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104岁抗战老兵的生日愿望:找回儿子
2020-11-25 09:06:31   来源:处州晚报    点击:

  2013年,抗战老兵林希韫的二儿子陈仲濂为了寻找自己的亲兄弟,找到晚报求助;2016年,陈仲濂再次向晚报求助;今年,就在昨天,晚报接到一份林希韫104岁寿宴的邀请函。

  阅读提示

  目前,陈仲濂掌握的线索有以下几点:首先,孩子被送走时的名字叫陈福星,他是在1942年冬天被寄养到丽水市莲都区碧湖镇的一名农户家的。若其在世,如今已经78岁。林希韫一家人偏瘦,陈福星有明显的兔唇(偏左)。各位读者,如果您有相关线索,就请与陈仲濂联系:18072472305,或者拨打晚报热线:2151666。



  昨天,晚报收到了一封来自金华的邀请函:晚报此前曾报道的抗战老兵林希韫老人即将迎来104岁生日,特邀请本报记者参加寿宴。她的生日愿望:还是寻找儿子陈福星。

  昨日,记者将此事反映给碧湖镇民政工作人员,并发动乡镇网格员寻找78岁的兔唇老人。现晚报呼吁您帮助这位抗战老兵找到骨肉至亲。

  军医伉俪战场生子

  含泪寄养在碧湖一农户家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前线伤员数量骤增,军医严重不足。19岁的林希韫从父亲寄来的一张剪报中得知省里正在招考抗战军医,她便毅然报考,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浙江省抗战自卫总司令部军医训练班。

  在班上,她认识了来自杭州的陈士傑。毕业后,两人向上级提出申请随军奔赴前线。在学习和抗战中,林希韫和陈士傑两人日久生情,结为伉俪。

  1942年,他们迎来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但是兔唇。战友给他起名叫福星,寓意幸福快乐,福星高照。初为人父人母的陈士傑和林希韫对儿子诞生的喜悦还没有持续多久,战事却愈发激烈起来。他们跟随部队四处奔波。

  为了能让孩子有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夫妻俩含泪商量,决定把孩子先寄养到别人家里。

  当时,队伍里有一个叫“吴汝民”的后勤兵,丽水人,是个热心肠,他帮忙张罗寄养的人家。没过多久,“吴汝民”将陈福星送到碧湖的一个农户家里。“当时战况紧张,孩子被抱走时非常仓促,收养人的信息都没来得及问清楚。” 陈仲濂说,母亲林希韫为此非常懊悔。

  多次来丽寻子均无音讯

  母亲独坐江边深情呼唤

  谁都没想到,这场战争一打就是八年。抗战胜利后,二人放弃晋升的机会离开部队。他们退伍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到碧湖寻找儿子陈福星。可是,他们四处打听,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之后,他们的二儿子出生了。

  但林希韫夫妻一直都将寻找儿子陈福星一事挂在心上,还去当地政府和派出所问过、登记备案,但都没什么线索,满城张贴的寻人启事也都石沉大海。

  几次搬家,林希韫都会为大儿子留一间房,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往里添置东西,换新的床单,定期为房间打扫。“那段时间,母亲总会独自走到住所附近的溪边,坐在石头上望着江水,呼喊:‘福星,你在哪儿?今生今世我还能见到你吗?’”二儿子陈仲濂那会儿年纪还小,但母亲伤心的模样,他至今难以忘怀。

  1995年,82岁的陈士傑带着遗憾离世。临终前,他拉着孩子们的手,“今后有机会一定要争取找到大哥陈福星,他是你们的同胞手足,如果能找到,我就是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陈仲濂接过了寻找大哥的重任。

  “一直在寻找……母亲一直充满了希望,但结果却总是失望。”如今已经70多岁的陈仲濂泪流满面地说。

  2013年,陈仲濂为了寻找自己的亲兄弟,找到晚报求助;2016年7月,陈仲濂再次向晚报求助,晚报随即刊登了金华抗战女军医林希韫寻找失散儿子的故事,当时莲都区多个部门与碧湖镇工作人员,以及热心人士组成了帮帮团帮忙寻找,但均未果。

  女军医含泪寻子的故事被媒体广泛报道后,感动了许多人。去年8月,央视综合频道《等着我》栏目组发布寻人信息《转发!帮助103岁抗战女军医寻找骨肉至亲》,9月18日,央视军事微信公众号也报道了相关信息。

  后勤兵“吴汝民”已去世

  线索中断,一切回归原点

  大哥那里没有线索,找“吴汝民”吧!抱着这样的想法,去年10月11日,陈仲濂再次来到丽水,在莲都区人民武装部的档案室中找到了最老的档案,里头有一九二几年、三几年的老兵信息,但没有后勤兵“吴汝民”的资料。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人员随后建议:“还是去当地派出所找找吧,所有人的户口,哪怕是已故的,派出所应该都有记录。”

  陈仲濂随后来到碧湖派出所,在派出所的检索系统中输入了“吴汝民”三个字,结果跳出来一位“吴如民”,出生于1923年。“没错,年纪对得上!很有可能就是他,同音字极有可能。”陈仲濂兴奋极了,但民警后来的一句话却将他的希望之火再次浇灭。“根据电脑显示,吴如民已经去世了。”“那他有后人在吗?”沉默半晌后,陈仲濂满怀期待地说,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有的,他有个儿子叫吴松平,这里有他的电话。”

  陈仲濂激动地在手机上按下这串号码。

  “喂!”电话接通了,陈仲濂有些颤抖地问道:“您父亲吴如民以前有当过后勤兵吗?”

  “是的,他以前在丽水和金华一带做过几个月的后勤兵。”吴松平的话让陈仲濂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陈仲濂迫不及待地赶到了吴松平的住所询问吴如民的情况。“父亲已经去世七八年了,以前确实当过后勤兵,还跟我说起过给部队运输食盐的往事,但丝毫没有提及过把孩子送给他人寄养的事情啊!”陈仲濂的叙述让吴松平感到疑惑。不甘心的陈仲濂随即来到吴松平父亲的老家——水阁张村,寻访其邻居,希望能从中得到一些线索,但结果让陈仲濂失望了。

  “找到失散多年的大哥是母亲此生最大的愿望,我也不希望她像父亲一样带着遗憾离开。”陈仲濂说,如今快要104岁的林希韫对当年的烽火岁月已不记得那么真切了,体力、记忆力开始衰退,慢慢忘却了一些事情。语言的表达上也有了一些障碍,只能通过肢体语言等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但只要一提到陈福星的名字或无意间说到丽水两个字,老人的眼睛就会瞬间放亮,然后潸然落泪。

  “妈,福星回来了,福星回来了。”每次林希韫不开心的时候,陈仲濂就会把一个布娃娃抱给她。她总是紧紧抱着布娃娃,默默垂泪,还不时把吃的喝的往布娃娃嘴里塞。在老人即将过104岁生日之际,陈仲濂希望通过晚报的再次报道,能得到好消息。

  因为今年本报记者在金华的一次采访活动,林希韫老人的儿子陈仲濂意外看到了金华晚报对本报记者的采访,联想起此前几次晚报协助寻人的经历和颇深的缘分,陈仲濂特地寄来邀请函,希望借此机会让晚报再次帮忙寻找陈福星。

  昨日,记者将此事反映给碧湖镇民政工作人员,并发动乡镇网格员寻找78岁的兔唇老人。现晚报呼吁您帮助这位抗战老兵找到骨肉至亲。目前,陈仲濂掌握的线索有以下几点:首先,孩子被送走时的名字叫陈福星,他是在1942年冬天被寄养到丽水市莲都区碧湖镇的一名农户家的。若其在世,如今已经78岁。林希韫一家人偏瘦,陈福星有明显的兔唇(偏左)。

  各位读者,如果您有相关线索,就请与陈仲濂联系:18072472305,或者拨打晚报热线:2151666。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11-25 09:22:00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lb.njnu.edu.cn/information/261/9647

上一篇:收集贵州远征军将士名录

下一篇:抗战牺牲,魂归何处?为四位抗战烈士寻找归属!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