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中国战区16个受降区的受降行动是如何进行的?
2023-01-04 15:06:56  来源:凤凰网辽宁综合  点击:  复制链接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盟军明确,中国战区对日军的受降范围包括:中国(未包括中国东北地区,东北由苏军受降,含台湾)、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之全部日军。根据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指令,8月26日,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把中国战区划分为16个受降区,并指定了受降长官,分别接受日军投降。9月9日,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仪式在南京举行。自此,拉开了中国战区日军受降的序幕。下面,就按照当年日军受降的时间顺序,全面介绍各地受降的具体情况及受降地现状,并揭秘受降中一些人所不知的历史。

总部安排的16个受降区,按地理位置从北到南排列

  1、南浔地区日军受降,主受降官是所有受降区中级别最低的

  南浔地区,是指江西省南昌市至九江市地区,“南”指南昌,九江的简称是“浔”。

  在16个受降区中,第一个举行受降仪式的是第9战区。9月14日12时,第五受降区日军受降仪式在江西省南昌市中山路中央银行大楼举行。受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上将委派,第9战区前进指挥所主任、第58军军长鲁道源中将,在此接受了日本第11军司令笠原幸雄中将的签字投降,鲁道源也是16个受降区举行正式受降仪式的主受降官中级别最低的一位。这里曾是日本宪兵队驻地,是日寇残杀中华爱国志士的魔窟。鲁道源选择在此受降,就是要洗尽民族的奇耻大辱。该旧址位于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的斜对面,即现在的江西省银监局办公大楼所在位置。

笠原幸雄向鲁道源呈递投降书

江西省银监局办公大楼所在位置是第9战区受降地

  2、长衡地区日军受降,唯一在大学举办的受降仪式

  9月15日,在长沙市湖南大学科学馆二楼,第4方面军司令王耀武中将主持第四受降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第20军司令坂西一良中将、参谋长伊知川庸治少将出席,坂西一良签字。该建筑当时是湖南大学理学院和工学院教室。旧址至今仍在,位于长沙市岳麓山脚下的东方红广场南侧。原建筑为两层,抗战胜利后又加建一层。现为湖南大学学校机关办公楼。这里是中国战区唯一在大学举办的受降仪式,也使这座建筑更具纪念意义。

在湖南大学举行日军受降仪式

现湖南大学学校机关办公楼

  3、广州海南岛地区日军受降仪式,在著名的人文景观中山纪念堂举行

  9月16日10时,广州海南岛地区即第二受降区的日军受降仪式,在广州市中山纪念堂举行。第2方面军司令张发奎上将主持,日军第23军司令官田中久一中将签字,第23军参谋长富田直亮少将、海南警备府参谋肥后市次海军大佐出席。张发奎询问田中久一等日军投降代表的身份后,命令作战处处长李汉中宣读“国字第一号命令”。日军投降代表向受降官鞠躬致礼,立正候命。田中久一签署投降书后,依令退出会场。

  中山纪念堂是广州人民和海外华侨为纪念孙中山先生,于1929年集资兴建的,位于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其建筑风格以中国传统的宫殿式与近代西洋平面设计手法相结合,建筑面积3700平方米,高49米。中山纪念堂是广州市著名的人文景观和标志性建筑,也是广州市大型集会和演出的重要场所,见证了广州许多重大事件。现保存完好,面向公众开放,这里一直都是人气很旺的旅游景点。

在广州市中山纪念堂举行的日军投降签字仪式

广州中山纪念堂今貌

  4、武汉地区日军受降,日军投降代表的军阶最高

  9月18日,第6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上将在湖北省汉口中山公园张公祠主持第八受降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第6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签字,参谋长中山贞武少将、第2课长冈田芳政大佐等出席。冈部直三郎是中国战区16个受降区中,参加受降仪式的日军指挥官中军阶最高的一个。

  中山公园位于武汉市汉口解放大道,是武汉最著名的人民公园之一,该旧址位于中山公园西侧,属西式厅堂建筑,旁边立有一座“受降碑”,碑上镌刻着孙蔚如将军亲自撰写的铭文:“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十八日,蔚如奉令接受日本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率属二十一万签降于此。第六战区司令官孙蔚如题。”

孙蔚如上将在汉口张公祠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

汉口中山公园张公祠今貌

汉口中山公园受降碑(背面)

  5、郾城地区日军受降,唯一在小镇举行的受降仪式

  9月20日,第5战区司令长官刘峙上将在河南省郾城县漯河镇山西会馆主持第十三受降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投降代表是第12军司令鹰森孝中将、第115师团长杉浦英吉中将等,鹰森孝签字。其实,就在几个月前,在豫西鄂北会战中,刘峙曾经与鹰森孝率部大战,中国军队共毙伤日军1.6万人。此后,中日两军在豫西西峡口以西及襄河两岸形成对峙,直至日本投降。如今,两个战场上的对手终于见面了,不过一方已经变成了投降的战败者。

  当年漯河只是郾城县的一个小镇,所以这个受降地是中国战区16个受降区中,唯一设在小镇的。当年举行受降仪式的山西会馆旧址至今仍存,现位于漯河市西大街25号漯河二中院内,未对公众开放。

漯河受降亭前的日军受降雕塑

漯河山西会馆今貌

  6、新汴地区日军受降,日军指挥官二次受降签字

  9月22日9时,第1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中将在郑州圣公会堂,主持第十二受降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按照陆军总部原定计划,第一战区的受降地原本是洛阳,胡宗南临时提出改到郑州。日军第12军司令鹰森孝中将在河南漯河参加第五战区受降仪式两天后,又到郑州参加了第一战区的受降仪式。鹰孝森时年58岁,头发斑白,戴副眼镜,面容沮丧。鹰森孝也是16个受降区中,唯一两次在受降仪式上签字的日军指挥官。鹰森孝于1937年8月2日,率第三师团步兵第68联队参加淞沪会战,首先在上海宝山炮台登陆,导致姚子青营全营官兵壮烈殉国,接着该部一路杀到南京。凭借所谓“战功”,一直擢升到第12军司令,他也创下了一个纪录——没上过陆军大学的日本军人的最高官职。由此可见此人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让他两次在受降仪式上签字,也是对他在中国犯下的侵略罪行的惩罚。

  郑州受降仪式旧址位于原长春路上,这条路现在已改名为二七路,旧址建筑已在上世纪80年代的城市建设中被拆除了。现郑州市二七纪念塔附近的商城大厦,就是当年受降仪式的所在地。

日军第12军司令鹰森孝在郑州受降仪式上签字

郑州受降仪式旧址,在照片左下方“商城大厦”所在位置

  7、徐海地区日军受降地,因日军北调从徐州改为蚌埠

  9月24日下午3时,在安徽省蚌埠市二马路省府会议厅(当时蚌埠是安徽省会),第10战区长官李品仙上将主持第九受降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军代表有第6军司令十川次郎中将、参谋长工藤良一、第70师团长内田孝行等,十川次郎签字。

  徐海地区日军受降仪式原计划在徐州举行。1945年8月9日,苏军向中国东北境内的日本关东军发起进攻。为增援关东军,日本急调第6军紧急北上,其第70师团行进到蚌埠附近时,日本宣布投降了,该部就地集结待降。此外,还有日本第23军131师团、日军独立步兵第6旅团、日军第65师团,均集结到蚌埠周围。鉴于蚌埠地区集结了大量日军,中国统帅部最终确定将徐海地区受降地点改为蚌埠。

  当年举办受降仪式的地方,是伪安徽省政府的所在地。当时东西走向的二马路,是百年来蚌埠最繁华的片区,曾经是蚌埠市的经济、文化中心,今天这里汇集着许多商场和市场。如今在蚌埠市已经看不到日军受降仪式旧址了,因为当年繁华的蚌埠二马路在城市建设中被拆没了。据悉,蚌埠市将对中国第十战区蚌埠受降予以立碑纪念,同时建设纪念亭、纪念广场。“中国第十战区受降纪念墙”规划在原蚌埠受降仪式举行地建设,位置在蚌埠凤阳路立交桥北侧、靠近市人民银行用地边界。

李品仙上将主持日军投降签字仪式

“中国第十战区受降纪念墙”效果图

  8、潮汕地区日军受降,中日双方派出的都是司令官的代表

  9月28日这天,是中国战区受降最密集的一天,因为这一天共举行了三场受降仪式,中国战区16个受降区最北和最南边的,不约而同都在这一天举行了受降仪式。

  9月28日上午9时,第三受降区的受降仪式,在汕头市外马路131号原国际俱乐部,潮汕前进指挥所所在地举行。第7战区前进指挥所主任、第12集团军副总司令徐景唐,代表第7战区司令长官兼第12集团军总司令余汉谋上将主持受降。日军第23军司令田中久一的代表、军参谋长富田直亮少将签字。

  在汕头外马路与利安路交叉口西北角、天主教堂西侧的一座三层西式小楼,就是当年潮汕地区日军受降仪式旧址。这栋小楼始建于1894年,当初它是汕头德国领事、法国天主教士及英国太古洋行等洋人合办的国际联欢社的活动地点,也是在汕西方人的联络点,被称为“洋商会所”,俗称“番仔楼”。楼上是会议室,可作舞场、电影放映厅,是上流社会的娱乐场所。汕头沦陷时,被日本人改名为“大东亚会馆”。日本投降后,中国第7战区在此设“潮汕前进指挥所”。如今这栋楼仍保留着原有样式,大门两侧挂有“汕头市天主教爱国会”“汕头市天爱公益慈善基金会”等4块牌匾。这座建筑作为全国为数极少的现存日军受降遗址,目前尚未按照文物加以保护。

汕头日军受降仪式旧址今貌

  9、越北地区日军受降,中国战区16个受降区中唯一的境外受降区

  9月28日进行的第二场日军受降仪式,是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的,这既是中国唯一在境外受降的地方,也是中国战区16个受降区中最南端的一个。

  根据《开罗宣言》 《波茨坦公告》等文件精神,盟军统帅部于1945年8月17日发布第1号命令:越南16度纬线以北地区的所有日军无条件向中国政府投降。中国陆军总部将越北区划分为第一受降区,并指定第1方面军司令官卢汉上将为越北区受降主官。

  9月28日,卢汉上将在越南首都河内,举办日军向中国政府受降仪式。日军投降部队为第38军、21师团、22师团及34独立旅团。

  越北区受降仪式在越南河内的总督府(前法属印度支那联邦总督府)举行,总督府现称主席府,坐落在越南首都河内市中心巴亭广场的一侧,是越南国家主席的办公所在地。

  受降仪式当天,到场人员达五六百人。美方代表为第一集团军司令加礼格少将,英方代表为陈文逊及外国记者。越南派出高级官员观礼。上午10时整,日军第38军司令土桥勇逸中将及海、空军代表和酒井干城参谋长、川国直服师团长等6人,解除随身一切武器,面带悲戚之色,面北而立,向卢汉行军礼,礼毕后聆听卢汉宣读根据日军在南京所签投降书的条文。卢汉宣读完条文后交由土桥勇逸签字,受降大厅内顿时欢声雷动。土桥勇逸签字的投降书被当场译成法文和越文。这个受降仪式,代表越南北部的日军第38军29815人向中国正式投降。

越北区日军投降代表在受降仪式上

越北区日军受降仪式后,中国第一方面军与滇南美军总部人员合影

  越南主席府是典型的对称式建筑,楼体4层,坐西朝东,呈“工”字型,整体为明黄色和绿色窗户具有明显的越南特色,欧式立柱和雕花、百叶窗又显示出法国建筑的风格。

  1940年日军入侵越南,随后与纳粹德国的傀儡、法国维希政权在越南进行“共同防卫”。1945年3月到8月间,日本“独占”越南,总督府沦为日军高级将领的私人领地。

越南国家主席府曾是越北区受降地

  中国军队到越北“跨境受降”,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首次以战胜者的身份去外国首都接受敌人投降,这个受降仪式意义重大,不仅标志着盟国对中国抗战贡献与作用的极大认可,也标志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极大提升。

  10、包绥地区日军受降,在所有受降区中投降日军人数最少

  9月28日进行的第三场日军投降仪式,在归绥(今呼和浩特市)举行,这也是中国战区16个受降区中最北端的一个,与最南端在越南河内举行的受降仪式恰巧在同一天进行。当时归绥是绥远省的省会,陆军总部指定绥远省主席、第12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为热河、察哈尔、绥远三省受降官,负责第三受降区(也称热察绥地区)的受降,包括:包头、归绥、集宁、张家口、大同等地的受降(大同地区后改归第二战区受降)。该地区情势复杂,各方势力斗争激烈。据《中国战区受降档案》记载:9月24日,包头日军投降。9月28日,第12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在归绥接受驻蒙古军司令根本博的代表、驻蒙军参谋长中川留雄少将投降,投降日军是驻蒙军第4独立警备队下属驻包头独立警备步兵第21、第24大队。具体投降日军官兵数未见于资料,按独立警备队的正常编制员额推算,两个大队约1500人,这是中国战区16个受降区中投降日军人数最少的。原因是“八一五”后,日军驻绥包蒙疆司令部和118师团都转移到了平津地区,该地区已没有日军大队以上级别的部队。而归绥受降的具体地点,资料尚不明确,学界也存在争议。

傅作义在归绥受降仪式上讲话(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

  11、平津保地区日军受降,规模最大、场面最提气

  10月10日,在北平市故宫太和殿前广场,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上将主持第十受降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两栖军长洛基(K. E. Rockey)中将出席。日军代表22人,华北方面军司令兼驻蒙军司令根本博中将签字。北平是全面抗战爆发的地方,1945年秋,抗战胜利的消息传来时,古都北平全城沸腾。10月10日,秋高气爽,主受降官孙连仲步入太和殿广场,在司仪的宣读声中,日方代表根本博在降书上签字后呈交孙连仲,随后又举行了献刀仪式,日军投降代表依次呈献了21把军刀。当日观礼群众超过10万人,整个太和殿广场被挤得水泄不通。北平的受降典礼,在故宫太和殿广场举办,其地点在中国战区所有受降地中最为高大上,就典礼的规模和隆重程度来说也是无人能比的。同样是受降仪式,刘峙在漯河连当地县官都未许参加,平民百姓更无法靠前;而北平则为倍受日本侵略、欺辱的老百姓提供了一个见证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历史时刻。所以这里必须要给以隆重受降仪式来扬国威、提士气、振民心的孙连仲将军点赞!

北平日军投降签字仪式现场

 

故宫太和殿广场举行日军受降仪式场面

北京故宫太和殿广场今貌

  12、台湾地区日军受降,见证台湾时隔半个世纪重回祖国怀抱

  10月25日,中国战区第十六受降区、台湾省接受日军投降典礼在台北公会堂举行。台湾省行政长官兼台湾警备总司令陈仪上将主持,日方投降代表第10方面军司令兼台湾总督、台湾军管区司令安藤利吉大将、参谋长諌山春树中将(此人曾参加9月9日在南京举行的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仪式)、高雄警备府参谋长中泽佑海军少将等5人出席,安藤利吉在投降书上签字。这个受降仪式,代表台湾、澎湖列岛地区日军共计169031人正式向中国投降,也标志着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归中国版图。台湾自甲午战争后已离开祖国怀抱长达50年,所以这次日军受降仪式倍受中国军民重视,受降仪式场面非常壮观。

  台北公会堂位于台北市中正区延平南路98号,所谓“公会堂”,是日本专为都市举办集会活动所设计的公共建筑。该建筑宽60米半,长113米,共四层楼,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建筑采取1930年代流行的现代折衷主义样式,不过两柱与门面仍采用古典图案装饰。台湾光复后这里改称“中山堂”,现为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所有与管理,是台北演艺界的重要表演场所之一。

陈仪接受日本驻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递交投降书

台湾人民见证日本投降

国军将领于日军受降典礼后在台北公会堂前合影

今日台北中山堂

  13、济南地区日军受降,为雪耻选在日军占领济南的日子举行

  12月27日,济南举行了第十一受降区日军受降仪式,这是中国战区最后一个日军受降的地区。实际上,青岛地区日军受降仪式已于10月25日举行,济南的日军早在11月底就已经缴械投降了。8年前,日军正是在12月27日这一天侵占了济南,选择这个日子举行日军受降仪式,就是为了铭记日本侵略历史和一雪前耻。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延年中将在济南市大明湖山东省图书馆,主持了日军投降签字仪式,这里在抗战胜利后成为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司令部大礼堂。日军第43军司令细川忠康中将签字,第43军参谋长寒川吉溢、第47师团长渡边洋等五人出席。

  在济南市著名景区大明湖南岸,一座名为“奎虚书藏”的红色建筑静静地矗立着,这里就是济南当年举行日军受降仪式的地点。

  “奎虚书藏”为齐鲁书藏之意。它是一座红砖红瓦的小楼,坐西向东,平面呈“山”字型,楼为上下两层,上层为书库,下层为阅览室,正中的大阅览室可容纳400人读书,楼后迴廊相接。

  如今,奎虚书藏已成为山东省图书馆的国学分馆。在“奎虚书藏”大门前挂着铭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山东战区受降旧址”。该馆在此特辟专室,设立“永奠和平———济南青岛德州地区受降展”,介绍当年的受降情况。该展室长期向市民免费开放。

日军第43军参谋长寒川吉溢向李延年呈献降书

济南、青岛、德州地区受降典礼举行完毕后,受降主官及观礼来宾合影

青岛日军受降仪式在汇泉跑马场举行

济南日军受降仪式旧址今貌

  中国战区共接受投降日军总数为128.3万人。但中国战区的16个受降区并没有全部举行正式受降仪式,除上述13个举办受降仪式的受降区外,可以确定的是,有三个受降区没有举行正式的受降仪式,即第二、第三战区和第三方面军。

  陆军总部指令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为浙闽地区受降官,负责主持嘉兴、金华、杭州、宁波、厦门等地区的日军受降。1945年9月4日,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韩德勤在杭州富阳接受日军洽降。顾祝同对媒体公开表示,第三战区按照陆军总部要求,不举办受降仪式。9月15日,顾祝同在杭州召见日军第十三军司令长官松井太久郎的代表、日军第一三三师团师团长野地嘉平,规定自9月16日至18日,杭州附近日军向中方缴枪完毕。

  第三方面军司令长官汤恩伯为京沪区受降主官,负责接收上海、南京地区日军投降。汤恩伯没有举行日军受降仪式,于9月11日,在上海召见日军指挥官,交付《沪字第1号命令》,饬令日军自12日起缴械投降。其理由是南京是中国战区对日受降典礼所在地,所以京沪地区不便再举行一次受降仪式。

  如果说第三方面军未举行受降仪式的理由还解释的过去的话,那么第二战区不举行受降仪式就怎么也说不通了。阎锡山作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对于在山西举办一次盛大的日军受降仪式根本没有兴趣。9月13日,他指派第7集团军司令赵承绶与日第1军参谋长山冈道武签署了日军投降书,代表驻山西日军部队向第2战区正式投降,就草草了事。阎锡山的做法,表明当时在一些国军高级将领中,仍有袒护和取媚日本的心理在作祟。

  在受降问题上,蒋介石为了维持其一党独裁统治,利用当时国际上承认国民政府为中国合法政府的有利条件,企图独占属于中国人民的胜利果实。国民党方面不顾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在抗战中作出重大贡献的事实,擅自剥夺了其接受日军投降的权利,并且完全垄断了中国战区日军受降行动。由于国民党政府不允许八路军、新四军及华南抗日纵队接受日军投降,所以由国民党主导的受降仪式都没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参加。

  不管怎样,侵华日军向中国投降,标志着中华民族由贫弱到振兴的转折,洗刷了百年民族耻辱,中国人民喜大普奔!这些侵华日军受降仪式旧址,见证并承载着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的历史。令人遗憾的是,这些珍贵的抗战遗址,有的已经不复存在,至今在中国大陆保存下来的受降遗址仅剩7处。而这些至今尚存的遗址,有的未按文物加以保护,有的未对公众开放。作者2017年曾在武汉中山公园做了一个调查,多数受访者不知道就在公园里的日军受降处在哪里。北京故宫和广州中山纪念堂每天游人如织,可知道那里曾经见证了日军投降的游客又有多少?

  因此,为了让国人充分感受抗战胜利的伟大荣光,有必要对这些承载着抗战胜利的侵华日军受降遗址加大保护和宣传力度。对现存的受降遗址,应全部列入抗战遗址,按照文物保护标准加以全面保护,并对公众开放。应在遗址的醒目位置上设置“日军受降地”标志牌,并在景点标识、城市旅游景点道路标识和汽车导航等系统上明确标示和介绍其位置。受降遗址已经拆除和毁坏的,也有必要像安徽蚌埠市那样,在原址上立碑纪念。在抗战胜利纪念日等重要时间节点,组织学校、机关事业单位等参观和开展纪念活动,同时媒体要加大宣传报道的力度。通过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使日军受降遗址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的大课堂,使国人特别是青少年,铭记历史,不忘国耻,把抗战精神转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动力!

  参考文献:

  《中国抗日战争史》,人民出版社,2011年

  《中国战区受降纪实》,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

  《日本侵华图志》第二十五卷《投降与受审》,姜良芹编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

  部分资料、图片采自网络

  作者:泰哥

责任编辑:黄雪 最后更新:2023-01-04 15:22:4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勿忘!日本在这18个地方向中国投降

下一篇:朱启平:见证日本投降仪式全过程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krzzjn#qq.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