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河南省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上)
2017-06-21 11:35:09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作者:河南省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    点击:

  (一)调研工作概述

  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华民族造成了巨大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开展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调查研究,对于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有着重要的意义。根据中央党史研究室《关于开展抗战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的通知》精神,河南省委党史研究室于2005年4月向全省党史系统下发了通知,对开展抗战时期河南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进行了部署并提出了具体要求。为完成中央党史研究室提出的省级课题调研任务,指导各市县的开展调研工作,河南省委党史研究室成立了抗战损失调研课题组,研究室主任于吉林任组长,主管业务的副主任郭晓平和一处处长李琳任副组长。2006年2月,省委党史研究室召开了全省抗战损失调研工作会议,进一步落实了中央党史研究室关于开展抗战损失课题调研工作的精神,在全省部署展开了抗战损失课题调研工作。12月13日,省委党史研究室下发了《关于报送“抗战损失调研成果”和编纂<抗战时期河南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专题丛书的通知》。2007年11月,省委党史研究室在郑州召开抗战损失调研课题业务培训会,对全省的抗战损失调研工作进行了培训和指导。

  调研工作得到了全省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在中央党史研究室的指导和省委党史研究室组织下,全省参加抗战损失课题调研的人员达到4000余人。仅安阳一市市、县、乡三级课题组就达142个,人员1453人。省委党史研究室课题组成员对河南、山西、河北、湖北、安徽、陕西、甘肃七省档案馆、河南省统计局、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武汉市和山西省晋城市档案馆的档案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查阅、复制;对河南省图书馆、南京市图书馆、安徽省图书馆的旧报刊也进行了认真的查阅、复制。共查阅档案、文献近万卷。复制文献、档案600余件。市、县党史部门组织人员查阅了本省和邻省相关市、县档案馆、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档案,大部分市还组织人员到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阅档案。安阳市发动乡、镇、村及街道办事处挨家挨户搞普查,专访历史见证人、知情者12966人。在抗战损失调研工作中,全省各级党史部门共查阅档案、文献1.3万余卷,复印档案文献资料2500余件,查阅抗战期间及战后出版的书报刊物680种,走访当事人、知情人和受害者家属135574人次,收集证言证词10万余份。根据中央党史研究室的要求,各级党史部门对征集到的大量资料进行了梳理、考证,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细致的分析研究,形成了调研报告和专题调研报告。全省抗战损失调研工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二)全国抗战前河南的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变化状况

  河南省地处中原,属黄河中下游地区,东与山东、安徽相连;西与陕西接壤;北和西北与河北、山西为邻,南与湖北交接。全省抗战前土地面积约为165142平方公里,耕地面积约为113391363市亩,占全省土地面积的46.78%[①]。1936年全省总人口34519164人[②]。全省111个县,分为11个行政督察区。1938年8月,改划为13个行政督察区。1942年6月又变更为12个行政督察区[③]。当时河南省的武安、涉县、临漳三县今属河北省。今属河南省的清丰、南乐、濮阳(含1949年合并的昆吾县)、长垣四县当时属河北省;范县、濮县、台前(当时寿张县和张秋县各一部分)三县当时属山东省。行政区划的变动,给这次河南省抗战损失调研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本次开展的抗日战争时期河南省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课题调研,涉及有关统计数据的汇总,均以现在的河南省辖区为准。

  河南是农业大省,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为主。1935年全省粮食耕作面积为128598922市亩,占耕地总面积的95.27%,总产量为70233927公斤。其中小麦耕地面积55416061市亩,占粮食耕作面积的43.09%,年产量为24911088公斤。其他的粮食作物主要是大麦、大米、小米、高粱、玉米等。特种作物面积为5462651市亩,占农作物总面积的4.04%。河南系全国六大产棉省区之一,1935年全省棉花耕地面积2816852市亩,占特种植物面积的51.57%,皮棉年产量为5396150公斤。[④]1936年,棉花种植面积迅速扩大到6068046市亩,年产皮棉达68361300公斤[⑤]。其他特种植物主要有烟草、花生、芝麻、豆类等。蔬菜、瓜果等园圃作物占农产作物面积的0.69%。农副业主要有织布、畜牧、编织等,1935年全省农副业产值总数为51552645元,占总农产收入的11%[⑥]。

  战前河南民族工业虽有了一定的发展,但与沿海沿江省区相比工业比较落后,工业以小手工业和手工业为主。河南煤产量丰富,战前全省有机械设备的煤矿46家,日产1.5万吨。产量最高的是焦作中英合办的中福公司,日产6000吨。其次为安阳六河沟煤矿,日产煤3000吨[⑦]。1935年全省仅有工厂31家,6996名职工(纺织业、打包业临时雇工不在其内)。以面粉业、打蛋业[⑧]、打包业最多,其次为纺织业、机械业、制革业。以地域论大都集中在郑州、安阳、许昌、开封等地。资本以纺织业为最多,有7733900元,占74.87%,较大的纱厂有郑州豫丰纱厂、卫辉华新纺织厂、武陟成兴纱厂。全省纺织女工有2500余人,纺织品年产销售总值17575399元。全省资本在万元以下的小工业50余家,仍以纺织业最多,占70%强。其次为食品业,有8家。全省手工业有1465家,纺织业仍占首位,次为木制业、金属制品业、服用品业、食品业等[⑨]。

  战前河南的商业比较发达,省会开封一市就有商号6000多家[⑩],但多为小商号,资本在5000元以上的只有三家。这些商号大多经营服饰、食品、烟酒等日用品。在郑州、开封、许昌、南阳、安阳、新乡等城市的一些商家购销粮食、棉花、蚕丝、烟草、药材等货物,除满足本地需要外,还运销往汉口、上海、石家庄、天津、济南等地。一些外国洋行也在这些城市设立经销点,经销农产品、矿产品,推销洋货。

  河南是连接中国南北东西的交通要道,历来是必争之地,有得中原者得天下之说。河南战场在全国抗战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侵华日军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1937年11月上旬,沿平汉铁路及两侧南犯的日军突破国民党政府军第一战区的漳河防线,5日攻占豫北重镇安阳。1938年2月初,为了策应津浦路作战,日军发动豫北战役,国民党政府军新编第八师奉命炸毁平汉铁路黄河铁桥,日军被阻于黄河以北。月底,豫北全部沦入敌手。1938年5月19日,沿津浦铁路南犯的敌人占领徐州后,随即沿陇海铁路西进。6月6日,河南省会开封失守。国民党当局为了阻滞日军的进犯,下令炸开郑州东北花园口黄河大堤。黄河决堤的洪水固然迟滞了日军攻占郑州沿平汉铁路南下武汉的计划,但淹没了豫东、皖北、苏北40余县的大片土地,形成连年灾荒的黄泛区,给广大人民造成极大的灾难。9月,日军又向豫南发动进攻,很快占领了豫南。至此,包括豫北、豫东(新黄河以东)和豫东南(淮河以南)的河南半壁河山沦入敌手。日军在沦陷区开封建立了伪河南省政府,下辖豫北道尹公署和豫东道尹公署。1944年4月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攻陷了国民党军控制的豫西、豫西南地区,除新蔡一县外河南省全部沦陷。

  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在河南和邻省交界的沦陷地区创建了晋冀豫(后改称太行)、冀鲁豫、晋豫边(后并入太岳)、豫皖苏、豫鄂边、豫西六块抗日根据地。可见抗日战争时期河南省是日军占领区、国民党统治区和多个抗日根据地、游击区并存,这就使河南的抗战损失调研工作变得更为复杂和困难。

  日军发动侵略中国的战争,使河南的经济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战争的毁坏和日军的烧杀抢掠,使广大人民流离失所,农村大片良田荒芜,粮食和农作物减产。战后全省耕地面积99035669市亩[11],比战前减少14356694市亩。年粮食总产量减少了48.2%[12],棉花种植面积不足战前的三分之一,1942年全省棉花产量只有战前的八分之一[13]。工矿业遭严重破坏,六河沟煤矿设备被破坏90%。全省煤炭战前每日总产量为24310吨,战后每日产量为3720吨。1937年全省生产丝绸312300匹、皮革45120张、麻纸718500捆,1945年全省仅产丝绸134000匹、皮革12200张、麻纸192800捆,产量比战前分别减少了57.1%、73.4%、73.2%[14]。郑州豫丰纱厂等厂被迫停产西迁,安阳3个打蛋厂和3个丝织厂均因原料断绝,先后倒闭[15]。豫北较大的10余家纺织厂,被摧毁者达70%以上。豫西南西峡口镇曾为豫西经济集中地,原设有电厂、农具制造厂、纺织厂、印刷所各一处,颇具规模,1944年日军攻占此镇,均破坏无余。

  日本的侵略使地处全国交通枢纽的河南,在八年抗日战争中铁路交通运输遭到了极大的破坏,道清铁路全线破坏,陇海路破坏严重停运,平汉铁路时通时停。公路交通也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战争和交通运输业的破坏,严重影响了商业经济。根据1946年河南省善后救济分署秘书室统计,全省各县城镇破坏程度平均达62.1%[16]。

  (三)侵华日军在河南的主要罪行

  日本侵略者在对河南军事进犯的过程中,给河南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当日军要发动军事进攻时,便出动大批飞机对河南城镇乡村进行狂轰滥炸;当日军占领一地时,便四处烧杀淫掠,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制造了大量惨案。无数村庄家园被毁,无数的财产被掠夺,无数的同胞被杀戮,无数的妇女遭受蹂躏屈辱。日本侵略军在河南犯下的种种暴行,是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铁证。

  1.狂轰滥炸是日本进行侵略战争的一个重要军事手段。每当日军对某地发动进攻的前夕,就派出大批飞机轰炸中国军队的阵地、军事目标和交通要道。日本侵略者为了制造精神恐怖,迫使中国人民屈服,还无视国际公法,对许多城镇的商业区、居民区、文化区等非军事目标进行狂轰滥炸。郑州是全国重要的交通枢纽,平汉、陇海两大铁路线在此交汇。从1938年2月14日到3月26日的一个多月时间内,日军先后出动飞机12次,161架,投弹205枚轰炸郑州,炸死炸伤864人。2月15日,《新华日报》报道郑州首次被炸的情况:昨日敌机狂炸郑州,毁房数百间,死伤五百余人。“有重轰炸机9架,分三批侵入郑州上空,滥施轰炸,投弹达60余枚。平汉、陇海两铁路铁轨及站台附近,炸毁多处,至郑埠商业区域之大同路,落弹尤多。华安饭店、五洲旅馆等处,系成灰烬”[17]。1938年5月20日,日军飞机轰炸驻马店,民众死伤1500余人,房屋被毁3000多间[18]。1938年八九两个月日军飞机连续对豫南重镇信阳城进行轰炸。《新华日报》对9月28日的轰炸进行了报道:“敌机分批袭信阳上空,在城厢内外实施轰炸,投掷轻重炸弹及燃烧弹约数百枚,致城内多处起火,民房大部被毁,东南西关及车站附近受损尤重,断墟残垣,在在皆是,信阳城已大半成为瓦砾。”[19]

  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日军飞机在全省炸死炸伤平民21544人。炸毁民房48353间,街道104条,工厂6座,飞机场2座,村镇4座,市场3座,天主教、基督教教堂3座,帆船22艘,火车头2个,车厢19节,黄河铁桥2次,大车15辆,汽车4辆,粮食8000公斤,农具2150付。

  2.日本侵略者在军事进攻中,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制造了大量惨案。1937年11月5日,日军占领安阳城后,对小西门一带居民进行血腥屠杀。制造了安阳惨案[20]。日军用枪杀、刺刀挑、战刀砍,甚至唆使军犬将人活活咬死,1000余名同胞遇难,2000余间房屋被烧。在烧杀抢掠的同时,日军兽性大发,对搜出的妇女,从十几岁的幼女到70多岁的老妪肆意奸淫。1938年3月25日,日军攻占长垣县城后,沿街搜索,见人就杀,屠杀平民百姓1700余人,大街小巷尸体狼藉,血流成河[21]。3月29日,日军进浚县城后到处搜寻残杀百姓,把二三百名百姓关进一座房子,洒上汽油点火,二三百人全部葬身火海。日军发现南山街土洞里的约400人,就架起两挺机枪对着土洞扫射[22]。浚县城内被日军用枪杀、刀砍、割喉、挖心、军犬咬等残忍手段杀死的无辜百姓4500余名,占全城总人口四分之一。浚县城内成了“户户皆戴孝,家家有哭声”的悲惨世界[23]。1938年7月日军土肥原部队进攻尉氏县城,在护城河内一次打死老百姓2700多人,又在该县孔家村、县城南关,杀害平民27人[24]。1939年2月,日军一二二五部队侵入太康县五子李、常营寨两个村庄,杀害村民1300余人[25]。

  日本侵略者对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频繁地进行“扫荡”、“清乡”,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内黄县四·一二阵亡将士暨死难同胞之公墓碑记载了1941年4月12日日军对冀鲁豫边区的残酷大“扫荡”:“内黄、顿丘、高陵三县交界地区,被焚142村,毁房5万余间,死难民众4000余人,炸毁水井百数十眼,砍伐树木数10万株,民间财物被掠一空。其杀人之惨,实开人类史上所未有。如在千口以机枪集体扫射,死近千人;在杨固,填满井6眼,死千余人;薛村沙窝搜杀避难民众亦约千余人;至婴儿活被撕裂,妇女奸后剖腹,以至逼驱男女于一室,辱打之后,放火烧者,比比皆是。劫后尸体纵横,血腥遍野,断井颓垣,瓦砾焦土,完物为之无存,极目一片荒凉。”[26]1944年10月,驻商丘的日军对冀鲁豫边区进行惨无人性的疯狂“扫荡”,17日拂晓,日、伪军步、骑兵1500人,向长垣县东北30公里的小渠村实行拉网式合围,日军纵火烧死无辜群众100多人;紧接着又逼群众跳入水井中,并推倒井边的土墙,然后用石磙压住,致使100多村民活活溺死在井中。小渠惨案遇难同胞共计697人[27]。

  3.日本侵略者对河南经济的抢掠和破坏。日军为实现以战养战的目地,在进行军事进攻的同时,进行疯狂的经济掠夺。1938年日本的满铁、日棉、兴中、满洲电信、华北开发会社等纷纷在河南占领区设立分支机构,掌握和控制河南的工商业。焦作的中福煤矿、安阳的六河沟煤矿、武安县的大成煤矿、辉县的华新纱厂、安阳的广益纱厂、开封的益丰、德丰、中央面粉厂、安阳的太和恒、普顺面粉厂等,日本侵略者都以“军事管理”、“委托经营”和“合作经营”等形式悉数掠夺而去,这些企业成为日本侵略者掠夺和破坏中国经济的工具。如1938年焦作煤矿落到日本兴中公司手中后,日本侵略者采取掠夺式开采方法,井下乱采乱挖,吃肥丢瘦,资源损失率达80%以上。1941年和1942年,在高压政策下,煤产量猛增到121万吨和136万吨。从1938年至1945年,日本侵略者共在焦作盗采掠夺煤矿约692.98万吨[28],使焦作煤田受到严重破坏。

  农业也是日本经济掠夺的主要对象。日本侵略者在华北建立了土地调查委员会,对日军所需的土地随时加以圈占和没收。日军对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频繁“扫荡”,把抢粮作为主要任务之一,每年的秋收、夏收季节,日、伪军都频繁进行抢粮作战;对占领区则实行变相抢掠的方式,即实行所谓“统制”,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收购中国农民的粮食。随着战争的发展,统制变成了强制购销,即推行所谓的“粮食出荷”政策,强迫农民将生产的粮食的绝大部分按伪政府规定的最低收购价交售。日军所征收的农业杂税种类繁多,1939年日军在豫北、豫东占领区强迫农民缴纳的赋税竟达22种之多[29]。此外,日本在占领区还掠夺农村青壮劳动力,主要用于兵役、修路、修飞机场、挖封锁沟、修封锁墙、修工事、运送物资等,有的青年被掠到东北、朝鲜,甚至到日本服苦役。据日本学者统计,河南被抓往日本的总劳工数达4950人[30]。

  日本侵略者对河南经济进行掠夺的同时,还进行野蛮的抢劫和破坏。日军铁蹄所至,许多寺院、庙宇、书院、名塔等历代名胜建筑被烧毁,粮食、牲畜、车辆、家具、衣物、金银首饰、珠宝玉器、古玩字画、图书资料等被抢掠一空[31]。1938年6月2日,日军在进攻河南省会开封时,向开封的标志、宋代建筑铁塔连击62发炮弹,将铁塔中部击毁丈余长,商店、学校、住户被洗劫一空[32]。1942年至1943年,进驻安阳的日军对殷墟进行了大规模的盗掘,大批珍贵的文物被劫往日本。日军霸占了洛阳龙门煤矿,大肆掠夺洛阳煤炭、金、银、铜、铁等物资,还盗走了龙门宾阳洞的四个菩萨头及宾阳南洞的二力士像。1944年5月,日军第一○九师团竹村联队刚本部队“扫荡”伊川县白元镇,破坏和乐中学及完小校舍130余间、教学用具337件,毁坏图书8000余册[33]。

  1938年6月,日军将济源至邵原公路沿途20里内居民房屋及所产粮食、尽付之一炬,共烧房屋2万余间,粮食8万余石,火光连天,数日未熄。牛羊牲畜,亦被宰杀数万头[34]。日军在延津县野厂村杀完留在村中的百姓后,挨家挨户搜查牲口和财物,日军抢完了一切可抢的东西,又手持喷火器,点燃了全村的房屋车辆和草垛。此后,日军还不罢休,又集中所有汽车和坦克,排着横队,把村子周围1000多亩出穗小麦全部碾倒轧毁。据不完全统计,日军在内黄先后烧毁11.8万多间房屋,在济源烧毁5.15万余间房屋。1944年4月1日,驻许昌市日军高山部队侵入四照、西杨、坡张、东湖、石固五个村庄,烧毁房屋234间,杀死耕牛1440头[35]。

  4.日军在河南占领区肆意奸淫妇女,受害者上至年迈老妇,下至几岁幼女,轮奸致死或轮奸后被杀者难以数计,甚至连产妇都不放过。日军还在开封、信阳等地开设“慰安所”、“花乃家”,强迫许多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营妓”。这一野蛮行径使许多中国妇女受尽凌辱和摧残,不少人死于虐杀和疾病。1944年4月8日,日军侵入许昌市李庄、李楼、小店、俎庄、沈村、大任庄、大路张、宋庄,杀害村民162人,强(轮)奸李新昌女儿(12岁)、俎满仓妻子、牛焕妮(15岁)等妇女259余人。1944年4月20日,日军高山部队侵入许昌市和尚桥区湾张村,将李盘妮等10余名妇女投入水井中淹死,强奸李花等妇女100余人[36]。1945年4月,驻漯河市日军中尉西村强迫100多名妓女登记为随军妓女。又抓走民女芦秀清、高秀兰、小兰妮、吴秀荣、应保珍等100余名妇女。这些妇女全部被轮奸[37]。

  5.日本侵略者公然违反国际法准则,肆意杀害、虐待战俘,令战俘从事危险性和屈辱性的劳动。攻占襄县城后,日军将被俘的国民党军队38名官兵全部杀害。在宜阳,日军将350余名国民党军战俘锁在石陵乡二廊庙,用手榴弹和机枪轰炸扫射,除一人幸存外,其余全部被打死。日军在陕县温塘村将国民党军俘虏20余人全部扔进大火活活烧死;囚禁在会兴街山西会馆的国民党军官兵俘虏300多人,被日军百般凌辱后,又被当练刺杀的活靶子一一刺死,会馆外沟坡内的白骨至今尚在,成为日军侵华罪恶的见证。日军对被捕的抗日军民也进行残酷的杀戮。抗战期间,日军在洛阳西工设有战俘集中营,关押战俘最多时达4.5万名。后日军将关在郑州的1万余名中国战俘运往北平俘虏集中营,之后又从北平集中营押走1万多名战俘到日本福冈县,强迫战俘们到地下煤矿挖煤,这些战俘大部分不是病死,就是被打死、折磨死,到抗战胜利时,只剩下一小半的幸存者。1944年4月,日军第一○九师团黑须联队田野部队侵入宜阳县段村、韩沟两个村庄,杀害村民30余人、中国军队战俘200余人。1945年4月,田野部队又在石陵俘虏民夫和中国军队官兵300余人,关在二郎庙内。日军站在房顶用手榴弹、机枪将庙内的人全部打死[38]。1944年7月,驻洛阳市的日军第一○九师团军政部大江部队将被俘的中国军队官兵100余人,用汽车运至营林街全部刺死[39]。

  6.日军还在河南许多地区使用毒气和细菌武器,残忍地解剖活人,残酷地杀害中国军人和无辜平民。1938年秋,日军在豫北道清铁路两侧施放霍乱和疟疾病菌,民众染疾致死者,每村多者上百少者几十。1938年8月,日军飞机在商城县城南门外投放糜烂性毒瓦斯炸弹10余枚,民众中毒500人[40]。

  当时在焦作矿区日军第一一七师团野战医院任中佐军医的田野实曾详细回忆了他们拿中国农民做解剖实验,把活生生的中国青年的五脏掏出,截去右臂和左腿的野蛮行径[41]。

  (四)人口伤亡情况

  日军发动的侵略战争使河南人民遭受了巨大的人口伤亡。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机关及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民主政权都曾对河南抗战损失及人口伤亡做过一定规模的调查。1945年10月,豫西、豫东广大解放区被国民党军强占。只有中原军区的部队在豫西南桐柏山地区活动。1946年6月,被国民党军包围的中原军区部队分路突围后,黄河以南的河南省境内已基本上无解放区。因此黄河以南的人口伤亡数字我们是以当时国民党政府的调查资料为基础进行统计的。而抗战胜利后豫北地区国共政权犬牙交错,调查工作难以互相协调,两者的调查互相参差,很难分割汇总。战后,国民党河南省政府当局调查后所编制的《河南省各行政区人口受灾损失统计表》[42]中的统计资料显示,豫北25县人口因战争死亡者共计513352人,伤者127762人。太行解放区的第四、第五、第六专署除陵川、磁县两县外,全部属豫北地区,合三专署所辖区域抗战人口伤亡调查统计数字,再减去陵川、磁县两县的统计数字,被敌杀死者59726人,伤残者27478人,战灾病饿死402993人,合其中死亡数为462719人[43]。冀鲁豫解放区属河南的高陵、内黄(今内黄县相当于抗战时期解放区的高陵县、内黄县之和)、滑县、卫南(今滑县相当于抗战时期解放区的滑县、卫南县之和)、浚县、延津六县调查统计,因战争死亡者计38424人,伤者9986人[44]。太岳解放区属河南的孟县、王屋、济源三县,因战争死亡者计31114人,伤者65941人[45]。合豫北三块解放区的调查统计,因战争死亡者532257人,伤残103405人,与国民党政府对豫北25县的人口伤亡调查统计数字还是比较接近的。所以对豫北各县的人口损失我们也是以国民党政权当时的统计资料为基础,进行分析和统计的。

  1.河南省原辖区直接人口伤亡

  (1)日军轰炸伤亡人数。全国抗战的八年中,河南大部分地区始终是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出动飞机轰炸是日军的重要军事手段。但日军对正面战场中国军队的轰炸和中国军队被炸死炸伤的资料我们未掌握。我们仅收集到了一些日军对民用设施的轰炸和平民被日军轰炸伤亡的资料。根据收集到的资料统计,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对河南省境出动飞机3505架次,投弹8259枚。飞机轰炸直接炸死炸伤平民21544人,这个炸死炸伤数与实际炸死炸伤会有一定的距离。

  (2)日军屠杀伤亡人数。据不完全统计,日军在河南制造的惨案,致死伤中国平民千人以上的达10余次;500人以上的18次;200人以上的49次;50人以上的137次。

  根据善后救济总署河南分署1946年6月17日周报和1946年7月河南省政府社会处的统计[46],河南各行政区抗战期间人口直接伤亡情况如下表:

行政区别

受伤人数

死亡人数

逃亡人数

待救人数

现有人数

一区

2762

18180

876477

1271324

2180017

二区

4188

14697

209932

390000

2362568

三区

38338

116376

781251

631000

3513958

四区

127762

396976

888257

949000

2347952

五区

10107

76217

467562

966000

2077777

六区

16425

49651

504491

1141000

4546583

七区

2124

15112

1009797

562000

2255247

八区

712

4597

159162

482000

2546956

九区

34374

76335

321674

482000

2389704

十区

759

4703

162206

747000

1714497

十一区

1555

6339

99646

591000

853472

十二区

838

23053

191212

400000

1432077

合计

239939

801917

5671667

8612324

28220808

             

  从上表看,全省因战争造成的人员死亡801917人,人员伤残(即受伤及致残)239939人,直接人口伤亡共1041856人。但1946年12月河南省政府统计处再次公布的全省抗日战争期间人口伤亡数字[47]比上表稍微多一些。人口死亡802516人,比前面公布的多599人,伤240076人,多137人,全省直接伤亡共1042592人,多736人。我们认为后一次统计晚5个月,应更全面、更准确。

  2.河南省原辖区间接人口伤亡

  (1)黄河决口伤亡人数。1938年中日两国军队在豫东进行兰封战役。在军事失利、郑州危殆的形势下,蒋介石决定“以水代兵”阻止日军。6月9日,国民党军新编第八师蒋在珍部奉命炸开了郑州东北花园口黄河大堤,滔滔的黄河水经中牟向东南方奔泻而去,平汉线以东中牟、尉氏、扶沟一线,直到安徽、江苏成为一片汪洋。日军第十四、第十六师团遭到洪水威胁,向东撤退。花园口决堤,虽然在军事上取得了暂时的成功,给日军西进平汉线造成困难,迟滞了日军攻占郑州,沿平汉路南下进攻武汉的计划,但给广大人民群众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花园口决口,造成黄河改道,使豫、皖、苏3省44县(河南省占20个县)的广大地区沦为泽国,形成了连年灾荒的黄泛区,上千万人流离失所。战后国民党政府对黄泛区进行了三次调查,在此基础上,1947年1月,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河南分署、河南省政府、联总驻豫办事处联合召开了河南省“黄泛区善后建设会议”。该会议所使用的《河南省黄泛区村庄人口损失统计表》中,将河南省黄泛区人口伤亡数字确定为433530人[48]。但此表缺少了广武、郑县和开封三县,按国民党政府第三次调查结果,这三县因黄河决口死亡1821人[49]。加上这个数字,河南省因黄河改道人口伤亡的总数是435351人。

  (2)劳工死亡数。至今我们没有查找到河南省到东北的劳工数和伤亡人数。只在一些志书中看到一些零星数字。如:《武陟县志》记载,“1942年2月,日军在武陟县400余村推行第一次强化治安运动,掳掠军民3000人,杀害百姓300人,解往东北做苦工1500人”。《获嘉县志》记载,1942年4月28日,日军在获嘉县徐营村,抓走90名青年男子送往东北挖煤。这些青年后有20人因疾病和饥饿而死。1943年6月,伪华北劳动协会在彰德(今安阳市)以招工为名,将2000名青壮年送往东北和日本煤矿做劳工。后来,这些人大部分死于苦役或下落不明。[50]1945年3月,日军在开封附近强征5000名壮丁,送往东北作劳工[51]。根据日本中国人殉难者名簿共同作成实行委员会1964年6月制作的名簿,河南被抓往日本的总劳工数4950人,死亡784人,残15人,共伤亡798人[52]。2002年6月日本学者西成田丰著《中国人强制连行》统计河南被抓日本的劳工死亡人数为823人[53]。由于前面的数字有详细的统计资料,我们采用了被抓日本的劳工伤亡798人这一数字。

  (3)灾民难民伤亡人数。河南省行政善后救济总署副署长王式典1945年10月31日的调查报告《河南省善后救济调查报告附修正报告》统计,全省无家可归的难民人数达14533200人,流徙外省者5233200人,本省境内930万,占全省总人数的43.5%[54]。战争结束后,很多难民相继回乡。到1946年7月,河南省政府社会处制作的《河南省各项被灾损失总计表》中,战前全省人口34439947人,现有人口28220808人,净减少6219139人。其中被灾逃亡人数达5671667人[55]。净减少的人口中就包括1941年至1942年大旱河南饿死的220万人。虽然有天灾原因,但如果没有日军的侵华战争,政府和群众会采取一些救灾措施,不可能饿死这么多人。因此,我们把旱灾饿死的人统计为抗战人口间接死亡。另全省被灾待救人数达8612324人。因灾伤残人数不详。

  抗战时期因黄河决堤伤亡人口的总数是435351人,劳工伤亡人数为798人,灾民饿死人数为220万人,全省间接人口伤亡数总计约为2636149人。加上抗日战争期间全省直接伤亡1042592人,按我们现在掌握到的资料统计,河南全省直接、间接伤亡人口总数约3678741人。这是按当时的行政区划统计,包括现属河北省的武安、涉县、临漳三县,不包括现属河南省的清丰、南乐、濮阳(含1949年合并的昆吾县)、长垣(当时四县属河北省)、濮县、范县、台前(当时三县属山东省)七县。

  3.河南省现辖区人口伤亡情况

  抗日战争时期河南省现辖区人口伤亡情况应该是:当时河南省辖区人口伤亡统计数,减去现属河北省的武安、涉县、临漳三县人口伤亡统计数,加上现属河南省的南乐、清丰、濮阳(含1949年划归濮阳县的河北省昆吾县)、长垣、范县、濮县(解放后大部划归范县)、台前七县人口伤亡统计数。我们没有查找到国民党政府对现属河南的这七县的人口伤亡统计数字。这七县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全部属于冀鲁豫根据地。我们只好依据冀鲁豫解放区的统计来计算。根据1946年冀鲁豫边区政府的统计,这七县人口损失情况如下表[56]:

行政区别

直接人口损失

间接人口损失

死亡

伤残

失踪

合计

病饿死

患病

难民

合计

濮县

3310

328

1015

4653

9193

2650

3718

15561

范县

273

281

131

685

1036

3681

909

5626

南乐

1051

993

1544

3588

6542

1052

3503

11097

长垣

770

597

112

1479

1246

1303

1289

3838

濮阳

1662

1938

1103

4703

2406

3401

6183

11990

清丰

1632

1702

1249

4583

7867

1844

3577

13288

台前

864

537

450

1851

4287

2916

1232

8435

合计

9562

6376

5604

21542

32577

16847

20411

69835

续表

说    明:1. 台前县是由当时山东寿张县和张秋划出的,区域面积大约占1946年寿张的1/2,张秋的1/3。因为我们找不到其他的资料依据,台前县的人口伤亡数字,我们只好按当时的区域面积来估算,即:按寿张县人口伤亡的1/2加张秋伤亡人口的1/3计算。2. 1949年昆吾县并入濮阳县,因此表中濮阳县的人口伤亡数字是当时濮阳与昆吾各类统计数字的和。3. 濮县大部划归范县,划归山东省极少一部分不再刨除。

  根据河南省政府统计处1946年7月的统计,现属河北省的武安、涉县、临漳三县人口伤亡情况如下表[57]:

行政区别

受伤人数

死亡人数

逃亡人数

待救人数

现有人数

武安

9512

28537

112312

42680

735245

涉县

5140

15419

1805

58336

149500

临漳

5287

15863

21797

62187

165611

合计

19939

59819

135914

163203

1050356

  当时河南省辖区人口直接伤亡总数1042592人,加上原属外省七县直接伤亡(即死亡、伤残、失踪人数)21542人,再减去现属河北省三县人口死亡59819人、伤19939人,河南省现辖区人口直接伤亡数为984376人。当时河南省辖区人口间接伤亡总数2636149人,加上原属外省七县病饿死、患病者49424人,河南省现辖区人口间接伤亡数为2685573人。河南省现辖区直接、间接伤亡人口总数约3669949人。

  另据1981年2月河南省民政厅编制的《河南省革命烈士英名录》[58]统计,列入该名录的抗日战争期间牺牲并被定为烈士的共有10196人。这些烈士多是在与日伪作战时牺牲的,因他们的籍贯、姓名等明确记载属于河南省人,按理也应加入河南伤亡人数总数。但因不清楚当年在国民党政府调查时这些人是否统计在伤亡数字内,为避免重复计算,故没有算入现在的伤亡统计中。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7-06-21 11:36:3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河南省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下)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