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寻找幺老爷
2020-11-12 14:26:57   来源:谢家俊    点击:

  “你老老(乐山乡下对爷爷的称谓)的弟弟谢虎庭,解放前在地头做活路时被抓壮丁走了,在印度。”这是奶奶在世时对我亲口讲述的一句话。这句话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不曾忘记。

  记得奶奶讲这话时,我刚上初中,处于少不经世的年纪,对幺老爷“在印度”心里好生纳闷:中国的军人怎么去了印度?他们去印度干啥?作为文盲的奶奶(爷爷在我出生前就离世了),从她那里是无法得到答案的。过后有一天又听一长辈邻居讲,他听别人说,我幺老爷在云南。可惜邻居所说的“别人”已不在人世了。幺老爷又去了云南,这是怎么回事?二者之间难道有什么联系?我更搞不懂了。这引发我强烈的好奇,向家里其他长辈讨教,得到的是语焉不详的结果。尽管对萦绕在大脑里的问题感到不解和对未曾谋面的亲人天然的思念,但在那个非常的年代,对问题的探究只得作罢,幺老爷的下落之谜只有封存起来。幺老爷这一走就是六十几载不得其踪。

  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和对历史知识的了解,特别是社会政治环境变得宽松,党的实事求是历史观的回归,尤其是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发表后,发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凝聚着中华民族不屈不挠,不畏强敌,英勇献身精神的滇缅印中国远征军抗战的悲壮史实画卷展现在国人面前。联想到奶奶在世时告诉我的那句话,我这才恍然大悟,中国军人在印度、缅甸、在滇西,是为保家卫国打日本鬼子,与凶恶的日本强盗进行殊死的战斗!奶奶讲的话不差,是有历史根据的,是可信的。这下对幺老爷下落了解的欲望愈发强烈起来,我在想,幺老爷要是还活着该多好啊!但一转念,活着的话该是90几岁了,这不大可能吧?幺老爷去战场后最后结局是怎样?不管是死是活,我也要把幺老爷的下落搞个水落石出,这是对先人应有的尊重,也是我们后人的责任。从此,我开始留意关注有关远征军的报道。

  2011年大约是5月份,看到乐山电视台报道中国远征军的新闻,从中获知,乐山境内尚有健在的中国远征军老兵,这让我产生了莫名的激动,冥冥中感觉到,找寻幺老爷下落的机会来了!我决心要通过健在的远征军老兵打听到幺老爷的下落。接着,我通过乐山电视台,在远征军栏目记者—成都健在老兵—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乐山老兵后人之间几经辗转,终于与远征军老兵建立了联系,并从此加入了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行列。

  成为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后,我开始在乐山及其周边地区找寻健在的远征军老兵。一有一星半点健在老兵线索,就想尽办法寻访查证。在寻找老兵的同时,逐一向每位经历滇缅印战场老兵打探幺老爷的下落。可是,每次都是满怀希望而去,失望而回——没有一个老兵认识我幺老爷。

  在后来的寻访过程中,见到几个90岁以上的老兵,他们身体很硬朗,年龄最大者已97岁了,这坚定了我寻找幺老爷的信心,让我觉得幺老爷在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我要继续找下去!

  寻访到的老兵在缓慢而有限地增加,而幺老爷的线索仍无进展。2012年4月22日,这是一个永远难忘的日子,此前通过犍为县志愿者罗长安处获知,在犍为境内有一个名叫彭建清的健在抗战老兵,曾参加过向远征军战场运送兵员。乐山市远征军后人联谊会委员、中国远征军乐山联络组联络员游小玲得知这一情况后,与我相约,是日一起去寻访老人,我爽快地答应了。22日上午,我们2人到达犍为县城,与当地志愿者、尊敬的罗长安夫妇会合,一同前往彭老住地石溪镇。来到石溪镇街上,从彭老邻居那里得知,彭老在前一天住进了医院,我们便赶往医院。

  见到彭老,问候探视毕,征得家属同意和本人身体状况许可,我们的寻访活动便在彭老病房里展开。在了解记录完彭老的抗战经历后,我又习惯地问了一句对其他健在老兵都问过的一句话:“请您想想,在您的印象中,有没有一个叫谢虎庭的人?”彭老略一迟疑,以肯定的口吻说:“有,有一个叫谢虎庭的,我们认识。”我再问:“那您知道他下落吗?”彭老未多想回答:“谢虎庭,不在喽。我当时运送(远征军)兵员,我们在云南运兵的火车上认识的。有3个乐山老乡,我、犍为孝姑(乡)一个、谢虎庭,我们三个很熟悉,吃在一起。孝姑那个和谢虎庭都是我送的兵。”“那后来呢?”我接着问。彭老说:“你幺老爷很勇敢,带了二十几个人,他说:‘管他的,冲过去再说。’”…… “后来孝姑那个人见到我,对我说:‘你晓得不?谢虎庭遭了(意为死了)!他遭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我喊谢虎庭!谢虎庭!当时就喊不答应了。’”彭老接着补充道:“血流了一地,湿淋淋的,哎哟,好惨哦!”“在哪里牺牲的呢?”我又问。彭老答:“是在缅甸战场。日本飞机炸死的。” 听到这里,我心里“格登”一下,一阵难过。难道这就是我要的幺老爷下落?幺老爷青春年少的生命永远定格在浴血的战场?!此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过之后,我为幺老爷感到骄傲和自豪,他是为国家、民族而捐躯,死得光荣!多年埋藏在心的疑问终于找到了答案,这对生者是个告慰,对亡者是一种祭奠。

  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得到了幺老爷的下落,尽管迟了六十多年。今天这一幕的出现,是英烈亡灵的指引?抑或是上苍被感动的结果?敬爱的幺老爷及远征军先烈们,您们安息吧!党和国家对中国远征军已作出了充分的肯定,褒扬其历史功绩,后代子孙定会秉承您们爱国爱民的传统,珍爱和平,反对战争,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奋斗不息!

  (本文2014年9月刊载于乐山《三江都市报》,时因报纸版面所限,内容做了大量压缩)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0-11-12 14:34:1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寻找老兵朱云

下一篇:论抗战老兵身上蕴含的民族精神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