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长沙大火·附载〗长沙大火记
2019-11-22 17:02:43  来源:节自《八年抗战的湖南》第2章  点击:  复制链接

  自民国20年“九一八”满洲事变以后,继有21年的上海事变、长城战役,23年的缴收辽吉黑三省民枪,24年的强迫我平津驻防军移河南、改组王克敏为北平政委会委员长、成立冀东伪组织,25年的绥东事件、丰台事件及双十二事件发生不久和平解决。日本鉴于我国意志统一、国力加强,遂迫不及待,发动26年“七七”空前未有之大变。抗战军兴,平、津、沪、宁相继不守,国府西迁。湘、鄂以长江中枢,把握粤汉交通线,遂为抗战前线要地。27年10月25日武汉撤防,湘北震动。敌由咸宁进攻,蒲圻以北展开激战。我军自动放弃蒲圻、嘉鱼,敌军遂入湘境。11月10日,我军放弃岳阳,坚守九岭山阵地,平江、汩罗以北阵线稳固。乃长沙军警当局轻信谣言,遂于12日晚四处放火,造成湖南空前浩劫,长沙百万遂成一片焦土,计大火凡6日。

  当火光正浓时,相距6里内外,但见火光烛天,烟灰时从空际飞过,炸裂之声震荡耳鼓,先是电灯公司于8日发出通告,从10日起停止发电。10日晨8时,市民出城者约四五万天,11时警察沿街催走,下午以鞭子驱打出城,多未带行李,也实在不能带行李。12日晨9时(此处误,大火之初起,时在12日半夜亦即13日凌晨2时左右。),先从藩城堤起,古董玩器付之一炬。南区从端履街起,未及走之民众,均迫入家内,不准外出,完全烧死。13日午后5时,火势稍弱,又再行补烧。不能焚毁之建筑物,则以炸炮毁之。城内除爆裂声外,别无动静。南门外烧至小雨厂坪,北门烧至文昌阁。水陆洲亦放火,烧得一塌糊涂,连桔子树也遭浩劫。

  此种计划,据说是省会警察局长文重孚、警备司令酆悌、徐团长昆拟定,曾呈请省府审核。省府最高当局亦曾批示:“此种计划至必要时可行。”不意当敌骑达到浏阳、汽艇直抵湘阴之谣言传出后,警察当局即据为信史,发动破坏工作,分五路放火。其放火方法,以烂布缠竹竿头,透以汽油,引燃后投诸室内木壁上云。

  值大火后残余之房屋,东庆街、东茅巷及靠天心阁之地带,尚余数百栋;南门之外樟树园、青山祠、旭明里,尚余一二百栋;北门外亦有一部分未烧,余均已成一片瓦砾场。其巍然无恙者有以下3处:(1)县正街之定湘王庙,(2)楚湘街之天符庙,(3)灵官渡之白云庵。但此3处之附近房屋,均已焚毁。据天符庙之庙祝云:“该庙曾放火3次,终未燃烧,故近日难民群千累万顶礼膜拜者,较平日犹盛百倍,拥挤不堪”云。

  长沙市民虽已疏散,但发尸于火窟中者已有五六百具之多,无贵无贱,无贫无富,同为焦骨,可胜悼哉!号称领导民众之省党部省市政府,及军警机关、交通机关、悉付一炬(此处不确,火后此类机关多未被毁,请参阅本书有关文章),最繁盛之八角亭坡子街、中山路、东长街、南正街、北正街及浏阳门外之环城马路所有商店住户,悉成焦土。闻对河岳麓山之湖南大学,及第一纺纱厂,亦成灰烬。事后调查此次火劫,有放火与打抢者,专以商家及住户为对象,要人公馆尚有武装把守,非彼辈所敢逞狂也。中山东路清福巷之何公馆并未被焚,南门外雨厂坪陶广之私邸、化龙池刘军长建绪之住宅、回龙山邓南骥公馆及对门侯公馆,均因有武装卫士制止,幸而获免潘叔愚先生前有公馆一所,在陶公馆对面,亦免于难。

  长沙各报(馆),因迁避不及,多被烧毁。民国日报、衡报、力报〔馆),完全烧毁。大公报亦被焚,但机件先运出一部分,拟迁地出版。国民日报、力报有迁沅陵、衡阳出版趋势。中央日报于十三四日以后,以14部卡车装运一切机件及职工,在黄土岭某地曾出版几日,也算努力之至。

  长沙浩劫时,湘潭得免波及者警备司令杜聿明之力也。长沙放火之徒一时驰来湘潭,欲将全市付之一炬。全市绅商惶恐万状,旋杜氏亲出维持,力予阻止。纵火狂徒犹斤斤以上令为词,杜氏坚决否认,谓“本人负责警备湘潭,并未接到此项命令”。一般狂徒语塞,仓卒遁去。市面虽经一度抢劫旋即停止,咸颂杜氏为“万家生佛”云。

  长沙浩劫,中外人士莫不诧异,尤以陈诚将军在泪罗所发表之谈话,实能言人之所欲言。盖此种狂举,徒增人民无限痛苦,与“坚壁清野”之意义回殊也。大火后,最高当局曾亲莅长沙,劫后哀鸿均痛哭跪接,涕泣陈词,谓“我等所有房舍财产,已付一炬,以前政府派捐,我等无不捐输恐后,今已成为必死之难民,请设法救济”,言下不胜惨痛。最高当局当令省主席张治中,组织军法会审委员会,文、酆、徐三凶仅处以15年之徒刑。最高当局接到判决书,亲笔批“枪决”二字,交俞济时师长执行,而此一场大祸遂如是了局。

  先传政府机关悉付一炬,实则不然。省府四厅、市政府及中山堂、电话局、东南两火车站、黑铅炼厂、机械厂,均未破坏。湘雅医院、青年会、福音堂,依然存在。自灵官渡自市中心,尚存有锑矿贸易处、安利洋行,及南正街之浙江兴业银行、司门口之警钟楼、中华信义会等。大小东茅巷全部未烧,因该处居民临时凑集法币8千元,献给救火队,得免于难。余太华当被焚时,有30余人在内,无法冲出,乃相率入防空洞内,完全口或烧烤。(此系原文)李文玉(李文玉系商店字号)则完全用汽油烧毁者学校以孔道为最惨,闻有多人葬身火窟,明德尚存乐诚堂,明宪尚存大礼堂一栋,省立长高中仅毁新礼堂,妙中③仅毁3舍。其他公私学校,都被焚烧,轻重不等,惟大麓学校幸免于难。

  出当大火时,长潭道上无一人不是难民,沿铁路各小站,无一处不发现敌人之弹痕。但居民尚沈着营业,多作临时饭店及宿舍业务。小吴门、南门口有临时邮局数处,自南门口至北门之商业区,无处非瓦砾之场,只中央银行以地位特殊,幸免于难。大街小巷,举行清扫工作。半月以来,每日数百人,尚未竣事。未焚完之建筑物,危墙高耸,倾倒不时,行人每有被压之危险。警察虽已办公,多不愿来,亦不按位站岗。赖以维持市面秩序者,惟五十八师及宪兵之部而已。南门内为临时商场,此售货物皆大火后烧余之结晶品,谈不到卫生,不过可以买到食物而已。

大火时的长沙

  是当长沙尚未发生大火时,商界方面原拟在北门外湘雅医院附近组设难民区,曾向当局提出要求,但当局无所表示。旋又要求驻长英领请代征敌方同意,英领已承认转达,但要有商会之负责函件以为根据。商会方面又恐因此而犯汉奸嫌疑,踌躇莫决,其议始寝不意以误解焦土政策,而长沙遂罹空前未有之浩劫。

  罗元绳(1882-1953),号瀚溟,湖南新化人,历史教师,曾编著多种史学著作。

责任编辑:李谷灿 最后更新:2019-11-22 17:04:1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长沙大火·附载〗劫余房屋知多少

下一篇:日寇在湖南的累累暴行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