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如今的孩子无法选择课本,80年前的孩子选择不了命运
2022-06-02 09:32:32  来源: 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  点击:  复制链接

图片

  我们以为孩子们课本里的插图应该是这样的。

图片

  可事实确是这样的……

图片

  就像我们以为80多年前的孩子都是这样。

图片

  可是有很多孩子是这样……

  如今的生活好了,孩子们可以选择玩伴,可以选择糖果玩具,可是他们无法选择课本;

  80多年前,同样是一批孩子,在外敌入侵、国破家亡之时,他们从军、赴死,也同样是无法选择的命运。

图片

  张金堂从小就不安分,6岁上学11岁就学会了打线枪(长管土枪),正好是11岁那年,天快热的时候日军就驻到了他的家乡张官营。快乐的童年从此结束了,驻张官营的日军好事一件没干,坏事一件没少干,11岁的张金堂看见他们扒老百姓房子檩条烧火、抓走几十人在叶县城西门外头杀了,那时的老百姓天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这种特殊的年代,不安分成了张金堂最大的优点,没过多久学校的老师就偷偷对他们这些不安分的孩子说:“老日横行,咱当兵去吧。”

  幼年的张金堂并不真的知道当兵意味着什么,可老师说,当兵长本事,打“老日”。11岁张金堂心动了,一天夜里他偷偷离开家门跟着老师跑了——去从军。

  就这样儿不分白天黑夜的一路走,一直走到了到陕西,加入了90军。一开始是人家嫌他小,好说歹说才收下他,可部队看他是个孩子,没打算让他们上战场,所以连枪也不给发。

  没有枪,打什么“老日”,一起去的几个小伙伴都跑散了。

  找不到部队的张金堂没办法,跟着盐商从陕甘宁边区里驮盐往外卖,又找到了收子弹壳卖给边区里八路军造子弹的路子。这一来二去,张金堂就跟八路军也混熟了,混熟之后就顺理成章地加入了十八集团军三边分区警备三旅七团一营二连。

  当上八路,枪是发了,可张金堂也没高兴起来,名字里是带“枪”,可惜是红缨枪。同样的,有战斗任务还是不要他上阵,年少的他只能负责看背包行李,心里别提多憋屈。

  好在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改进火药,往枪榴弹发射药里加干鸽子屎,大大增加了射程,往手榴弹加鸽子屎,爆炸威力也明显提升,张金堂因此在部队出了名。

  唯一可惜的是,直到45年8月日本鬼子投降的时候,他也没捞到上战场的机会。

图片

  和张金堂比起来,赵更潭参军的时候年纪更大一点。

  1942年,那是个饿死人的年头,赵更潭12岁。

  原本是要跟着老乡木匠赵从奎去巩义的四叔家,可木匠却先把他带到了部队给一个团长打张床。那位叫殷义胜的团长随口问了句孩子你想不想当兵,还给了他两个馒头。这两个馒头俘获了赵更潭的心,去和四叔见过后,赵更潭又回到了部队,要当兵!就这样,赵更潭成为了38军14师40团团长的勤务兵。

  和张金堂一样,一直到抗战胜利,作为勤务兵的赵更潭也没有上过战场。他告诉过我们部队打了泗水这仗后,边打边退,退了快一年,才在卢市往灵宝的官道口激战后,驻扎下来。那是赵更潭离阵地最近的时候,前边的火线离他们只有5里地,可这5里地宛如天堑……

图片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时,邹益泰12岁,还在读小学。可学生就是更明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由于年纪太小,也找不到部队,他加入了“惠州儿童抗日救亡工作干部训练班”,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

  1941年5月,惠州城第二次沦陷,日寇进城后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烧杀抢掠。邹益泰家里被烧,祖辈五公被日军用刺刀杀死,父亲晚叔先后饿死,伯娘病死,家里仅靠母亲维持四个小孩生活,再也坐不住的邹益泰毅然从军,加入了当时驻守惠城的12集团军独立第9旅。

  刚开始邹益泰在625团中校政治指导员李冠炎手下当司书,没多久就调任旅政治部,做政工,最后调到627团当兵。

  1942年5月,邹益泰捞到一场大仗。日军2000多人沿广九铁路,惠樟公路向惠州进发,独九旅以627团扼据飞鹅岭、望乡强一线,626团扼守丝线吊金钟一带迎击敌人。日寇以强烈的炮火向阵地猛攻,次日,日寇又纠集6000多人的兵力,兵分三路,进犯惠州。由于敌人炮火猛烈,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独九旅不得不撤出阵地。

  1944年,长衡会战爆发,独九旅日夜兼程到粤北,构筑工事阻击日军,以确保七战区长官司令部的安全。独九旅与日军血战一昼夜,抵御不了日军的猛烈炮火,只得趁黑夜撤退。就在那个夜晚,邹益泰突然被一颗流弹击中腹部,经卫生员的急救包扎,为了不影响部队撤退,邹益泰不得不爬过一段高地钻入丛林中山坑,躲过敌人的火力侦察,直到次日才归队。

  这便是80多年前,无法选择命运的一批孩子们。少年的他们本应欢声笑语、无忧无虑,却无路可退地走进战争的黑夜。

  曾经让年少的他们引以为傲的抗战岁月,慢慢流逝于时间的长河里。当这无尽的黑夜照进一丝胜利的曙光,他们也像孩童般雀跃,如果当时还活着。如果我们今天能与他们共沐胜利的荣光,他们年迈的脸庞也许会出现孩童般的微笑。

  如果今天的孩子们可以选择,也许不会拿到粗制滥造的课本,如果昨日的孩子们可以选择,也许不会被历史的车轮碾压。

  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

  去辨别美和丑,去记得生和死,

  我们还可以选择,选择记得,而不是选择遗忘。

图片

责任编辑:张雨萌 最后更新:2022-06-02 09:39:4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他是唯一一位国共领导人都送了挽联的烈士,他身后还有数万没有名字的烈士

下一篇:一粒米成不了粽子,一个老兵讲不完抗战的艰难和血泪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