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我和冼星海一起战斗的日子
2022-11-19 09:56:35  来源:湖北党史网  点击:  复制链接

  1938年,抗日战争进入了第二个年头,平、津、沪相继沦陷,武汉成为全国政治、文化的中心。此时,抗日救亡运动汹涌澎湃,歌咏活动尤为突出,达到史无前例的声势。

  冼星海是1937年10月随洪深、金山带领的上海救亡演剧队二队(以下简称二队)来到武汉的,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前去延安,在此度过几乎整整一年。冼星海是我尊敬的导师,我有幸和他一道经历了这段岁月,聆听了他的教诲,也曾经荣幸地被他视为战友。

  汉口精武体育会

  1937年10月3日,著名戏剧家洪深带领上海救亡演剧队二队到达武汉,冼星海就在这个队负责音乐方面的工作。

  4日下午,二队迁到离我家不到半里路的汉口精武体育会。次日,我们到精武体育会时,竟已是门庭若市,人来客往,加上围观的,好不热闹。我们穿过人群进了门,在二楼看到了冼星海。冼星海穿着棕色旧呢西服上衣,系黑色领带,衣着大方,既气宇轩昂,又给人以诚挚朴素的印象。我上前作简要自我介绍时,立即从他有力的握手和微笑的眼神中体会到他的友好。作为一个初涉社会的青年,受到我所敬仰长者的热诚欢迎,心情十分激动。

  可能是冼星海见我有点拘束,主动对我说:“我也教唱歌,在上海很多地方,这次沿路也教。”一下子就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立刻感觉气氛轻松起来,如释重负。

  冼星海又问了我很多话。他非常关心武汉歌咏运动的情况。当我提到武汉歌咏活动发展很快,但苦于教唱歌的干部太少,很多人不会指挥,配合形势的新歌曲也为数不多时,冼星海似乎早已料到。他说,上海、开封、郑州也都是这样,并若有所思地说:“以后可以办一个专门培养指挥教唱歌的训练班,选一批唱歌水平较高的青年参加。”至于指挥,他说,不要看得太神秘,一般歌曲的指挥很简单。他接着又谈到,这次路过开封,他见到那里的歌咏运动发展得很快,有一位青年马可,很活跃,会作曲,“他是一个很有希望的青年。”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歌单说:“这是马可新作的歌曲。”我一看,是马可用钢笔抄写的歌稿《游击战》,冼星海对着歌单哼唱了三四句,然后递给我说:“这支歌作得很不错,送给你。”

  冼星海对青年人关怀备至、待人接物诚恳亲切,一见如故,让人肃然起敬。初次见面,他就和我促膝交谈一个多小时,还同意晚上陪我去参加教唱活动。其实,他当天时间早已安排得非常满。下午,他先去“凌霄游艺场”(在今江汉路旋宫饭店)参加了欢迎茶话会,会后又遇到空袭。警报过后,仍不忘立即和我一起去“青年会”与武汉民众见面,当场就指导大家唱他作曲的《拉犁歌》和《青年进行曲》,然后教大家唱《抗敌歌》。一直到天已全黑,又应邀赶去广播电台为武汉市民教唱。

  汉口精武体育会是一处群众习武练拳的场所。位于汉口吉庆街惠通路口,是一幢三层楼房。自从二队借住以后,这里更加热闹起来。来访的文艺界人士络绎不绝,门前窗外又经常挤满群众,加上正好金山在一楼大厅里为登门求教的文艺团体导演独幕剧,很多人都看过《夜半歌声》,有些街上还贴着它的海报,谁不欣赏由他扮演的“宋丹萍”呢?引来更多的人围观。金山令人眼花缭乱的示范表演让大家看得如醉如痴,舍不得离去。

  精武会二楼是办公事的地方,三楼是宿舍。冼星海来汉后一直住在这里,直到1938年4月搬到武昌三厅后,还常来这里下榻和写作。

  汉口业余歌咏团

  冼星海到武汉只几天,希望到我们“业余歌咏团”和群众见见面。我正想约他到歌咏团去教授指挥,当然求之不得。我便讲明意愿,又介绍了一些情况。他都欣然接受了。

  “业余歌咏团”是武汉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团体,借用大智路韩家巷保安公益会地方练唱救亡歌曲。成员主要是工人、职员、中学生、小学教员等,先后有200多人参加,但流动性大。通常都有几十人聚集活动,这天听说冼星海要亲自来教指挥,来的人特别多,整整齐齐坐满了一堂。冼星海见到很高兴,对大家业余时间参加救亡运动表示钦佩,勉励大家学会了唱救亡歌曲要教别人唱,用歌咏宣传抗战,发动周围群众。

  他先领导全队练唱学过的《救国军歌》《青年进行曲》《保卫卢沟桥》等几首歌。稍有不妥的地方,便停下来自己唱一两遍示范,详细讲解轻、重、强、弱和感情。大家兴趣被调动起来,效果非常好。接着,冼星海要每个人都站起来,排成做体操的队形,左右手横向摊开,拉开间距,学习指挥。他自己背向大家,要所有人都模仿他打拍子的手势,嘴里念着“一、二、一、二,重、轻、重、轻”。待绝大多数熟悉了动作要领后,就用《青年进行曲》来练习。他领着他们一边唱,一边做指挥动作。自己又走到每个人面前一一检查,纠正姿势,直到全体掌握了规律,再正式排练一次,像通过考试才算及格一样。以后一连几天,都是这般教。教会二拍子后,又教三拍子、四拍子。

  这是冼星海到武汉后第一次系统教学。他诲人不倦、甘当人梯的精神,使在场的人欣喜和感动,情绪十分热烈,都打心眼里喜欢他、尊敬他:“冼先生真耐烦,一点架子都没有。”

  也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冼星海在武汉期间创作了100多首歌曲,“业余歌咏团”往往最先唱开。例如《新中国》《在太行山上》《保卫大武汉》《到敌人后方去》《游击军》《祖国的孩子们》等著名歌曲,连以后由他亲自创办和指导任教的“海星歌咏队”也不能相比。

  令人难忘的还有请他到“武昌业余歌咏队”教课的一次。那个队只有十多个人,主要是店员、学徒,但学唱歌热情很高。原是我每星期一次晚上去那里教唱。他们都听说“汉口业余歌咏团”请冼星海教过指挥,就希望冼星海能到武昌来一次。我担心过江路远,人太少,觉得很难开口。但是,当我用央求的语气向冼星海转达时,他立即满口答应。那时正值严冬,碰巧约定的那天晚上又是暴风骤雨。我陪冼星海乘轮渡去武昌。到达后,却见到歌咏队全体成员早已正襟危坐以待,唯恐有变化,见到冼星海按时到达,兴奋不已。冼星海和在汉口业余歌咏团一样,认真热情地为大家上好了这一堂课。

  中华全国歌咏协会

  南京沦陷后,全国音乐界同仇敌忾,团结全国一切的歌咏工作者和音乐界人士,组成抗日救亡歌咏运动的统一战线已是大势所趋,时代所望。

  冼星海随二队到大冶、石灰窑(即黄石)巡回宣传演出回汉后,即和张曙等人一同倡议。在广大音乐家、社会活动家和歌咏工作者的一致努力下,1937年12月25日,“中华全国歌咏协会”筹委会在汉成立。我和李行夫都是委员。

  翌年1月17日11时,这一全国性救亡歌咏组织正式在武汉“光明大戏院”成立。

  这天,冼星海担任大会主席,王云阶任司仪,刘雪庵作了工作报告。大会将当日定为全国歌咏日。“业余歌咏团”还参加了下午的歌咏大会,“孩子剧团”也参加了演出。

  歌咏协会的委员中,我记得的音乐家有黄自、冼星海、刘雪庵、盛家伦、吕骥、沙梅、张曙、贺绿汀、何士德、王云阶、周巍峙等,未与会的著名歌咏活动家刘良模也在其中,我们武汉的有熊务民、李行夫、夏之秋、江定仙、林路和我等,共计35人。同月,冼星海与张曙、王人艺、曾昭正、李行夫、盛家伦、安娥等21人被聘为“武汉文化界抗敌协会音乐工作委员会”委员。

  珞珈山上歌声嘹亮

  冼星海来到武汉的消息传到珞珈山,“武汉大学歌咏队”立即邀请他前去指导。

  约定的那天晚上,我伴送他渡江前往。那时交通不便,仅有一路私营的公共汽车通达武汉大学,下午5时收班。从武昌轮渡到珞珈山约10公里,我只好雇了一辆小汽车,到达武大时,已是黄昏时分。

  歌咏会在理学院101教室进行。我们到时,这里早已灯火辉煌,座无虚席。后到同学只得挤在走道上蹲下。这也是我记忆中“武大歌咏队”人数到得最多的一次。师生们殷切期待一睹冼星海的丰采、亲身领受他的教诲。尽管外面寒风嗖嗖,教室里却热气腾腾,歌声震耳。当冼星海出现在同学们面前时,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冼星海频频点首微笑以示感激之情。

  经过简单介绍,冼星海在掌声中走上讲台。面对100多位风华正茂的男女青年,他带有不无羡慕的心情向大家致意。他对歌咏队已有的成绩和坚持救亡歌咏活动表示赞赏与关怀,然后带领大家唱了10多首最流行的救亡歌曲,其中包括他作曲的《拉犁歌》《流民三千万》《青年进行曲》等,间或停下来作些讲解示唱。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同学们兴趣却有增无减。冼星海也相当兴奋。

  见大家情绪热烈,欲罢不能,我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用大张纸抄写的歌谱《茫茫的西伯利亚》张贴在黑板上,请冼星海教唱。

  《茫茫的西伯利亚》是话剧《复活》的插曲。这是冼星海作品中唯一的一首六拍子歌曲。冼星海用假音先作轻声示唱。优美清新的三拍子节奏,随着两臂舞蹈般的匀称指挥动作,同学们凝神注视,耳目全新。全场屏住呼吸,寂然无声。冼星海在法国除学习作曲、小提琴外,还学过指挥法。由于时代环境的限制,他未能充分发挥这方面的才能,这次示范教唱,只是小试锋芒,也够人大饱眼福。

  遗憾的是,为了赶上末班轮渡回汉口,歌咏会只能适可而止。同学们依依不舍和冼星海握手告别。

  这次武大聚会冼星海十分满意。回家的路上,我向他介绍了武汉“一二九”学生运动的情况,以及不久前在汉口“一二九”二周年纪念游行时发生的枪伤事件。

  走访盛家伦、田汉

  冼星海每天工作很长时间,经常到深夜。工作之余有时出外串门走走,间或约我同行。1937年底前后,常在晚饭后散步来我家,稍待即去。遇上突袭警报,禁止交通,全城停电,他就闭目聊天,等待光明到来。

  盛家伦当时住汉润里,距精武体育会约半里路,是冼星海足迹常到之处。某晚,冼星海邀我同去串门,介绍认识。盛是名噪一时的歌唱家,冼星海为《夜半歌声》谱写的插曲与田汉所写的歌词珠联璧合,经盛家伦为影片一唱,不啻如鱼得水,可谓三绝。盛的气派亦不凡,性近孤僻、沉默寡言,言必有中,有时带点刺。几次会上,我们点过头。这次和冼星海一同去访,受到他适度的欢迎,我很兴奋。

  他们俩是同乡、密友,用家乡话谈家常。多属生活经济方面的事,并不在乎我的在场。我听到仅能猜懂一半。冼星海对他住处相当熟悉,露出不可多见的放松和轻松,自如潇洒。盛也未以稀客相待。

  几天以后,他们二位同来我家稍坐,带有回拜的味道。此后盛一人也几次光临公新里六号小叙,渐成了熟客。

  盛家伦在中国电影制片厂工作,为了摄制国际反侵略宣传纪录片,托我邀请歌咏队参加拍摄示威游行的镜头。为此,业余歌咏团、三八女子歌咏队、青年歌咏队全体动员,新制了队旗,人手一小面旗,兴高采烈又严肃认真地沿着江边举行了一段情绪激昂的示威游行,唱救亡歌曲、呼口号。沿途群众见在拍电影,拥挤围观,情景显得格外逼真。

  第二天,盛又邀我去制片厂摄影棚参观。摄影棚设在六和路江边一仓库内。参观之际,盛一边解说,一边略带风趣讲了几则摄影棚内使用术语的笑话。我正回味他的幽默感,他忽然话题一转,谈起唱歌和发声学来,并要我对着麦克风随便唱了一首歌,随即将录音播放给我听。我生平第一次听到从外界传来自己声带的震荡,感觉极为新奇,印象很是深刻。盛当即指点哪些唱法不妥,应如何发音训练嗓子等声乐知识,给我上了一堂简单扼要的声乐课。事后,冼星海带着关切的口吻问及参观的事,我才意识到是冼星海委托过盛家伦,要他有机会指点我一下。我想起冼星海曾经问过我怎样练嗓子,我回说在武大时每天早上到东湖边自练一练,苦于无人指导,无异盲人瞎马。想不到冼星海就记在了心中,又这么细心关照,让我很感动。

  第三天,尽管我家里人与盛家伦混熟,我们从不要求他高歌一曲。冼星海关照过,盛家伦最忌讳别人要他当场表演,否则他拔腿就走,毫不客气。因而我们特别注意。1938年,武汉多少次歌咏大会,这颗歌坛巨星从未亮过一次相来展现他的艺术才华,令人不无遗憾。

  随冼星海一同到田汉家拜访,是给我留下的另一次难忘记忆。

  1938年春,冼星海特来告我:“田汉先生想见见你,我明天带你去拜访,你有空吗?”我立即高兴地作了肯定回答。

  田汉和冼星海是亲密的战友,在上海期间他们多次卓有成效的合作,已创造了一批精彩绝伦的进步歌曲。田汉是著名剧作家、诗人。他作的歌词可能最多,当时几乎天天都在唱他的歌。我曾在集会上几次听他发言,能有机会去拜访他,让我感到荣幸。

  田汉住在太和里(疑为太和街之误。太和街在今胜利街靠近卢沟桥路一段),属旧日租界地段。不久前,抗战一经定局,日寇胆战心惊,一小时之内撤退了所有日侨,有些连桌上饭菜都来不及收拾,狼狈逃窜。田汉到武汉后,安排在这里住下,这里便成了冼星海及文艺界知名人士常来集会拜访的地方。

  我们见到田汉后,冼星海为我作了介绍。田汉先生彬彬有礼接待我,态度和蔼可亲,俨然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他关心问及我参加歌咏活动的一些情况,我每有所答,他都及时加以演绎,兼有勉励或教导涵义。他说:“救亡歌咏运动非常重要,是宣传抗战最简便最有效的方法。不限时间,不限地点,不用化装,也不需要道具,只要不是哑巴,人人都可以唱,一传十,十传百。唱得好不好无关紧要,要用歌咏加强宣传,唤起民众,组织民众,起来抗战,不抗战就会当亡国奴。”谈到当前抗战形势,他言简意赅,多有振聋发聩之辞,激人奋发。冼星海对田汉每一句话都聚精会神聆听,举止严谨,流露出崇敬的神情,与在盛家伦家的活跃大相径庭。

  在武汉期间,冼星海除参加多次集会活动外,串门走访的地方当然还有许多。但可能更多的是同行们到他那里去拜访。仅我去精武体育会有限的次数,就多次遇见王云阶、李广才、张曙、沙梅、林路等,而更多的是我对不上号的知名人士。

  1938年春以后,我和冼星海见面的机会渐少。初夏,我因事去找他,他正好在家。好久不见,他显得精神焕发,谈过一阵之后,他忽然拿出一张他的半身照片来,签上名,送给我留作纪念。我喜出望外。1976年,“四人帮”被打倒的消息传到武汉,我无比兴奋地带着这张小心珍藏下来的照片去战友林路家中时,将此签名照放在了林路先生处。

  冼星海生活逸事几则

  《顶埂上》是“海星歌咏队”(是冼星海同志在汉亲自辅导成立的歌咏队,队长是万迪秀先生)在歌咏大会上表演的传统节目,由冼星海亲自用粤语教唱,别的歌咏队莫敢问津。后来“业余歌咏团”也在他的亲自耐心教授下学会,成为每次演出必然被欢迎再唱一次的压轴节目。

  不过,冼星海固有的乡土音素也给他带来一些困难。有一天,他在我家里和大家一同试唱《新中国》,当他唱到“要国民自己挑,自己挑,自己挑”时,大家不约而互相顾盼并微微窃笑。冼星海察觉到了,开始他未尝介意。待至第二次、第三次,每次唱到这里,大家仍然抿住嘴偷笑。他感到奇怪。一问才知道,他的广东方言把“自己”唱成“自子”。三次连续出现,大家自然忍不住要笑了。他定了定神,思索了一下,终于猜到了原因,便摊开两手,挤了挤眼,耸了耸肩说:“没办法!”他的这个难得的幽默动作,使大家忍不住起劲地笑起来,也同时赞赏他平易近人的风趣。

  因冼星海常来我家,和我家的人也渐渐熟悉起来,大家都称呼他冼先生。我家的姐妹、小弟都参加了歌咏队。歌咏队里有些小青年也是我家的常客,因此我家客房里经常有歌声,还有人在学指挥。每逢这种场合,我的3岁小外甥曾秋明总是聚精会神地在一旁欣赏。有一次,冼星海也在场,大家正在唱一首歌的时候,小外甥突然拿起了一根指挥棒,模仿起了打拍子的动作,并对着大家一本正经地指挥起来。大家正感到忍不住要笑时,只见冼星海面不改色地一面继续唱,一面弯下腰去,慢慢向前移动到小秋明面前,按照小秋明打拍子的速度,十分认真地唱下去。小秋明的拍子打得快,冼星海就唱得快,打得慢,他就唱得慢,直到唱完了一首歌。大家不禁哈哈大笑,小秋明也跟着大笑起来。冼星海拥抱了他。一时间,“3岁小孩指挥冼星海唱歌”在周围传开了。这件事距今日已将近半个世纪,但冼星海慈祥的神态,幽默的动作,配上小外甥指挥的姿势,以及周围人凝神注视的情景清晰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就好像是昨天的事。

  冼星海很喜欢小孩。我家有一部黄包车,有两次他来我家玩时,将小秋明放在人力车上,自己则充当车夫,拉着他在公新里疯跑,逗得小秋明乐不可支,一旁围观的餐馆厨师和茶房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有一件事须要澄清一下,1980年,我看到武汉报纸上的一篇报导说:冼星海过去曾经住在“老通成”,在那里作了几十首歌曲。这是带点浪漫色彩的误会。原来,当时我父亲经营着的一个通成饮食店(该店1938年武汉沦陷前被迫停业,抗战胜利后,更名为“老通成饮食店”,即后来颇为著名的“老通城”)和一家大智旅社(位于通成的楼上和后来的老通城宿舍处,1938年曾免费接待了演剧二队的男女演员们。冼星海日记中多次提到在该旅店中活动和写作的情形。大智旅社后来被毁于轰炸),均与我家住的公新里6号仅一巷之隔。而冼星海到我家去过多次,在我家也作过曲,因而造成误传。而据我能回忆起的,冼星海在我家只作过《游击军》一曲。

  不过,作为“通成”的顾客,冼星海可能去过多次。当时住在隔壁大智旅社的孙师毅、金山、王莹、贺路等,也曾是“通成”的常客。错过吃饭时间,上“通成”去吃盘豆皮,吃碗肉丝面,饱饱肚皮,那肯定是常有的事。冼星海尤其欣赏“通成”的炖莲子,我不止一次碰见他从那里出来,“我最喜欢吃这里的炖莲子。”他说。对生活朴素的冼星海来说,这可算是他奢侈的享受吧。

      曾昭正 曾宪德(整理)

责任编辑:张莹 最后更新:2022-11-19 09:59:4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回忆抗战期间的革命文艺工作

下一篇:韩集伏击战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krzzjn#qq.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