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铁证如山!1944年日军在腾冲屠杀朝鲜“慰安妇”
2020-09-08 10:29:13   来源:腾冲发布    点击:

  是时候必须直视一个词了,因为再不说就真的来不及。慰安妇——一个在多年里,从未被忘记也很难被真正记住的群体

  2018年2月27号,一段证实日军1944年在中国云南屠杀多名韩籍“慰安妇”史实的影像资料在韩国首度公开。

  在这段影像被公开之前,仅有关于日军屠杀慰安妇的证词及新闻报道。影像显示了慰安妇遭到日军屠杀后,尸体被随意丢弃的场面。据韩国KBS电视台等报道称,据推测,这段长度为19秒的黑白影像资料摄于1944年9月15日,地点为中国云南省腾冲等地。记录下这一历史瞬间的,是隶属于中美联军的美国通信兵团164照相兵连士兵鲍德温(Baldwin)。

  视频公诸于世后,拍摄地点腾冲市一时成为焦点。

  腾冲抗战

  滇西抗战是在中国战场上最先把日本侵略者驱逐出我国领土的战役,是自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首次主动出国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正义之战。腾冲战场作为滇西抗战的一个主战场,在这里发生了最惨烈、最悲壮的战斗。1942年5月,日军侵犯滇西边境,怒江以西的大片国土落入敌手,中国抗战后方唯一的一条国际通道—滇缅公路被彻底截断。1944年5月,为了收复滇西失土,打通西南国际运输大动脉—滇缅公路,使盟国的援华物资顺利进入中国,最终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中国远征军发起了滇西反攻。远征军右翼军第二十集团军以6个师的兵力(含远征军直属部队)强渡怒江,仰攻高黎贡山,血战南、北斋公房。接着又在盟军配合下,围攻腾冲城,与敌人展开殊死巷战,经过43天的浴血奋战,于1944年9月14日将日寇全部歼灭,收复了抗战以来的第一座城池—腾冲。此次战役共歼灭日军6000余名,远征军官兵阵亡9168名,盟军(美)官兵阵亡19名。

  2018年2月27日,韩联社公布一则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影像资料,资料证实1944年9月13日,日军在腾冲城即将光复的前夜集中射杀30名慰安妇的历史事实,而在此前的2003年12月15日,时曾到过滇西的朝鲜籍慰安妇朴永心就曾到过腾冲的孟连和县城的蔡家大院指证日军慰安所。

  75年前,侵华日军在占领滇西的2年多时间里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丧心病狂的日军所到之处除了疯狂的奸淫杀戮之外,还在滇西战场设立了23个日军慰安所,他们从亚洲各国掳来300多妇女供其淫乐,其中腾冲战场有150余名慰安妇。这些妇女当中有日本人、朝鲜人、中国人、英国人、马来亚人……她们中年龄最小的14岁,最大的25岁。她们的命运与滇西战事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战争让她们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战争使她们失去了美好的青春乃至生命,战争给她们带来的除了苦难就是耻辱。

发现照片的熊家后人说发现经过

日军在腾冲枪杀的慰安妇图片

  龙陵和腾冲相距79公里,1942年5月10日军占领腾冲后,在赶修了腾龙公路后,每隔10公里便设立一个行政班,以便统治和奴化当地民众。按日本人的做事原则,既然有日本士兵驻扎在那儿,慰安所也就毫无例外的存在了,不然就体现不了他对士兵们的关爱了。他们在距腾冲城21公里的勐连设立了腾冲的第一个慰安所,这也是日军在滇西乡下建立的最大的一个慰安所。之后,他们在腾冲总共建立了孟连、蔡家大院、陈家大院、黉学、流芳相馆、桥头、江苴、腾龙桥8个标准的慰安所和10几处流动慰安点。

  日本人开办慰安所的做法其实很简单,他们先在驻地找到最好的民房,然后把房主人赶出家门,对民房进行简单的装饰即开张营业。

  勐连慰安所

勐连慰安所旧址

  勐连慰安所,是一户杨姓人家的小四合院。在勐连街子的西北面。这是一个规模很小的慰安所,一般情况下只有5到8名慰安妇,她们的主要任务是为从龙陵到腾冲这79公里路上的桥头街、老铺子、黄泥坎、香柏嘴、勐连、关坡等六个哨所上的士兵们提供服务。

  如今的勐连慰安所旧址院里透着一丝落破,依稀残存的那些雕梁画栋布满了蛛网。无人居住的房间窗户、大门落满了尘土。据说房主人一直都在国外谋生,当他们知道自己的祖居曾被日本人做过慰安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居住过。

  小四合院由三幢阁楼和一幢平房构成,阁楼上就是慰安妇们居住和接待日本人的地方。房间被隔成一个一个的单间。大约有7、8个朝鲜人在这儿。管理的是一家姓金的朝鲜人夫妇。

  资料

  来源:吉野孝公(日军148联队卫生兵,1944年9月被俘)回忆录《腾越玉碎记》

  吉野孝公的叙述:

  我最初到达腾越是42年,那时候还没有慰安所,但43年去的时候已经有了。最初的是朝鲜人,第二回变成了台湾的,第三回还是朝鲜人--她们和我们一起守卫腾越。

  ……孟连有温泉,那里有一个慰安所,有4、5名朝鲜人慰安妇。管理者是一家姓金的朝鲜族夫妇。

  孟连慰安所的慰安妇们每三个月与驻腾冲或龙陵的慰安妇轮换一次,统一由一家朝鲜金姓夫妇两个管理,这家夫妇俩还带着一个小孩,这个小孩在腾冲城被攻下后与母亲一起被俘。并与其它慰安妇一起被拉到位于腾冲城北面的草坝街上做为战利品展出。在这张照片里,这个小孩可能是在摄影师的有意回避下,他只露出了半个头的画面。在当地老年人的印象里,这是一个共同的记忆。慰安所的老板夫妇也是轮流到孟连慰安所和城内的蔡家慰安所行使他们的管理职责。

  后来可能是由于这儿太过太平的缘故,大平正方被派驻到了位于怒江前线的平嘎(现名平达),在那儿他也照样设立了慰安所,还设立了缝衣社,当然在那儿最有意思的是他可能意识到自己的末日将不远了,还选出了两个会木匠活的士兵专门制作骨灰盒。最后他自己的骨灰真的是被装进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那个盒子里,只是最终也不知道被丢在了哪儿,到如今也没有回到日本。

  飞凤山的慰安妇

  飞凤山是腾冲城北面的一座小山,由于腾北的公路从山下经过,在飞凤山上可以看清周围的一切活动,是一个既可守好北大门,又可监视腾北活动的战略要地。

  1942年5月10日日军侵入腾冲城后,即派出了一个小队据守此山,后增加到一个常备队的兵力,约有140多人。

  尹可斌当时有12岁,他长得朴实、憨厚,日本人便抓了他去挑水、洗菜、做饭。现在他还记得日本人称水为“日咪脊”,水桶叫“巴格子”。

  尹可斌老人在飞凤山的主峰上指着一处长满杂树丛的洞穴说:“这儿就是当年日本人住的坑道,在最里面宽一点的地方就是三个朝鲜婆住的洞,她们一般很少出来,只有吃饭时,才会看见她们。由于语言不通,我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反攻腾冲前我还看见过她们,但自从那晚国军攻破飞凤山阵地后,我便不知她们的下落了。”

  桥头慰安所

  桥头村,因其在龙川江的一座木桥旁而得名。这个村子在1942年5月到1944年5月间,曾是日军在高黎贡山西麓的一个据点,住有日军148联队的一个大队,对外称“黑风部队”。大队长原是山花中佐、后是吉原少佐、早赖少佐、最后是永渊少佐,约有300人左右,最多时曾有1000多人。主要负责桥头和北斋公房的防务,日军为了使驻守桥头和北斋公房的士兵能安心孝忠天皇,便从本部申请了3名朝籍、4名台湾籍和2名英国籍慰安妇到桥头慰安。但由于士兵太多,他们便强迫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龙上村的娘仨人便被抓到了桥头。

  问当地年纪较长的村民龙正黄,他说,那时他们都还很小,才10来岁左右,当时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慰安妇,只知道大人们说,那些女人是朝鲜婆、台湾婆、英国大洋马。有时那些女人也上街,收拾得花不溜丢的,象现在舞厅里的那些小姐。那些女人还特别爱洗澡,日本人把当地抄纸用的大缸和蒸构麻用的大甑子改作洗澡用的澡盆和澡桶给那几个女人洗澡。特别是驻北斋公房的士兵和桥头的士兵们换防时,那些女人一天要洗好多回澡,每到这个时候,10多岁的小孩们便被叫去替日本人烧水,那时人们把这种事称为烧“骚水”。那些女人们到换防的士兵们都走后,往往要睡四、五天的大觉。穿白大褂的日本人还要给她们打一种刺鼻味很浓的药水,说叫消毒。那些女人就睡在现在桥头粮库背后的一个私人家。

  后来反攻前,守在北斋公房的早赖少佐说,士兵们不可能来到山下松散了,要叫永渊少佐分给他们几个慰安妇,后来是听说有四个朝鲜人被派到了北斋公房上面的灰坡梁子慰安所。

  腾冲城蔡家大院慰安所

原蔡家大院外景

  1942年5月10日日军侵占腾冲时,柴家全部逃往腾北双龙玉头山躲难去了,偌大的三个院落和无数的家用物品便白白地留给了日本人。日本人到后不久便把厢房的楼上楼下改作了慰安妇住的房间,并在房间的四壁都贴满了日本风格的各式图画,以此营造出一种日本国内家中的感觉。

  44年9月腾冲城光复后,蔡家人回来看到到处都是慰安妇的木屐、乳罩、还有许多花花绿绿的衣服。堂屋走廊石下面还赫然地挖了两个大洞,里面黑咕隆冬的,好像很深,用木料架了厢。里面有尸体发出的阵阵恶臭。第二天全家动手清理日本人的垃圾将其全部烧了,找了一些石头和土把两个洞口也堵上了,到现在也没有人敢打开看过。

  据说蔡家住有慰安妇20多人,多数是朝鲜人和台湾人,还有几个泰国人,她们经常与其它慰安所及龙陵松山慰安所里的慰安妇调换,以满足日本人的兽欲。特别是日本人要去扫荡前和扫荡回来后,这儿的士兵们便排成了长队。

  流芳相馆慰安所

  流芳相馆是腾冲最早的一个照相馆。腾冲当时有句顺口溜说“腾冲有三怪,熊龙吴刚鲁恒泰,”说的是腾冲当时从事洋货行当的有熊、吴、鲁三姓人家,由于从事的是新兴行当,所以经营的人家也就被称为“怪人”。其中经营照相业务的便是许家。熊家的照相技术也是远近闻名,他家培训出来的徒弟,现在基本都是腾冲一流的照相师傅,可想当年生意的红火,日本人侵占腾冲时,熊家也象柴家一样,丢下了全套照相器材,收拾了些轻巧的生活用品离开了自己的家业,主人熊振德带领全家辗转逃到了保山。

  日本人到腾冲后,利用了这些照相器材拍摄了许多当时他们自身的写真照片,并把流芳相馆作为日军士兵们专用的慰安所,在此寻欢作乐。住在这儿的慰安妇有10多人,主要以日本籍和朝鲜籍的为主。

  相馆的老板熊振德曾到国外留学,并学得一手高超的照相技术,他家的照相器材是清一色的德国造,用的胶卷基本都是当时最好的德国造“爱克发”胶卷。日本人侵占腾冲时,他们全家都逃难到保山去了。照相馆成了日本军官的慰安所。日本人用他家的照相器材拍了许多当时慰安妇的照片,还有许多他们占领腾冲后的照片。腾冲城光复后当熊家怀着惊恐不安的心情走进家门时,看到的是破烂的房屋和门窗,然后便是无数象大头鱼一样的木屐,还有花裙子、乳罩、裤衩、日本和服、避孕套、床单、被褥等等肮脏的东西。他们家用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将这些东西清理完毕。但遗憾的是照相器材大多已被日本人损坏,胶卷也基本被消耗完了。没用完的,日本人也将其曝了光。

  可奇怪的是洗印过的照片和冲洗过的胶卷都没有发现。

  直到后来有一天,熊老板的儿子熊维元和几个小伙伴一次在自家墙壁上掏鸟窝时,掏到了一袋裸体女人的底片,被父亲没收后不久,这壁墙在一个阴雨天倒塌时,又发现了里面藏有的两个铁箱,打开后才发现,里面装满了胶卷和照片。因为有裸体底片,这两个箱子后来被熊振德用两把大锁锁起来了。

  文革期间这两箱照片成了熊维元家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危险的定时炸弹。因为他们家解放前从事照相业务,并有亲属在香港、澳门、缅甸、泰国等地经商,属资产阶级系列,是专政对象,而且他家又曾是日军慰安所,红卫兵们便胡乱联系,认为熊家有里通外国的重大嫌疑,日夜监视其家庭成员的活动。两个铁箱自然成了熊家的心腹大患。终于有一天,熊维元的妻子终于忍不住了,她悄悄地把照片送进了灶堂,熊维元发觉时只来得及抢下了现存的5张裸体底片悄悄藏下。

  5张底片保存得还很完好,在光线反照下,很清楚地可以看出底片中的主人公是3个慰安妇摆出的各种姿式。

慰安妇裸体底片对照着光线便可看得一清二楚

在腾冲被发现的慰安妇裸体照片

  从照片造型的摆设看,拍摄照片的日军官很努力地想把慰安妇的造型拍成一种人体艺术照,而且还故意的把一个画架放入了取景范围,以此造出一种他们并不是淫乐的假象,但是慰安妇的神情却是永远遮掩不了的。照片上的道具、还有随便丢放的和服与日本风格的印花布,床单和窗帘。凡此种种,日军总想营造出一种歌舞升平、太平盛世、艺术追求的氛围。日本人是很会制造艺术的,侵占一个地方,他们便会演绎出许多这样的“文明”行径来。

  腾冲城原是个二里小城,始建于1445年的明朝正统十年,为考虑军事,敌御外敌,全用火山石建成,城墙厚1丈8尺,高2丈5尺。在历朝历代中,这儿都是西南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在日本人到来之前,这儿曾是一个商贾云集,市肆繁华的地方,曾被称为“小上海”。

  1942年5月10日,日军第56师团148联队及113联队的292人不废一枪一弹占领了腾冲城。腾冲的繁华从此一夜之间彻底凋谢一蹶不振。

  日本人在腾冲设立的8个慰安所中城内规模最大的是熊家照相馆、柴家大院、黉学和陈家大院,现存最为完整规模最大的是蔡家大院。

  这四个慰安所相距都不过200米,在东、南、西、北四个位置成平行四边形分布,以城墙为界,熊家照相馆和黉学都在城内,而仅一墙之隔的蔡家大院和陈家大院却在城外。

  日本人按等级分配慰安所,士兵在熊家照相馆,军官在蔡家大院,而宪兵却被安排在了黉学和陈家大院。

  腾龙桥慰安所

  守卫腾龙桥的日军是渡边一雄15个人的一个小队,这儿原来没有桥,当地人渡河主要是靠用竹筏摆渡,日本人占领龙陵和腾冲后,把在滇缅路逃难的难民抓了近1万人,用近一年的时间抢修了一条通往腾冲的公路,在龙川江上架了一座临时性的木桥,在雨季的时候则继续采用摆渡的形式渡送大小车辆。这儿的士兵由于和外界很少接触,很少能够见到女人,更不不用说见到来自自己国家穿着和服的女人了。为了满足士兵们的需要,渡边给了士兵们充分的自由,他允许士兵们自己到附近的村子中去找花姑娘,最初,士兵采取了集体行动,效果很好,他们到桥头街的寨子中一次性就强奸了20个女性。而且,那些村妇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他们尝到了甜头,后来胆子就越来越大,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兴趣来,就到村子中进行骚扰。后来渡边意识到这样做很危险,预备二师的黑杀队早晚会掌握到他们的活动规律,这样会出事。一天,渡边带了10个人,把桥头街村子里的103名男女老少村民集中起来,渡边是个有些学问的人,还戴了幅眼镜,他很儒雅的叫道:

  “桥头街的父老乡亲们,皇军自从奉天皇的命令来到桥头街以来,由于管理上出了点小小的差错,至使皇军有部份士兵到村中干了一些让乡亲们有些不高兴的事,今天我们是专门来道歉的,希望今后乡亲们多多包涵皇军,因为皇军是从很远的地方到这儿,所以思乡之情过浓,免不了做出了一些过格的事,为了今后不太多的打扰乡亲们,皇军想了一个很文明的办法,还望乡亲们给予多多支持。从今天起,我驻守在腾龙桥的官兵们绝对不再允许到村中来骚扰,如若发现乡亲们可当即将其正法。但是从今天起,乡亲们也要积极的配合好皇军的需要,请保长胡大坤每天派几个姑娘来替皇军做一做饭,皇军保证她们下午来,第二天下午就可回家,但是必须保证每天都有姑娘们来,不然皇军可就不能吃饭了,村子也就会由此带来灾难。来替皇军做饭的姑娘皇军也不会亏待了她们,皇军将保证每做一次饭,就给一斤盐巴……好了,就请胡保长多多废心了,不然,我们也就对不住大家了,这个村子的安全我们也就保不了啦……哈哈哈哈哈……”

在腾冲城被俘的18名慰安妇在城北草坝街展览

  从此腾龙桥有自己的免费慰安妇成了日军部队里士兵们当中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大家都特别的羡慕能做渡边手下的兵,为此田岛也还曾专门的到这儿来调察过此事,并给以了渡边特别的表扬,他认为作为帝国的军人能为帝国多分担一些困难,那么这种军人就是最优秀的军人。

  关于腾龙桥的这种慰安方式,当我们在2003年再次到当地采访的时候,桥头街人还气得咬牙切齿,他们说,尽管后来清匪反霸的时候把胡大坤给拉出来毙了,但是胡大坤其实并不是汉奸,他只不过在那种特定的场合和特定的年代里,充当了一个替罪羊而已,因为他不这样做,村子就要被烧掉,村里死的人会更多,甚至可能除了几个女人外,都要被统统杀死,在那个时候,反正要有人作出牺牲的,胡大坤有什么办法呢,为了生存,他连他的老婆,甚至最后实在派不出人,他的女儿都被派出去了,他的女儿第二天拖着一身伤痕带着一袋盐回来交给他后,就跳江去了。应该来说,胡大坤是最恨日本人的,但是他为了一个村子能吃到盐,为了让大多数人能活,他只好一个人来作不是人作的事。因为当时的国家都不保了,谁还会来管他们这个村子的死活。在后来胡大坤被枪毙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感谢人们杀他的人,他说,对他应该是早就枪毙了的好,不该让他痛苦的活到了50年代,这是一种错误……

  在桥头街上杀了一辈子猪的胡占本今年有70岁了。

  他说:“日本人在腾龙桥强逼他们村子里的人去作流动型慰安妇的时候,他有10岁,他的姐姐当时才有17岁就被日本人强奸了,后来姐姐还生了一个小杂种,是父亲一怒之下把那个小狗日的丢下了龙川江。我姐姐后来也上吊自杀了。当时,日本人把他捆在了自家的廊柱上,当着他的面就强奸了他的姐姐,他记得一个日本人还咬掉了姐姐的乳头,还哈哈大笑。他破口大骂,还拼命的吐唾沫,一个日本兵用刺刀当胸给了他一刀,由于他人小,衣服宽大,刺刀从他的肩甲骨穿了过去,他幸免一死,但是他昏了过去。最后醒来的时候,只记得姐姐浑身上下都是血。”

在腾越被俘慰安妇的小孩在这张照片上只露出了半个光头

  胡占本说:“老子这辈子选择杀猪就是把猪当作日本鬼子杀的,老子杀一个猪,心里面就自在一截,而且杀法都是不一样的,看狡猾一点的猪,老子就慢慢的杀,让它也尝尝什么叫痛苦,对于一般的猪,我就给他痛快点,一刀直刺心脏,让它痛快一些而死,我杀的猪的名字都叫渡边,只是我把他们编了号,我从20岁开始杀猪到现在已经是第50个年头了,一年杀150头,我要杀足10000头,以解心头之恨呀……

  1944年9月13日,日军在所谓的全体玉碎之前,集体射杀了30多名各国慰安妇,然后抛尸荒野。未及射杀的部份朝鲜慰安妇在9月14日被远征军急救,其中包括日军行政班本部长田岛寿嗣的腾冲妻子蔡兰辉(请参阅远征源文化微信平台文章《田岛与蔡兰辉》。

  “据资料记载,在腾冲光复前的1944年9月初,在腾冲的‘慰安妇’还有45人左右,但这些‘慰安妇’最后的命运都很悲惨,除了本地的少数‘慰安妇’逃走以外,几乎全部的朝鲜籍‘慰安妇’被日军屠杀了。”陈祖梁说,在日军面前,“慰安妇”的地位非常低下,不仅被当做性奴隶长期受到蹂躏,最后往往还被日军屠杀,以毁灭证据。“27日,日军在腾冲屠杀“慰安妇”的影像资料公开后,我认真看了。我手头就有一张图片资料,从画面上看是战后中国远征军士兵在掩埋被屠杀的‘慰安妇’遗体,这与当天公开的其中一张图片一模一样”。

责任编辑: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0-09-08 10:44:1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93796316509327855

上一篇:慰安妇忆被日军逼当“四角牛”:利刃抵腹爬行

下一篇:缅怀!2020年离世的日军“慰安妇”制度受害者们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