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1938年广州抗日保卫前哨战:增城正果守军利用简陋的工事与敌激战
2020-03-06 14:31:24  来源:增城视窗网  点击:  复制链接

  1938年,日本军部决定进攻华南最大城市广州,切断中国军队的交通补给线,同年10月12日,日军分三路在大亚湾登陆,直扑广州。日军占领澳头、淡水后,兵分两路合击惠州。一路沿淡水至永湖直扑惠州;一路沿稔山至平山向惠州进攻。准备攻下惠州后即沿广汕公路经博罗、增城直扑广州。

  (1938年10月19日,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进占增城城区)

  惠州、博罗相继失守

  当时国民党军在从澳头、淡水、惠州至博罗这样重要的战线只驻有三个步兵团,而在增城也仅有一个步兵师。在蒋介石和余汉谋的心目中,以为这样有利于节节抵抗,实际上这恰恰给了日军以各个击破的机会。蒋介石得到日军在大亚湾登陆的消息,立即命令余汉谋从中山、琼崖、花县等地调兵增强广州防务。又于1938年10月13日电令张治中部预备兵团增援广东。

  第4战区司令长官部于同日宣布封锁珠江口。并限令广州市民老、幼、妇、弱及公务员家属于两日内疏散。国民党中央和余汉谋亦分别发表《告全省军民书》和《告广东同胞书》,呼吁全省同胞一致奋起抗日,保卫广东。但由于国民党军事当局缺乏足够的准备和部署,军队组织松弛,虽调兵遣将,但为时已晚。

  日军不顾炎热的天气,于10月14日到达惠州南郊。惠州前临大亚湾,背靠东江,实为广州东南的第一道门户。当日夜间,日军第18师团侦知防守惠州的为第151师一个团及装备较好的独立第20旅之一部。敌第18师团长久纳诚一估计中国方面会再向惠州增调部队,因而决定以先到的第23旅团当夜即向惠州发动进攻,并令第35旅团急速赶至。日军在当晚的大雷雨中开始攻城,守军利用已构筑好的工事进行顽强抵抗,双方激战至第二天上午10时,惠州城被日军完全占领。日军乘胜前进,于16日傍晚攻占了博罗县城。

  主攻方向不是虎门

  至此,余汉谋等人才意识到敌人的主攻方向不是虎门,其目的也不仅仅是切断广九线,还要占领广州,遂决定在博罗至增城一带阻击日军,以掩护广州的大撤退。并调原驻宝安的153师钟芳峻旅到福田,原驻东莞的陈勉吾独立第20旅到增城东北的正果圩,还有一些炮兵也被调来以增强火力。

  但是,这些兵力再加上原驻增城的186师,相对于日军来说仍然是很单薄的。余汉谋不敢亲自去指挥这次作战,其他官佐也相互推诿,所以直到作战前一天才任命第65军军长李振球为前敌总指挥。由于时间紧迫,李匆匆忙忙带领几个参谋副官于19日赶到增城朱村设立指挥所,可是仅半天时间,作战部队就全部崩溃了。

  10月17日,敌军先遣队约1000余人在空军的掩护下,沿博罗至增城公路搜索前进。奉命从广九铁路东调的国民党军第153师钟芳峻旅两个团于当日深夜进入福田布防。第二天凌晨,敌到达福田,钟芳峻当即指挥本部及林君勣团,李振第186师叶植楠团(后未及时赶到战场),协同夹击该敌。日军向守军阵地发起攻击,守军一部隐蔽在小树林里,待敌接近,才出其不意地迎头痛击,打得敌人乱作一团。

  守军利用简陋的工事与敌激战

  战约一小时,将敌击退。不久敌后续部队赶到,在坦克、飞机的协同下向守军疯狂进攻,守军利用简陋的工事与敌激战。至12时左右,守军伤亡惨重,钟旅黄志鸿团长受伤不能指挥,撤回后方由团副徐毅民接任继续坚守阵地。战至下午2时,国民党军弹尽援绝,后方混乱不堪,一切给养都无法送上阵地。钟芳峻旅长见部队孤军奋战,已陷于三面包围之境地,为避免全军覆灭的命运,乃下令部队后撤。

  撤退时没有组织好,士兵各自逃命,秩序混乱,完全暴露了目标,任由敌飞机、大炮扫射、轰炸,又遭到不少损失。国民党军一部撤往公路以北的罗浮山,一部撤往公路以南的石龙、石滩。当钟芳峻退至新塘附近时,因部队战败,悲愤异常,忿而拔枪自杀,以谢国人。福田之战虽然国民党军最终战败溃散,但这一次战斗却是日军自大亚湾登陆以来遇到的第一次较有规模的顽强抵抗。

  惨烈的正果之战

  敌军自与守军钟旅交战后,不敢继续冒进。敌之先头部队一个大队于19日上午到达增江东岸高地,发现增城城内守军不多,当即集中兵力攻占了该城。同时,约300余敌的步炮联合队伍向中方独立第20旅正果圩阵地发起进攻,被守军击退。独20旅是1938年3月刚成立的部队,辖3个步兵团,1个特务营,最初是想建成机械化部队,装备较好;

  军官大多是军校出身的年轻军人,但士兵却全是新兵,一般是入伍半年左右,少的3个月,训练不足。第二天,敌主力几千人到达,凭其优势火力,在空军的配合下,向独20旅阵地疯狂进攻。独20旅担负主阵地守卫的是第3团,1、2团分别置于右翼和左翼。旅指挥所也设于3团后面。

  战斗打响不久,2团失去联络,3团受敌压迫后撤,团长张琛临阵脱逃。形势已相当危急,旅部作战参谋黄韬远临时赶至前沿阵地,组织配属独20旅作战、正往后撤的炮兵第3营第9连(连长吴应朝)向正在山间狭道上朝守军追来的日军纵队轰击。敌猝不及防,来不及展开,又无处躲藏,伤亡较大。守军士气大振,步、炮兵协同作战,向敌人发起猛烈进攻,正在后撤的部队也转过身来奋勇向前。

  守军两侧部队则迂回过来给敌人以很大威胁,敌人逐步后撤,守军勇猛追击,又给敌人以不少杀伤。布防老虎石山顶的3团黄植虞营官兵,英勇抗击数倍于己的日军,打退敌人数次进攻,毙伤日军160多名,其中还包括一名联队长。黄营也付出沉重代价,伤亡200余人。至下午3时半,战斗基本结束,独20旅官兵停止追击,撤回正果圩吃晚饭,休整待命。

  抵抗效果较好的一次战斗

  正果之战是惠广战役中国民党官兵抵抗效果较好的一次战斗,守军独立第20旅部分官兵在上级指挥失当、最初受挫的情况下,发扬积极主动的精神,奋勇杀敌。后来日方广播也说:“皇军此次从澳头、淡水登陆,进攻广州,如入无人之境,只是在增城正果附近被蚊子咬了一口。”

  当晚,独立第20旅陈勉吾旅长下令部队向西北沿派潭、从化退往广州方面,但由于侧翼没有布置相应掩护部队,陈旅受已占领北面永汉的日军骑兵向南的冲击,部队大部被冲散,旅指挥所与部队失去联系,重武器、伤员、辎重等多有丢失,仓惶退至从化附近,发现从化已被日军占领,只好又转向良口方向撤退。

  几乎与正果之战开始的同时,日军向增江西岸186师阵地发动了进攻。敌人在强大炮火和飞机、坦克的配合下,沿交通线两侧采取快速进攻、猛追猛打、中央突破的战术,直扑守军阵地。战斗异常激烈,下午4时左右,守军阵地被突破。陈绍武旅长率潘标团沿广汕公路向南溃退,其余部队向从化、翁源方向撤退,增城附近主阵地完全失守。

  所有炮兵武器全部丢掉

  在增城附近配合186师作战的中央重炮兵旅(缺一个团)以及第4路军的炮兵一部,因第一线部队已被摧垮,且受敌机轰炸扫射威胁,炮兵威力不能发挥,以致溃散逃跑。所有炮兵武器全部丢掉,损失惨重。炮兵旅长改着便装,只身逃到154师460旅旅部请求收容,其余溃散官兵经收容后退至翁源。原为总预备队的154师撤往良口,152师邓琦昌旅向源潭撤退,158师向花县撤退,独立第9旅向清远撤退,税警团向三水、四会撤退。

  从10月12日日军在大亚湾登陆到21日广州失陷前这短短的8天时间,日军长驱直入,连破国民党军数道防线,虽然国民党军部分官兵在福田、正果、增城等地曾有较为顽强的抵抗,但整个战场惊慌失措,互不协调;部分将领贪生怕死,指挥失误;使本来就处于劣势的力量又不能有效发挥,在整体上对日军根本不能构成威胁,增城主阵地的失守,使广州失去了最后一道屏障。

  分路包抄广州

  日军为了将国民党守军围歼于广州附近,敌21军司令部命令104师团从较远的广州东北面迂回,以切断国民党军的退路。21日中午,日军司令部接到其空军送来的情报:1.早晨以后未受到来自广州附近原有阵地的射击;2.有汽车约600辆沿广州-从化公路北进中;3.在广州南面的珠江上聚集着无数的帆船和小汽船;4.广州市内数处起火。因而判断国民党军将放弃广州,遂在下午3时发布如下命令:一、第18师团在攻占广州双层阵地后进入沙河地区,监视广州,同时将主力集结在龙眼洞、沙河、石牌之间;二、第104师团向太平场附近急进,首先尽快切断敌之退路后,继续执行原来任务。(《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2卷)

  早在日军进犯惠州时,广东省政府和广州市政府就已打算撤离广州。广东省主席吴铁城偕省政府机关人员于10月14日退至翁源,广州市长曾养甫和市政府迁至广宁,后曾养甫在广宁组织了西江八属游击指挥部,自任总指挥。广州市的大撤退工作进行得很仓促,当敌军在10月15日继续北犯的时候,第4路军司令部反而渲染为大捷,炮制了一大堆战报,广州各报纸大肆宣传,使人们对敌情仍十分麻痹。

  敌情确实已非常严重

  17日,敌情确实已非常严重,第4路军总部才着了慌,急忙叫警察局通知市民疏散。敌第18师团追击队之先头部队从增城镇龙圩出发,沿镇龙圩———广州公路向广州东面地区前进,在新庄与国民党独立第9旅、独立第2团遭遇,国民党军被击退。敌独立装甲车第11、51中队甩开沿途国民党军一直突进,21日15时冲进广州,并扫荡了通向珠江江岸的各主要公路,广州沦陷。

  敌104师团则采取大迂回战略,从增城出发向广州以北的太平场攻击前进。在福和附近击退了国民党军一部的抵抗,此后就没遭到大的阻挡,于22日进入太平场附近。随后又奉命向从化追击,23日18时进入从化。敌18师团之及川支队,10月12日登陆后,14日到达惠阳东北横沥圩;

  15日渡过东江北进,16日经茶径、三径圩、杨村至显村墟,18日到达龙华圩,21日到达永汉圩、径口时,知18师团其他部队已占领广州,遂继续向西,23日上午占领从化。日军沿途所经过的桥梁、道路,国民党守军及当地民众均予以破坏,以迟滞敌人。日军在龙华圩、永汉圩、径口等地都遭到过国民党军队的抵抗。

  大敌当前广州被放弃

  20日傍晚,日军进至广州城郊。第4路军总部召开了广州失陷前的最后一次军事会议,余汉谋及蒋介石派往余部的参谋长王俊等人对守卫广州已失去信心,但感到责任重大,不敢独自承担这个责任,乃打电话到武汉向蒋介石请示。蒋指示他们将广州附近的部队转移至粤北重新部署。

  余便在21日清晨4时下令总司令部沿广花公路向清远撤退。由于当时乱成一团,许多事情都来不及处理,甚至连一些后勤直属机关都未通知。战局至此,为了实行蒋介石所谓焦土抗战的策略,广东省主席吴铁城在10月21日发表《告同胞书》,宣布日军已逼近省城,所有机关公署、重要工厂、公共设施都要实行爆破以免落入敌手。

  扶老携幼逃向乡间避难

  一时城内爆炸声连连,烟尘四起。关于疏散的通知下达后,市内谣言纷起、人心惶惶,广大市民成群结队,扶老携幼逃向乡间避难。由于撤退的秩序混乱不堪,又没有防空设备和隐蔽措施,致使四处奔逃的难民不断受到敌机的扫射与轰炸,生命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关于撤退前的混乱情况,据当时任第4战区兵站总监的李洁之记载:“当我道经黄沙时,回头看到市面行人已经不多,珠江河面小艇已向西走避一空。远望河南士敏土厂附近,东山天河机场附近,三元里白云机场附近,都冒出了浓黑的火烟,还传来一阵阵的爆炸声,大概是在烧毁一些搬不走的军用物资了。

  在佛山、西南沿途看到无数扶老携幼、拖男带女的难民,他们沿着广三铁路线向西奔跑,不断受到敌人飞机分批袭击。死者暴尸,伤者喊救,生者抢路,惨状难言。我们沿途触目惊心,联想到国家养兵是为了卫国保民,现在敌人还没有到来,我们这一批人便纷纷各自逃命,撇下老百姓不顾,把广州就这样放弃了,作为一个中国现役军人,大敌当前却怯懦至此,抚躬自问,宁不愧死!”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03-06 14:33:47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悲壮惨烈的增城县城抗日阻击战 铭记保卫广州最后防线的两天激战

下一篇:增城永和地区抗日斗争史:陂头村民被当做练习活靶 先后屠杀400多人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