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战期间南丹县六寨镇重大事件的善后工作
2020-06-15 11:45:54   来源:南丹身边事 文/莫树杰    点击:

 
 
 提示:广西南丹县城北部方向约50公里,距贵州省麻尾火车站7公里的六寨镇,1944年冬曾发生一起美军飞机误炸造成近万人伤亡的重大事件。(摘自莫树杰回忆录《风尘漫忆》)

 
  六寨惨案和丹池善后工作

  南丹县城东南方向约50公里以近的六甲、拔贡、八圩等火车站已经无人管,车箱货物无主,为了不资敌,我下令民团部队打开车箱门,动员村民冒险搬取,谁取谁得.车箱里多是布匹、百货、药品等物资。军列车箱里全是原封包装的新步枪、轻机枪及弹药,我命令部队民团日夜搬运武器上山收藏备用,村民都奋力抢运布匹,武器搬运不到一半,停在六甲站的物资运走不到四成,拔贡和+圩站的物资抢运较多,但武器抢运较少。

  12月1日敌人攻入六甲车站,敌人来的不过100多人,民团组织袭击,企图包围车站歼灭来敌。敌人遭到袭击,趁黎明退宁山头据点,民团也不敢进入车站。陈素农军长通知我,已电报重庆请派飞机轰炸六甲、拔贡、侧岭、八圩一带车站,破坏军用物资并阻敌。几天后,陈军长通知我重庆将派飞机炸六甲和拔贡。我命令民团立即避开,敌人重占六甲,我广西民团在距六甲约2公里的山头监视敌人,等着看敌人挨炸。

  一天上午9时许,有九架机翼下涂美国空军的白色五角星标志的飞机飞到六甲、南丹一带盘旋,遂折向巴平、六寨一带沿公路投下满天传单位,内容是简单语句及方框图画,方便文盲看懂;“走小路最安全,走大路最危险”。图画表示盟军飞机要轰炸封锁公路,叫难民避入附近山村,由于飞机标志是盟机,又散发传单,谁也不害怕走避,六寨大街依然是难民挤肩后撤,圩边仗食摊店照常营业。

  9架美机往南丹转一圈向北飞去。约10点钟左右六寨上空,9架飞机俯冲低飞,扔下无数重型炸弹,六寨不是火车站,根本没有火车箱,从汽车站往街里约100米处开始落弹,正是难民群集之处。刹时间,轰隆雷暴,烟尘蔽日,人声鼎沸,呼爷唤儿,飞机又盘转头俯冲用13毫米机关枪轮番扫射,然后向麻尾方向飞去贵州,其中一架回头低飞盘旋一周后飞去。炸后几处大火,尸满街巷,伤者无救,更无人救火,此一小镇,炸死、伤死、烧死者尸体约有7000—8000千具,无法计算确数。

  当时张发奎司令长官住在汽车站二楼,来不及下楼躲避,但幸免一死。长官部办事处设在正街中段,死伤失踪官兵过半,办事处主任肖劲华,于炸后逃进龙马庄偕其家属跟我家避入山村(广西文史资料十七期169—181页记述是国民党徽志的飞机,应更正为美国标志的飞机)。

  四战区长官部办事处邻屋为长官部警卫连,再下一间是柳州中央银行和银行无线电台,当美机低飞盘旋时,职工正吃饭(银行一天开两餐,上午l0时,下午5时)见是盟机,照常用餐,大轰炸后,银行职工只剩下电台周班长和司机等五个人,经理赵于寅(长沙人)被炸死,出纳肠子流出体外,烧焦于车房后门。电台周班长跑步去车站找张发奎报告银行内有账册、现钞、金银,要求派人抢救灭火,张长官立即命令警卫连少校副官刘炳辉率队伍急驰抢救警戒,保护银行,同司机检查银行大卡车尚完好,乃将账册、现钞箱、金银装车,周班长收拾电台上车。刘副官派四名武装护送开去都匀,此时柳州行已先迁到都匀。独山失守,该行迁去贵阳。长官部也到贵阳,护送士兵归建。

  张文鸿夫妇、张凤梧、白志远一家、张光玮家属、肖劲华一家和第一八八师参谋长家属,随我家属于六寨惨案后的第二天,离开龙马庄向山村逃去,一起40多人,没有武装护送,下午到巴定圩。敌人一队约100余人有汉奸带路追赶我家属,枪声很密,被当地村民组织的民团据山险阻击。

  白崇禧北伐时在北京获得一批古籍,其中有四库全书,由我哥弟侄儿们用马驮搬运到蛮卷村时,竟然在枪声紧急中丢弃了。家属一行在当地人的带领下,连夜逃到距巴定圩5公里的陋里村附近石岩洞里过夜。敌人于当夜9时许进巴定圩,旋即被广西民团围攻,战至凌晨,敌突围退去六寨。

  我家属一行亦于是日冒雪雨,向天峨县月里方向的拉堡圩逃走,随行的还增加一队第九十七军的文工员。

  一队约20多人的美国陆军,每人携两枝卡宾枪的步兵,没有翻译。马启邦率南丹县政府比我家人先2天进入拉堡圩,派出先遣队县警32人,走到月里乡之前山坳被贵州武装匪徒拦击,全部遇难,武器被劫走。

  拉堡小圩位于四面环山的山谷里,匪徒勾结本地人登山围圩,我家属来到,时入傍晚,有一村民自告姓莫叫五哥,要我家属立即离开拉堡,带去附近约1公里山村,我大儿子莫定业和林南章发现这些人,有当晚消灭县府枪劫武器财物的样子,立即找张文鸿、张凤梧商量,由我妾苏碧纤偕莫定业出面制止了这场灾难。

  我回到龙马庄,急用无线电向重庆军委和第四战区长官部报告,六寨至南丹已无敌踪,请盟机停止空袭这一带地区。次日晨指挥所迁到六寨汽车站,车站里就有男女尸98具之多,收拾掩埋于车站后之空地。上午9时许,一架美国飞机飞到南丹、六寨一带盘旋侦察,中午时分又飞来一架美国大型运输机,在六寨附近村庄低飞盘旋。

  敌人从贵州省独山退守河池县城,我派一个班士兵找到家属住处,他们在拉堡共住了5天,沿旧路分两天步行回到龙马庄,正是农历的冬至节,即新历12月22日。

  六寨惨案,毁成废墟,张发奎率第四战区长官部残余急撤去独山,经贵阳转道百色。第九十七军在南丹又打了两天两夜,撤往独山、都匀。敌人约一个旅团2000人轻装追逐到都匀近郊。都匀城内发生失火,烧了两天两夜。

  第十六集团军探知敌人派军深入,命令第一八八师从九圩向五圩监视,派出一个团向公路交叉点红砂袭击,截敌后援。敌人旅团孤军深入100多公里,沿逢村庄都空室清野,只有余生难民躲在道旁山沟。红砂受扰,敌人没有进入都匀就急撤退回河池县城,与金城江之敌合击红砂据点,我军退回五圩,敌人陆空配合追逐,企图一举占领九圩。

  第一八八师以一个加强团兵力依山据险,从小路迂回包抄,激战了两天两夜,空出五圩,敌人一进圩就立即后撤,被我军围歼于于圩前山谷地带,遗尸300多具,敌人退出河池县城,占据红砂山头,与第一八八师对峙到日本最后无条件投降,才撤到柳州缴械。

  南丹沦陷前,我派副官与贵州省边境南寨村的族兄莫凤楼联络,合力袭扰敌人,增强作战力量。当时他担任独山县民团指挥官,第九十七军从南丹后撤,民团副指挥官旷柱生、参谋长曹乃劲率领指挥部和警备区部队,向南丹县属黄江乡、龙腊乡转移,我率部分官兵及随身参谋邝世芳成立指挥所,以500余人的部队,随地召集民团配合与敌人周旋于六甲附近的板谢、移州、挽白、拉希、道理等村,袭扰敌后,使敌人日夜不得安宁,交通常被阻断。

  指挥所在道理村,得报日军已退守河池县城,我立即电令旷柱生率部迅速回驻南丹城办理善后,清理战场,掩埋尸体,维持秩序。我同时率指挥所返回南丹,维持秩序。我同时率指挥所返回南丹,当我们沿公路回到距六寨约5公里处时,正遇到8架美国飞机低空扫射,且大面积投弹,我们无陆空联络设备,急上山头挥舞国旗为号,美机才停止扫射,我部队无损失,死伤一些出来捞物资的村民。沿途公路死尸很多,路旁数十公尺内尽是男女老幼难民、士兵的裸尸,很多是两三岁的童尸,极为凄惨。

  龙马庄里张文鸿师长恐怕飞机又会投弹或扫射,叫莫定业选在篮球场摆出国旗一面,并向飞机挥动另一面国旗,飞机再更低盘旋,张师长等人立即卧倒,以为飞机又要投弹了,飞机在龙马庄前稻田旱地投下很多炸弹样的黑点,落地没爆炸,发现是大麻袋,打开大麻袋,里面是两个小麻袋,每小袋装大米50公斤,村民当即奋抢搬回家。我下令除各家留食充饥之外,收集得五大汽车,接济难民和军粮,莫凤楼也开仓救济难民,他收养许多广东籍难民,其中很多是汽车司机.南丹方面我命令指挥部用军粮按难民人头每人发米一斗。

  六寨圩位于公路两旁,商民沿路建筑商店成为一条主要大街,遭9架美机轰炸的六寨,除汽车站一角之外,全市弹坑成密集梅花形,断垣残墙,瓦砾屋桁,混杂堆集,残灰泥尘压盖尸体,缺臂断腿,无头尸、无脚尸、半身尸、童尸、马尸,触目惊心,状极悲惨。

  时际寒冬腊月,死者的外衣均被幸生者剥除光,用以捆扎蔽体御寒,扎成头足臃肿,手足不分的怪物,像图画上的爱斯基摩人。难民多操粤语和北方语,挖拾田间野物和红薯充饥。特别是菜市和附近几条小街,裸体男女尸、马尸、童尸交叉堆叠,步行无法避足,只能踏尸而,与1927年北伐战争的龙潭战役一样,不同者是此值隆冬季节,地冻尸僵,尚无臭气。伤心惨目,战争之罪!

  弹坑大者直径约有30米,小者约10—20米,深度10—20米,我们面对此悲惨场面,首先是要恢复交通,决定采取措施,招来附近回家村民,配合指挥所官兵把公路大街清理,人尸、马尸暂拖入就近弹坑掩埋,建筑残物砖瓦屋架则暂堆置街边、道旁。因人力不足,又无工具,进展很慢。据报附近麻洞村边山洞,原空军油库无人看守,有数十本地人和贵州省边境窜来的坏人约100人乘机盗窃汽油,我闻讯立即派兵两个排去鸣枪围捕,押解到六皋指挥所,参谋下令一律将外衣反穿为志,派兵监视,不准逃跑,要令这100人收埋尸体。没有工具,不能在短时间内运出郊外,参谋邝世芳发现车站对面街头,未炸坍的屋内有军队遗弃的镀锌铁线十多扎,邝参谋命令用铁线套扣尸体颈脖或扎手扎身,成串拖入弹坑掩埋,每个坑可埋100—200具尸体,大弹坑有的埋300甚至400具,街头圩边就近无弹坑者也用铁线数尸一串拖到郊外田野间。开通公路恢复交通。

  六寨公路交通恢复,幸生难民和回来的居民都着手修盖棚舍以避风雨,街上行人也恢复买卖交易,一个早上约9点钟时分,从麻尾方向入市的街头突然响T一阵密集枪声,枪声似是有组织的,难民居民惊慌躲避。我派一名副官率领几名卫士出去看情况!我整装站在指挥所(六寨汽车站)大门台阶上,看见两列步兵沿街边如临大敌地搜索行进,我上前几步,笑向一个挂少尉领章的军官(排长)问道:“你们干什么?”这个排长看见我军装整齐,挂中将领章,又有武装卫士,他当即立正敬礼回答,并问敌情,我说“敌人早就退到河地去了,离这里七、八十公里,南丹无敌踪,秩序已经恢复。”我批评这个排长:“你们长官要你们鸣枪入市是不是想报功收复六寨!”排长说:“团长随后就到,不敢不敢。”他以为我是第十六集团军广西部队的,才改为背枪列队行军,十多分钟后跟上来是几辆轻型坦克向南丹驶去,半小时后一辆吉普车坐着一位上校团长,一见我就立即下车立正敬礼,他于南丹失陷前在南丹城郊认识我,这支回来的部队还是九十七军。

  第二天我率领指挥所回驻南丹县城,六寨圩的善后工作交六寨区公所继续办理。南丹县长马启邦已取道独山去重庆跟白崇禧了,我用电报请广西省政府委任莫树贤接任县长职务,恢复地方政权,清理战场,赈济难民。六寨正街中段,四战区长官部办事处以下十多间屋,是借用民房的盐仓,六寨惨炸后,墙枚炸坍一角,门尚完好,敌退后,货主已无,不知是公是私,盐是草席袋包装,每袋50公斤。六寨山区世代缺盐,交通不便,视盐如宝,村民窃运,我有意佯作不知,并暗中使人传话村民快点要。我让村民要了四天,有的远道二天山路来扛一包盐。第五天我才贴出布告,修好坍墙,大门贴封条封存。南丹县城有,—座同样的盐仓,也佯作不知,给山区民众要了三天才封存。

  寒冬过后便是春暖季节,尸体浅埋,必将腐烂发臭,甚至会发生时疫,又无经费雇人深埋,我心生一计,山区祖祖辈辈缺盐,与旷柱生商量;召集有关参谋、副官开会决定派人到各山村号召,凡掩埋四具整尸或残尸并计者给盐一包。把南丹城郊一个大弹坑扩大加深,用以掩埋腐尸,又在六寨圩头过了水沟的拉赖村边荒地挖大弹坑为万人坟(百骨冢),村民有盐可得,远近男壮年来的人很多,自带锄铲,有的远道数千里山路都来。把原来就近掩埋在街上弹坑的尸体,全部挖出来运到万人坟埋葬,十来天功夫便埋葬完毕。六寨的万人坟正面向公路。第四战区长官部在那里建筑一座5米多高的石牌坊,两边柱面有张发奎亲笔题刻“青山埋白骨,绿水葬忠魂。”对联作纪念。从六寨、麻尾到南丹、河池沿交通线路边尸体,也以盐代工资挖抗掩埋,有的地方两具尸给盐一包,有的则一尸一包,由参谋、副官酌情给条子到南丹或六寨盐仓领盐,约一个月时间才清理完毕。据查六寨、南丹两座盐仓管理人员,已全部牺牲或失踪,仅幸存家属数人,属盐务管理局的,即令警备司令部派人看守。剩下余货干1945年春奉令派副官两人会同清点,按实存数列册,移交给中央食盐管理机关接接管,陆续运去贵州省都匀市。留下200多包作军民之需。

  难民人流中大多数是广东、江苏、浙江省人,其余有江西、湖南、湖北、东北及广西桂林、柳州两市人,以广东省人最,多,桂、柳弃守之快,使难民们无歇息之时,到此人地两生,不敢避进山村,尽是沿交通线往后方逃,日日夜夜,拖男带女,扶老携幼。失去交通工具之后,步履艰难,这股人流3000里,怀着崇高的民族气节,不愿做亡国奴、不做日本天皇的“顺民”与祖国同命运共安危的伟大崇高的爱国义志、情操当永垂史册。

  但在此危急关头,不但不能得到国军武装部队的保护,共同抵御敌人;军队反而与难民夺路抢道逃生,甚至还发生军人奸污、抢劫难民的事。特别是从桂北退下来的第九十三军最坏,军纪荡然无存,胡作非为,有的曾被地方团警围攻缴械。难民疲惫不堪,后有日敌追兵,前有败军奸劫,万分危急之际,不得已才避开大道转入山村,虽然言语不通,大多数村民长老均深明大义,给食收容,安顿保护,乡长、村长行政组织也进行安排,但也有许多难民遭到土匪、地霸奸污、勒索、抢劫财物、逼婚等等。当敌人造兵到来,枪炮逼近时则无法照顾妻儿父母,以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集中在此时此地发生。

  敌人退守之后,贵州边境南寨村莫凤楼派人沿途收容幼童妇孺老弱,出告示招亲人认领,或给当地孤寡或无儿女生育愿养者领养。我根据难民、村众捡举揭发,清查出南丹县芒场乡乡长刘鼎操,及其胞弟挽白村村长刘鼎勋结伙抢劫难民,强奸难女,杀了难父又逼女为妾,在雪雨寒风中拦路抢劫难民财物,更惨无人道的是,把难民男女,身上连内衣内裤也剥光,不留一丝遮体,以致饥寒交逼,裸体冻僵死于道旁。我下命令逮捕归案,军法审讯供认不讳,难民难女出庭对执作证,验明正身,在南丹执行枪决。同一天被枪决的还有一个叫宋本一的罪犯,安徽人,从第八十四军随我到南丹县城落户‘娶妻生儿,也伙同刘鼎操兄弟作案,曾任挽白村民团小队长。临刑前,其妻到我面前求饶,并托人说情求缓刑宽判。我说他抢劫奸污难民,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立即执行枪决。

  在六寨又开会宣判,枪决一名在巴干圩公路拦路抢劫难民的罪犯。另有一名逃犯在贵州边界捕获,就地枪决。所有这些罪犯的罪行事实均在铁路、公路沿线圩镇村庄张贴布告,号召民众揭发。各地陆续捕获抢劫难民犯,奸污犯、逼难女为妻妾犯达数十人,均饬令各地县政府司法官审讯判刑并报警备司令部备案。还有一批罪犯畏罪逃入贵州省荔波县大山参加了当地匪帮,由贵州省负责清剿。

  第九十三军撤退时到麻尾与上司之间,军纪太坏,有一个炮兵团,被边界民众联合土匪缴械,把武器运进广西边境大山岩收藏,参谋长曾乃劲极力主张围剿,我认为地方刚在兵灾过后,民众需要休养生息,不宜再动武力,乃派人送信限期把武器全数送南丹交警备司令部,同时也派兵佯作包围,剿抚兼施,因为没有伤害人命,我答应不追究责任,这批武器全数送到南丹交给第九十七军点收。主要劫伙的头目是荔波县烟民,广西边境民众是协从者,荔波县的不敢来,领队送来的是一位送我信去招抚的天峨县村长,九十七军一位师长和我设宴招待,其余运送民夫也由九十七军师长资送回家。

  经过善后处理,南丹、六寨、河池、麻尾一带社会秩序基本恢复,未发现有敌谍汉奸活动。1945年2月,第十六集团军番号撤销改为第二方面军,夏威任副司令,第三十一军随编,向都安、南宁方面压迫敌人,第一八八师仍驻九圩,逐步向黔桂铁路西南侧宜山移动,第九十七军在大山圹布防,逐步向北面威胁柳州和湘桂铁路,后方基本安定,交通无阻,军需供给正常,难民生活基本得到安置,制空权为美机控制,没有受敌机空袭干扰。战事转在湘西的芷江一带激烈进行,何应钦亲临指挥,中美陆空军配合作战。

  六寨惨案经查明是美机误炸,原因是尚有大量军用列车的物资武器车箱停在六甲、拔贡、八圩等火车站,已无法运出,敌兵已进入六甲,重庆军委得第九十七军电报后与美空军研究决定派飞机轰炸,不许资敌,六甲距六寨有50多公里,又不是火车站,九十七军对空联络指明是要求炸六甲,美机领航译音错误,把甲听成是“寨”,成千上万人因一音之差而丧生,成千间房屋化为灰烬。事后追查责任,中美互相推诿,不了了之。

  莫树杰简历

  莫树杰(1898-1985) 号剑青,广西南丹六寨镇龙马庄人,壮族,广西陆军讲武堂炮科、陆军大学第12期毕业。1928年任国民革命军第4集团军第19军3师1旅3团团长,1929年任第7军8师3旅旅长,1930年任第7军19师师长,同年11月辞去军职,改任丹池公路局局长,1936年8月任第15军45师副师长,10月任第48军175师师长,175师隶属第84军。

  1937年10月,莫树杰率175师从荔浦和平乐开赴广东省的钦州和廉州,担任沿海警戒,莫树杰担任钦廉地区守备司令,力拒日军于北部湾外。

  1939年8月,随枣会战结束后,莫树杰接替覃连芳担任桂军第84军中将军长,1940年率部参加了枣宜会战,在枣宜会战中,84军伤亡很大,莫树杰部84军173师师长钟毅将军阵亡,会战后期,莫部收复了枣阳和樊城。

  1941年后,84军军部驻大别山麓河南商城,莫部在商城一带与日寇激战百余次次,威震日本侵略军。

  1943年元月日军进攻立煌时,莫部奉令驰援立煌,此时多路日军进攻商城、潢川,莫部一度退出商城,后与日军激战,收复商城、潢川、罗山、光山等县城。商潢战役后,

  1943年10月,莫树杰辞去84军军长

  职,任广西荣誉军人生产事务处处长,1944年1月任南丹区民团指挥官,1945年2月任柳州警备司令。

  1947年11月任广西省保安司令部副司令。

  1949年5月任桂林绥靖公署副主任,11月任桂西军政区中将司令官。

  1950年1月22日在广西金城江率部接

  受解放军改编。后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参事,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参事,广西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民革广西区委副主委。

  1985年8月7日在南宁病逝,享年88岁。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6-15 15:02:4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2ly4hg.smartapps.cn/pages/article/article?articleId=192656151&authorId=780920&spm=smbd.content.share.0.1592147100956Ue9IEIs&_swebfr=1&hostname=baiduboxapp&from=singlemessage

上一篇:击落侵华日本空军“四大天王之一”——“南乡茂章大尉”的经过

下一篇:方鼎英将军的自传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