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较量|抗日战中争的金融战和贸易战
2020-08-29 11:32:06   来源:旭说军事    点击:

  抗战还有另一个少为人知的深层维度,那就是金融和货币之战。

  军迷们都知道“战争就是打后勤”这个道理。后勤,从军工制造到前运后送,无所不包,但如果再往深了追,就会发现,财政才是后勤有力的最终保障——钱都凑不够,饭都吃不饱,拿什么打?

  事实上,一切战争都逃不掉这个规律,财政上垮掉的一方,无论其它方面如何,必定难于坚持,抗战也是如此。在双方军队激烈战斗的幕后,还隐藏着没有硝烟,但同样重要,甚至是更加致命的金融战争!

  金融这个词出现的很晚,但金融战却是古已有之。春秋战国时期的齐桓公欲称霸,相国管仲建议,楚人善战,出兵讨伐恐怕占不了便宜,最好以利诱之,削弱其国力。

  于是齐国高价收购楚国的活鹿,楚人竞相捉鹿卖钱,不事生产。等到楚国举国生产荒废之时,齐国突然中止贸易,楚国误了农时,积粮很快被耗尽,粮价大涨,齐国再派人拉粮食在边境高价出售,大批楚国人投奔齐国,楚国国力大损,向齐国屈服。

  管仲还用这种办法对付过衡山国、鲁国、梁国等诸侯,屡试不爽,以非常低的成本,成就了齐国霸业,这可以算是世界上最早的金融战实例之一。

▲ “虎踞龙盘”只是一种迷信说辞,真实原因是因为南京靠近金融中心

  金融和财政,是政府和军队的最终后盾。蒋介石之所以要建都南京,也是考虑到了这个原因,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上海为中心的江浙地区,人口不到全国的五分之一,却集中了全国银行业的三分之一,定都南京显然有利于控制金融。

  1928年,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中央信托局等由国民政府控制的金融企业相继成立,有了金融上的优势,蒋介石在财政方面就大大胜过了其它军阀。

▲ 伪满州中央银行奉天分行

  那么,中日之间的金融战,又是如何打的呢?

  第一阶段,全面抗战爆发前。

  “9.18”事变前,日本在东北的直接投资超过了其它外国投资的总和,日本横滨正金银行日元以及“朝鲜银行”发行的钞票流通于东北各地,而中国货币的流通量不及其五分之一。“9.18”之后,日本扶植伪满政权,成立伪银行,发行伪币,以此掠夺人民财富。

  为了准备迟早要来的战争,国民政府于1935年进行了币制改革,废两改元,推行法币,收回全部白银充为准备金,防止白银外流。对外,法币实行盯住英镑的政策,固定对英镑的汇率(1法币合一先令二便士半),事实上加入了“英镑集团”。

  中国一改革,日本就气急败坏,声称国民政府“忽视具有东亚安定势力之日本,扰乱东洋和平之新政策,日本帝国将断乎排击之。”显然,这十分不利于日本用金融手段从中国捞取利益。

  第二阶段,1937-1941。

  全面抗战爆发后,日本叫嚣三个月灭亡中国,力图速战速决,在金融方面并不积极。但随着抗战进入相持阶段,为了“以战养战”,日本便开始在金融和财政方面打起了主意。

▲ 在占领区使用军票而非日元,是为了避免日元回流日本造成通货膨胀

  日本出招——1938年7月12日举行的日本“五相会议”做出决定:“为了使敌人丧失抗战能力,并推翻中国现中央政府,应设法造成法币的崩溃,取得中国的在国外基金,由此在财政上使中国现中央政府自行消灭”。于是,日本每占领一处,要么强制推行没有准备金,毫无信用的“军用手票”,要么以伪政权的名义设银行,发货币。

▲日本直接掠夺中国的贵金属也是金融战的一部分,战后中国追回了一部分

  南京、华北、蒙疆地区的伪政权,发行的伪币有“中储券”、“联银券”、“蒙银券”等,由于没有准备金,日伪规定伪币与法币平价互换,还利用无良奸商将沦陷区物资走私到国统区。实际上,这两招是相当毒辣的,因为其实质是套取法币,然后将法币拿到当时还未被日本占领的上海租界,从国民政府开设的银行换取外汇,再以外汇采购从国际上采购各种物资……

  也就是说,日本侵华战争费用一部分是从中国通过金融手段掠夺的!

▲ 日本的经济侵略始终伴随着军事侵略

  中国应招——面对日本咄咄逼人的金融攻势,当时国民政府制定了反击措施,颁布了“外汇请核办法”和“限制携运钞票办法”,换汇需经中央银行批准,法币的运输要由财政部审核,限制法币流入沦陷区。这些措施给日伪以一定的限制,但管不了外国银行,也管不了黑市,日伪仍然能以法币套取外汇,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

  实际上,国民政府两难:巩固法币的信用,虽有利维持金融稳定,维系人民的抗战信心,但同时也给了日伪套汇的机会(只要搞到法币即可兑换成相当数量的外汇),反之,如果放任法币贬值,日伪套汇会大大减少,但会使人民的财产缩水,经济崩盘。国民政府思量再三,还是选择了维持法币的策略,同时也得承担代价……

  第三阶段,1941-1945。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与日本宣战,小日本再也没外汇可换了。于是,日本干脆直接掠夺沦陷区财富。

  首先,在沦陷区扶持伪币,排斥法币,然后再用从人民手中强制兑来的法币向国统区套购物资,使法币全部流向国统区。一方面造成通货膨胀,另一方面导致沦陷区法币购买力下降,从而诱使走私者从国统区向沦陷区走私物资,同时,还向国统区倾销“过剩”的非战略物资——比如鸦片……

▲ 日本制造的法币伪钞

  其次,大量制造法币的伪钞,企图打乱大后方的经济秩序。

  1941年,德军潜艇在截获美国船只中获得法币半成品十余亿元,被日本买去造假,1942年日军攻占香港和缅甸,发现数家印制法币的工厂,掠走大量半成品及印钞机、法币编码和底册,日军利用这些设备伪造大造伪钞,据《中国军事经济史》记载,日本军部的“登户研究所”一家就伪造了40亿元法币,整个战争期间的伪造总数则难以统计,据估计达百亿元。

▲ “登户研究所”专干各种邪门歪道

  日敌以各种渠道,将这些伪钞运至国统区,混入市场抢购物资,造成国统区物价飞涨、金融混乱。同时也以伪钞充作特务机关的经费,三井、大康、同兴、公大纱厂等日资企业也有这种“法币”资本的投入,以“空手道”攫取各种经济资源。

▲ 汪伪政权发行的中储券,比较有知名度的伪币

  中国应招——你造我也造!

  国民政府针锋相对,也秘密制造了大量的伪政权货币伪钞和日元的伪钞(“中美合作所”的功能之一就是干这个事,被称为“特券”),运到沦陷区大量购买,抢回了大量棉纱、黄金和粮食等紧俏物资,同时也收买了不少汉奸,让他们为假钞卖命。总的来讲,中国造伪钞的数量远不及日伪,只是挽回了部分损失。

  看到这您要问了,为何不多印伪钞呢?因为更多的资源还是要用来印真法币……由于半壁江山沦陷,国民政府的财政压力山大,除了战场抵御外敌,也得靠印票子支撑,这就导致了通货膨胀。从1937年到1945年,法币的发行量增加了三百多倍,相应的,人民的财产也缩水了三百多倍。

▲ 日本在占领区发行的货币不计其数

  剧烈的通货膨胀带来了一个奇特的效果——日本制造的伪钞在国民政府海量印刷的真钞面前,如泥牛入海,起不到什么作用……中美制造的伪币的伪钞也遇到点麻烦——美国用的纸张质量太好,尽管其它方面可以假乱真,但还是容易被辨认出来……

  中日金融货币战,互有攻守,如果比“战果”,还是日本人占了便宜,沦陷区和国统区大量财富被掠走,国民受害甚大。

▲ 红色政权的首任行长毛泽民

  这个维度的战争,不能忘了在敌后坚持抗战的中国共产党。

  红军时代,中华苏维埃同样成立了自己的金融部门,红色政权的中央银行,首任行长是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发行的货币被称为“苏币”。直到现在,这种货币也是收藏市场上的抢手货。红军长征到陕北,银行也随同转移,国共一致抗日后,改称“陕甘宁边区银行”,总行设在延安。

▲ 土共不土之一,朱大管家出身清华

  在大家的印象中,土八路肯定很土,当时国民政府也是这样认为的,当国共有摩擦时,就不再提供法币经费了——反正那边是土包子,不懂经济,一封锁就行。不过,在抗战最艰苦的岁月里出任边区银行行长的,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系的朱理治,这样的高材生当大管家,土吗?

  虽然大管家不土,但共产党面临的情况却更糟,国民政府还有英美支持,地盘和人也多,而共产党要同时面对国日伪三方在金融方面的压力,根据地多是贫瘠的农村,看上去似乎没有胜算。

▲ 土共不土之二,边区财政处长宋劭文,土八路货币战的操盘手,北大历史系1935年毕业生

  日本对付共产党根据地的金融手段,无非还是靠伪钞那一套,这是因为边区银行发行的“边币”与法币直接挂钩(因为缺乏贵金属做准备金,也为向国民党表达诚意),日军打击了法币,自然也就打击了根据地。而随着国共矛盾的产生,边币想同法币挂钩也不行了,边区政府开始建立起独立的金融体系,日本就得再印假边币来对付共产党。

  八路军如何应对呢?

  1938年8月17日,共产党中央提出了边区货币政策的原则:

  一、边区应有比较稳定的货币(金融和经济要稳定)。

  二、边区的纸币数目,不应超过边区市场上的需要数量(不能通货膨胀)。

  三、边区的纸币应该有准备金。

  四、日寇占领城市及铁路线,我据有农村……应获取敌资源(取之于敌)。

  五、边区军费浩大,财政货币政策应着眼于将来军费之来源(以军为主)。

  ……

▲ 陕甘宁边区的边币

  不得不说,这些原则做出了有针对性的准备,从1938年起,边币脱离了法币,这是个正确的决定,否则必定会被国统区内的飞涨的物价所拖累。皖南事变后,边区政府规定法币只兑出不兑入,法币随即跌至1:0.7,边币成为独立自主的货币。

▲ 大生产运动,除了提供实物物资以外也有经济战方面的考虑

  1940年9月,彭德怀在北方局高级干部会议上指出:“一般在根据地流通的货币数目,不得超过全人口每人三元。”

  在我们的印象中,彭德怀元帅就是个能征惯战的大将军,殊不知彭帅也懂经济战。

  正是在彭德怀的亲自主持下,太行地区的敌后根据地成立了冀南银行,发行的冀南票在冀南和太行山地区成为坚挺的本位币。除了边币、冀南票,各根据地还分别发行了“北海票”、“光华商店代价券”、“陕甘宁边区贸易公司流通券”等几十种货币。

▲ 从日军占领下的招远金矿搞到的13万两黄金,成为边区的经费来源和准备金

  要使根据地的钱成为坚挺的货币并不容易,因为打货币战是要有实业做基础的,只是凭空耍技巧无法战胜敌人。所以,边区实行减租减息,鼓励农耕和工商业的政策,如果发明创造了边区不能生产,需要从敌占区进口的商品,边区还会给予贷款支持。同时,我党将农民组织起来,成立合作社,农民只能根据入股分红,极大的调动了群众生产积极性。

▲ 边区银行的运钞工人

  据1945年统计,边区所需要的军工类物资,除了水银、碱面等少数种类,其余如硫磺、棉花、铜、锡、碳等,均可自给,这样,打货币战就有了底气。

  边区的贸易原则为对外管制,对内自由,内部怎么买卖都可以,对外就要有限制了——粮食、棉花、能做枕木的木材,绝对禁止出口,奢侈品比如雪花膏、洋布、钢笔等,严禁进口,这就卡住了物资流向,当然,这也要求边区政权有相当的执行力,缉拿效率高才行。

  宋劭文规定,边区商品必需以边币计价;对于伪币只打不收,对于执边币来买粮食的商人,给予优惠价格;加强对群众的教育,使群众能够识别伪边币。种种措施之下,金融的天平渐渐向边区倾斜。

▲ 特殊商品“肥田粉”

  比如,沦陷区某商贸公司主动找上门来,用“肥田粉”(硫酸铵,可做炸药原料)交换棉麻。棉麻是边区严禁出口的商品,不过,要是用炸药原料来换,还是可以考虑的——要的就是这效果。

  于是,该公司用汽车运来肥田粉(此时路上不会有地雷和伏击),走的时候又将边区产的毛衣、土布运回,由于价格只相当于沦陷区的三成,大小商人都乐于到边区采购,当然前提是这些商人手里也得有货——军工原料、电池、药品这些东西才行,而且得用边币结算。

  边币就这样成为坚挺的货币,不仅在边区流通,也为沦陷区人民所依赖和使用。曾有一名会计出身的日军主计少尉,在山西某小镇兼任“市场管理员”,主要的干活就是没收市场上的边币和法币。

  一开始这个少尉还蛮积极,结果没几天就发现,没收的边币塞满了大大小小的抽屉,不由心生感慨——“八路的经济渗透政策令人生畏”,边币,真保值真坚挺啊!后来,这个少尉干脆自己也下海了,通过山西的商人,暗中跟土八路做起了买卖,战败后身藏赚来的金条回到日本开了商社……

▲ 1947年,给职员发日薪是这样的

  我党在经济战方面的成功是能够坚持到抗战胜利的重要前提,要是没有经济和金融上持续提供的财政支撑,何以能与实力远强于自己的鬼子缠斗八年?

  事实上,抗战除了练出一大批经验丰富的军队,也练出了一批经济战的好手。在接下来的解放战争中,国民政府再次上演了通货膨胀、经济崩溃的一幕,而共产党则继续利用更加广阔的根据地和针对性极强的贸易政策,在经济上给予国民政府以重击,这同样是国民党败走台湾的深层原因。

  到了今天,打热战成本过高已经是世界各主要国家的共识,所以贸易战、金融战越来越成为国家之间竞争交锋的主要模式,想必大家对当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还有所印象,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直接宣布要开打贸易战。

  当然,中美“贸易战”,与当年中日之间你死我活的状态在性质上并不一样,至少,中美和平是主流,有很多共同利益,也有很多可以商量和回旋的余地。不过,即使如此,这也提醒我们,除了军队要备战,经济和金融方面也不可轻慢——当年的土八路,仍然是一个好榜样。

责任编辑: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0-08-29 11:49:29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98671908&ver=2551&signature=0qnhd04jbuafbTwIORuTZ7A5dq*zP7mNnI-h7isynqcMule4FzHuMkPAmbzPyTbb6NnHVzFJLqwr1cu83hJLP0uLM3XjmOPN9ZIFRhsszgD0HN0W3jw*hayJOiiJaRU5&new=1

上一篇:抗战时期大后方与沦陷区间的经济关系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