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战的小国之君 鄂中希特勒王劲哉(下)
2018-11-12 09:24:27   来源:涅瓦河边   评论:0 点击:

  1943年开始,日军11军信任司令官横山勇为了立威,决定杀鸡用牛刀,出动10万日伪军对付王劲哉的不到3万人。

  王劲哉的部队虽然名义上有接近3万人,实际上核心部队也就是1万8000人左右,其余部队战斗力都有限,不可靠。

  以往日军最多以8000人的数量,配合数千伪军发动扫荡,总兵力不到2万人。这样一来,日伪军战斗力虽然占优,但王劲哉毕竟在兵力上有优势,加上又有江汉平原的河汊地形的帮助,以及大量繁多的野战工事,所以连续两次大规模反扫荡都以王劲哉的胜利而结束。

  双方混战4年,日伪军伤亡总数8000多人,其中绝大部分是日军。

  此战就不同了!日伪军出动10万大军,其中日军就有4万多人,等于兵力是以往扫荡的5倍以上,也超过王劲哉128师战力的五倍以上,情况就非常凶险了。

  外面的压力很大,内部的问题也不少。

  祸起萧墙,古瞎子叛变

  王劲哉此人喜怒无常,反复无常,滥杀成性,自己的亲信随时可以除掉。王的部下时刻都提心吊胆,害怕丢掉性命。

  王部几个旅长中,古鼎新本来和王劲哉关系最好。古鼎新是陕西商洛土匪出身,做土匪期间被打瞎了一只眼睛。

  古鼎新同王劲哉都是陕西渭南人,是标准的老乡。他们两人出身差不多,都是贫农家庭出身,后来又都加入西北军,又同被中央军排挤,所以非常谈得来。

  据卫兵回忆,古鼎新非常会做人,善于察言观色,嘴很甜,很会拍马屁。王劲哉对他本来非常信任,视为知己心腹。

  古鼎新投靠王劲哉以后,率领自己的独立旅驻守天门一线。另一个归顺王劲哉的军阀潘尚武的旅也在天门,目的是让两个旅互相监视。

  古鼎新在天门为非作歹,部下滥杀无辜,抢劫敲诈,无所不为,搞得当地十室九空,大量民众活不下去,被迫逃到日占区。

  王劲哉对此非常了解,却宽容古鼎新,不予惩处。王认为古鼎新颇有能力,能够帮助他镇守北部边境。实际上,古确实挺有能力。他在天门多次和新四军交手,大体势均力敌,帮王阻挡了新四军的渗透。

  表面上亲如兄弟,其实王劲哉对任何人都不相信,连自己的亲表弟也能随便杀了,何况一个“好友”古鼎新。

  惯匪古鼎新不是泛泛之辈,他非常狡诈,深知王劲哉是豺狼性格,时刻对古保持十二分的警惕,丝毫不敢大意。

  之前王劲哉安排自己表弟李保蔚在古旅做一个团长,也是监视古鼎新的意思。没想到,后来王突然因为莫须有的罪名将李杀了。

  古鼎新相当恐惧,不知道王劲哉什么用意,是不是因为感觉李保蔚和古鼎新走得太近才将他杀了,这就谁也不知道了。

  总之自从李保蔚被杀以后,古鼎新就日夜不得安宁,害怕哪天王劲哉突然会杀他。

  古鼎新暗中的一些戒备行为,很快被军统潜伏的特工掌握,全部报告给陈诚。

  陈顿时眼睛一亮。

  此时王劲哉虽然也是抗日,但他自立为王,又占据战略要地鄂中的江汉平原,武力抗拒中央军力量进入,还逐步向外扩张。

  之前,王劲哉主动攻击,吃掉了鄂中中央军系统的近万游击队,也属于叛变。

  陈诚认为,王劲哉破坏了统一抗战,实际上是国民政府的敌人,而且他很不可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率部倒戈投靠日寇,还是必须寻机将王劲哉解决,夺回中央军对鄂中地区的控制权。

  陈诚认为古鼎新是最合适的人选,这个惯匪狡诈多智,性格卑劣,又唯利是图,应该比较容易收买。

  考虑再三,陈诚暗中写信给古鼎新,让他借机设鸿门宴解决王劲哉。陈诚许诺,如果古鼎新干掉王劲哉,就可以继任128师师长职务。

  古鼎新接到这封信以后,左思右想,还是不敢背叛王劲哉。

  古鼎新不敢现在就背叛,倒不是将其衣,而是实在没法这么做,原因有三:

  第一,王劲哉虽然滥杀部下,但传承军阀部队特点,他毕竟是128师的唯一领袖,所有128师官兵只听他一个人的。128师有近3万大军,而古鼎新只有一个384旅,3000人左右。且不谈能否杀掉王劲哉,就算成功杀死了王,古鼎新也不可能掌握128师,因为他控制不住其他的旅长。军阀投靠中央军主要看你有多少枪杆子,没有实力就不行。如果古鼎新杀了王劲哉,再带着自己几千人去,最终很可能被陈诚耍了,什么也得不到,还是做他的旅长。

  第二,王劲哉为人阴险多疑,平时总是小心戒备别人暗算他,甚至为此杀掉自己多个无辜的卫兵。杀掉王劲哉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万一下手失败,以王劲哉的个性,就算古鼎新逃到天涯海角,王一定会杀古鼎新全家。古鼎新觉得风险太大!

  第三,古鼎新仗着有王劲哉罩着,在天门县为非作歹,无所不为,甚至公开绑票勒索。通过这些手段,古鼎新搞到大笔钱财,自己骄奢淫逸,吃喝嫖赌抽都占全了。在天门县的时候,古鼎新已经年近5旬,居然还搞了一个18岁的大姑娘。他强迫干驿的一个彭姓女学生嫁给他,不嫁就弄死她全家。

  当地老百姓编了顺口溜为:“天见古日月不明,地见古草木断根;人见古如见阎君,畜见古有死无生。”

  自然,这些胡作非为的手段一旦进入中央军就绝对搞不了,古必须过艰苦的日子,哪有跟着 王劲哉这么爽。

  就算古鼎新杀了王劲哉,自己当了128师师长。一个师长一个月薪水才几个钱?恐怕还不够古鼎新一个月抽高档大烟的花费。所以古鼎新杀了王劲哉,等于断了自己的财路。

  考虑再三,古鼎新决定还是保王劲哉,不理会陈诚。

  所谓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狡诈的古鼎新此时居然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为表示自己心中无鬼,居然将这封信交给王劲哉过目。

  王看到这封信以后,顿时眼露凶光,双手颤抖,随后却立即高升大赞古鼎新忠义,说一定要重赏他。

  私下,多疑的王劲哉却对古鼎新起了极大的怀疑。

  就像马林诺夫斯基试图收买贺龙反毛泽东,贺龙当即大骂,随后将情况汇报给毛泽东一样。多疑的毛泽东反而对贺龙产生很大的怀疑。毛泽东和王劲哉都是多疑的人,他们想问题的逻辑是一样的:我手下这么多人,为什么敌人收买你,不收买别人?这说明你肯定有问题。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王劲哉本来就有心杀掉古鼎新,只是畏惧古鼎新所在的天门县和新四军接壤,害怕动了古让新四军占便宜,还怕古跑到新四军那边去,才暂时没有下手。

  现在出了这种事,就帮助王劲哉已经下定决定,一定要尽快除掉古鼎新,以除后患。

  从1942年夏开始,王劲哉多次邀请古鼎新来师部开会。古是老土匪,对土匪黑吃黑的事情见过无数。上次见王劲哉过分的称赞自己,古鼎新已经觉得事情不对,事后极端懊悔将信交给王劲哉。

  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只能死撑下去。

  这时的古鼎新已经有所警惕,没有一次去128师部开会,每次都派副官顶一顶。

  王劲哉见古鼎新不上当,知道这种手段不行,决定换别的招数。

  天门县驻扎着古鼎新和潘尚武两个旅,王劲哉就派出一个传令兵带着密令到潘尚武旅处,要潘尚武寻机请古喝酒,在酒席中杀掉古鼎新。

  潘尚武旅和古鼎新旅同在天门,这个传令兵必须先通过古鼎新的防区。

  古鼎新做土匪混了这么久没死,也不是浪得虚名的。在王劲哉请他开会以后,古知道情况不好,认为王很有可能让潘尚武干掉他。他命令部下心腹军官万鹏举。全力观察王的动向,尤监视王派到潘尚武旅的人。

  万鹏举是土匪出身,是古鼎新的铁杆心腹,平时仗着古鼎新的势头无恶不作,甚至奸淫民女。

  这个家伙也非常狡猾,他发现有个传令兵秘密赶赴潘尚武处,立即派卫兵将其生擒。开始这个传令兵还死顶,不说实话。万鹏举拿出土匪的酷刑,没两下就搞定了这个传令兵。

  传令兵交出用米汤写的书信,祈求活命。万鹏举将民心交给古鼎新,古将信泡在碘酒里面,得以看到信的内容。

  看完以后,古鼎新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立即下令杀了传令兵灭口,同时开始找退路。

  天门县附近无非就是128师,新四军和日寇。但古鼎新不敢投新四军,因为他前后杀了很多新四军官兵和共产党员,所以他开始和日寇联络。

  这边王劲哉发现传令兵失踪,知道情况不好,立即派参谋长李德兴带着6个主力团杀到古鼎新部所在地。

  古早就是惊弓之鸟,他发现情况危急,立即拉着潘尚武,一同投靠日寇去了。日寇对古鼎新的投靠极为满意,稍后任命古为皇卫军第五师师长。

  潘尚武本来是没事的,但架不住古鼎新那套:我和王劲哉这么好,还被搞成这样。你还是半路出家(潘是天门地方大乡绅的儿子,拉着地方武装投靠王劲哉),迟早也是我的下场。

  在古鼎新跑了以后,潘尚武也拉着部队逃了。

  王劲哉见古和潘都跑了,恼怒之下,一把火将古鼎新盘踞多年的老巢干驿镇烧光,将古鼎新没有来得及逃走的部下都抓住枪毙了。

  可怜干驿镇老百姓跟着倒霉,一夜之间被烧掉民房600多栋。而逃出来的老百姓还被128师挨个搜身,搜刮到身无分文才允许离开。

  古鼎新见老巢被烧,勃然大怒,视王劲哉为死敌,决心报复。

  古鼎新在鄂中多年,对王劲哉和128师的一切了如指掌,尤其对王劲哉的128师防御情况,更是非常熟悉。

  古鼎新向日寇指出128师在防御上的一个重大漏洞,提出只要利用汽艇部队,沿多条河流前进,就可以有效绕过王劲哉的大量工事,直接攻击他的司令部。

  同时,古鼎新甚至自己出钱印刷了大量王劲哉的照片,分发给进口的日伪军,同时还告知王劲哉的特征:右手残疾,缺一个拇指!

  古鼎新叛变对128师来说是致命的,现在大家知道为什么对于叛徒和内奸一定要处死了吧。不过古鼎新的下场不错,1945年日本投降时,他丢下军队逃回老家商洛隐居。后来在50年代初期又躲过了镇反运动,最后在1953年前后善终病死。

  日军杀鸡用牛刀

  这样一来,王劲哉的128师极为被动,难逃一劫了。

  不但外部力量的战力是128师的5到10倍,内部还有这么致命的奸细,怎么可能不败呢?

  而此时日军进攻兵力也远非以前可以相比,光是日寇就有5个师团又1个独立混成旅团各一部参战,包括13师团,40师团,58师团,68师团等几个主力师团。

  而以往的扫荡最多只有一个58师团!

  不谈日军步兵师团,光是额外配属给日军的部队,就有:

  独立山炮兵第2联队  联队长 森户隆三 大佐

  野战重炮兵第14联队一部(150口径榴弹炮)

  独立野战重炮兵第15联队一部(100口径加农炮)

  独立工兵第2联队  联队长 中野潭 中佐

  独立工兵第55大队  大队长 恒川政市 少佐

  飞行第44战队  战队长 福泽丈夫 中佐

  参战的日军超过4万人,大约是王劲哉总兵力的一倍左右,武器装备厉害几十倍。

  此战还有特殊的地方,就是有数万人规模的伪军参战。

  伪军是个大题目,本文就不多说了。但中国伪军因为历史原因,大部分战斗力都不强,最强的是伪满洲国军,他们在淞沪会战期间曾经参战过2个旅。伪满洲国军受过日式严格训练,装备也好,但是毕竟也是汉族人,打国军下不了很手,所以战绩平平。

  另外就是北方作战时,尤其在山西战场,伪军中的伪内蒙古军也曾经助战。但这些蒙古族骑兵没什么战斗力,都是有枪的牧民而已,甚至打仗的时候不知道卧倒射击,跪着被国军机枪挨个扫倒。

  到了1939年之前,伪军没有形成什么规模,全中国(关内)的伪军总数不超过10万人,而且档次很低。日本人自己说:这些伪军多是流氓人渣之流,相当一部分有鸦片烟瘾或者本来就是土匪。

  但到了1940年以后,伪军开始有一定的力量,在当年伪军人数突破了15万之众。

  尤其北方敌后战场对付八路军的伪军很多,五一大扫荡中伪军就出动了1万多人协同2万日军扫平了冀中10万八路军武装。

  但伪军并没有统一的指挥,华北的伪军,比如实力比较强大的治安军听命于北平伪政府的,不服从汪精卫的命令。而汪精卫麾下的伪和平见国军,自然也不可能挺北平王克敏之流打汉奸的命令。

  至于另一个系统的伪皇协军则基本由日军自己控制,汪精卫也干涉不了。

  不过,直到1943年,日军尚且不敢使用大量伪军对付国军正规军,主要是伪军战斗力不是国军正规军对手,而且不可靠,稍有不慎就会倒戈投降,甚至自行瓦解。

  为什么这样,主要绝大部分伪军的成分基本只有三种:第一就是土匪流氓兵痞,当兵混口饭吃。第二,是迫于生计,以当兵养家糊口的农民。第三,被伪政府强行征召入伍的农民。

  伪军中,除了少数高层为了博取名利地位,死心塌地给鬼子卖命以外,大部分中低级军官和普通士兵都不愿意和中国人作战,尤其不愿意拼命。

  伪军在北方被迫参加日军扫荡时候,经常暗中支持当地民众甚至国军,八路军。太行地区一次扫荡中,伪军故意让路放走逃难的老百姓和八路军,还对他们说:你们快走,这个方向没有日本人。

  等他们跑远了以后,伪军才向天上开枪。

  不过,武汉地区的伪军则有一些不同,他们战斗力很强,是全国伪军中比较厉害的。

  此次伪军共出动了6万人助战,这也是侵华日军历史上,日寇第一次利用数万规模的中国汉族伪军参战。

  华中地区,日军主要进攻力量是驻扎在武汉地区的11军。11军进行了侵华日军1939年以来大部分的大会战。由于11军作战的需要,所以对于武汉地区的伪军要求也比较迫切。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日军大肆招揽收买杂牌部队,黑社会流氓,散兵兵痞和失意军人,组成伪军部队。当时日军属于饥不择食,从土匪到民团,叛军全部接纳。而每个伪军都有自己的旗号和名义,导致武汉地区的伪军非常混乱。

  光是湖北省的伪军名称就有一大堆,比如:金安人的伪中国人民自卫军、甘枝梅的中华护国军、姚旭堂的伪中国和平建国集团军、周振武的鄂南和平反共清剿军、金肃伟的伪华中和平靖绥军、张启璜的伪豫鄂皖边区绥靖军、熊剑东的伪黄卫军、刘国均的伪定国军、刘天雄的伪中国和平救国军、汪步青的长江上流剿匪总部(汪步青被王劲哉打垮后投日)、熊光的鄂西保安军、卢芬的伪鄂中别动军等等。

  这些伪军来源五花八门,绝大部分战斗力低劣,不堪一击之流。

  以汪步青为例,成为伪军以后三次染指王劲哉地盘,都被打得惨败。

  1940年3月31日设立武汉绥靖主任公署,1940年5月9日汪伪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驻武汉绥靖主任公署成立,叶蓬任主任。1942年6月28日,杨揆一继任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

  此时汪精卫政府已经建立,开始试图控制华中地区大部分伪军。汪精卫试图掌握一部分军事力量,以抗衡日本主子,所以对于伪军还是比较重视的。

  7月16日,汪伪中央政治委员会决定撤销军事委员会武汉绥靖主任公署,设立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武汉行营,任命杨揆一为行营参谋长(不设主任),直辖伪军计5个师、1个旅,1.8万人。

  杨揆一这个老家伙留学过日本军校,参加过北伐,1936年时就有中将军衔,担任湖北省政府秘书长。抗战以后,跟随汪精卫一同投靠日寇。

  这个杨揆一有些能力,在他的控制下,伪军战斗力开始有所提升。自然,日本人的态度改变,也是伪军战斗力提升的重要原因。

  本来日本人对于伪政权持不信任态度,所以可以不愿意让伪军扩大,也不愿意让伪军战斗力提升。但自从珍珠港事变以后,日本帝国已经走了下坡,无奈之下开始依靠伪军以减少自己的负担。

  以湖北省为例,1942年开始,日本默许日战区各县可改挂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本来就算武汉也只能挂带一条猪尾巴的汪伪政府旗帜);取消日军特务部派遣的顾问,作为中国方面聘用人员;放宽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的活动范围等。

  1943年3月6日,日军大本营就组编汪精卫的伪军一事向中国派遣军发出第1454号指示,即《中国方面武装团体整备指导纲要》。指出扩编整训后的汪伪军由原来“维持和平”、“治安”的职能,转变为野战军性质,担负协助日军作战和独立地对蒋介石军队作战。

  由于日本人首肯,汪精卫立即下令强化的武汉地区的黄卫军(军长熊剑东)、定国军(军长刘国钧)、中国人民自卫军(军长李汉鹏),皇协军(师长汪步青)等伪军。由于对于伪军进行较为严格的训练,提供大量先进武器,伪军战斗力有着明显的提升,不再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的部队了。

  这些伪军数量并不少。

  刘国钧的定国军,下辖2个师和1个直属教导团,1万多人。

  李汉鹏的中国人民自卫军,下辖4个师又3个旅,还有迫击炮团、特务团、机枪营、卫队连等,2万多人。

  皇协军汪步青师,辖两旅和一机械化队,1万多人。

  黄卫军熊剑东,也有1万多人。

  以上四支伪军已经有6万多兵力,加上武汉地区驻扎的武汉绥靖军1万5000人,总兵力接近10万。

  这些伪军虽然战斗力并不算很强,但对付王劲哉就足够了。王劲哉部不是正规军,战斗力相比中央军差了几个档次,武器装备更是差劲,顶多比伪军战斗力略强一些。

  此次作战中,日军调遣几乎所有能够使用的伪军,共凑齐了6万人,日伪军总兵力为10万人。使用如此大的兵力对付6个县的王劲哉不到3万人,连日本战史都认为这是小题大做,大炮打蚊子。

  日本投降的时候,汪伪政权的正规伪军约为45万人。其中成建制投靠成为伪军的国军部队,基本是清一色的杂牌军,其中尤以西北军和东北军最多,所谓十大伪军将领中西北军和东北军出身的占其中八个!王劲哉被打垮以后,他的部下很多也被日寇收编为伪军。

  日军泰山压顶,王劲哉力不能敌

  虽然有兵力火力的绝对优势,鬼子却仍然很鬼,开始声东击西,隐蔽自己的真实意图。

  作战刚开始,驻荆门的第13师团,驻咸宁的40师团并没有进攻王劲哉,而是攻击和王劲哉相距不远的中央军87军118师,同时攻击中央军体系的游击部队第9战区金亦吾的挺进第1、第2、第3纵队。

  日军此举的目的是,首先打垮这些王劲哉的友军,然后集中力量对付王。

  具体用兵时候,日寇非常巧妙,做出试图西进打通到宜昌水运线路的样子。

  结果,不但王劲哉上当,误认为日寇不是打它的。连在长沙的第9战区和在恩施的第6战区指挥官薛岳和陈诚也做出误判,认为日寇就要大举进攻宜昌一线,下令部队做战前戒备。

  第一阶段作战于2月13日开始

  2月13日,横山勇由汉口至蒲圻县的11军指挥所,进攻于当日开始。

  第40师团于当晚22时30分,分两路,从从临湘县路口铺和道人矶渡往江北,首先发动进攻118师。

  118师官兵奋力抵抗,第40师团又被复杂的地形阻碍,甚至有联队出现迷路现象,苦战4天,该师团才攻占了第一阶段的目标新厂。

  118师不过几千兵力,面对40师团主力1万大军自然完全不是对手。按照当时国军的战斗力,一个军也不见得能挡住日军一个师团。

  这边,13师团也从沙市向东进攻。在飞机的配合下,13师团很快扫清国军第1、第2、第3游击纵队。游击纵队不是正规军,更不是日军对手。激战到2月20日,3个游击纵队在日军重兵围攻下,经过激烈抵抗,先后放弃阵地撤退,伤亡相当惨重,一部撤退不及,被包围击溃。

  这样,经过一周激战,日寇以重兵击退了118师和3个游击纵队,扫清了外围可以支援王劲哉的友军。

  随后,日伪军以10万重兵,突然回头闪击,四面八方围攻王劲哉。

  具体部署为:第3步兵团,第13师团从西面包围;第40师团从南面包围;58师团从北面包围。由此,日军计划从三个方向出击,128师东面则是日军控制的武汉地区,向东是死路一条的。

  第3步兵团由白露湖以东,第13师团由新厂地区向东北、第40师团由监利一带向西北,第40师团另派出仁科馨大佐的第235联队,由洪湖县城(新堤)向北,一齐攻向峰口地区,位于沔阳地区的第58师团,将其部队在峰口以北的白庙地区展开,即51旅团展开于白庙以西、52旅团展开于白庙以东的东荆河之北岸一线。构成对峰口地区的包围、压缩、聚歼之态势。

  由于和王劲哉交手4年多时间,日寇对洪湖地区以及128师也有深刻的了解。

  此次进攻之前,日寇做了完整的准备工作。日本战史中写道:

  组织空中侦察:洪湖地区湖泊与河道相连,芦苇、蒲草丛生,水网地带的小路,低水位时尚可通行,涨水时则被漫没,此时交通唯赖舟船。

  关于这一带地区的地图,本来绘制得就不很准确,加之日本陆军在华作战部队使用的地图主要是二十万分之一的比例,与实地出入太大,因而准确性很差。

  11军为解决这一问题,指定飞行第14战队,对洪湖地区进行侦察和空中摄影,将128师所驻地区的湖泊、河流、道路、村庄、营房、各地区的工事体系、堡垒群摄影后,连接成航空地图,分发给各部队。

  进行攻坚训练:根据空中侦察到的堡垒、工事的位置,形状,高度等情况,各部队根据各自担负的任务,进行对堡垒攻击的火力组织、攻击方法、战斗协同和攀登等各项训练。

  准备各种器材:主要是准备攀登的长短不同竹梯;一头系有锚钩的攀登绳索(用于对低高度的攀登);和用发射器投掷的长绳索攀登锚钩(用于对高层碉堡)等等;

  进行沙盘作业;各部队在进行了战斗动作训练,预演之后,指挥人员进行沙盘作业,以研究、解决作战中可能遇到的问题。

  印发参考材料:将128师的组织情况,特别是王劲哉师长等的各种照片,复印装订成册,供作战和清查被俘人员时对照和参考。

  敌我力量悬殊,加上还有叛徒古鼎新的出卖,王劲哉和128师此次非常被动,接连失利。

  2月21日,在击退国军118师和3个游击纵队以后,日军突然转移进攻方向,从南、西、北三个方面,围攻128师的驻地峰口镇。

  日军预计猛攻1周时间,具体部署为:

  第13师团,从监利向北经陈沱口至周老咀,2月24日至机头河、小潭子一线,从西面包围峰口。

  第40师团,从监利的东面出发,向长夏河前进,2月24日到达了洪湖以北的沙口市,从西南形成对峰口的包围。

  第3步兵团(下辖1个步兵联队又1个步兵大队,还有1个炮兵大队)、由余家埠经东荆河以南的新洪、北口、府场,24日到达了谢仁口,迂回至峰口的西北方向。

  第40师团仁科馨的第235联队,于2月19日由赤壁渡过长江,经石码头、洪湖县城(新堤),24日向北经小港到达汉河口以北地区展开,形成由南方对峰口的包围。

  第58师团,于2月24日在峰口以北的白庙子两侧,沿东荆河对峰口构成北面的封锁线。

  128师官兵拼死苦战,双方激战近4天时间,日军各条战线都受到层层阻击。

  日军认为最大的难题就是可怕的地形。128师的阵地往往修筑在沼泽,水田和湖泊边。周边的地形都无法通过,只有一条烂泥齐膝的小路,而小路的上都有一个碉堡。128师碉堡中的机枪,可以轻松封锁前进道路。而日军兵力难以施展,甚至只能单行行军。

  虽然如此,日军此次兵力太大,携带大量山炮和平射炮,所以这些碉堡也不可能长时间抵抗日军。

  战斗极为激烈,128师官兵死守碉堡工事,往往到碉堡被炸毁才停止抵抗。只是此时日军不同于以往,他们重武器众多,这些碉堡反而成为128师官兵的活棺材。正班整排的128师官兵,被炸死在碉堡内。

  王劲哉劳民伤财的工事,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当时的卫生兵郭忠伦回忆:日军到了柳关附近,有学军医的同学爬到碉堡顶端观察日军,谁知道被日军发现目标,向我们碉堡连接打了6炮,掀掉了碉堡的顶层。跑到碉堡顶端的同学当场被炸毙命!我们卫生兵都躲在碉堡的底层,不敢动弹(碉堡有两层)。日军停止打炮以后,队长让我们赶快到碉堡上面抢救伤员,搬运尸体。我不顾一切冲上去,拖着一个人往下跑。到了下面仔细一看,哪里是什么尸体,原来只是一条大腿。我的教官和5个同学都已经被炸死。没多久,枪声越来越近,日军步兵开始攻打碉堡。由于碉堡已经被炸毁,我们无法抵抗,只能冲出碉堡。日军子弹密如雨点,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

  到了4日后的2月24日,日寇已经到了峰口约为10到15公里的预定包围圈上。

  更要命的是,古鼎新这个王八 指引日军沿着河流,乘坐汽艇突入王劲哉防御的漏洞,直逼王的师部峰口,想要一举打掉128师的指挥中枢。

  王劲哉无奈,被迫刚刚开展就很快转移指挥部。

  这样激战刚刚5天,128师主力在数倍敌人的疯狂大吉下,伤亡超过三分之一,又失去了统一的指挥,陷入了混乱中。

  128师是军阀部队,所有一切都必须听王劲哉的,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接手。现在联系不上王劲哉,128师就等于没有指挥了。

  总共开始的第二天,也就是25日,日寇一部乘坐汽艇突破128师的阻击,顺利占领王劲哉的指挥部峰口。

  而此时128师各部都被重创,一部已经伤亡殆尽,一部陷入溃散。整个鄂中王劲哉控制的6个县的核心4个县内,每个县都有日伪军超过2万人,这如何得了。也就是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日伪军,不要说抵抗,哪怕突围都是很困难的。

  战斗极为惨烈,师部特务连排长张恒山回忆:王师长安排我们特务连协同程权五旅 防守柳关仓库 ,这里面有80袋现钞和5大箱金银,是128师的主要军费。没想到,日寇以5000多人,附重炮数门,猛攻我柳关仓库。尽管我军士气旺盛,但敌人火力十分猛烈,竟将程旅一部分士兵埋于坚固的工事下面,紧接着开始了巷战,肉搏战。经过一场浴血奋战,阵地上仅剩下我们一个排的兵力。。。我才向战士发出突围的命令。突围时,我的妻子身中数弹命亡,她怀中还抱着4个月的婴儿。我抱着这个啼哭的孩子向王师长汇报了情况。此种惨状又激发了战士们的勇气,且战且退,终于突出重围。

  碉堡再多也是死的,面对日军炮兵也就是几炮就被解决。之前王劲哉能够依靠掉被击退日军二次大规模扫荡,主要是日军数量不过几千人,准备不足,炮兵数量少,难以跟随步兵部队前进。此次日军出动4万多主力,光是大炮就有几百门,对付王劲哉的碉堡工事自然没有问题。上图的92步兵炮和下图的山炮,不但可以拆卸通过复杂地形,威力也相当惊人!

  王劲哉负伤被俘

  而王劲哉在战斗刚刚打响,由于躲避日军的突袭峰口,就已经突围。而四面都是日伪军,实在无路可走,所以在25日当天王劲哉就受伤被俘了。

  25日,在峰口西南的戴市以东约两公里的地方,日军第40师团234联队山崎幸吉少佐的第1大队,与128师一部遭遇并发生了激战。这部国军数量很少,很快被击溃。

  日军战史写道:作战中日军俘获守军部分人员及马匹,在清查这些人员及物件时,发现一根刻有王劲哉姓名的手杖,得知刚才交战后撤走的部队中,有128师师长。第40师团长青木成一根据234联队长户田义直这一报告,立即令师团骑兵队长太田寿男中佐率其部队,沿着长夏河向前追赶和搜索。经一整天在烂泥路上前进和搜索的骑兵队,到达六家湾时已疲惫不堪,且天色也近傍晚,因而决定返回。

  在返回途中,先头的侦察骑兵,发现了有一部分人,正对着六家湾方向前来,于是骑兵队即利用附近的民房进行设伏。在这一部分人员接近村庄约200米时,敌即开火,除当场栖牲负伤者外,其余人员很快撤走。

  骑兵队在清理战场时,发现一件质量很好的斗篷,知不是一般军官所有,于是急速追赶。在17时30分于六家湾北侧的长夏河边一个小村庄,骑兵分队长(班长)安艺夫,发现一个穿着潮湿便衣的男子正在奔跑,安艺夫策马很快赶上。此时骑兵队的人员也已到达,他们以所带的照片像册及附注的资料,与这个男子进行对照,发现他很像王劲哉师长,经讯问,他承认自己的师长身份,日军进行查验,发现王的金牙齿及其右手的枪伤,都与照片及资料所载的相符,因而最后肯定128师的师长已经被俘。

  日本人回忆的大体没错。

  师部特务连排长张恒山回忆:此时我们只剩下十多人了,向师长汇报情况后,师长不胜感慨,神色凄然。师长在危急时刻,集中残部,依靠勇敢善战的杨德修团长,一道突围。王师长因战争激烈,数日滴水未进,正欲用餐,却被日寇包围。此时我率领警卫人员隐蔽于斜坡地带,向敌人北部突出射击,几个敌人应声倒地。特务连连长许邦治率部又突袭敌人尾部,接踵而战,我军迫击炮响,杀开一条血路。我保护王师长冒着枪林弹雨撤出包围圈,向官湾方向退却。但敌人越来越多,火力越来越猛,迫使我军进入湖水中。

  此时王师长身边还有50、60个士兵,左右冲出闯,始终冲不出日寇越缩越小的包围圈。在官湾,我军与部分第骑兵步兵遭遇,跟随师长的士兵只剩下20多人,始终在敌人的包围圈内。

  此时王师长的脚部被日军子弹打穿,行动艰难,卫兵至此已经全部壮烈牺牲。我抱着孩子逃入湖中,凫水逃走。

  王劲哉被俘时候,当地村民王德元回忆:一天中午,王劲哉率领70多人冲过浮桥向南转移,结果被一支巡逻的日本骑兵发现。日本人发现这一队有轿有马,装束不同于一般的逃兵,便架起机枪扫射。王部被迫还击,经过激战,王部寡不敌众,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王劲哉已经受伤,跑不了。他赶紧脱下军服,换上便衣,混入逃难的群众中。狡猾的日寇命令翻译官大喊:凡是本地良民,迅速回到各自家中。王劲哉无家可归,只能藏身于彭李湾后面的草堆。本地群众发现有人,就跑过来看个究竟。王劲哉就自我介绍:我就是王劲哉!他以为自己名气大,群众会掩护他,也会怕他。岂知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一些群众当面指责他:你做的工事太多了,手段太辣了,累死了不少老百姓,群众都怕你!王劲哉不敢硬顶,连声说:我错了!我错了!

  有一个叫做徐国培的村民,说要把王劲哉捆起来交给日寇,省得日寇发现了来血洗村子,但其他村民不支持。

  王劲哉也说:我和你都是中国人,你把我交给日本人有什么好处吗?

  村民们就散了。但还是有人向日军汇报了,是本村的二流子,叫做彭明辉。因为当时对王劲哉悬赏的价格很高,彭明辉试图拿到这笔赏金。

  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向日军报日军很快知道这个消息,找到了王劲哉,拿出照片一对,认定确实是王劲哉后,就命令老百姓把他扛到卢家湾。在卢家湾,日军发现王劲哉右脚被子弹打穿,让军医给他包扎。日军找来一个梯子,垫上了棉絮,让王劲哉睡上去,派包括我在内的四个人,轮流抬着他去小沙口,沿途日军都列队欢迎!

  沿途日军向王劲哉敬礼,王不予理会,只是用手抓自己胸部。我好奇问他为什么。王劲哉说:我心里难受,早知道今日,悔不该脱下军装换便衣,这有损中国军人的气节,丢了中国人的脸。

  到了小沙口日军指挥部,我们几个苦力在门外看的清清楚楚。一个日军军官欢迎王劲哉,给他一杯茶,一支烟。王劲哉结果往地上一扔,还说:我是中国人,宁死不做亡国奴。今日被俘,要杀就杀!

  虽然王劲哉本人在25日被俘,但128师其实并没有彻底瓦解。日军突袭打垮了王劲哉的司令部,但128师主力尚且还有一半,自发的抵抗还是很猛烈。

  25日后,第13师团在扫荡中,遇到转移至白露湖以东余家埠、王家场一带的128师参谋长李德兴所指挥的约1500人的顽强抵抗。由于久攻不克,第13师团被迫将驻于郝穴、新厂、普济观的65联队的大部调至白露湖以南地区参加扫荡。

  到3月2日,零星的战斗还在继续,128师一部退入大洪湖地区继续游击战。

  如果这是中央军系统的部队,虽然师长王劲哉被俘,但参谋长,副师长等都可以接任师长职务,领导全师继续作战。但128师是军阀部队,王劲哉一手遮天,没有第二个人能有这样的威信。所以随着王劲哉的被俘,128师很快就瓦解了,四分五裂。

  战后日寇宣布,击毙128师官兵8604人,俘虏2万3214人。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128师全军也不到3万人,估计又是日军将当地男青年抓来凑数。不过128师伤亡被俘过万,余部溃散,已经不存在了。此战中,128师被俘很多,包括第128师第381、382、383旅旅长赵天时、任兰圃、薛豪平,还有参谋长李德兴。另外还有几个独立旅旅长也投敌了,包括独立1、2、3、5旅旅长潘胜富、苏景华、张海平、苏振东。

  其中苏振东刚刚一开战,就被谷鼎新拉过去了,将自己的防区移交给日军。王劲哉对苏振东恨之入骨,却没有办法!

  这也是军阀部队最大的问题!

  至于此战中,国民政府的态度一直是矛盾的。虽然王劲哉公然对抗政府,实则和政府为敌,但他毕竟还是国军序列,也能打日本。

  所以在1942年末,陈诚除了布置白露湖地区的3个游击纵队以外,还将第8军的荣誉第1师由江南调至江北。自然,此举的目的就是从侧翼支援128师。荣誉1师是经历过昆仑关战役的王牌部队,堪称国军最厉害的劲旅。

  不过,1943年2月,美国代表史迪威强迫国军组成云南中国远征军反攻缅甸。蒋介石无奈,将第8军调到云南,这样一来荣誉1师也跟随第8军一起走了。

  陈诚随后将87军王严的第118师调到这里,该师有3个主力团,本来是湖南保安团在1938年编组的,战斗力还是不错。

  此次日寇出动10万日伪军以泰山压顶的势头猛攻王劲哉,蒋介石稍加犹豫,命令鄂中国军立即出击救援128师。

  没想到日军开始先出兵将118师和3个游击纵队都打到了鄂中的边缘,随后在叛徒古鼎新的帮助下,仅仅5天内就掀翻了王劲哉的司令部。

  国军实在不可能在区区5天之内,将这里10万日伪军击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劲哉的鄂中帝国瓦解。

  国军一部奋力杀入鄂中,打入王劲哉指挥部峰口时,日军已经结束了鄂中的作战。当时国军尚且不知道王劲哉被俘,在指挥部附近发现一具穿着高级军装的尸体。

  由于尸体已经被炸碎,不能看出是谁,国军认为这很有可能就是王劲哉。

  于是蒋介石公布王劲哉师长已经阵亡,下令追授其为陆军二级上将,授一级青天白日勋章一枚,由其子王义虎代领,并提拔王义虎为新45师125旅副旅长。

  王劲哉被俘后,并没有向古鼎新一样做汉奸。他拒绝和日军合作,也不愿意去就任汪伪暂编43师师长一职,由此被关押起来,之后改为软禁,直到日本投降才被释放。期间为了示好,日军将王劲哉的两个太太送还给他。

  王劲哉被俘押禁武汉期间,投降的原128师几个旅长古鼎新、苏振东和饶薛如都在武汉做伪军。古、苏约了饶薛如去看望王劲哉!

  古、苏各拿出两百银元的厚礼送王,王对古、苏两人怒目而视,当面拒绝,并说:“这是人民的脂膏,我不忍接受。”

  而饶薛如只送了十多元的礼物,王却收纳了。

  王劲哉的部队不到3万人,而日军出动4万多部队,加上5万多伪军,而王劲哉的地盘不过鄂中4个县的全部和2个县的一部,简直太夸张了。在五一大扫荡中,日军击破拥有22个县的冀中根据地,打垮了八路军10万人抢,才用了2万多日军,1万多伪军。

  王劲哉的后半生

  史料中写道这一段:王劲哉被俘后,初拘监利县,三月十六日解送到汉口,九月十六日解送南京,二十一日到达,住台下路国民饭店。十天后,敌派会说中国话的宪兵藤井专程往南京,送给十几万元生活费,后移居锅底77号,住正房三间,两边厢房各四间,允许在南京城内自由活动。不久,伪中央政府参事黄吉兮(沔阳仙桃人)求见,献计王劲哉, 请求汪精卫调他到伪国民政府,并代王写了报告,后因汪精卫病逝而未果。一九四四年冬,有一山东人张某找到王劲哉,说他有一支人马要王劲哉去带领,王一听大喜,立即报告日本宪兵准尉高桥,几天后敌人派宪兵大尉立花和高桥,同王、张去郑州,到郑州后,张某西洋镜被戳穿,狼狈而逃。这时,立花大尉要王劲哉到河南叶县当招抚使,王问“有多少军队?”立花说“请王阁下在地方号召(也就是现在没有一兵一卒)。”王劲哉装病谢绝,遂同高桥到开封。在开封买了十两大烟土带回南京卖了,并送给高桥一些礼物,取得了高桥的信任。高桥每天晚上出外嫖妓,深夜要王伴送回家,以免妻子怀疑。后来,高桥又伙同王劲哉派人到郑州贩卖关金(钞票)数万,最后一次得利二千多万元,王劲哉就拿五百万给高桥。因此,高桥在上级面前尽说王的好话,说王愿意协同皇军打英米(指英、美两国。当时口号:大东亚是一家,共同消灭英米)。

  一九四五年二月,高桥同王劲哉坐飞机到汉口。高桥见人就说:“王阁下要当总司令了。日本驻汉当局也设宴欢迎王劲哉。这时在汉的伪军官生怕王劲哉来后夺 了他们的权,有的暗中串联反对,有的个别劝王离开武汉。这样王劲哉又回到南京,一天,高桥在王劲哉开名单找改口俘虏营要人成立军队,四月,高桥去武汉,五月给王带来三十几个人,二十七条破烂枪,在王劲哉的门口挂上了“皖南司令部驻京办事处”的牌子,王劲哉遂成挂名司令,在他卧室安上了专用电话机。

  王劲哉在南京住了两年,当时他想些什么?一九五六年他给陕西省委书记处书记赵伯平同志信中说:“我与蒋贼势不两立,我能逃到那里去?没路!到共产党方 面去,总得有些本钱‘军队’,所以我那时总想做个既入虎穴(被俘),不得已的人了,他既没来,我就学个越王,弄些军队,一方面能够保我的命,带到中国的偏僻地方去看蒋贼所为,一个方面到共产党方面来。”

  所以,被俘期间王劲哉并没有和日寇合作,但尽力试图捞一些兵权以投靠国军或者八路军,但日本人并不傻,始终不给他兵权。

  1945年9月,被关押在南京的王劲哉得知日本投降,冲出监押点,到国军第十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除求助。

  李品仙是桂系将领,对王劲哉这种杂牌军人也不太排斥。

  李给王12支步枪、6支手枪,并向浦口俘虏营要了200名士兵,编成5个连,归王指挥。李品仙还宣布王劲哉为四十师师长,并驻宿松县。王大喜,立即沿用128师番号,四处招兵买马,并且率众由南京开向安庆。中途,王劲哉指挥部下截获日军汽船3艘、重机枪5挺、步枪30余支及若干军需用品。不足两月,王部汽车、大炮、轻重机枪俱全,还添了几辆日本坦克。

  国民政府对王擅自受降日军的作为极为不满,何应钦出兵袭击王劲哉。王劲哉此时只有几百人,寡不敌众,试图投靠新四军李先念部。

  但还没联系上李先念,部下就已经纷纷溃散,各自开溜了。

  王劲哉无奈,只得孤身逃到汉口,安顿了在此处的家人,让他们回老家陕西三原。随后,他准备自己一个人投奔李先念的新四军第5师。谁知道一到郑州,就得知第5师在国军围攻下险些全军覆没,最终勉强突围逃脱。郑州街头报童大声叫喊:“全部消灭共军第五师,李先念失踪。”王劲哉茫然无措,只得返回陕西三原。

  此时王劲哉已经52岁,年过半百了。他先是回到陕西三原的家里,准备寻机投靠解放军。

  西北王胡宗南得知这个消息,立即派兵将王劲哉逮捕,关押在西安南门外张家村胡宗南的军法处。

  不过,胡尊敬王劲哉曾经长期抗日,对王也颇为优待。优待是优待,却并没有释放的意思。

  资料中写道:一天早晨,看守所长要王写个履历,王认为履历一交就可以释放了,因为兴奋不能入睡,少倾,所长来告:“现在送你到南京,军法处长一同去,你赶快起床,坐汽 车到户县(陕西)机场。”王换上一件黑袍戴上一顶风帽,一副黑眼睛。穿戴完毕,看守所长又说:“在机上不准和任何人说话。”王劲哉一听,知道大事不好,他的幻想彻底破灭了,他又气又急。适逢天气不好,飞机不能起飞,仍被送回军法处,这时,王劲哉借小便之机,察看了地形,发现围墙不高,便起了逃跑之意,他焦 急不安地等到天黑,趁哨兵未上岗之机,越墙逃之夭夭了。

  随后,王劲哉再次逃到渭南老家,很快和解放军王世泰司令员接上头,并请代转给毛主席一封信。

  王随后到达陕北根据地,后担任陕西自卫军纵队司令员。1948年,王劲哉被中共中央北局批准为中共特别党员。1949年他随军到关中,任渭南军分区副司令员。

  因为王劲哉是老军阀,在鄂中期间不但多次和新四军开战,也杀了不少共产党员,自然不可能逃过一系列政治运动。

  先是在1951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王劲哉被停止党籍,解除副司令员职务,调西北军区参议室任有名无实的参议。相比被枪决的众多国军高级军官,王劲哉还算不错的。

  1952年,王劲哉调陕西省人民委员会参事室任参事。1953年加入民革。从1952年起曾任陕西省政 协一、二届委员,常委等职。

  王劲哉参加革命工作后,工作吃苦肯干,而且相当积极。

  资料中写到:他曾在郃阳参加土地改革运动,在参事室工作时,经常外出调查工作。后患病住院,多次与人谈话,感激共产党,认为中国共产党是他的救命恩人,为不能工作感到难过,经常鼓励其妻做街巷工作,有时还尽力帮助做些工作。晚年,他对前半生作了回忆,在给 省委书记赵伯平同志的信和自传中写道:“我在旧社会的生硬作风,以及一些草菅人命的事,我深深感到也认识到这是罪恶,今后只有加强学习,争取为人民当一个 少犯错误的勤务员,赎我前半生军阀罪恶了。”

  遗憾的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1966年文革爆发,王这条硬汉子也被大肆打击。1968年开始,王劲哉多次在西安被造反派当众批斗。虽然造反派尚且没有对他动武,但对于曾经和蒋介石毛泽东平起平坐的老王来说,这还是无法忍受的奇耻大辱。

  王劲哉咽不下这口气, 气愤之下,1968年突发脑溢血。没有几个月,就与世长辞。王劲哉是被迫害致死的,终年72岁。

  其实王劲哉本人力战受伤被俘,可以理解,实在是不能作战,也无法突围,被俘报名无可厚非。况且王劲哉投靠日寇以后,也没有做损害国家民族的事情,不算汉奸。但有意思的是,王劲哉以汉奸罪杀了那么多人,一再教育自己的128师官兵绝对不能当俘虏,自己最后却没有自杀。其实并不难理解,王劲哉本质还是一个半政客,政客只要不死就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王劲哉虽然是个独裁者,把别人的命不当命,不代表自己不怕死。实际上,所有的独裁者中,除了希特勒以外,有几个自杀的?齐奥塞斯库乱枪扫射致死,米诺舍维奇气死在监狱里,萨达姆上了绞架绞断了脖子,卡扎菲干脆被爆菊虐杀,死后还被鞭尸。有意思的是,中国有一批人非常赞赏王劲哉,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其实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他们不是崇拜王劲哉,而是崇拜在鄂中一手遮天,任意妄为的皇上王劲哉。可以说,这批王劲哉的崇拜者的存在,本身就是中国人的悲哀!下图是电视剧中王劲哉的形象!

  参考资料:王劲哉

责任编辑:文小铃 最后更新:2019-02-20 16:51:4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的小国之君 鄂中希特勒王劲哉(中)

下一篇:抗战史上一位民族枭雄--王劲哉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