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日老兵的光荣——访一二八师师长王劲哉近卫兵黄铁成
2018-11-12 08:39:31   来源:阳郭史苑   评论:0 点击:

  抗日老兵的光荣

  ——访一二八师师长王劲哉近卫兵黄铁成

  国民党一二八师进入沔阳地区是1938年秋末,兵败则在1943年早春。历史过去了70多年,一二八师还有健在的将士么?谷雨季节,我得到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王劲哉的近卫兵黄铁成已经93岁,岂止健在,还耳聪目明呢。

  今年4月的一天,春光明媚。我专程前往沙湖镇红土湖村,拜访了这位抗日老兵。

  问:您当兵的部队番号是什么,怎样入伍的?

  答:我在一二八(师)司令部近卫连当兵。记得是己卯年(1939年)冬一二八(师)的劝勉队(相当于后来文工团的功能,但也管抽壮丁)到王家场,搭台唱戏,劝勉队的队长与联保处已经登门造册征兵,口号是"三抽一,五抽二,唯有独子不当兵"。我家三兄弟,老大老二已经结婚生子,我19岁,未有家室,就该我当兵了。

  问:当兵在什么地方?具体干什么事?

  答:一二八师司令部从咸宁迁到沙湖镇,再迁到仙桃,第三个地方是沔城,第四个地方是峰口镇,最后是百子桥。我经过检验,到沙湖镇集中,有我认识的杜窑人:张业楚、张业还、杨远清、陈福堂;红旗人:彭雷仿、刘秋舫;柳潭人:熊山扬……新兵无枪,只搞下操,手托砖块等动作,随即分配到连队。我们这批熟人都分散了,我到百子桥司令部报到,近卫连连长名叫许帮字,陕西人,我的排长名叫张恒山,陕西人,特别精明、干练,但他人不在连队,只有空名,还有我的直接上级是班长朱怀德,也是陕西人。连、排、班约近百人,任务是守卫司令部、站岗、放哨,还要监管牢房、土牢,惟独排长张恒山等上十人吃住都在司令部,张恒山伺候王师长左右。

  问:你记得的王劲哉是什么样子?还有他的家人,你见过吗?

  答:王劲哉师长、李德新参谋长,都身材魁梧,从不见他两人抽烟,听说也不喝酒。尤其是王师长,总是着一身土布军装,挂斜皮带,别手枪,马裤,皮鞋,走路挺胸健步。因守卫司令部,我早晚都能见到师长,他出门看天气,他查岗哨,又急速而返,因为挂满电话的司令部里,电话铃响了。他常在地图前点头瞌脑;从不正儿八经在餐桌上就餐,总是边啃馒头边接电话。有时还批复下面的条呈。有天,近卫连参战打了胜仗,王师长批给连长许邦字一张纸条:“奖十块银元,购猪肉打打牙祭。劲”。我们全连传看,真像过大年。师长有两位夫人,老兵悄悄告诉我们:大夫人是妹妹,二夫人是姐姐。大夫人叫孙仲铭,对我们这些近卫兵蛮和气;她的大女儿只有七八岁,会唱一二八师《军歌》和京戏,可惜记不得了(笔者轻声朗诵:“长江水,黄河浪,一二八师上战场。中华男儿扛起枪,起来保家乡,烈火炼金刚……”。老人此时双目奇亮,兴奋不已,忙说,是这样,是这样唱的。)

  问:您是王师长的近卫兵,职责是守卫司令部及看管重要犯人,直接参加过战斗吗?

  答:王师长非常精明,思考周全,近卫兵一是轮流下到连队接受考察,二是上前线参战。1941年9月间,正是收割季节,一二八师七六三团团长张平海,行军至范关,遭遇从襄河里开来的大批日军(日舰停泊黄家场),战斗打响,师长得到前线电话,即令近卫连百人急行军增援张平海团。这就是给我们一个实战机会。这场战斗不分胜负,敌人主动撤离战场。但我军伤亡很大,我受了重伤,晕死过去,在医院睡了两天才因腹痛醒来。这时我才知道,我的伤是子弹从右腰侧打进腹部去,左手捂伤口,子弹又伤左手掌心(说着,老人便解衣现伤)。住了20多天才出院,回到近卫连休息。许邦字连长说我已被当成死人,是一二八师王怀之游击队,搜索战场才发现我的。据王怀之队长说,我人晕死了,右手握紧的枪支硬是剥不下来。说是战地医院,其实就是几间草屋,放几张从老乡家借来的竹床,铺点棉絮,医院设在福临寺。

  问:受到奖励吗?

  答:怎么没有?近卫兵连长也受了伤,我,还有近卫兵王清国(后来因伤口复发病亡)。同时被通知,师长要亲自接见我们。我们平常看到的王师长,一脸严肃,今天见到我们,满面春风。我们三人立正行礼,师长回礼,随即亲手为我们三人别上纪念章,还说了鼓励的话。别上纪念章后,师长又发给我们每人一双皮靴。我回到连里,忙从胸前取下纪念章细看:银质,铸三排字:“负伤纪念章,师长王劲哉,功在民族。”总共14个字。

  问:您说除了守卫司令部还有看守牢房与地牢的责任,请问,看守了哪些人?

  答:印象深的是,看守了由战场俘虏的两个日军,还有洪湖府场的联保主任张中福,张不仅向日伪报告我师行动情报,还贪污了国课,再是一位特殊犯人吸食鸦片的程权五团长。我就说说程团长。一二八师规定,天王老子,只要你吸毒贩毒,无条件地杀。王师长爱惜人才,程团长会打仗,他在陶坝一战中,以士兵加集束手榴弹,炸毁了两辆日军的坦克,为取得陶坝一战的胜利,立了大功。他命令吸毒的程团长坐地牢,不见天地日月,饮食、倒粪桶都由近卫连士兵动手,一共关了20天,才放出来,程团长的烟瘾戒掉了,提拔当旅长的命令也下来了。

  问:那两个日俘和联保主任呢,是怎么个结局?

  答:这两个日俘和保长张中福关了几个月,王师长几次提审他们。尤其是对日俘,师长不打算马上杀掉,总想从他口里多抠些情况。但是,到了癸未(1943)年春节过后,凭感觉,形势有些紧张,司令部几乎电话铃声不断,看师长的样子,怕是每晚都在熬夜。我们近卫连也感到,恐怕又有行动,要搬迁司令部了?近卫连连长许邦字去见了师长,回到连部,向6名近卫兵(包括我)传达师长命令(先望了望我们,然后向日俘挑了挑嘴)准备,拉到路旁:刀决!因为经过了范关增援战,我一点也不紧张,看了看两名日俘,日俘这时候说:“我的,嗦啰嗦啰的有!”我们朝夕相处,吃一样的饭,睡一样的地铺,眼神和言语都有交流,所谓嗦啰,就是杀。说话时并无恐怖表情,他也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我也就释然了。倒是那位保长,上绳子的时候,哭起来了,一再嘱咐“好点做”,他还不知道是“刀决”,是用步枪上刺刀:戳死。我戳死了一个日俘。

  问:刀决了保长、日俘后,司令部搬迁了吗?

  答:不是搬迁,而是遭到灭顶之灾。我们在正月十几的一天(确切日子记不清了)的上午九点多钟,听到嗡嗡的飞机声,由远而近,师长下令:立即疏散,但须仰卧,瞄准日机,打!许邦字连续传达三遍。嗡嗡声变成轰隆声,12架敌机,3架一组,向下俯冲时,三间大瓦房,两间草厢房,还有伪装的大炮,立即被炸,起火,我们都朝敌机开枪了,但都没有打中,奇怪的是,4组飞机投弹非常准确,司令部仅隔一沟的民舍,还有我们近卫连的宿舍都没有遭到轰炸,12架敌机的燃烧弹,弹弹都命中司令部。所有电话、机房及其它设备都葬身火海,司令部与各旅各团的联系完全切断,地下甬道里的官兵、碉堡群中的官兵,都得到命令:一律朝南——洪湖、监利方向撤退。这时候,师长的贴身警卫员,我们近卫兵的排长张恒山为师长换上了礼帽、棉袍,在天上的敌机轰炸声中,在地下敌军的炮声中离开了百子桥。而这时,遍地都是日军和古鼎新的士兵了,简直像蝗虫,铺天盖地。

  我看到了一幅败兵如山倒的凄惨景象,听班长朱怀德的话,我照着他将身上一切有一二八师标志的东西:服装、兵帽、枪械乃至负伤纪念章……都投到河中,向老百姓讨了一身烂棉衣,回到了老家。

  问:您是1939年被抽丁加入一二八师,1943年春因一二八师解散而回家的,一共当了4年兵。回家后怎样生活?解放后又怎样生活?

  答:我23岁回到西流河镇王场老家,适逢有人提亲,就是现在的老伴,她小我几岁,因老伴家在沙湖镇的黄土湖村,家境比我家好,我就到女家落户,但所生孩子均仍姓黄。在这里我是农民,从无做过别的事情。在黄土湖几十年,我已是这里的人了,所以解放后,我一直很安逸,因为我守口如瓶,未出任何岔子。从不提我当过一二八师的近卫兵,还杀过日本人,同时,我身上的枪伤从不示人。因为我看到了当了国民党兵的,或戴坏分子帽子,或遭另眼看待,当了官的更不消说得,坐牢判管戴反革命帽子。我有时做梦,我又打仗杀日军了。我知道,我如果暴露了我当过"一二八",不仅自己不安逸,还会祸及子孙。

  问: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怎么现在才敢接受采访呢?

  答:简单得很,我的两对儿媳,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人民教师,他们不止一次地告诉我:“当抗日战士,打过日本人,杀过日军,不仅不是错误而且还是光荣”。

  参考资料:王劲哉

责任编辑:文小铃 最后更新:2018-11-12 08:42:1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堵述初:在抗日战争中度过的童年

下一篇:黄雄:虎门要塞抗日概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