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黄献耀:我的抗战经历,从儿童团到八路小通讯员
2017-07-29 14:32:52   来源: 今日常山 黄献耀/口述 特约撰稿 人连中福/记录    点击:

  黄献耀/口述 特约撰稿 人连中福/记录

  黄献耀生活照

  一九三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我出生在山东东光县张大庄乡一户贫农家庭。东光位于山东与河北交界地,抗战胜利之前属河北管辖,在华北平原冀东南部。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的两个月,日军侵占东光县城,东光县遂成为沦陷区,八年持久抗日从此拉开序幕。一九三八年八月,东光县成立抗日民主政府,这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根据地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权。那时候,我虽然才六七岁,但每天沐浴在抗日的声浪中,大人们除了种地就是谈论抗日的事情。因家里穷,我小学没读毕业就帮家里种地、放羊、扛小活。因此,也较早地加入了抗日小队伍———儿童团。

  那时,家乡虽是敌占区,但又是八路军较早开辟的抗日根据地,群众基础好,老百姓都愿意帮着八路军和鬼子干。离我家七八里地一个叫张木春的地方就是日本鬼子的据点,鬼子在据点修建了炮楼,并抓了老百姓在周边挖起了二米多深的壕沟,以阻挡我八路军的袭击,可老百姓的心都向着八路军,在挖壕沟时千方百计消极贻工,拖延时间,白天在鬼子的监视下挖了壕沟,晚上大伙又趁着黑夜将挖出的泥土填埋进壕沟,使八路军随时可进入据点袭击搔扰鬼子,据点里的鬼子常常被搅得日夜不得安宁。

  因我家几代出身贫苦,且独立住在村的边上,八路军就将我家作为抗日堡垒户,时常有敌后抗日的八路军化装成便衣进村吃住在我家,我也成了他们的义务小哨兵。在我们根据地,除了经常有驻守山里的正规八路军派同志到区里联系工作,摸探了解敌情外,还有我们的县、区、乡的地方抗日武装,也属八路军的一部分,被鬼子称为“土八路”,这些土八路就像一个个钉子撒在鬼子出行的路上,一不小心就钉刺进了鬼子的脚板,使其首尾难顾。鬼子的据点里也隐藏着我们的从事地下工作的土八路,监视着鬼子的行动。每次,只要有八路军的交通员和县区乡的领导同志来我家联系工作,我就爬在门前高高的槐树上瞭望四野,给他们当哨探。八路军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来我家时,经常给我讲抗日救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的革命道理,还让我把小伙伴们组织起来,帮村里的老人拣柴禾、干小活,大人们抢收粮食时,我们儿童团就在村口放哨,防止鬼子突然袭击来村里抢粮食。我也经常把八路军大哥大姐讲的抗日道理讲给我的小伙伴们听,并通过他们传播给他们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一九四四年,我十三岁,三月的一天晚上,山里的八路军来我家和区委领导商量准备炸炮楼、拔据点,而且,我的一位当八路军的舅舅也要参加这次袭击行动。我听到之后非常兴奋,向八路军叔叔要求我也要参加拔据点战斗。八路军叔叔说我太小,还说我没步枪高,我听后,心里好不服气。八路军经过几次侦察,摸清了鬼子的虚实,在一个漆黑的晚上,上半夜通过干活的民工先将据点外围的壕沟填平,下半夜后,八路军先派侦察员摸掉了敌人的岗哨,用炸药包炸掉炮楼,而后和区中队一起冲入据点,与鬼子展开激烈枪战,鬼子、伪军利用修筑的工事负隅顽抗,战斗一直持续到拂晓才攻下据点。战斗胜利结束,炸毁了炮楼,拔掉了据点,大家都很高兴,可我家却得到一个让人伤心悲哀的消息:舅舅在战斗中牺牲了。舅舅家离我家有几里地,我和家人赶去时,区中队已用担架将舅舅的尸体抬回家里,担架上和放担架的地上都渗透着许多鲜血,母亲、外婆和一些大的女人都在哭泣,我也很伤心,但我没哭,我只是跪在舅舅的遗体前发誓:我要去当八路军,为舅舅报仇雪恨!舅舅牺牲那年,他正好三十岁。

  在拔掉张木春据点的战斗中,我八路军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主要是受地形地貌的限制。不久后,八路军在拔掉大黄庄据点时,则吸取了教训,采取了极其巧妙的战术,使敌人糊里糊涂地被我军包了饺子。大黄庄据点独立座落在比较宽阔的平原上,炮楼四周没有隐蔽物,敌人的轻重机枪配备的交叉火力网非常强,强攻会造成我军重大伤亡。经八路军首长和乡区委领导反复研究,认为只有将地道挖到炮楼底下,在炮楼底下埋炸药,先炸毁炮楼再发起攻击,才能避免我军的重大伤亡。于是,发动了周边的群众日夜不停轮流换班挖地道,半个多月,就将地道挖至敌炮楼附近,为了避免被敌人发现,那几天,每天都安排村民家里办喜事,迎亲的队伍不停地敲锣打鼓,吹着唢呐,放着鞭炮从地面上路过。经历一段时间的噪声相伴,地道终于挖到了炮楼底下,并在靠近炮楼墙跟下埋好了炸药,将导火索拉至安全地带,随时可以将炮楼爆破炸毁。一个月色朦胧的晚上,八路军利用月色的掩护,悄悄移动至据点附近,在有效射击距离内设下埋伏,等着炮楼底下的爆炸声为信号,向据点发起进攻。

  深夜十二点左右,据点里的鬼子、伪军都进入了梦乡,只听得炮楼底下突然“轰”的一声巨响,炮楼顿时坍塌下来,炮楼当中的鬼子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儿,有的就葬身于废墟当中。接着,四周响起密集的枪声和喊杀声,埋伏在周围的八路军和县大队,一齐开火,杀向鬼子,只经历几十分钟的激战,鬼子的据点便被八路军占领,有的被俘伪军,衣裤还没穿整齐就被押到了操场上,一副狼狈样子。

  就这样,八路军和县区乡地方武装密切配合,协同作战,将鬼子的据点一个个地拔掉。

  一九四五年上半年,鬼子眼看自己的末日渐渐临近,更加疯狂地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破坏我抗日武装的地下保障线,搜捕我在敌占区的地下工作人员。我有位小学同学,当时刚满十六岁,参加八路军才几个月,在八路军一个后勤地下印刷厂里负责印刷各种票据和宣传品。有一天,鬼子得到地下印刷厂的情报,突然袭击了地下印刷厂,年仅十六岁的小八路被鬼子杀害。可以说那还是个未开花的年龄,就为抗击日寇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每当想起这些,我心里就会特别特别难过。

  一九四五年三月,我十四虚岁。经地下工作同志介绍,参加了八路军区中队,成为区中队的一名小八路,在区委书记跟前当通讯员。当时,参加抗日队伍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翻身,要为死去的舅舅、同学报仇。记得那时我个头不高,最小号的衣服发给我穿上都嫌大,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八路。我给区委书记当通讯员,为了更快地将区委指示和相关通知传达到各村,我时常骑毛驴去各村送信件,后来我学会了骑马,当有紧急通知和文件要送时,领导就让我骑着他的马去送,开始时,怕我说不清楚,就把通知写纸条和小本子上,让我送到各村干部那里。经过几个月的实践锻炼,我的业务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所送达的文件和通知无一差错。当时,我们那儿虽然是敌后抗日根据地,但依然属敌占区,鬼子和当地的敌伪武装活动还很猖獗,为了防止在送信的路上遇敌特袭击搜查,窃取我八路军和地方抗日武装的情报,后来,一般的通知就改为多用口头传达。为了送信方便,区里给我配了辆旧自行车,可因我个头矮,骑上自行车两脚踩不着踏板,只好把自行车的座垫拆掉,在装座垫的钢管上包扎上棉絮和布块,使自行车矮了许多,我也能骑着自行车去各村传达区委的文件和指示了。无论是起初步行,到后来的骑小毛驴,再到后来的骑自行车,我都不折不扣地将当时区委的各种文件、指示和工作通知等信件,安全无误地送达目的地。有时,路上遇上鬼子、伪军盘查,要么想办法绕过去,绕不过去就沉着应对,次次都有惊无险,安全过关,直到日寇投降。

责任编辑:左晓 最后更新:2017-07-29 14:34:2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老兵不死,他生时被称为"抗战活化石",高龄113岁

下一篇:二度易名的抗战老兵—何琦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