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我们是抗战年代的女战士
2022-11-29 10:13:12  来源:《天津日报》  点击:  复制链接

 

  实在难以想象,她们最好的青春年华是在抗日战场上度过的。那时候,她们还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如今,她们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每次回想起那些艰苦的抗日战争时期的往事,她们始终坚信,正是血与火的战场的考验,才让她们的青春变得更加真实,变得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如今,那些艰苦的岁月已渐渐远去,在这些老人的脸上也写满幸福。然而面对这些经历了刀光剑影的老人,心里总是有一些沉重,我们应该用怎样的心情来记住她们?记住她们用青春热血为我们换来今天的幸福时光。

  老人们说,她们做了这些事,只是因为赶上了那个战争年代,她们也相信每位热血青年在那样的年代中都会挺身而出,只有将自己滚烫的热血融入到大时代中,才会青春无悔。

  致青春,向老人们无悔的青春致敬。

  敌后抗战的那些年

  我叫高秀云,今年89岁,1943年参加抗日工作,当年就入党了,离休前我在天津师范大学工作。记得1938年冀中有个农民暴动,那时我十几岁,日本鬼子烧杀掠夺无恶不作,村里的大人孩子都对鬼子恨得牙根儿疼。

  我清楚地记得,也在那一年,日本鬼子到处追捕八路军。他们在村里通过发“良民证”来建立良民制度,没有“良民证”一律视为八路军。还建立了“保甲制”,家家门口都被迫挂上日本国旗。第二年,村子里从15岁到60岁的男劳力一个不剩,都被他们抓走当民工。当时正是秋收,全部农活儿只能由妇女来做,干活儿时孩子哭妈妈叫,惨不忍睹。

  紧接着就是“清乡行动”,日本鬼子到村里无恶不作。我家附近有个村叫潘家峪,有一次,天刚蒙蒙亮,日本鬼子就进了村,当时村里除了出门串亲戚的,早晨去赶集的之外,凡是身体强壮的男人都被日本鬼子用机关枪扫射了。全村妇女、老人、儿童被圈在一间大屋子里,堆上柴火、浇上煤油,烧得一个不剩,当时被称为“潘家峪惨案”。

  潘家峪惨案发生以后,我们附近村子的村民吸取教训,各村做到24小时有人站岗,按敌人出发的路线沿途送鸡毛信,接到信后撞钟,听到钟声就知道鬼子快进村了,大家带上东西逃跑。

  我参加革命的动力也是因为恨透了日本鬼子,一心想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我正式参加革命是1943年,那时日本鬼子在做垂死挣扎,但是扫荡起来更灭绝人性。

  我参加革命时17岁,先当村干部,后来被选为妇联会主任。大家都纳闷儿,那个小孩子能干什么呢?其实,村里人当时都不知道,我已经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申请,是党组织把这份工作交给我,目的也是要考验我。所以,不管工作有多困难,我也下决心一定要干好。后来,因为我工作努力,组织批准我入了党,入党后,我与支部书记单线联系,那时谁也不知道我是共产党员,我们家里人也不知道。经过半年多的锻炼,我又被调到区里负责妇女工作。

  我在村里做的第一件事,是组织农民救国会。农民救国会给村里人办事,如减租减息,穷人种有钱人的地要减地租,放高利贷的要减利息,还有就是给长工涨工钱,这些事都得到了农民的支持。

  另外,我们在党的指导下组织成立了妇女救国会、青年救国会,在村里组建了儿童团,让全村的村民都有了自己的组织。那时候的口号是“全民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我们组织发动青年村民上前线打鬼子,有参军要求的青年发展到一定数量时,我们就开大会,敲锣打鼓,给上前线的青年戴红花,让青年代表上台讲话。后来我算了一下,经我动员报名上前线的青年不下千名。

  发动妇女支援前线也是我当时的工作之一。每次有战斗打响时,战场附近三五个村子的人都有任务,要发动群众支援前线,从烧水做饭到抬担架、护理伤员,能干什么就干什么。难度比较大的是护理伤员,轻伤员还好办些,重伤员抬下来的时候已经生命垂危,送到哪户村民家里合适?既要考虑护理条件,又要征得人家同意,这个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

  我亲身经历过一些事情,有一个轻伤病员,我带人给村支部书记送去了,支部书记的爸爸妈妈有五六十岁的年纪,他们把伤员当亲人一样照顾。还有一次,我们接收了一个重伤员,安排在谁家真的很难。可惜的是,这个伤员由于伤势严重,牺牲了,我们又想办法跟他家里人取得联系,把他送回了家。

  在打鬼子的那些年,我还和共产党员们一起在村子里挖过地道。这个工作最不好做,一般村民都不愿意在自家挖,地道口选在哪儿,是个难题。地道挖起来也很难,因为地道洞毕竟不大,一开始只能由两三个可靠的人挖,人要猫着腰钻进去,挖到一定程度后,里边漆黑一片。挖出来的土要用布袋子一点儿点儿往外运,运出来后还不能让别人发觉,春天时比较好办,可以搭上田埂,冬天就要把土掺上炉灰撒在房前屋后。说着容易,其实也不容易。

  在百姓掩护下虎口脱险

  我叫徐泽,今年88岁,1942年参加革命,1946年入党,离休前在天津市农业机械局工作。

  1944年秋末,我刚刚从丰玉遵八区调到宁武宝七区工作,正在调研熟悉当地情况的阶段。我住在刘万庄子村付大娘家,有一天区里来了通知,命令我第二天早饭后到冯庄子村集合,召开全体区干部会议。刘万庄子到冯庄子很近,只有一里多地。早饭后,付大娘的二儿子(我称呼付二哥)给我带路,到冯庄子村报到开会。

  当付二哥带我走到离冯庄子村不远的地方时,我突然看到村头的寨子墙两边,站着好多穿黑色衣服的人。我对付二哥说:“前面不像区小队的同志,好像是敌人吧?”这时,那伙人里有人朝我们大声喊:“站住,干什么的?”付二哥说:“咱俩都跑不行,你快跑,你口音差得太多,不好办,我是本地人,他们不会把我怎么着。”与此同时,那伙人绕过寨子墙向我们走来,我转身向东南方向的景庄子跑去。

  还没跑出多远,敌人的子弹就像雨点似的朝我飞来,子弹落地,把土掀起老高,像狂风卷沙一样,呛得我喘不过气,也看不清脚下的路。我跑到景庄子的村头,正巧道南面有一户村民在办丧事,喇叭吹得震天响,我直接跑到街道北面,推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冲了进去。门内,一位大嫂正在拉风箱做饭。我说:“别慌,敌人正在追我,他们进来后,你就说我是你妹妹!”大嫂听我说完有些慌乱:“我胆小,你从我家后院跳过墙去,那家有个陈老太太,她胆子大,啥也不怕。”我说好。大嫂帮我把文件及粮票都扔进了点着火的灶膛,钢笔藏起来,又帮我从后院跳墙跑到邻居家。

  我推门进了屋,只见屋里站满了人,原来办丧事那家来的女客人都躲到她家来了。大娘看到我一愣,我忙说:“敌人正在追我,他们来了你就说我是你闺女。”这时候大娘明白了我的身份,但一点儿也不慌,从屋里一个旧柜子里拿出件旧毛蓝色带大襟的褂子、一双旧花鞋让我换上,同时将我换下的衣服、鞋子扔进衣柜锁上门,让我坐到炕角儿里。

  这时,敌人也闯进了屋,戳着枪向炕上端详了一会儿,突然上炕用枪指着我问:“你是八路?”我口音和当地人差别太大,没敢说话,使劲儿摇头,敌人拉住我就往外拽。大娘堵在门口,敌人让她躲开,她说:“我姑娘胆小,你们不能带走!”敌人怎么说她也不让开,我怕出意外,就对大娘说:“妈,没事,让我出去吧。”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不知道他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大娘一点儿也不让步,嘴里喊着:“别吓着我闺女!”敌人有些气急败坏,狠狠打了大娘两个耳光,大娘的嘴角马上肿了。我怕把大娘打坏了,就说:“妈,不怕,出去也没事。”可是大娘没示弱,反而破口大骂起来:“你们不是人生父母养的,是畜生啊,老辈子有个规矩,七十不打,八十不骂,你们这些挨千刀的,得不了好死,今天就得挨枪子儿!”越骂大娘越生气,敌人也急了,用枪托狠狠砸了大娘几下,把她从屋门口砸到屋外。

  我被带到大街上,在墙根儿站住。我看到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趴在地上,浑身被打得血肉模糊,敌人用枪把这个人的头挑起来,意思是在问:“是她吗?”他摇摇头,嘴里连说:“那个人比她高,一脸大麻子,不是她。”我定神一看,原来这人就是给我带路的付二哥!这时,大娘又追了过来,嘟嘟囔囔的,拉住我就往回走。刚回到屋,敌人又追了过来,抓了其他几个女人出去,可能是让付二哥一一辨认。后来,街上又吹了一阵哨子,就没有动静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大娘想到街上探听消息,凑巧从外面进来几个男人,进门后,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起来:“可把我们吓坏了,你(指我)什么时候来我们村的,也没见你进村,村里也没住着八路军,只听见枪响,怎么敌人把你带到街上了?”“他们一进村就冲进道南边办丧事的那家,说是找女八路,吹喇叭的说没见着,他们就把人家打了,喇叭也给摔了,扔在地上用脚踹。”“后来看到敌人把你带出来,我们几个都急坏了。幸亏保长出了个好主意,写了个假情报,让我们维持会的一个人拿着这个假情报,迂回到村外,然后装成气喘吁吁的样子从村子北边跑过来,说他们村北面来了八路军的大部队,往这边来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敌人一听吓坏了,所以就乱吹哨子,紧急集合跑了!”

  随后,他们安排了一辆大车,把我送到了八里地之外的东淀村,终于虎口脱险。

  给我带路的付二哥被敌人严刑拷打,耳朵落下了终身残疾,打雷都听不见。后来,政府为了奖励付二哥和陈大娘,全区通报了他们的事迹,授予他们“拥军爱军保护八路军模范”的称号,号召全区人们向付二哥、陈大娘学习,并奖励了他们50斤小米。

  作者: 郑长宁 丁文冬 苏秀娟 时晓明

责任编辑:张莹 最后更新:2022-11-29 10:15:02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在战火硝烟中办报,这位“政工元帅”为何说“一个铅字比一颗子弹还重要”?

下一篇:革命大熔炉抗大五分校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