敌机敌炮轰炸扫射炮击,我守备部队伤亡不大;城外各村落据点仍能固守。及至中午以后,敌军所用战车掩护步兵再向我城外各据点猛烈攻击;经过数小时之激烈争夺战斗,我守军官兵伤亡惨重。第二营营长蓝权,第三营营长贾俊优及中校团附均已阵亡。该两营之连排长亦伤亡殆尽。第一营派出守备李竹根园之步兵一连附重机一排亦已全部牺牲。城外各村落据点遂相继失陷。黄昏后,召集二三两营之残余部队共约三百余人,全部撤进城内;守备东南西三面城墙。第一营营部及守北关的两个步兵连,仍饬令固守原阵地;作为机动部队。亦由于北关之北,有涡河屏障,射界广阔,北岸敌人只作牵制射击,我守北关部队利用房屋店铺掩护,开凿枪眼,构筑掩体掩遮部。虽然亦遭受敌人轰炸炮击,但是伤亡较微。至于二三两营伤亡惨重,阵亡者遗尸遍地,在敌人炮火继续射击之下,无从收尸埋葬忠骸。负伤官兵人数众多,亦缺乏医药疗伤。哀号呻吟之声,令人悲伤流涕。迄今言之尤感哀伤悼念不已!当时凄惨壮烈牺牲情形,当可想见!

  经过五月八日由晨到晚全日激烈战斗之后,仅仅剩余数百残余疲惫士兵,守备全无防御工事设备之孤城。面临有炮空联合,战车掩护之优势强敌包围猛攻之下,深知明(九)日上午势必攻破城池,而有全军覆没之虞。遂于黄昏后将八日作战经过,伤亡惨重;若无部队增援,蒙城即将沦陷之危急情形;电报廖总司令(磊)。并请求先予将现有之残余部队,乘拂晓前突围,免作无谓牺牲。电报拍出后,至九日凌晨三时(即八日下半夜)奉到廖总司令覆电:来电悉,为发扬本军报国声誉,着周副师长督促所有兵力,务必固守与蒙城共存亡等语。读了上述覆电,周副师长即谕笔者:除留一本密码本外,其余密码本及所有文件即行悉数烧毁。同时通知凌团长亦将官兵册及所有文件全数烧焚。着凌团长即刻来指挥所。

  经过约一刻钟,凌团长到达指挥所;周副师长将廖总司令覆电交之阅读。凌团长阅电后报告称:已有少数敌人从南门附近城墙缺口爬进城(日间敌机敌炮轰击城墙倒垮的缺口)。所以团部特务排都已派去堵击敌人;目前团部仅有十余名传达兵而已。既然总司令要我们与蒙城共存亡,惟有将守备北关之第一营部队(百余人)调入城内,与敌人搏斗到最后一兵一卒而已。当时凌团长即准备打电话调北关守兵进城;而被周副师长制止;并以沉重严肃口吻说:抗日战争,固然是我们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战,现在蒙城已经不能守,已失去迟滞日军主力北上的价值。廖总司令要我们与蒙城共存亡,只要我死在城里就可以交代。你们不应该都陪着我一同殉难作无谓牺牲。要知道这是长期战争,你们将来报国机会还多。现在听我吩咐:凌团长即率领守北关部队突围出去。梁参谋(指笔者)随同凌团长突围,如若能突出去,务须当面报告廖总司令,说我(周副师长自称)遵照他的电令决心与蒙城共存亡,我死也要死在城内。只希望将来忠烈祠立有我的牌位,如愿足矣。当时凌团长与笔者皆异口同声说:“我们要随同副师长与蒙城共存亡。”周副师长遂以严厉口气说:这是命令,难道你们在此危急关头就不听从我的命令吗?彼此沉默良久,此时已经拂晓。传达兵进来报告:敌人以战车开导,已经由南门进城;我守南门及东门城墙的部队,皆已退守街上房屋。由于敌人战车扫射各街道;各部队失去联络。现在已有战车向北门开来了。此时周副师长就拔出手枪向外走。并指着凌团长与笔者说:你们不要跟随我走,赶快由后门出去,牵领城外守北关部队突围。凌团长与笔者面面相觑;为之感动流涕。笔者即吩咐报务员立即破坏手摇收发报机;随由笔者带路,偕同凌团长罗团附暨传达兵十余人,由后门出去,绕道沿北城墙脚至小北门出北关;此时由于北门被涡河北岸敌炮击而封闭。北关东部房屋,已为敌人占领而发生巷战。我们遂沿干涸的城壕向东走,及到达第一营营部,(北关东端)即嘱第一营营长传达命令守北关部队向东方突围。突围部队已遭受东门城墙上之敌人扫射。及将到达李竹根园村缘,猝然又遭受埋伏该村之敌人堵击。遂转向东南朝飞机场方面突击;第一营营长李国文就在突围途中阵亡。由凌团长率领之突围部队到达飞机场附近时,仅剩百余人。是时敌人继续向蒙城攻击;没有追击突围部队。笔者为奉行周副师长临别面谕任务——当面报告廖总司令。就个人折向北走,利用麦田掩护,逐步潜行,到达涡河南岸,藏身于芦苇中。闻得城内战斗之枪炮声仍激烈,直到下午四时才渐渐沉寂。入夜后笔者渡过涡河北岸,仍利用麦田向东北潜行。因为涡河两岸附近各村庄均驻有日军;所以不敢接近村落亦不敢沿道路行走。翌晨九时前后笔者抵达张家集;而获得该集联保张主任协助:给予往宿县之通行路条,并给我便服(大褂)一件,且云:目下敌人骑兵出没无常,村民纷纷逃难;联保办公处人员也忙于应变;原谅我不能派人护送您去宿县。

  笔者于五月十一日晚间才到达二十一集团军总部——总部位于宿县城南约三十里东平集附近。即由总司令副官处长胡祥带去晋见廖总司令,报告蒙城战斗经过及周副师长遵照电令与蒙城共存亡之壮烈殉国情形一一陈述。当时在座有总部参谋长张淦,参谋处长陆廷选等多人。廖总司令慰勉一番,并嘱暂时随总部行动,待情况许可再回师部去。

  事后根据潜伏蒙城逃出之军士称:九日晨,周副师长走出指挥所后,由于北门大街已被敌人战车射击封锁,遂转入小巷向东门前进。沿途加入随行士兵约五六十人。当北关部队向东突围攻击之际,周副师长亦率领随行士兵向占领东门之敌人攻击。由于城墙上已被敌人占领遭受敌人居高临下之扫射;周副师长及随行士兵同于东门附近阵亡殉国。

  1947年春,笔者任四十八军副参谋长时,军次蒙城。曾到东关凭吊。该处有一所“周元小学”,附近有一巨大义冢;并立有石碑,钩刻“周副师长殉国记”碑文。该碑文系笔者于民国二十八年秋,仍任职一七三师,军次湖北樊城时,应蒙城行政专员粟天一来函邀请撰写者。据蒙城父老称:民国二十七年五月九日,日军占领蒙城只有数日即向北撤走。县政府通令县民将城内城外遗留的阵亡将士尸骸收集合葬于东门外名为“义冢”。当时无从分辨谁是周副师长的忠骸。观其设立“周元小学”及立碑纪念。由此可知蒙城父老对当年与蒙城共存亡之周副师长暨阵亡将士之英勇壮烈为国捐躯,咸哀悼念敬仰赤忱。


周元将军

  周元副师长简介

  周将军元字凯之,广西省明江县人。出身行伍,历任排连营团长;爱护部属,与士兵同甘苦。勇敢善战,屡建奇功;晋升少将团长。1934年春,入南宁军官学校第六期高级班深造。1936年夏毕业。出任国民革命军十五军四十三师(1936年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八军一七三师)少将副师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每师扩编为两旅(一七三师辖五一七、五一九两旅)旅辖两步兵团(原来每师辖步兵三团无旅)。周元将军以少将副师长兼五一七旅旅长;指挥一〇三三、一〇三四两步兵团。九月中旬由广西荔浦县随师出发;经梧州至广州改铁道运输北上。集结徐州归五战区战斗序列。准备待五一九旅到达,即开往滋阳(究州)部防。讵料淞沪战场告急,本师奉命先率领五一七旅开上海。于十月十五日夜接守蕴藻滨陈家行亘谈家头之阵地防务。自十六日拂晓起,遂与敌军激战亘三昼夜,周副师长亲到前线督战;于十七日上午在陈家行指挥督战时,手臂中弹负伤。但仍继续指挥作战。负伤不退晋升中将副师长仍兼五一七旅旅长。淞沪转进,经浙赣开皖北,而奉命率一〇三三团赴守蒙城;至壮烈殉国。


梁家驹

  梁家驹简介 (蒙城阻击战亲历者,时任参谋)

  梁家驹,字以德,于1910年生于广西贺县。于贺县中学毕业后,即投考陆军官学校第十期炮兵科。1935年毕业,嗣后复入南京炮兵学校,陆军官校第七期高级班,陆军大学特七期深造。

  军校毕业后,以绩优留校服务,任炮兵教导队少、中尉队附。1937年抗日战起,调派陆军一七三师上尉、少校、中校参谋及参谋主任。之后先后调五战区宪兵营中校营长、五战区参谋处第二课上校课长、陆军整编四十八师上校副参谋长、五二六团上校团长、一三八师上校副师长、四十八军上校参谋长等职。后病逝于台湾。

责任编辑:张波 最后更新:2018-06-13 09:27:4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我以我血沃中华——记东北抗联第六军双枪师长张传福

下一篇:征途坎坷立铁石 战友携手杀倭寇——抗联老战士刘铁石忆冯治纲、张传福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