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阳新:“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驳斥葛红兵
2023-01-23 15:20:48  来源:阳新(2007年6月15日 )  点击:  复制链接

  1937年7月7日,日本军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从北京卢沟桥开始,把中国推向了有史以来最血腥最苦难的深渊,中华民族以伤亡3500多万人的代价,奋力反抗侵略,拼死救亡图存,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在日本,一些政客已经感觉到了这70周年的“不安”。成立了一个要求中国各地“抗日战争纪念馆”撤下“反日”照片的超党派议员联盟。

  在日本,什么人都有,有通过战争而悔恨的老兵和反对战争的有识之士;也有狂热的军国主义者,为了那场最终失败的战争而企图掩盖历史。

  但是,在中国,有一位叫葛红兵的教授,在他对日本人的言行还“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就急匆匆地出来说话了。

  葛说:“如果是想掩盖日本侵略中国的事实,那么我们当然应该反击,如果是出于中日两国友好未来,我觉得他们的说法也未必完全没有道理。”你连人家的目的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分析的,至少也可以静观一下,何必比日本人还着急?

  撤照片不就是掩盖历史吗?何况抗战时的历史照片,中国人拍照的仅是一部分;许多是西方人拍照的,还有不少就是日本人自己拍照的,也成为不可否认的证据。

  日本的这批政客说的“道理”是军国政治,是有倾向的政治,他们还还明确提出抗战展览馆是“歪曲事实”。葛马上跟着说:“中国各地的二战纪念宣传,都是以“宣仇”为基本目的”。简直就是当年的汉奸言论。

  对葛说的话,我当然要坚决驳斥。中国人的近代史,离不开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自然也离不开抗战的历史,难道不是事实吗?

  我的外祖父熊十力当时是在北大作学问,在七七事变之后,8日就乘煤车逃离北平,不愿意做“亡国奴”。后来,在他到了大后方四川,居然还受到日机轰炸,腿受伤。他在那时,到处宣讲“中国五千年历史”,“中国不会亡”。这些讲话于1938年夏天整理出来,由中央陆军学校编印出版《中国历史讲话》,约六万言。

  我三伯父是国民政府警卫团的营长,在南京保卫战中抵抗到最后,乘采菱盆逃过长江,亲眼目睹日军屠城。

  我父母在成都遭受日机轰炸,恰巧那天出城几里地没有停留在城门,得以幸免。日军对平民的“疲劳轰炸”和“恶性轰炸”持续多年(日寇广播中用语,详见圣陶先生1941年8月31日日记),最惊险的一回是1941年7月27日:十时半,忽闻空袭警报。及十一时方过,而复鸣“紧急”,敌机即随之而至。旋闻呼呼之声,随之即闻轰轰爆炸之声,殆数百响。四年来历空袭,当以此次为最甚矣。敌机多批总数为百零八架,被炸地点则为少城公园一带云,炸死人甚多。罗家碾、苏波桥均死人不少,殆系死于机枪。乡间亦复如是,殊可虑矣。

  我妻老家河北曲阳,乡亲告诉我在这个水井旁,日军扫荡一次杀死青年15人。

  要再列举下去,还有许多许多。

  ......

  不错,日本的老百姓也遭受了苦难,在当年坚持出版8年的《晋察冀日报》中,也有不少记载。问题是,日本的一部分政客和军国主义者并没有认识到这场灾难的原因,没有改变仇视中国人民的态度。

  所以,我们的纪念和宣传力度还不够。就像刚去世的台儿庄敢死队长仵德厚等,许许多多的抗战勇士的事迹还不为人们所知,我们还要一代代地讲下去。

  葛红兵妄加指责的说:“这种纪念的恶果如今正在当下的年轻人中显露,他们狭隘好斗的心胸,视仇恨为荣耀的心态,就是这种宣传种下的恶果。他们是半个世纪以来仇日宣传种下的恶胎。”我是完全不能赞同的,这不是事实,也不符合逻辑。

  如果年青人不知道历史,不奋起建设强大的中国,历史难道就不会以新的形式重演吗?

  在这几天的中国新闻中,包括仵将军的葬礼、上海老战士向学生宣讲抗战史等等,我没有看到所谓“仇日”宣传的字句,历史是客观的。

  相反,就是今天的在电视新闻联播中看到,德国政府拨专款数百亿欧元,赔偿纳粹强迫从事劳役的老百姓和他们的后代。而日本政府却顽固不化的一概拒绝,不承认中国劳工的牺牲、不承认各国慰安妇的屈辱。

  在《凤凰电视台》的南京大屠杀的专题中,陈晓楠说:日本鬼子这个词,是在南京的美国人授予的,看到日本人的残暴,美国人这样称呼他们。并写在书中。

  陈晓楠还说,不能用文学手法来评语日本人的大屠杀,因为日本军人已经丧失人性。

  历史是不能掩盖的,历史是永存的。好在在南京以杀人比赛的两个日军战犯,1948年处决在南京。而这两个战犯的后人,不是也在日本要求“平反”吗?根本不承认杀平民的事实。不知道在这之后20年出生的葛红兵是否知道他们的行为?我真怀疑葛在南京上过大学,就从这一点说,我们的抗战宣传是少了,而不是多了。

  中国人不强大起来,必然还会遭受侵略,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70年前,农业化的中国,对日本没有任何威胁,却遭受到已经工业化的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多亏我们现在有了两弹一星,有了打狗棒,我们才有了安全感。

  就是在共同发展经济的欧洲,每年的纪念活动与二战电影的优秀作品依然源源不断。

  2003年我在德国,电视台正好在播放电影“二战的最后一天”,内容还是战斗??消灭法西斯,胜利属于人民!一直打到最后一分钟才停止。

  今天,日本政府还不向中国老百姓认错。谁要反对宣传抗战历史,谁也就是汉奸!

  我们应当记住陈嘉赓先生当年的提案:“寇未退出国门,言和者为汉奸”。

  寇不认错,还想再来过,我们难道不能警惕吗?

  胆小的,自知理亏的葛教授,博克居然谢绝评论。但是,你依然不可能阻止大家发言,更阻止不了我们这些知道历史的人的发言。

  我的一位长辈也是抗战将军,他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缴获了6把日本军官的军刀,40年前的动乱中后辈把刀藏到井中,井已填埋多年。我对他们说,应当挖掘出来,这是历史的见证。

  让我们记得,“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附件:葛红兵: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葛红兵,1968年生于江苏南通,1998年毕业于南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为上海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

  据说,日本成立了一个要求中国各地“抗日战争纪念馆”撤下“反日”照片的超党派议员联盟,我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

  如果是想掩盖日本侵略中国的事实,那么我们当然应该反击,如果是出于中日两国友好未来,我觉得他们的说法也未必完全没有道理:

  中国各地的二战纪念宣传,利用各种声光技术、照片技术,写实地再现各种日本人的兽性行为:杀戮、奸淫等等,这种强刺激的宣传,看得出来,都是以“宣仇”为基本目的,这种宣仇式纪念,对参观者,尤其是青少年参观者没有什么正面意义,相反,负面意义倒是很大。这会让他们的内心充满仇恨,他们得到的教育不会是:“战争是人类灾难,全人类的悲剧,要避免战争。”恰恰相反,他们得到的教育是:我们要强大,要强大到通过战争保护自己,我们要强大,强大到敌人不敢来侵害我们,我们要强大,强大到在未来的战争中能够杀尽敌人。

  这种宣传不会让他们真正认识到战争的残酷和反人类性质,相反,会让他们渴望一场“正义”的“复仇”的战争??他们变得好战,而且残暴,因为他们已经反复地仔细地看了敌人是如何地残暴,他们相信??只有比敌人更残暴,从肉体上消灭他们,“我们”才会胜利。

  宣仇式二战纪念,让中国的二战纪念完全变了味:它变成了直接的反日宣传,仇日宣传。它让我们看不到:日本人民也是二战的牺牲品,在战争中受伤的是整个人类。它让我们也看不到今天的日本已经是民主国家:民主国家的根本观念是:通过市场,而不是通过战争来获得生存空间,通过协商而不是通过武力消灭对手来获得权益。

  任何二战纪念和宣传都应以宣扬爱、和平为目的,而宣仇式的纪念是反人类的:这种纪念的恶果如今正在当下的年轻人中显露,他们狭隘好斗的心胸,视仇恨为荣耀的心态,就是这种宣传种下的恶果。他们是半个世纪以来仇日宣传种下的恶胎。

  目前各地二战纪念展出的大量血腥图片,不利于“人性”教育,尤其不利于广大中小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类观、战争观,让他们直接看那些血腥图片容易伤害他们的心灵、心智。我在全世界许多国家参观过无数的二战纪念馆,那些国家都是深重地受到二战伤害的,他们受伤的程度不比我们轻,但是,在他们的纪念馆中,很少看到这种鲜血淋漓的照片。孩子还年少,应该让他们在对二战的纪念中知道:人类最终是善的,人类是美好的,明天是和平的,我们要珍惜和平,保卫和平。我写过《英国人怎样纪念二战》的文章,我们应该向英国人学习。

  二战已经过去50年了,我们应该学习南亚各国,新加坡、泰国等国家纪念二战的经验,在他们的国家中没有仇日的情绪,相反他们和日本相处很好。我们也应该学习法国和英国的经验,他们没有仇德的情绪,他们和德国合作得很好。50年过去了,我们不能天天说:我们落后是因为日本侵略造成的,我们现在还没有修补好创伤。

  仇恨是毒药,是毒害人的心智的毒药,也是毒害一个国家的心智的毒药。

  一战失败之后的德国,正是被仇恨毒害,才再次发动了二战。而从这个教训我们也应该知道:对一个发动过战争的国家的惩罚以及道德蔑视、指责应该有限度,越过限度其结果可能是适得其反。不应该用罪人的方式来对待罪人:反复地要求一个罪人道歉,用羞辱他们的方式(要求他们下跪)“教育”罪人,都是不正确的,岂不知,在这之中,我们是犯了和罪人同样的过犯。

  宽容是医治创伤和人性的良药:无论对于国家还是个人。

  纪念二战应以宣扬和平和爱为目标,而不应以宣仇为目标;纪念二战应以对战争的反对、对人类遭受战争伤害的悲悼为目标,而不应过分地从一个国家的角度宣扬对另一个国家的仇恨、培养敌视心态为目标。

责任编辑:智轩 最后更新:2023-01-23 22:48:3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陈立红痛批:中国教授葛红兵与日本右翼遥相呼应

下一篇:中国青年报:不要“宣仇” 更不要掩盖真相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