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震惊中外之湖南会战与湘潭抗日记事
2014-03-22 09:52:33  来源:网络摘录  点击:  复制链接

  一、前言

  湖南地处内陆,从1938年10月27日武汉失守后,这里便成了抗日战争的前线,是全中国抗日救亡规模最大、声威最壮、持续时间最久的省份之一。其间经历了第一、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长衡战役(包含第四次长沙会战、衡阳会战)湘西会战等震惊中外的战役,湖南成了最终埋藏日本侵略军的地方。

  处于湖南战略要地的湘潭,主要有港口基地、铁道交通驱纽(株洲)和新兴的重工业。重工业新建始于1932年9月18日日本侵略我国东北三省后的11月,南京国民政府设立国防设计委员会,由翁文灏负责编订了《后方计划》,决定把湘潭建设为重工业基地,以对付日本随时可能更大规模的侵略。项目包括中央钢铁厂(计划开发年30万吨)、中央机器制造厂、湖南湘潭飞机发动机厂、中央电工器材厂,以及为其服务的湘江电厂。1935年国防设计委员会改组为资源委员会,决定利用中德易贷协定的外资建钢铁厂。1936年又建中央机器制造厂、中央电工器材厂和湘潭电厂。同时,兵工署成立了株洲兵工厂筹备处,将汉阳兵工厂划归该处,上海兵工厂的枪弹制造设备和动力设备也运到株洲。此外,还计划建湖南谭家山煤矿(1937年建)因而,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特别是湖南会战期间,湘潭无时不刻地与湖南、全国的抗日战争使命联系在一起。

  卢沟桥事变3个月后的10月8日,日机首次对湘潭实施狂轰滥炸。这天,日机6架在县境株洲董家塅一带投弹18枚,炸死12人,炸伤19人。12月中旬,陆军装甲兵团从松泸会战陆续撒到湘潭整训(杜聿明负责),1938年1月刘揆一购置布鞋400双,送交抗敌会,慰劳抗日战士。4月1日,台儿庄负伤将士200余人来湘潭第二十七后方医院就医,各学校、机关踊跃到医院慰问。同月,200师搜索第3连奉令参加台儿庄战役,战役结束后仍回湘潭归建。5月,湘潭49882名壮士应征,奔赴抗日前线。10月10日,武汉会战期间,日机又空袭了湘潭县境。同年,(日本昭和十三年)日本还印制了湘潭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为侵占湘潭作了充分准备。同月,在日军日益接近湖南的情况下,200师扩编为新11军。此前后,中央钢铁厂停建、中央机器制造厂搬迁、中央电工器材厂部分保留(后发展为湘潭电机厂)、湘江(潭)电厂停建等。

  从“七七”事变到广州、武汉失守的抗战防御阶段,国民党在正面战场上的作战是比较积极努力的,表现了前所未有的抗战热情,为中华民族作出了很大的牺牲。正面战场有力的抵抗,给予日本侵略军以沉重打击,顿挫了日军进攻的锋芒,消灭日军40多万人,消耗其资财100多亿日元,并且牵制和吸引了侵华日军三分之二以上兵力,粉碎了其“三个月之内灭亡中国”的战略计划。对争取时间、掩护全国由平时状态转入战时状态,实现全民族持久抗战起了重大作用。但在正面战场上除台儿庄大捷外,都是节节败退。国民党从华北、华东、华南,一直退到西北、西南,使平、沪、京、冀、豫、晋、察、绥、鲁、苏、皖、浙、赣、粤、鄂等15个省市全部或大部被敌攻占,丧失了大半个中国。客观原因是日本在军事、经济各方面占绝对优势,不让日军推进,丧失一些地方是不可能的。但日军推进如此迅速,丧失土地如此广大,则有主观上的原因。这就是:1、国民党实行片面抗战路线、没有动员、组织和武装广大人民群众起来抗战;2、战略上采取了错误的方针,不是积极防御,而是消极防御,不是集中兵力打运动战,而是分散兵力打阵地战。3、军队指挥紊乱,派系矛盾重重,部分将领贪生怕死,保存实力,避战怯战。湖南会战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进行的。

  时日军随着战局的扩大,战线的延长和长期战争的消耗,财力、物力、兵力严重不足,已无力再发动大规模的战略进攻,不得不停止前进,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11月12日凌晨,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茨,在占据的武汉接到长沙起火的军特工人员报告,说是长沙军警有组织的进行的,他拖衣下床,在作战室地图前,站立良久,他率领的日军占领武汉后,重势将兵力推到岳阳,原本是为了巩固武汉防守,并没有南进的意图。他想:此时趁机南进,但占领长沙后,武汉空虚遭袭怎么办?他只得摇了摇头,同时也深为中国人自践而好笑。

  二、长沙大火

  1938年10月25日,蒋介石从武汉战场撤退到湖南南岳,他认为长江中游平原上的长沙城,已为日军必夺之目标,若敌人夺取该城,将变成进攻中国军队的一个重要基地。他通过侍从室,向湖南省主席张治中指示,若日军进攻长沙,在长沙无法守住之时,将其重要设施烧掉,以免资敌。11月11日,张治中召集长沙警备司令酆悌,保安处长徐昆等人秘密布置放火烧城的事宜,亲自审阅了 酆悌拟订的炎城计划,张治中对酆、除等人指示:“在敌人逼近长沙时,须先放紧急警报,待群众离开市区后就开始行动。”规定:“见市内火起便是放火烧城的信号。”

  当时长沙城的情况,已是草木皆兵,一片惊慌。日军逞其余威,从武汉沿江西窜,已占领岳阳,日军飞机对长沙及附近城镇大肆轰炸,各种传言甚嚣尘上,有的说日军已渡过汩罗河,都快到长沙城了,长沙专门放火的部队,已经准备了汽油和高压水龙头等放火器材,只等一声令下,便可大放其火。当天深夜,市内天心阁附近失火。自卫团的丁森等工兵,马上带头把自家房子放火烧起来。士兵们都以为是放火信号,狂呼乱叫着“放火了!”便一齐动手,放火烧城。“放火”是放火者在惊慌失措时所为,当然就没想到还要拉警报,更不可能去组织疏散民众。长沙市民还在睡梦中,无情的“天火”一下便吞没了两万多个无辜市民的生命,大火从11日深夜,一直燃到14日才被扑灭。五万多栋房屋变成焦土,几十万人无家可归。

  12日深夜,长沙八路军办事处警卫员紧急叫醒叶剑英及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武汉失守后,撤退来此)周恩来、叶剑英等率众冲出火场,撤往湘潭河东下摄司。时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及洪深、田汉等文艺界人士率抗日演剧队来湖南,正遇大火,也与周恩来、叶剑英一同撤往湘潭。长沙大火后,湘潭盛传放火队已开赴湘潭烧城。周恩来等赶到湘潭后,一面嘱田汉等布置湘潭采取措施,救济灾民;一面找湘潭的200师师部查问长沙纵火事件,并要求杜聿明师长采取行动,制止湘潭纵火。杜聿明部派出部队在板塘铺一带设防,阻挡长沙方面派来的纵火者,以致没有一人能进入湘潭。13日夜,周恩来在下摄司霞城书院与郭沫若、田汉、洪深等开会,研究突变形势和制止在湘潭发生纵火事件的措施。14日,湘黔铁路工程局撤离湘潭,留守处召来石匠,以500元银洋承包炸毁铁路桥墩,石匠彭三盛仅在桥墩上凿出洞口,保存了桥墩。同日,周恩来、叶剑英由潭去南岳出席国民党政府召开的军事会议,向蒋介石申述了长沙大火问题的严重性,黄昏后,又赶回湘潭,督查制止在湘潭纵火的有关措施。

  蒋介石根据在南岳接到的张治中报告,于16日赶赴火灾现场,深感问题严重,当即命令将这次火灾的直接责任者长沙警备司令 酆悌、警备团长徐昆、警察局长文重孚三人逮捕,并密电“枪决”。又请军委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等人调查事件经过,事后,周恩来等人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和军委会政治部名义联合发表关于长沙大火真相之说明:

  其原因:(一)由于地方军警负责者误信流言,事前准备不周,临时躁急慌张之所致;(二)由于曾从事破坏准备之人员及人民(自卫团员丁森等)鉴于敌机之连日轰炸及最近平江、岳州、通城、通山等县被炸之惨,激于民族义愤,以为敌寇将至,乃即自焚其屋,遂致将准备工作变为行动,于是,一处起火,到处发动,以致一发而不可收拾……时苏联军事顾问为促进国共两党密切合作,做了大量工作,并亲自在军校任教和深入基层训练部队。当时著名的训练基地有兰州、湘潭两地。1938年以前,苏联志愿飞行兵在中国基本上是驾机单独作战。在苏联教导员的帮助下,1939年夏,共训练出中国飞行员1045人,领航员81人,射手兼无线电员198人,各种航空技术人员8354人。

  年冬,驻潭200师又扩编为11军,是抗战初期国民政府唯一的机械化军。(次年,新11军改称第5军,并将部队移驻广西全州、杜聿明任中将军长)。

  1939年1月,因长沙大火而至湖南省政府改组,张治中被免职,薜岳任省政府主席。薜岳上任后,即推行蒋的专制独裁统治。5月1日,湘潭召开各界人士抗日救亡大会,宣读讨汪(精卫)电文,国民党县党部书记赵拔群从会上溜走。6月,湘潭县政府召集民工大毁公路、铁路,凡粤汉、湘黔,株萍3铁路和潭宝、长潭、潭衡3公路在县境内的600余里路段,全部被毁。湘乡县境内的湘宁公路、湘黔铁路路段亦毁。该县古代建筑万福桥,在县公法团联衔向国民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呼吁下,免毁。同月,国民党反动势力为防止它的片面抗战路线丧失,在韶山成立湘宁边区防共指挥部,在湘潭城内设立潭株警备司令部,以至白色恐怖又遍及城乡,同时薜岳制造了6月平江惨案。

  夏季,也因长沙大火,湘潭商业异常繁荣,文化生活活跃,城区人口增至10余万人。8月13日,日机2架突然轰炸县城风车坪和寿佛殿,死54人,伤62人,毁屋38栋,同月20日和9月3日,日机接连轰炸县城。随后,日军开始了欲迅速占领湖南的进攻,鹿死谁手?一场关系处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决战开始了。

  三、第一次长沙会战

  1939年9月中旬,在国民党一手对付共产党,一手对付日本侵略军的状况下。日军第11军抽调3个师团与3个支队共约10多万人的部队,在其司令官冈村宁次的指挥下,以“分进合击”、“长驱直入”战法,以赣北为辅战场,湘北为主战场,从赣北、鄂南、湘北三个方向向长沙发起进攻。其意图是以奇袭手段,尽量在短期内歼灭中央军。

  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薜岳(1939年10月1日被正式任命为司令长官)采取以湘北为防御重点,“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作战方针,调动了30多个师又3个挺进纵队,共约24万多人参加了此次作战。兵力部署情况是:第15集团军在新墙河两北两岸占领阵地,对岳阳方向进行防御;第27集团军在平江以北之九岭、南江桥一带占领阵地,对鄂南通城方向进行防御;第30集团军在渣津、修水一线对赣北武宁方向进行防御;第1集团军在奉新以西,沿溪李——莲花上——罗坊——会埠之线由东向西展开,守备进出九岭山的交通要冲;第19集团军位于南昌西南外围,主力集结于浙赣樟树镇(清江)地区。另有6个军又1个师共15个师为战区总预备队,分别集结于长沙以南以东的湘潭、株洲、衡山、衡阳、浏阳及赣北上高、宜丰、万载等地。

  9月14日夜,第一次长沙会战首先在赣北揭开序幕。会战为赣北、鄂南、湘北三个战场。赣北战场至10月10日前后,双方恢复原阵地。鄂南作战于9月21日始动,10月10日,日军逃回原防地。

  湘北作战情况:9月中旬,陈诚和白崇禧据湘北战情,拟定了死守长沙和主动放弃长沙两个作战方案,送呈蒋介石决择。蒋介石介于南昌作战的失败,“取不守长沙方案”。薜岳坚持要守长沙。湘北作战从9月18日始,集结于岳阳地区的日军第6师团与奈良支队,从9月18日起向新墙河北岸守军阵地发起进攻,守军第52军奋力抗击。23日,日军在炮兵、航空兵协同下,并施放毒气,强渡新墙河。同日,上村支队一部在洞庭湖东岸鹿角登陆,主力则迂回汩罗江口以南,在营田登陆,突破第37军第95师阵地,继续向东南突进,企图切断粤汉铁路和长沙、平江间公路。

  25日,第52军主力向汩罗江南岸转移。日军第6师团、奈良支队跟踪南进,迫近汩罗江北岸,一部伪装难民,偷渡汩罗江,袭占新市。上村支队一度攻占归义,后被第70军反击克复。26日,日军猛攻汩罗江南岸,激战竟日,未能突破,此时,日军第33师团仍被第20军顽强阻击于幕埠山福石岭地区,日军围歼第15集团军于汩罗江的计划破产。此时,日机还终日临空轰炸长沙、湘潭等地。湘潭秩序紊乱,流氓地痞乘机劫掠。

  27日,第9战区按照在长沙地区与日军决战的计划调整部署:以第2师、第25师、第59师、第77师、第195师共6个师,埋伏于福临铺、上杉市、桥头驿地区和长沙及其以东地区;第70军转移至浏阳河以南株洲、渌口市等地,沿湘赣铁路和渌水布防;第4军占领湘潭、下摄司、渌口市之线;第79军1个师确保幕阜山根据地,2个师协同第20军攻击桃树港之日军第33师团。同日晨,湘潭县国民党政府自毁潭宝公路与湘潭汽车西站跨线桥。

  28日,日军奈良支队经瓮江向平江迂回,准备策应其第33师团作战。日军第6师团、上村支队则由汩罗江畔开始分路南进。上村支队在三眼桥,栗桥陷入第77师伏击圈。第6师团一部1000余人在福临铺遭第195师伏击,受到重创。同日,湘潭又被窜到上空的日机轰炸。29日,由新市经金井南下的日军第6师团一部3000余人又在石门痕遭到195师的伏击。当天,日机飞机多架窜到湘潭上空追踪疏散难民,在杨嘉桥、梅林巷、易俗河等地投弹,使17人死亡,8人受伤。同时日机在湘潭县城区投燃烧弹,大火烧至次日方熄,店铺损失严重。

  30日,第25师、第60师、第195师分别向永安市,上杉市、石门痕日军猛烈反攻,日军已无力再南进。冈村宁次见其主力方面不断遭到伏击、侧击和夹击,意识到战场态势日益不利,遂于29日下令撤退。10月1日,进至永安市的日军首先向捞刀河以北撤退。2日,第15集团军各部开始追击,当日克复上杉市。同日,日机再次在湘潭县城上空投弹轰炸。3日,第25、第195师追击到达福临铺、金井附近。4日,又克复汩罗、新市等处。至9日,第195师进占鹿角、新墙、杨林街之线,日军陆续退回新墙河以北地区。至14日,双方恢复战前态势。至此,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日军伤亡达2万余人,国民党军队伤亡3万余人。

  在中国人民不甘奴役、同仇敌忾地英勇奋战下,由薜岳将军独断决定并指挥的此次湘北会战取得了战略和战斗的全胜,歼敌4万多人,其中少佐以上日军军官40余名,缴获枪炮辎重无数。同月,国民党湘潭县党部以功自据,加紧反共,成立“调统室”,布置特务网,并在韶山健全“湘宁边区防共指挥部”及增设两个情报站,加紧反共。

  此外。湖南还派部队前往广西增援抗战,情况是:日本侵略军为了切断从桂林经南宁、镇南关入越南的中国国际交通线,日军第21军以第5师团为主力向南宁进攻。11月15日,第5师团在海、空军掩护下,在广西钦州湾登陆,并向南宁进攻。国民党令第5军(由湖南衡山)第99军(由湖南湘潭和贵阳)第36军(由重庆及湖北当阳)向南宁集中参战。但部队尚未赶到,南宁已于当月24日被日军占领。1940年2月,湘潭县谭熙云、彭馨临、陈定亚等三女士,在广西宾阳抗日前线殉难,香港《大公报》以“中华儿女之光”的大字标题报道,称之烈女为“巾帼英雄”。

  自1940年初,薜岳大力敦促发展生产,繁荣经济。4月15日,薜岳下令枪毙长沙县长田尉蒸和湘潭县长王纶。(时王纶为卸任县长,在耒阳冤杀)布告称:“此为惩治贪污之戒鉴,为严明纪律树一法威”。此后,、全市县均查处了一批贪赃枉法的官吏和不法经营的商贾,全省上下为之一振。7、8月间,战区指挥每集团军抽一个军,非集团军每军抽一个师,对当面日军发动了一次夏季攻势,其目的在于实兵实战,检验训练成绩。虽未获大的战果,却也看出各部队士气高昂,作战实力已恢复到第一次长沙之战以前。日军为争淫威,加强轰炸了湖南,8月10日、9月7日、10月12日、12月8日,日机多次轰炸湘潭县城和株洲,死伤30多人。

  在湖南稍有喘息之际,薜岳不忘蒋介石反共训令,于10月5日密令潭株警备队在潭搜捕中共党员,八路军副司令彭德怀的弟弟彭荣华在乌石乡被当场枪杀,另有彭德怀弟弟彭金华等6名党的骨干及2名支持中共活动的乡长被捕,11日在密解易家湾龙骨坡被集体杀害。这又给湘潭的抗日爱国活动制造了阴影。

  四 第二次长沙会战

  第一次长沙会战,日军第11军受到第9战区顽强阻击和侧击,未达目的而撤回,心有不甘。此后,第9战区仍与日军第11军隔新墙河对峙于湘北地区,其间除1939年国民党军“冬季攻势”以外,双方在湘北地区并未发生大规模冲突。1941年夏,日军第11军决定对第9战区再次发动进攻,给其以深重打击。

  日军首先以空中优势,轰炸湖南。8月3日下午1时,日机27架分三批,每批九架,飞至湘潭城区上空轰炸。重点轰炸十三总至十五总临近后街一带,死伤和损失惨重。6日下午,日机48架,又对湘潭县城区和后街、石塔庵、烟雨村、三十亩大丘至洗砚塘、自治街一带狂炸、扫射,死伤近千人,毁房千余栋。7日上午9时,日机48架再次对城区正街、河街狂炸,两街成了瓦砾堆。24日,日机146架分9批飞过湘潭县城区,对十八总、东坪、朝南庵一带轰炸,死伤无数。25日,上午8时许,日机再又对城内通济门、城隍庙一带及十二总至十五总正、后街残存的房屋进行轰炸。接着又对人口富集的易家湾、株洲等地进行轰炸等。

  同月下旬,日军第11军已在湘北集结了第3师团、第4师团、第6师团、第40师团和第13师团早渊支队、第33师团荒木支队、独立混成第14旅团之江藤、平野支队等共约10万多人,在司令官阿南惟畿指挥下,采取集中主力、纵深突破的战法,企图在长沙以北地区歼灭第9战区主力。此外,参加此次作战的还有其第1飞行军、第3飞行团和海军一部。

  第9战区总结上次会战的经验教训,计划诱敌于汩罗江以南、捞刀河以北地区予以歼灭。当时,第9战区兵力部署情况是:

  湘北方面:第99军防守湘江至洞庭湖沿岸线;第4军防守新墙河一线;第37军、第26军防守汩罗江一线;第10军集结衡山整训,作为机动。

  鄂南方面:第78军守备观音阁、潭埠之线阵地;第20军主力在南江桥地区对北占领阵地,与通城方面日军对峙,一部控制于平江以北地区;第58军主力在新墙河下游南岸占领阵地,与北岸日军对峙,一部在汩罗江口至新墙河口间担任洞庭湖东岸湖防。

  赣北方面:第72军主力集结于三都南北地区;第19集团军守备梁家渡、石头冈、靖安、奉新附近各线。

  9月5日,日军开始向岳阳地区集中,7日,日军第6师团为掩护其第11军主力向岳阳、临湘地区集结,向第9战区第4军大云山阵地发起进攻,从而揭开了第二次长沙会战的序幕。8日,日军占领大云山,9日进至沙港河以北一线。此时,第27集团军组织第58军在白洋田(临湘县南与岳阳县交界处)、港口向大云山攻击;第4军从沙港河上游向进犯之日军实施外线侧击。10日,日军退回西塘、桃林、忠坊一线。11日,日军第40师团一部进到西塘,接替第6师团防务,第6师团立即向沙港河畔进攻,当日下午在沙港河北侧之港口、甘田等地与第58军相遇,激战两昼夜。

  17日,日军第3师团、第4师团、第6师团、第40师团在新墙河北岸一线全面展开。18日凌晨,日军主力在飞机和大炮的掩护下,分由新墙、潼溪街、四六方、港口各附近强渡新墙河,突破南岸守军阵地。与此同时,日军平野支队在海军的支援下,由洞庭湖向湘江口西侧青山附近登陆,进攻芦林潭,企图从左翼威胁长沙。守军第4军、第20军、第58军等部与日军展开激战,在给日军以一定的杀伤后,即转移至双石洞,向家洞一带翼侧阵地。18日黄昏,薜岳将战区指挥部,从岳麓山南迁至朱亭。

  19日,突破新墙河防线的日军沿黄市、大荆街、关王桥一带进逼汩罗江北岸,其第3师团、第6师团各一部则进至汩罗江南岸新市、颜家铺、浯口各附近。第9战区令第20军配合第4、第58军扼守关王桥以东、易水以北地区,从日军后方相机攻击;第10军、第26军、第74军、第79军等由东南向西北侧击,歼灭突进汩罗江以南地区之敌。但第9战区下达作战命令的无线电报,被日军截获并破译,日军遂放弃“将主力用于湘江方面”的原定作战方针,决定在捞刀河以北地区捕捉歼灭第9战区军队。

  20日,日军第3师团、第4师团、第6师团强渡汩罗江,并将正面逐次向东移动,企图包围汩罗江南岸守军的右翼;其第40师团沿关王桥、长乐街以东山地,经三眼桥向瓮江挺进。当时,汩罗江南岸第37军主力及第99军主力并列守备神鼎山、鸭婆山一线阵地,第26军正向瓮江挺进。

  时李玉堂奉薜岳令,率所辖周庆祥第3师,方先觉预备第10师,朱岳190师等三支劲旅开赴战场,部队先乘火车到株洲,再乘汽车转长沙,于22日到达长沙东北70里处金井一带,24日晚,代理朱岳的副师长陶修率部向株洲方向走去。

  同日,第37军阵地已被日军突破,日军第4师团、第3师团、第6师团,跟踪第37军向栗桥、福临铺、金井进迫,并攻击第10军阵地。同时,薜岳又把战区司令部撤往湘潭,并部署在捞刀河一线做最后的抵抗。25日,第10军阵地多处被突破,遂与第37军一起向捞刀河南岸转移。是日,第26军在蒲塘地区被日军包围,陷入苦战,后向更鼓台、石湾方向突围。

  26日,第74军由万载到达长沙东面的春华山附近,先后与日军第3师团、第6师团及第40师团一部遭遇,双方展开激烈的厮杀,均有不小的伤亡。28日,第74军向普迹以东撤退。

  27日,日军第4师团一部从枫林港、早渊支队从水渡河渡过捞刀河,继而又有一部渡过浏阳河。奉命由湘西增援的第79军第98师及由广东增援的暂编第2军暂编第7师,在长沙东郊与渡过浏阳河及捞刀河之日军第4师团和早渊支队发生激战。当日下午,日军早渊支队一部自长沙城的东北角冲入城内;当晚,早渊支队全部进入长沙城。同时,日军伞兵百余空降长潭一带(至30日,被击溃)。28日,日军第4师团主力渡过浏阳河并于次日开进长沙,第3师团、第6师团在永安市附近击退第74军后,向湘潭县株洲镇方向突进,驻株洲镇国民政府军暂编师团长刘世炎率部歼灭日骑100余人,刘及大部分将士壮烈阵亡。日军其一部冲入株洲,占了这座没有军队也没有老百姓的空城。30日半夜,日军三师团为解宜昌之围,破坏了株洲的军事设施后撤回。

  在此期间,日军第34师团及独立混成第14旅团主力分别于9月26日向赣北武宁及高安地区进攻,与第30集团军及第19集团军之各部发生战斗,10月1日前后被迫退回原阵地。

  日军占领长沙后,认为已达成战前预定的“严重打击”第9战区主力之作战目的,加之上司令其解宜昌之围日军经连日作战,粮弹消耗很大,后方供给线又被切断等因,遂决定结果作战,并于10月1日开始撤退。

  10月2日,第9战区军队转入追击和拦截,给日军一定杀伤。 5日,日军北渡汩罗江继续向新墙河以北退却。6日,第9战区追击部队渡过汩罗江,8日越过新墙河。至10日,双方阵地又恢复到战前状态。

  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

  第二次长沙会战由于第9战区指导的失误,致使日军一度攻占长沙,并追击到株洲,基本达成战役目的。国民党军队在此次会战中伤亡及失踪近7万人,日军伤亡2万余人。

  五 第三次长沙会战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同日,驻广州的日军第23军进攻香港。日军第11军为牵制第9战区抽调部队南下,策应香港方面的作战,决定第三次向长沙方向发动进攻,企图在汩罗江两岸歼灭第9战区主力。

  此次作战,日军使用于湘北主作战方面的兵力为第3师团、第6师团、第40师团和独立混成第9旅团以及独立混成第18旅团野口支队、外园支队等,另以第1飞行团支援作战。同时命令驻南昌方面的日军第34师团、独立混成第14旅团一部向赣北上高、修水等地攻击,策应湘北方面作战。12月中旬,日军主力开始向岳阳方向集结。

  第9战区根据前两次会战的经验教训,拟定了彻底破坏道路,在中间地带空室清野,设置纵深的伏击地区,诱敌深入,将敌围而歼之的“天炉战法”。据此,第9战区决心集中兵力于湘北方面,诱敌主力于捞刀河、浏阳河之间地区,反击而歼灭之。具体部署是:

  第27集团军指挥第20军、第58军,于新墙河现阵地强韧抵抗,尔后待命转移至关王桥、三江口侧面阵地,侧击南进之敌;第37军在汩罗江现阵地强韧抵抗,尔后转移至社港市、金井间山地,攻击南进之敌;第99军确保三眼桥、归义、营田、湘阴既设据点阵地及湖防,尔后夹击进攻长沙之敌;第10军守卫长沙。

  第19集团军指挥第26军、第79军等部作战。第26军第一步确保浏阳河现阵地,尔后俟敌攻击长沙时,自东向西攻击敌军;第79军以1个师驻湘潭县株洲,1个师占领渡头、东山既设阵地;第194师由清江进驻醴陵,俟敌攻击长沙时,由南向北攻击敌军`。

  第30集团军确保平江、三角塘一线阵地,尔后俟敌进攻长沙时,协同第37军自东北向西南侧击敌军;第73军驻宁乡、益阳,为战区预备队。

  另外,新编第3军、预备第5师、江西保安纵队等部守备高安、武宁一带现阵地。随护战区主力之右侧;湘鄂赣边区挺进军总指挥王劲修指挥所部切断崇阳、蒲圻、咸宁一带敌公路、铁路。

  12月24日傍晚,日军向新墙河南岸守军阵地发起全线攻击,并于晚上渡过新墙河。随后,以一部围攻守军据点,主力分向大荆街、关王桥之线突进,第20军奉令以一部坚守新墙河以南据点,主力向大荆街转移。第58军进出洪源洞、大荆塘之线,侧击南进日军。

  在赣北方面:日军第34师团与独立混成第9旅团各一部,于12月25日,分由安义、箬溪等地向西攻击,先后占领高安、武宁等地,但在守军奋勇阻击下,于1942年1月6日前后,退回原防地。

  26日,日军第40师团猛攻第20军阵地,陷关王桥及陈家桥;日军第6师团围攻守军黄沙街、龙凤桥据点;第3师团主力于当夜推进至归义附近汩罗江北岸。是日,第9战区命令第20军及第58军进攻长乐街之敌,令第37军及第99军主力固守汩罗江南岸阵地,阻敌渡河。

  28日,日军第6师团、第40师团分别在新市、长乐街附近强渡汩罗江,被第37军阻止。日军第3师团主力在归义以西渡过汩罗江,第99军主力被迫后退至牌楼铺、大娘桥、新开市之线,逐次抵抗。第37军第140师由金井向新开市北侧地区驰援,阻敌东进,但受到日军第3师团从左侧的威胁,日军第6师团、第40师团乘势在新市及长乐街附近渡过汩罗江南进。入夜,第37军扼守新开市亘汩罗江南岸之线,与日军激战。第99军主力在营田、大娘桥之线与日军第3师团一部对峙。

  29日,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畿改变原定计划,独断地下达“以主力向长沙方向追击”的命令,令第3师团迅速向长沙攻击;第6师团以一部攻击长沙,主力攻击长沙以东之朗梨市;第40师团主力向金井进攻。

  30日,在第37军与日军主力激战于新开市、鸭婆山、浯口一带之际,第27集团军、第30集团军、第19集团军分别到达浏阳、平江一带预定位置。第9战区决心在长沙地区与日军决战,遂令第10、第73军固守长沙;令第19集团军、第30集团军、第27集团军及第99军主力,分由株洲、浏阳、更鼓台、瓮江、清江口、三姐桥各附近,以长沙为目标,自南、东、北三个方向做向心攻势。

  31日晨,日军第40师团猛攻第37军阵地,激战至午,第37军转移至金井东北山地,日军第40师团主力向金井突进。日军第6师团乘第37军向东转移由福临铺向朗梨市突进,第3师团乘夜在东山附近强渡浏阳河进抵长沙近郊。第9战区以日军已逼近决战地区,遂令各集团军于1942年1月2日子夜开始攻击前进。

  1942年1月1日,日军第3师团开始向长沙东南郊第10军阵地发起进攻。2日,日军第6师团集结于朗梨市,傍晚时分奉命从长沙城东北方面加入战斗,协助第3师团攻打长沙。当日,第10军坚守长沙城郊阵地,在岳麓山重炮火支援下,击退了日军的反复突击,并将突入白沙岭的日军第3师团一部歼灭。第9战区令第73军以第77师渡湘江进入长沙,增援第10军守城作战。此时,处于外围的第9战区军队正隐蔽地从三面向长沙推进。

  3日,日军第6师团与第3师团合力猛攻长沙。激战竟日,日军攻势屡兴屡挫,弹药将尽,而补给线已被切断,日军开始空投补给。第9战区各包围兵团,继续压缩包围圈,已逼近长沙。

  在攻击长沙不逞,背后又出现包围的情况下,阿南惟畿被迫于3日晚下达了全军“反转”命令。4日,长沙城外日军再次发起全线攻击,但在守军的顽强抵抗下,又一次受挫,日军第3师团、第6师团于4日晚乘夜色脱离战场,由长沙城外分别向东山、朗梨市撤退。

  第9战区在获知日军退却后,立即命令原准备在长沙附近合围日军的部队改为堵击、截击和追击日军,力争在汩罗江以南、捞刀河以北地区将其歼灭。

  5日,日军集中第1飞行团机飞机50余架,掩护其地面部队退却。第6师团由于不是第9战区围歼的目标,因而所受拦阻较第3师团少一些,并较快地退到了朗梨市;第3师团开始退却时,在长沙东南郊金盆岭、清水塘、石马铺一带,被第4军截击,伤亡惨重;退至东山附近时,又遭第79军截击,被迫沿河堤退往朗梨市,随第6师团之后,在该地渡过浏阳河,撤到浏阳河东岸。

  6日,日军第3师团、第6师团从朗梨地区继续向北撤退,遭第26军及第79军的截击,死伤甚多。7日夜,该两部日军突围退至捞刀河北岸;日军第40师团于当日由春华山经罗家冲向学士桥退却。8日,日军各部由捞刀河北岸继续北退,沿途屡遭第9战区追击部队拦截、侧击。9日,日军主力在其独立混成第9旅团的策应下,由福临铺北撤、并于12日前后相继渡过汩罗江。第9战区各追击部队跟踪追至汩罗江南岸,并以一部渡过汩罗江向长乐街以北进行超越追击。15日,日军退过新墙河,固守原阵地,第9战区所部面扫荡新墙河以南残敌,一面向新墙河以北追击。至16日,恢复会战前原态势。第三次长沙会战结束。

  这次长沙会战,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在中国正面战场发动的第一次大规模进攻作战。由于第9战区部署得当、协同密切,作战得力,从而取得了此次会战的胜利。此役共毙伤俘日军5万余人,这在历次会战中都是罕见的,第9战区损失2.8万余人。

  同月,在长沙南偏西至湘潭的土路上,进行着比劳军的马车队伍长得多的另一支马车队,每辆车上拉着一两口棺材。棺材厚薄不一,质地有上好楠木,也有普通杉木、松木。某天,望见长沙城时,天已黄昏,忽然队伍中吼起一段湖南花鼓唱腔:“番邦贼子扰太平,撇下老母与亲朋……”11月英国红十字会医疗队20余人来长沙设立医院,为伤病员和难胞服务。

  六 常德会战

  1943年1月5日,当湘潭县成立抗属工厂,收容安置抗日军人家属工作时,常德会战又已爆发。

  常德会战是日本谋求从中国脱身手段其一的一个战争措施之阶段,即欲再向中国增加兵力,一次次地猛打猛冲,企图灭亡中国,或给蒋介石以颜色瞧瞧,迫其坐到谈判桌上来。1943年2月,日伪军摧毁王劲哉鄂中所据地盘后,突破第六战区第44军和第87军江防阵地,占领了藕池口、石首、华容等地,取得了向常德进攻的桥头阵地。

  常德是湘北军事要地,湘米就是从这里运往鄂西第六战区和重庆内地的,被称作第六战区和重庆的补给命脉的粮仓。同时,它在战略上也十分重要,日军若占领该地,东南可窥伺长沙、衡阳,西可窥伺鄂西、川东。蒋介石深恐日军进攻常德,电令第六战区代理司令长官孙连仲上将,组织部队反攻,在十天内务必将突入江南之敌打回江北去。孙连仲把战斗指挥所推到桃源,以便就近指挥反攻。3月16日,蒋介石飞抵常德亲自指挥反攻,因反攻部队伤亡甚重,反攻不得不停止。而日军成功地使用闪击战术,在5月5日至11日,钳掉了第73军大部,中国军队死伤一万三千多人。蒋介石决心再次亲临常德前线督战。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兼远征军司令官陈诚闻讯力阻,并替蒋督战。

  陈诚听取了集团军参谋长郭汝瑰的建议,飞抵恩施前线,至使战局发生旋转,至6月15日,各路日军夺路而逃,守军奋起追击,双方完全恢复到了5月5日前的态势。日军死伤25718名,毙伤和缴获战马共1384匹;击落敌机45架;击毁敌汽车75辆;击沉、击伤敌舟艇122艘……蒋介石来到恩施,慰劳了得胜的第六战区将士。

  7月7日,历时三年的南岳忠烈祠工程竣工,共耗资659817元。全祠工艺精细,规模宏大,凡参加抗战阵亡将士一律入祠,并设神位,陈列纪念物品,国民党行政院即令,每年3月29日、9月3日为公祭日。同月23日,日机40架轰炸湖南时,飞过暮云市,用机枪扫射在湘江航行的湘潭鸿发轮,死3人,伤20余人。

  8月,日本首相兼陆军大臣东条英机得到一份情报:陈诚在昆明已集结二十四个师,正加训,准备反攻缅甸,另有25万人的精锐在湖南、贵州之间集结,估计与反攻缅甸有关。28日,派遣军总司令烟俊六接到大本营陆军部电令:进攻常德,打击第六战区中央军,达到阻止中国军队入缅作战之目的。烟俊六总司令官将进攻常德的作战交给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并将驻于安庆的第13军精锐第116师团拨归横山勇使用。将进攻常德的时间定为:1943年11月初。

  10月28日,军委会判断日军将进攻长江、洞庭湖三角地带,并可能进攻常德,于是电令第五、六、九战区作应战部署。

  11月2日,日军116师团和第68师团,分别从石首和华容向南进攻,态势恰如鄂西会战,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仍以鄂西会战的态势部署兵力。9日,狙击日军的中国军队,从第13师团司令部参谋樱井的尸体上的大图裹里见一份文件说明:该师团在攻占常德后,将由大本营调往马里亚纳群岛与美军作战。孙连仲得知后,迅速调整了兵力部署。

  11日以后,各路西进之敌,果然纷纷掉头南下,向常德杀来。18日,常德城的外围线打响。22日,日军攻陷桃源。25日,日军五个联队的兵力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攻城。余程万师长率一万三千名将士孤军奋战三天四夜,日军未能前进一步。28日,横山勇令攻城部队为余程万的57师让出一条生路,准其突围。“生路”让出一天多,却没有一个守军从那儿出去。日军便放火烧城,仍无进展,便在飞机和地面部队大量施放毒气的同时,将常德街道逐一爆破向城里推进。同月,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江南挺进中队也进入华容桃花山,建立石(首)公(安)华(容)根据地。

  12月2日,余程万将军带着约二百名官兵,突围出城。3日,日军在付出死伤数万人的代价后,占领已变成废墟的常德城,但同时已陷入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第九战区精锐方先觉的第10军,奉命各师从湘潭至衡阳铁路沿线,三天日夜急行军,经湘潭、宁乡、益阳、通过桃花江来到距常德的南方近郊,与日军第3师团和第68师团缴战于德山一带;九战区第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命令该部新15师,突破洞庭湖水域,杀到常德东面;六战区机动兵团从慈利压来,攻克挑源、陬市。10集团军、江防精锐第18军,推进常德、澧县,切断了日军的归路。当日,日军意识到中国军队已对己形成了包围,并在攻取常德的下午,全部退出常德,在近郊小镇和农庄中驻扎,与外围中国军队抗衡。

  7日,日军继续受到中国军队四面反攻,横山勇遂电告烟俊六大将要求撤退。11日,中国军队总反攻,日军全线崩溃,14日,在日本东京的杉山参谋总长、东条英机陆相等知战局,决定放弃第11军确保常德的命令。19日夜,第11军残部从澧水一线拼死突围,又遭遇第18军等各部阻击,一个星期后,才狼狈不堪地退到长江北岸。至此,日军战略企图彻底破产。同月,日军进行报复性搔扰。24日,一批日机在湘乡上空投弹,炸死20余人,伤90余人。1944年1月,新四军江南挺进中队也在华容县墨山袭击了日军据点,缴获了不少枪支物资。不久又在桃花山附近,伏击日伪军,歼敌一个中队。

  七 长衡战役

  长衡战役是日军湘桂作战的第一阶段,包含第四次长沙会战、衡阳会战等两个战役。日军在豫中进行打通平汉路南段作战的同时,湘桂作战的准备工作也在进行,并抽调了它的所谓精锐部队“关东军”的一部份投入此次战役。

  1944年4月,美国第十四航空队向滨湖地区难民捐款55.92万元。5月6日,军委会电告薜岳“近日收获日军将进攻长沙并南攻株洲与衡阳情报甚多,务希特别注意与积极构筑据点工事,限期完成,以防万一为要。”而薜岳置之不理。11日,九战区情报系统报告:日军在短期内要进攻长沙。薜岳仍不以为然。18日,日军大部全面集结于九战区正面,大战在即。九战区参谋处长林方策再次严辞上书,薜岳时才如梦初醒。当天夜里,九战区长召开紧急军事会议,研究御敌方案,参谋长赵子立将军等认为须确定新的作战方案。但以薜岳为首的人仍坚持按老办法布置兵力,仅将九战区长官部移到长沙以南约200公里的耒阳。

  25日,日军侵华派遣军司令官烟俊六大将在汉口设立前进指挥所,亲自指挥这次战役。参加作战的日军第十一军部队,在岳阳附近集中完毕。日军将其进攻兵力分为二线,第一线兵力五个师团并列集结在岳阳东、西一线(第40师团位于湘江以西,第116、68、3、13等师团集结在湘江以东),第58、34、27师团为第二线兵团,准备用于决战方面,并担任“扫荡”残敌和修补道路任务。

  国民党军与日军已经有过三次长沙会战的经验。在此次战役前,第九战区部队有三个集团军(第30、27、24集团军)16个军部署在长(沙)衡(阳)地区,准备对敌作战。

  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认真研究了前三次长沙会战失败的原因,研究出该次作战的总原则。日军按照预定计划,在岳阳东西一线展开对长衡地区的进攻。

  (一)第四次长沙会战。

  日军第11军之第3、13师团于5月27日拂晓首先展开进攻;其它师团于27日夜至28日之间也展开攻击;第216联队乘船由洞庭湖上溯湘江,向长乐街方向前进,以截断国民党前线守军的退路。日军共出动36万余人,而中国军队30万人,兵力少于日军。国民党军仍采取利用既设阵地,节节阻敌,迟滞敌人前进,主力集结待机歼敌的作战原则,因而日军全线发起攻击时,未经过大的战斗即前出到汩罗江沿岸。30日,日军越过汩罗江继续南进,迅速占领粤汉路及其两侧的湘阴、平江、沅江、浏阳、益阳、宁乡等城。湘潭城处于万分紧张状态。著名大户人和昌南货号,便将货物疏散到乡间。湘潭县城的居民,象潮水一样往四外流去,老百姓扶老携幼,手扶肩挑,连一些小猪也用绳子牵着走,有老人白发斑斑徐徐走着。老妇脚小,扶着拐杖,涕泗交流;有婴儿还在含着母亲的奶头;不到四、五岁的小孩则拉住母亲的衣角,边哭边走。走不动患病者,则坐地呼喊老天爷,问他们前世作了什么孽,要受这样的罪。

  6月8日,中路日军第一线兵团抵达长沙城郊,其主力绕过长沙,继续南进。6月13日,日军二线兵团一部西渡湘江,迂回攻打岳麓山守军,一部进到长沙城下,迂回到西南方向长沙猛攻。日军左路一、二线兵团在浏阳夹击、围攻九战区机动部队,该部纷纷向江西突围溃退。整个战区陷入挨打局面,薜岳急得顿足捶胸。同日,日军便衣队11人窜抵湘潭滴水埠矿区,矿警迎击,毙敌4人,其余窜回株洲郊外。

  13日,日军与中方暂编第2军第7师在株洲东南角交火,激战3日。15日,日军突破守军防线,占领该地。16日起,日军第116师以1个联队的兵力攻击湘潭,国民党守军樊焕卿32师弃城撤走,居民疏散殆尽。该处3个师的防守兵力竟然未做丝毫抵抗,弃城而逃。同日,日军三路犯湘潭,一股从易家湾施烟幕偷渡袭击九华,走罐子窑向城区推进;一股由竹埠港渡湘江,直取小东门;一股从岳麓山西入县境仙女、黄龙二乡,7日,经砂子岭、黄土山,(壶山)入黄龙港,(今解放路)城陷。县政府先后撤至石坝、四路港、严冲办公。这样长沙便被日军四面包围起来。同日,日军以第34师团和第68师团各一部,在空军支援下攻击岳麓山,第58师团攻击长沙市。

  同时,日军分三路进犯湘潭县境,一路至云湖桥,再分两股,一股入湘乡。17日,日军133联队3千余人沿涟水两岸公路、择路、乡道向湘乡进犯,入夜,经过姜畲;一股一路入双峰,二路至花石、石坝,追击县政府机关,三路入株洲过湘江,入中路铺,再分两部,一部犯南岳,一部入茶园铺、白云。同日,伪湘潭县治安维持会成立,盘踞湘潭的日军驻益智学校,喻铣为会长,会址设救济院。20日,该会募款法币30万元劳敌,并鸣锣促市民复业。农村里却到得处是国民党三五成群,打家劫舍的游击队,也到处有帮会的大爷“开山堂”收门徒,一时称兄道弟,作揖打拱的“好汉”遍于乡井。老百姓既怕被日寇捕杀,又怕游击队骚扰,大家剃光头,穿破衣,不大出门。商人大遭其秧,南货、布匹、油盐等成为他们的派捐。

  18日,长沙守军国民党第4军分批突围,长沙沦陷。

  (二)衡阳会战

  日军占领长沙后,乘胜南下进逼衡阳。衡阳,是粤汉铁路与湘桂铁路的联结点,又是西南公路网的中心,也是国民党空军战略基地,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战略点。国民党军在湘桂路和衡阳外围,集结了八个军约10万人的兵力,实施防御作战,并令第10军“死守衡阳”。蒋介石为确保衡阳,决定在渌水至衡山地区采取“中间堵、两边夹”的战略,将长沙地区之敌,屏障于渌水以北,电令薜岳,迅速调整部署,达到以上战略目的。此时薜岳根本无法收拢部队,直到23日,才与各部取得联系,下达各自的集结地点和攻击目标,但战场形势已大大变样,为时已晚。

  16日,刚攻下长沙的日军第58、第34师团,与已经过一定休整和补充的116、第68两个师团,立即从株洲附近沿湘江两岸向衡阳推进。17日上午,116师团在湘潭县易俗河一带渡湘江时,受到中美空军袭击、轰炸,各分队都有人死于湘江之中。黄昏时,日军在镇上宿营,该师团强渡湘江后,与68师团隔江齐头南进。19日,日军离开易俗河,开往衡山,掳去很多男子当挑夫。22日,日军到达古塘桥、花石。23日,到达白果。24日,由东湖、渣江攻击前进,迂回到衡阳西南郊区。26日与国民军第10军警戒部队发生战斗。在衡阳以北担任警戒任务的还有在长沙一带作战激烈时,曾在湘潭附近担任警戒任务的周庆祥第3师。

  23日,上午,方先觉命令周庆祥将部队全部撤入城中进入阵地。时日军乘国民党军由长沙溃退之际,以一部兵力向衡阳突击,以第40师团和116师团一部自湘潭、宁乡分三路进犯湘乡。20日,与国民党守军战于涟水南岸,守军溃。21日,日军攻占湘乡后,设守备司令部于草萝基8号。22日—26日,盟军美机空袭驻湘潭县城日本侵略军。同月,国民党73军开赴湘乡,驻潭市、谷水、娄底、蓝田、桥头河一带,阻敌西犯,相持至抗战胜利。

  27日,日军第116师团主力进抵衡阳西北,第68师团沿粤汉铁路南进,于26日占领湘江东岸的衡阳飞机场。该师团主力27日在衡阳南渡过湘江进抵衡阳西南。日军围困衡阳的部队11万余人,先后向孤城发动了三次规模巨大的攻坚作战。

  28日,敌开始向衡阳攻击。同时,沿湘江西岸前进的第58师团一部及沿湘江乘船上驶的第216联队,分别在西北和东北方向上也向衡阳发起攻击,但均被国民党守军击退。从30日起,日军再度攻击,仍未成功,于是至7月2日,暂时中止了对衡阳的攻击。

  7月10日,日军兵站向衡阳部队补充的弹药达76吨,并形成了每日30吨的供应能力,同一天,日军航空兵配属作战的飞行队在湘潭开设机场,时伪湘潭县维持会长喻铣被免职,曾奎甫为会长,会址迁公医院(舟园)。同日,美机在湘潭炸沉停在板子厂江面满载军火的日轮1艘,后连续炸毁停在江面的日艇1艘和设在宝塔岭附近的日军弹药库1处。

  日军休整补充后,从7月11日起再次对衡阳发起攻击,占领若干前进阵地,缩小了包围圈。15日开始,日军步兵在空军、炮兵支援下不断向守军阵地猛扑。守军伤亡过半,市区房屋大部燃烧。22日,日军再次被迫停止攻城。在此期间,日军第34师团和第27师团,由醴陵方面击退国民党第58军后,继续向东南方向追击。第三师团向耒阳附近前进,准备参加再次对衡阳的攻击。由湘江西岸南进的第64师团前进到益阳以南地区。第40师团向衡阳西方地区推进,阻击国民党的解围部队。25日,长沙至衡山的公路已可通车,日军汽车部队将36吨弹药运至衡山,改由驮马辎重部队向衡阳转运,补充攻城部队。

  8月2日,敌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亲至衡阳前线指挥攻城战斗。4日下午5时,日军开始第三次对衡阳攻击,但是守军顽强抵抗,攻击进展十分困难,虽于6日又组织了一次总攻,然进展亦不大,仅第116师团攻占部分守军阵地。第58师团首次突入市区西北角进入市街。第13师团渡河攻击,伤亡惨重而中止渡河。

  7日,日军又一次发起总攻,仍无进展。正在准备延缓攻击时?鋈环⑾值?8师团正面天马山守军阵地上竖起了白旗乞降,于是日军乘机继续总攻。8日拂晓,国民党第10军军长方先觉率下属各师长向日军第68师团长接洽投降。守军放下武器,停止战斗。此时守军尚有13300多名将士,方先觉得知后,对投降日军十分后悔。这样历时40天的衡阳守城战斗,最后以投降而告终。至此,整个长衡战役也告结束了。

  位于苏浙地区的敌第13军,为牵制国民党第三战区部队,配合长、衡作战,曾以第70师团沿浙赣铁路西进,占领龙游和衢州,完成牵制任务后仍退回金华。

  长衡战役历时两个半月,敌我双方伤亡都很大。据国民党公布的材料,国民党军伤亡90500余人,日军伤亡66000余人。

  八 湘西会战

  湘西会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次会战。战线长达200公里,包括隆回、洞口、武冈、绥宁、溆浦等县。最后一场的主战场为洞口县的高沙、江口、青岩、铁山一带。

  1944年8月中旬,衡阳失守后,蒋介石来到湘西前线,调整兵力部署,阻敌西进,相机反攻衡阳。8月下旬,日军发动闪击进攻,蒋急令三个军退移,日军扑空。9月2日,横山勇下达进攻命令,7日,日军占领零陵空城。

  年底,冈村宁茨提出西攻方案:1、进攻芷江(中美空军基地),再突进重庆;2、进攻老河口,攻取西安,再西安北攻四川盆地,得到大本营同意,并增调兵力。

  1945年1月29日,冈村宁茨下达作战令。3月18日,打开潼关,进攻西安的战斗打响了,该战至8月中旬日本投降而止。同月,八路军120师359旅主力组成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独立第一游击队(简称“南下支队”)5000余人,在司令员王震、政委王首道率领下抵达湖南平江,奉中央指示,改名为国民革命军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南下支队在湘东北地区建立了以湘阴桃花山为中心的抗日游击根据地,成立了中共湘鄂赣边区临时委员会,湘鄂赣军区和行政公署,打击日伪,壮大抗日力量。当时日军以第6方面军第20军(军部驻衡阳)板西一郎部及和11军之34师团为主攻部队共5个师团,另配属3个独立混成旅团,总兵力约8万余人。(从全县、东安、邵阳、湘潭各地集结)中国军队以何应钦为总指挥参战、陆军20个师、空军有5、2、3等4个大队各一部,美国第14航空队一部,参战飞机400余架,总兵力20余万人。

  4月9日,湘西会战开始,日军第6方面军第20军主力,从长沙、衡阳地区,分南、北、中三路向雪峰山东面杀来。10日芷江机场出动大批飞机彻底击毁了日军后援地衡阳、邵阳、湘潭三角地带的所有大小桥梁。17日,中路攻到雪峰山中南部龙潭司附近的圭洞。19日,各路日军向雪峰山南麓扑进。同日,中美空军五大队全部出动,连续轰炸了放洞、红岩大庙、大黄沙、1450高地等日军阵地。20日,又轰炸了长沙、衡阳、冷水滩等日军机场,给立足未稳的日军以致命打击。

  战场情况突变后,日军北路前进到韶山地区丘陵山地,遭到韩浚第73军的坚决阻击。21日,冒进到桃林的日军在迫击炮、机关枪的猛击下,又才知钻进了“口袋”。

  南路也遭到74军狠击,无法前进。中路则开始呼喊求救。27日,日军倾力向雪峰山突进,欲解救南路。29日,攻占洞口的日军被74军堵杀。中、美空军接连轮番轰炸扫射。5月3日,20军司令官板西一郎中将令:各自整理部队,等待新的命令。冈村宁茨一时没有主意。

  4日,汤军和74军发动总反攻,日军呈现兵败如山倒之状。北路敌重广支队从韶山地区拼死突出重围,进至新化、洋溪,后又陷重围。8日,未待接到撤退命令,即突围逃跑。9日,冈村宁茨命令撤退。中路仍全军覆灭,师团主力被歼灭,其残部在第34军主力和第47师团的拼死救援下,才侥幸逃脱。之后,中国军队展开一场追击、截击、围歼日军的反攻战斗,至6月2日,恢复了作战前态势。时此次战役,中国军队在装备上已经超过日军,兵力上也占绝对优势,而且中美空军控制了战场上空,日军航空兵几乎完全丧失活动能力。昼夜不停的轰炸,使敌粤汉、湘桂铁路运输线中断。日军的集结、补给严重受阻,这样日军在作战中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

  湘西会战55天,日军陆军部承认,伤亡共计:26516人;中国军队统计击毙日军12498人,伤日军23307人。中国军队7737人牺牲,湘西会战是中国抗战期间正面战场取得的最大胜利,被当时的《纽约时报》视为“中日战争之转折点”。

  九 结束语

  湘西会战后,中方参战部队乘日军收缩战线之机,由守势作战转为攻势作战,开始反攻。5月下旬:何应钦令汤恩伯部从雪峰山南麓地区挥师南下,攻取了柳州、桂州,日军退至衡阳。同月,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第六支队运用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促使湘阴县日伪县长兼保安司令左钦彝率两个团,计3000余人倒戈抗日,改编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一师,左钦彝任师长。6月1日,湘潭县治安维持会改为日伪“县政府”,任命曾奎甫为伪县长,周曾僧为主任秘书。6、7月间,日军第47师团从湖南湘潭移至山东济南附近。8月初,国民党军队已收复了南宁、柳州、桂林、宜山、内乡、包头、归绥等数十座城镇。同时,八路军南下支队在湘潭成立了中共湘中地委,并决定将第四支队留在湘中,协助地方党开展工作,宣传抗日,开展敌后游击战争。21日,国民党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与日军代表今井武夫在芷江洽降。至此,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获得了全面的彻底胜利。同时,八路军南下支队离开湘潭,进抵湘粤赣地区。同月29日,第四方面军司令王耀武中将进抵衡阳。9月7日进抵长沙。15日在长沙湖南大学礼堂主持了长衡地区日军投降仪式,日军第20军司令板西一郎中将在投降书上签字。投降日军部队是第20军司令部、第64、68、116师团,独立混成第17、81、82旅团。第二独立警备队。接受投降官兵70180人。29日,南下支队奉中央军委之命北上,离开湖南。

  在湖南进行的会战占全面正面战场会战的约1/4强。日军先后投入兵力60余万人次,伤亡20多万人。中国广大官兵浴血奋战,包括一批军、师、团长在内的10余万湖南籍官兵为国英勇捐躯。战争期间,全省共伤亡262万多人,(包括现今湘潭辖地的伤亡16.2万人)其中90多万平民被屠杀。因此,湖南军民(包括湘潭军民)对全国的抗战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周愉景 最后更新:2014-03-22 09:54:4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第一次长沙会战

下一篇:正面交锋:创下抗战之最的长沙会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