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发现老兵——湖北402 湖北襄阳抗日老兵黄天锐 (江防军)
2016-07-20 15:00:40   来源:关爱抗战老兵在湖北    点击:

黄天锐: 生于一九二四年一月十二日

现住址:湖北省南漳县东巩镇杜家坪村

口述:我一生都恨蒋介石。蒋介石把我抓走当兵,当时还小,还在放牛。我去的时候刚满16岁,长得多高大。抓壮丁把我们捆着。具体哪一年记不清了,要推算。当时抓壮丁,我跑到陆坪(东巩镇陆坪村)我姨妈那里。跑不成,抓了壮丁。现在一起几个老的都死了。

宜昌西边有个雾渡河,两边是大山,这边是国民党,那边是日本人。当时31军、32军挨着在。打仗给部队送饭,(日本人)高头发现了,用机关枪一扫,把送饭的打死了,一天一夜没饭吃,没水喝。他们有人说,我们打仗,你们不给我们吃饭。上边下命令,你们这边清早要上山,把他们换下来。我们找的老百姓的房子,茅草房子,叫他们做的饭,还割了一块肉,要求我们十分钟就吃完饭上山,我五分钟就吃完了。我当时想,宁愿做个饱死鬼,也不愿意做个饿死鬼。

我是重机枪,法国制造的,要不就是德国,法国当时是中立国家,中国在法国买的。

山上抬下来的死的,流的血跟下雾濛雨一样,到处都是。当时兵败如山倒。当时山上败下来的人很多。哪个不怕死呢?不准跑,跑了你跑就当场(打)死了。有的人是滚下来的,山上的树都有推倒了滚下来的,枪炮都甩在河里头。有的鞋子都没有。我的枪也甩在水里。没走好远,鞋子都没有,还下着小雨。从洞里跑出来一个老百姓,逃反的,我跟他商量,你是老百姓,日本人不得打你,你把鞋子给我,我脚上都在流血。他很害怕,说你莫打我,我给你下跪。我说我不打你,把鞋子给我。当兵的有的很凶,见到老百姓一上去就打一耳光,要他把鞋子脱下来,他们穿了好跑。我说谢谢。

雾渡河只过了一个半月,日本就投降了。上边说,你们今晚在山下休息,明天到宜昌,接收日本人的枪支武器还有服装。把仓库一锁,门上打上封条,不准动。我们一个班守一个仓库。

在宜昌,投降以后,日本人一天只能吃一顿饭。我看到老百姓把日本鬼子打死了三个,那是捆着在的。老百姓恨日本人哪。当初日本人也只给老百姓一天吃一顿饭。

后来搭五层楼的大船,开到汉口,说要开到台湾,把战俘送回日本,要过台湾。船到汉口,部队拦住了,说船上女人全部下来,中国女人日本女人都下来。在宜昌,船上有日本女人,有的跟当地人结婚,被锁在仓库,她的男人不敢去领。当兵的要打死他们,说日本人打我们,你跟日本女人结婚,要打他。

我不识字,军长、团长、连长都不知道。前几年还记得点,现在不行了。我记得我们班长,是广东人,也是拉壮丁拉的。两年多他打我三回。我很恨他。

第一回,我们开小差,抓回来,他把班里的人都集中,把开跑的人,两个人按住头,一人按住脚,每个人打五扁担。用扁担打屁股。那把裤子都打红了。我看不下去,扁担是长的,一头打在地上,一头打在屁股上,这样打在屁股上力量就轻了。班长发现后,打了我屁股三扁担。

第二回,有个新兵,说我妈给我的钱不见了,班长就叫全班集中来搜,全身都搜,鞋子也搜,没有搜到,就每个人手掌伸出来打了三棍子。

第三回,又有个小伙子开小差。他有手段,也恨他(班长)。他说,我要解手。他是才去的新战士,解手,班长派个人跟他去。他屙屎屙在手里,那个人在厕所外站岗,他把屎巴在他脸上,眼睛鼻子都是屎,他看不见,也不敢喊,因为一张嘴屎就掉到嘴里了。这样就跑了。后来抓回来了。没有别的说了,活埋。搞人挖土,中间打个桩,把他绑在上边,土搁到胸口。不超过胸口不会死。我上土,不想搞得太严实,轻轻地弄。班长说,你呀,和他一样,也想跑,又用扁担打我,所以我记恨在心。

我恨蒋介石。我当共产党,在鄂城当了一年连长。抓了国民党的特务,国民党当时还没到台湾,国民党军队要打过来了,用刺刀朝他胸口刺了三刀,我怕他没死,用后墙屋檐下的木料把他砸死了埋在下边。不能用枪,怕听到了。我就跑了。我没读书,参加共军总司令是刘伯承。后来打徐州。我在广东防空部队,所以讨的老婆是广东人。

抗战以后老人的情况:据儿媳根据证件介绍,1947年参加解放军,在中南军区防空部队任连长,1955年11月14日复员,国家国防部颁发复员证。

生活状况:家里住二层楼房,据他儿子说,每月有补助190元。

采访印象:老人谈起被抓壮丁,愤愤不平。家境似乎尚可,房子在附近较好。儿子媳妇孝顺。老人身体不错,我们问路正好见到他,在路边锄草。听力不是很好,能交流,记得一些事情,但思路欠清晰。

采访时间:2015年7月11日上午 采访人:李勋福 汉滨钓叟(爱老兵网志愿者)记录:汉滨钓叟

再次走访印象:我们沿着崎岖的山路颠簸了很久才来到老人的居住地,立足未稳,一阵争吵,原来这位饱经磨难的老兵居然认为我们这么多外乡人一起到他家是要把他带走,还要我们把拿来的礼物带回去,这样的老兵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后经草草和众人慢慢劝说,他总算松了口,他可以和我们走但是我们在天黑以前要把他送回来,这是受过多少惊吓才会这般警觉。

很多细节也问不出来了,包括部队番号和长官姓名,老人性格倔强,他的钱子孙都是不许碰的,我们给的慰问金当我们的面一张一张检验无假,数了好几遍终于数明白了才肯回答问题。—— 志愿者 冯肖玉

责任编辑:唐旭 最后更新:2016-07-20 15:04:3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老兵曾贯之

下一篇:抗战老兵李朝久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