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橡树 | 武汉会战系列:马当首战,完整版
2021-01-13 14:31:27   来源:流浪的橡树    点击:

 

  前记:这是武汉会战系列的一篇文章,兹以此文,遥祝诸君新年安康。82年前爆发的震惊世界的武汉会战,实为我国抗战由绝境走向希望的拐点之战。我本拟全面推演、写作这场战事,可惜碍于忙于生计,断断续续之下,宏观、思维为财迷油盐数次打乱,因而进度较慢。

  1937年七七事变,抗战爆发。彼时,中日国力、战力相较悬殊,注定中国抗战必然惨烈、艰苦。战至1938年春,经过淞沪会战、太原会战、南京会战及台儿庄会战、徐州突围、登封会战、花园口决堤事件,国军浴血苦战,向西转进,陆续进入了预设华中的战略阵地。中日大战第一阶段战事,暂时告一段落。

  在第一阶段战事,日军依仗国力、军力优势,重创中国。但是,随着中国迁都重庆,前线后方各路国军转进、集结华中,日军企图在华北、华东等地区速战决胜中国的战略计划已然彻底落空。日军只得重新考虑新的战略,寻求决战,以求逼降中国结束战争。然而,要想再行寻求决战,日军只得深入华中。

  日本军政高层设计,拟以日军西犯,攻占武汉,控制平汉线、粤汉线以威胁中原、湖广,经略长江水道以仰攻川渝,钳制华南,以实现其最终逼降中国的战略目标。武汉,也就成为日军在第二阶段侵华作战的战略焦点。中日大战的中心自华北和华东向中原及华中移动。

  1938年,早春。蒋介石在武汉召开的第1、第5战区高级军事会议上指出:自从上海、南京失守, 我们惟一的政治、外交、经济的中心应在武汉。武汉决不容再失,我们要维持国家的命脉,就一定要死守武汉,巩固武汉。

  当时,南京沦陷,重庆被国民政府宣布为陪都。然而,蒋介石、陈诚等人和周总、王明等人,以及更多的关联抗战战事的军事及行政机构,均在在武汉办公。武汉成为中国事实上的抗战指挥中心、政治中心。

  国家、民众危亡之秋,退无可退,死守武汉,巩固武汉的战略为国共及其他人士共识当然也就成为中国抗战第二阶段战事的目标。然而,以当时中国国力、军力弱势,要想守住武汉,谈何容易?

  为此,蒋介石、何应钦、陈诚、白崇禧等研究战略,在死守武汉,巩固武汉的口号之外,结合敌情我情,非常现实地制订了扩大战略纵深,充分利用长江两岸山脉纵横水网交叉及幕阜山、大别山的有利地形,布置重兵,诱敌深入,施行持久战略,争取最大限度地消耗日军的作战方略。武汉会战计划出台。

  中国将防御最前线划到距离武汉以东370公里左右的战略要地安庆、马当。

  △武汉会战前夕,由左至右:张云逸,叶剑英,王明,博古,周恩来,曾山,项英等在武汉八办合影。

  蒋介石强调指出:马当、湖口、九江、田家镇防务特别重要,其工事与炮位以及部队防务,应由军令部特别督促布置勿误。

  在第一阶段战事,日军海陆空立体攻势猛烈,国军缺乏经验和对策,对拼对战,为之付出惨烈牺牲。

  因此,为扼制日军海陆空立体攻势,阻止日本海军溯江而上配合攻击,重蹈淞沪会战、南京会战覆辙,中国设计武汉会战将战略防御前出安庆、马当一线,拉长防御纵深,正是希望依靠长江两岸有利地形,次第抵抗,扼制日军水陆空立体攻势。

  安庆、马当一线诸多要塞、阵地,尤以横枕长江的马当要塞,最为要紧。

  马当要塞位于江西彭泽马当镇长江段,隔江与安庆互为犄角。为德军顾问设计,建成了包括马当矶炮台和长江拦河坝式阻塞线的体系化江防要塞。

  这一江段流沙淤积,形成沙洲,长江航道一分为二。靠安庆一方,水道淤塞、狭窄、弯曲难行。

  靠马当一侧则为长江主航道,水流湍急之外,岸上丘陵起落,地势险要,水网、滩涂密集,不利日军舰队和陆军的机械化机动。

  马当要塞的马当矶炮台部分,矶头呈九十度壁立江中,依次修有三级锁江炮台和防护阵地。

  江中拦河坝式阻塞线则分为两层,底层以乱石搅拌水泥,逐段沉于江底,二层以帆船、驳船装载大型废铁和大型江石,浇筑水泥,沉入底层之上。

  由此,这一江面本来难行,再有人工暗礁密布,如无导航,大型舰船根本无法航行。

远眺马当矶。

  然而,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正是战争向机械化战争演化日新月异的时代。

  在攻防转换更快,战争烈度更强,作战立体化,机动更迅速的机械化战争,囿于一战思维的要塞战、阵地战、堡垒战,以不动应万变,自然使得防守方显得极为被动。

  无奈,中国积贫积弱,要以平面化、近代化军队去抵抗日军现代化的坦克、军舰、重炮,也就只能依靠地利和钢筋水泥修筑的永备工事。

  显而易见,中国如要守住武汉,必须阻挡日军陆海空并进以避免重蹈淞沪会战覆辙。

  因此,马当天险实为国军发起武汉会战后,阻挡日军陆海空,尤其日军舰队西犯的防守重点。

  为保证马当防务,国军武汉卫戍区将马当、湖口、九江、田家镇诸要塞的陆军、海军陆战队等各部,统归在江防军作战序列,由总司令为刘兴指挥。

  其中,国军第16军扼守香山秋浦之线,国军海军第2总队则布防于马当至湖口公路正面。

  为统筹马当要塞和湖口部队的指挥,设立马当湖口要塞指挥部,由老资格的第16军军长李韫珩兼任守备区指挥官,指挥第53师、第167师和马当要塞海军第2总队,负责马当要塞和湖口一线的守备。

  此外,在马湖司令部下面专设马当要塞司令部,李韫珩任命他的乡党,湘军炮兵专家王锡焘担任司令。

  然而,因为地理位置和防务关系,马当、湖口一带既归属江防军作战序列,一旦战事发生需要与战区国军野战军配合作战,这就涉及到战时指挥问题。

  当时,国军陆军既有派系之争,陆军海军分歧更大。

  为解决战时指挥问题,直到临战前夜,各路军头才在白崇禧亲自牵头的协调会上几番商议,勉强有了结果。

  鉴于战区最高长官第3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和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负责战区全面作战,新晋的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川军第23集团军总司令唐式遵在名义上承担了马当要塞的战时协调、指挥。

  蒋介石和白崇禧极为看重马当要塞。

  国军如要实现充分利用长江两岸山脉纵横水网交叉及幕阜山、大别山的有利地形,布置重兵,诱敌深入,施行持久战略,争取最大限度地消耗日军的武汉会战战略,保有马当,从而扼制、滞缓日军由长江水道西进及海军攻势,当然利于国军先期作战,即可利用大别山地形展开武汉会战。

  是以,蒋介石和前出田家镇要塞靠前指挥的白崇禧每日热线联系,亲自对马当要塞战前防御予以调动、组织和部署。

  彼时,蒋介石按照白崇禧建议,直接插手派系、山头林立的国军海军体系,亲令加强江防要塞守备司令部兵力和火炮。

武汉会战大致态势图。

  在1938年2月起,蒋介石即电令其嫡系的电雷学校官兵接受马当海军指挥,开始马当、安庆长江段的江面布雷作业。

  未及一月,电雷学校官兵即在马当至安庆江面布雷几近千颗,日舰为此大受威胁。

  鉴于马当要塞下辖三个炮台,仅装备120毫米舰炮8门的情况,蒋介石为加强马当要塞火力,直接调动炮兵第8团150毫米榴弹炮2门,炮兵第42团20毫米机关炮3门,以及由原东北海军改编的第3舰队调来的75毫米野炮8门、47毫米舰炮8门,一起调往加强马当要塞火力。

  ——当时,国军全军,仅有炮兵第8团装备了150毫米榴弹炮。

  在没有导弹的时代,150毫米榴弹炮堪为国家重器。

  由此可见,蒋介石、白崇禧等人坚守马当要塞之决心。

  事实上,就在国军紧锣密鼓筹划马当防御的时候,自1938年3月下旬开始,一直持续到武汉会战爆发,日军海军一直都在向安庆、马当发起的挑衅性、试探性、侦察性的攻击。

  正是因为有了马当要塞,当时负责江防的国军海军除将官州、东流及马当之夹水道敷设水雷外,由马当至湖口一带并筑有堡垒,配以炮队、陆战队防守;同时宁字、胜字各炮艇在封锁线附近轮流梭巡。

  凭借马当地利,躲在常备工事里的国军对战溯江而来的日本海军,数次激战,毫不吃亏。

  持续到武汉会战爆发,日军被阻遏与长江中游以下,始终无法突破安庆、马当江上封锁线。

  看似,长江防御滴水不漏……

△在江南水网作战的日军炮兵阵地。

  1938年5月29日,日军下达大陆令101号、大海令120号命令,决定以华中派遣军和日本海军协同,正式进攻安庆。

  于是,日军以第6师团一部自合肥南下,以波田支队协同日军舰队沿长江西上,两路钳击,进攻安庆。

  1938年6月13日,日军攻占安庆。

  安庆失守,日军在武汉江防外围打开一个缺口,这使得马当要塞压力陡然增大。

  武汉会战全面拉开帷幕。

  1938年6月18日,日本华中派遣军及海军军令部联合向安庆日军下达了由扬子江溯江行动,占领湖口、九江的作战命令。

  是日,日军波田支队及配属舰队开始向马当长江段发起攻势。

  说是在江面上发起攻势,实则日军既忌惮马当要塞附近航道狭窄,不利进攻,更担忧国军雷电学校顺江放下的水雷。

  当时,日军为国军在短期内的高效率布雷尤感威胁:

  从安庆上游漂来的水雷特别多,江面如撒了盐似的存在大量水雷。

  如此一来,日军碍于长江水雷密布的莫大之阻力,只得耐下性子,派出炮艇,每日以速射炮沿江普遍炮击,欲图排雷。

  日军排雷作业既要躲避马当要塞威胁,只得在国军火力封锁线之外,小心翼翼排雷,进度极慢。

  △1938年6月,安庆三沟江左岸上的侵华日军军舰。

  此刻,在马当要塞,国军正以大倍数望远镜严密监视日军行动。

  日军在马当要塞重炮威胁下畏手畏脚排雷,被马当要塞的最高指挥官李韫珩看在眼里,不禁轻松一笑。

  李韫珩并不认为日军在国军火力封锁线之外的排雷,会对要塞产生什么威胁。

  相反是白崇禧听闻报告,非常警觉日军可能发起攻击,一连数电,要求李韫珩将留在湖口的第16军第167师第501旅急调马当防区,加强香口一线防御;调动第16军第53师一部,渡江至华阳一线警戒日军。

  然而,李韫珩没有把白崇禧的警示当做一回事情。

  李韫珩在保定军校毕业,是白崇禧的学长。

  早在北伐时,李韫珩即任樊钟秀的第13军38师师长,当时,白崇禧尚为旅长。

  中原大战爆发时,李韫珩曾经率部与张发奎在洪桥激战数月,击溃张发奎的部队,又北上青岛,在津浦线、陇海线参与对冯玉祥部作战,因战功在战后1932年6月,即升任新编组的以湘军为主的第16军军长。

  此后,李韫珩曾率部在湖北、江西与红军作战近5年。

  1935年,李韫珩被实授中将军衔,为当时老资格高级将领。

  所以,可能自负指挥水平,资格等原因,李韫珩既不会把白崇禧、唐式遵等人放在眼里,也就有了自己经略马当要塞的新的想法。

△抗战初期,野战中的日军。

  原来,早在就任马当要塞司令的时候,李韫珩即鉴于防区陆、海军各部纷杂,防区军政各有山头。为此,李韫珩召集马当、彭泽两地的乡长、保长,以及所辖马当要塞各部的排长以上军官专门训话,欲图在6月10日开办一所抗日军政大学。

  于是,马当要塞地方和陆军各部自然按照李韫珩命令,派来排长以上军官、乡长、保长等参加抗大的培训。

  当时,唯独海军系统的第2总队总队长鲍长义以战事为重,拒绝派人参加军政大学。

  李韫珩的抗日军政大学培训时间为期两周,其办学目的,自然为了搞点政治训练,强化一下防区一个领导的意识。

  ——大战在即,李韫珩牵挂办学,自然对日军细微动作心不在焉。

  转眼,就是6月23日,两周将至,抗大培训行将结业。

  于是,李韫珩整天更是热心6月24日在抗大结业典礼上的讲话风光。

  因此,在马当要塞走马观花看到日军慢条斯理在长江江面扫雷之后,李韫珩不以为意,急急起身,准备前往设在马当镇的抗日军政大学。

  然而,他这番草率,终究没有想到,一场危机正袭向马当要塞。

  △马当要塞地形图。由图可见长江航道马当段犹如蜂腰,不利日军舰队机动。

  6月23日,阴雨。

  参战武汉会战的中国空军苏联志愿航空队不利飞行,因而无法监视马当方向日军动作。

  就此,日军波田支队波田重一中将决意利用气象变化,以台湾步兵第2联队为先锋,由海军配合,准备溯江强攻马当。

  彼时,日军海军第三舰队在马当战场虽然投入水上飞机航母“神川丸” 号、“神威”号、“香久丸”号、“能登吕”号多艘,及其他巡洋舰、驱逐舰、炮艇等。

  然而,安庆至马当段长江,江面狭窄,水流湍急,日舰众多,既被被国军香山炮火威胁、压制,既挤成一团,无法展开,也就无法进入作战位置。

  风雨交加,日机同样无法起飞。

  浊浪排空,日军舰队装备的百余门大口径舰炮同样无法校准射击。

  于是,日军只能冒着国军要塞重炮威胁,一边继续派出炮艇排雷,一边尝试强行登陆。

  战斗开始不久,日军海军第11战队“利华号”运兵船触雷沉没。

  眼见排雷进展迟缓,舰队无法进入马当江面,溯江强攻遥遥无期,这时,正在一线督战的日军前敌最高将领波田重一中将便临机修正了作战计划。

  △江西长江水面密布沉船障碍。

  波田重一决定放弃溯江强攻计划,以台湾步兵第2联队800人,连夜偷袭马当要塞下游香口阵地,然后沿国军补给公路,由陆路攻击马当要塞的侧翼。

  日军波田支队编训台湾日籍青壮成军,战时状态编有步兵第1、2联队,以及1个山炮兵联队,1个重炮兵联队,一个速射炮队,以及2个野战医院,2个运输队。

  日军波田支队总兵力近1.5万人,看似和中国一个主力步兵师人数相当,但是,波田支队作为日军较有名的陆军合成作战单位,既配有重炮、山炮等各类技术兵种,又得到日军第11战队的舰炮、战机支持,战力强悍,实为日军精锐。

  这支日军一旦挣脱马当险要地形和狭窄航道羁绊,全面展开,其战力远不是马当守军可以抵挡。

  彼时,李韫珩自负经验,一厢情愿的低估日军威胁。

  自然,他也就没有把白崇禧调兵布防香口至马当要塞的补给公路的方案放在心上。

  本来,国军如是加强香口至马当要塞的补给公路守备,日军偷袭难以得手,自然无法展开。日军如要强攻,就只能在滩涂、水网、湿地作战,自然不易。

  然而,李韫珩既没有增兵,香口一线兵力空虚。

  兵力空虚不说,此刻,防守香口的第53师第313团排以上的军官,正是奉命准备参加次日的抗大结业典礼,三三两两离开阵地,在前往马当镇的路上。

  24日,拂晓,倾盆大雨。

  波田支队一部6000人在夜色掩护下,轻装登陆香口一线,袭击且击溃了香口守军。

  国军守军全然不备日军偷袭,一触即溃。

  △芜湖方面的日军江上舰队。

  日军占领香口开始接应波田支队主力登陆不说,日军水井大队更是一马当先,尾随溃逃国军,一路攻至海军第2总队守备的长山阵地。

  长山阵地,正挡在香口往马当要塞的路上。

  日军急于突破阵地进攻马当,同时,守在香山上的国军被香口逃来的溃军误导,也把长山阵地当做日本占领的要点。一时之间,中日两军都各用山炮、迫击炮对准长山阵地猛烈轰击。

  长山阵地最高指挥官,原第3舰队少将副司令,海军第2总队总队长鲍长义惊悉香口阵地沦陷,极为恼火。

  他当即联系李韫珩报告战况。

  然而,此刻正在沉醉明日开会的李韫珩反而认为鲍长义故作紧张,扰他可防可控的清梦。

  于是,李韫珩对他的这位海军下属一阵指责:

  香山、香口是我的部队,你太不沉着了,你看见敌人没有?

  被日军、我军炮火压制,长山阵地已经乱成一团。

  听闻李韫珩指责,鲍长义更是愤然:

  我们阵地被敌人打乱了,人死了一半,还说我没看见敌人?

  你说香口是你的部队,你们为什么把炮搬到香山上向我炮兵射击?

  海军第2总队战斗兵不过千人,莫名其妙被香口溃军冲乱阵脚,又被中日两军乱跑轰炸,伤亡惨重。

  匆匆交代一二,鲍长义无心再作解释,只好丢掉电话,急急命令全军拦在路上,快速展开,预备迎战。

  △日军高桥部队野战炮阵地。

  当时,夜雨正急,普通国军士兵没有雨具,泥水渗进枪膛,一旦激战,国军步枪频频卡膛。

  幸好,相对陆军而言,海军第2总队装备整齐,既有数门战防炮,更有9挺重机枪、27挺轻机枪。火力猛烈,足够压制没有装备重武器的日军夜袭。

  雨天对日军也是不利。

  大雨泼瓢,香口往马当公路两侧低洼,尤其太泊湖至江边,原是一片稻田。此刻,雨水淤积,滩涂泥泞,难以行动,这使得日军只好挤在公路,以密集队形艰难向前攻击。

  这天,鏖战经日,日军水井大队突前冲锋,战场环境不利,既没有携带重火力,也无法得到舰炮、战机的火力支持,三次进攻,三次失败。

  激战间,鲍长义以海军电台向武汉卫戍司令部和江防军总司令部紧急报告了香口、香山失陷的消息。

  远在九江的江防军刘兴司令闻讯鲍长义报告,又不见马当方面最高指挥官李韫珩报告,焦急、狐疑间,只得长途电话找李韫珩了解详情。

  接到电话,正在操办结业典礼的李韫珩满不在乎:

  敌军正向要塞核心进攻,我已派队固守。

  第167师已经全部到达,恢复容易。

  当时,香口至长山一线,战事已经糜烂。

  李韫珩不了解战况却胸有成竹的报告,一时让不明所以的刘兴司令更加不明所以。

  △1938年6月,泥泞中前进的日军波田支队一部。

  就在这时,远在武汉的陈诚闻悉前敌险情,因而急电罗卓英,要求罗卓英与江防军协调,急调第60师一个旅,从至德火速支援香山阵地。

  此后,陈诚又在电话联系李韫珩,告知香口战况,要他整顿部队,预备与来支援的第167师配合作战。

  几乎同时,在田家镇要塞靠前指挥的白崇禧也接到了蒋介石的命令,当即给驻防彭泽县的第167师师长薛蔚英下达了支援马当的命令。

  这天夜里,马当方向枪炮声不断,中日双方调兵遣将,都在急于准备在天亮之后反击对方。

  次日,6月25日,奉命赶往长山、香口一带接防的第60师第80旅迎头遭遇波田支队第二梯队登陆。

  激战之下,日军控制了香山阵地,日舰也就得以顺势进抵香口江面,做好火力协同陆军的准备。

  而后,日舰百门重炮得到日军控制的香山制高点引导,对国军实施猛烈轰击,如此以来,第60师第80旅匆忙赶来,即受炮火重创,战力损折,只好退却。

  △进攻马当的日军高桥部队伴随炮火阵地。

  香山再度失守。

  日军由香口突破,马当局势岌岌可危。

  ——马当、安庆一线,占尽水陆地利。

  由此往西直抵武汉,湖泊众多利于日舰机动,江汉平原更是适合日军机械化展开。

  马当要塞如是快速沦陷,武汉水陆门户沦丧,日军就此长驱直入,国军准备不及,中国欲图以武汉会战保卫大武汉的战略,也就根本无法实现。

  中日两军都知道这个关键,是以,双方更是投入重兵,鏖战马当。

  马当要塞开战之后,战事即可白热化。

  日军以巡洋舰、驱逐舰多艘冒险迫近马当要塞,炮击马当炮台之外,日舰主力更是停靠香口、香山附近,对香口至马当公路的国军阵地进行火力压制。

  26日拂晓,马当激战白热化。

  当时,国军方面为保卫马当这个重要的水陆要隘,武汉方面几乎将最后的空军投入了马当作战。

  据日方战后统计,国军空军在这次作战中出动袭击日军陆海军目标达12波次,牺牲惨重,极大支援了地面部队作战。

  ——是役,国军的空军主力为苏联航空志愿队。

  当时,日舰冒险闯入水雷区与马当矶炮台对战,不料日军八重山巡洋舰为要塞炮火击伤,由日军其他驱逐舰救护,退出战场。

  然而,日军毕竟占据了香口、香山地利,使得日军舰队水上航母和巡洋舰、驱逐舰从容停泊,对长山阵地一线的国军直接实施炮击、空袭。

  也因为天气放晴,日军一面加紧向安庆机场转场飞机,一面派出舰队近50架各型水上飞机,加强对国军实施空中攻击。

  这天,日军在娘娘庙、牛首矶等地登陆,以催泪性毒气弹开道,陆海空立体猛攻长山阵地。

  日军猛攻之下,第80旅伤亡惨重,被日军冲锋打乱,固守阵地一天一夜的第2总队的伤亡更是惨重。

  海军第2总队扼守公路两端的重机枪掩体早被日军炮火打掉,整个阵地被日军分割、冲乱。

  眼望援军第167师迟迟未到,第2总队有全军覆灭之险,总队长鲍长义只好下令放弃阵地。

  长山阵地沦陷。

  日军再向前一步,即完全扫清马当要塞外围,得以从容展开陆海空军力,三面夹攻马当要塞。

  日军海陆空火力猛烈,固守炮台的马当要塞司令王锡焘焦急万分。

  此刻,援军不到,他的部下军官又多派去参加李韫珩的抗大结业典礼,突然遭遇强敌三面围攻,官兵均是手忙脚乱,毫无却敌主张。

 

  △1938年6月,马当附近江面,日军舰炮攻击。

  马当要塞主炮台设有一条长约50米的坑道,内有8门75野炮。

  作战时即可将大炮推出开炮轰击,遭遇日军炮击,则可以将炮拖回洞中隐蔽。

  如此设计,本来极难攻取。怎奈四周拱卫马当要塞主炮台的其他阵地均已失守。此刻,要孤军守备炮台,几无可能。

  王锡焘仰天长叹,后悔不迭,只好下令弃守马当要塞,向彭泽县方向撤退。

  马当要塞陷落。

  这个消息传到武汉,蒋介石、陈诚等人十分震惊。

  尤其在得知急援马当的薛蔚英第167师居然没有即使出现在马当战场,下落不明,蒋介石、陈诚、白崇禧等人更是十分恼火。

  马当守备战鏖战正酣,救急马当的第167师到哪里去了?

  原来,自彭泽出发,第167师师长,黄埔一期毕业的薛蔚英即得到李韫珩电话。

  电话里,李韫珩将支援马当要塞,修正为支援长山阵地和香口、香山阵地。

  第167师如按照白崇禧命令由彭泽赶往马当要塞,不过30余华里。

  然而,第167师如要按照李韫珩命令,赶往长山、香口一线反攻作战,既是为失责的李韫珩顶锅不说,沿途冒着在停泊香口江面上的日军舰炮、水上飞机威胁,要想出师有利,几乎全无可能。

  比李韫珩年轻27岁的薛蔚英出于尊重自己的顶头上司,终于还是年轻了。

  他执行了李韫珩下达的命令。

  第167师在往长山、香口一线进军时,为保安全,薛蔚英只得命令部队放弃沿江公路,转入隐蔽山地、丘陵小路。

  一路艰苦行军,耽误将近2日,由此,薛蔚英带着第167师走上了绝路。

  ——6月26日下午,马当要塞沦陷之后,第167师到达指定位置时,已经水过三秋。

  薛蔚英贻误战机,自然重罪。

  马当要塞得失,直接关系整个武汉会战。

  为此,蒋介石恼怒之下,只得下令,要求陈诚率部全力反攻,以期收复马当要塞。

  △马当战役战场大致态势图。

  为此,陈诚调整湖口、彭泽、马当的前敌部队,指定由罗卓英统一指挥,并向团以上单位发布电令:

  香山、马当为皖、赣门户,其得失影响于今后作战之胜败甚巨。

  务速恢复香山、马当要塞阵地而确保之。

  攻克香山及马当要塞区者,各赏洋五万元。

  如有作战不力,畏缩不前者,即以军法从事。

  1938年6月27日,第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一声令下,国军第16、第49军等各部6个步兵师向香山阵地的日军发起了第二次大反攻。

  失去马当要塞火力支援,中国步兵师再无重炮火力支援。

  国军虽然5倍日军波田支队,然而,日军波田支队后面既有第三舰队的舰炮支援,更有来自水上航母、安庆机场的战机助战。

  火力极为悬殊,战事极为惨烈。

  鏖战间,由苏联志愿军作为主力的中国空军赶来助战。

  他们炸毁日舰2艘,轰炸安庆日军机场,炸毁日机15架,极大的支援了地面部队的进攻。

  国军缺少重火力,只得以步兵团、营为单位,依次向躲在香山、长山一线阵地的日军发起敢死冲锋。

  这时的日军反客为主,躲在长山、香口一线的中国国防战备工事,协同日舰、日机,构筑成严密的火网。

  国军每次冲锋,只要靠近江边阵地,即遭日军舰炮总以排山倒海般的断阻射击,于是,国军方面死伤枕籍之下,战事被动、沉闷,毫无进展。

  28日,拂晓,屡败屡战的国军战损极为惨重,国军第49军决意抽调各部能战部队,以及山炮2门,加强了第105师第313旅,决意发起最后的攻击。

  第49军为东北军主力军,第105师第313旅则先后是张作霖、张学良的警卫部队,为东北军最精锐部队。

  是役,第313旅夜袭仰攻香山日军阵地,奋勇力战之下,在付出极为惨烈伤亡之后,一度收复香山阵地。

  可惜,等到天光明亮,第313旅高居山头,目标明显。

  于是,日军战机和长江游弋的各式战舰一起猛烈轰炸,第313旅遭到日军火力重创,伤亡惨重,只得黯然败下阵来。

  这时,往来奔波的第167师终于赶到马当镇,眼见马当要塞沦陷,薛蔚英恼怒痛悔,亲自率部向马当镇冲锋,旋即收复马当镇。

  同第313旅一样,因为马当镇靠近长江,立足未稳的第167师冲进马当镇,也遭日军舰炮、战机以猛烈火力覆盖攻击。

  第167师伤亡惨重,也是被迫撤出阵地。

  △在长江巡逻的日军舰队。

  这场反击战,犹如一场缩小规模的淞沪会战。

  国军正面冲向日军陆海空火网,10多次进攻全部失败,战场尸山血海,极为悲惨。

  然而,马当要塞既为武汉东向最为重要的门户,马当不守,由此往西,湖口、九江直到武汉,再无险可守。

  如此,既要守住这个门户,就只能以近代化步兵去正面抵挡日军海陆空攻势,奈何?

  6月29日,国军多次反击失利,陈诚极为痛苦地决定停止进攻。

  此后,罗卓英指挥的参战各部退守彭泽,预备下一阶段作战。

  是日,马当宣告沦陷,武汉为之震动。

  得知马当战事,蒋介石既恨前敌将官懈怠,又为战局恶化忧愤,当即雷霆大作,要求陈诚严查、严办马当要塞作战失利部队:

  马当向彭泽、湖口、九江溃退之部队,不任其何阶级,一律缴械并将其官兵收在一处。

  派员押解来汉,交军法执行总监审办。

  如此严查之下,人心惶惶。

  甚至马当一战功臣,突出重围逃到武汉的海军第2总队长鲍长义,风闻上峰追究擅退责任,心里发慌,化名鲍一民逃往上海。

  后来,他投奔汪伪海军。

  得知第九战区严查马当责任人,马当要塞司令王锡焘当即畏罪潜逃。

  他在湖南湘乡隐匿,直到1949年8月,随陈明仁在长沙起义。

  1938年8月21日,武汉会战紧要关头,《申报》发表一则通稿:

  陆军××师师长薛蔚英,奉命赴援马当,藉故迟延,不听指挥,致陷军事上重大损失。

  经奉委员长手令,拿交军法执行总监部,依照军律,于八月十五日执行枪决。

  ——薛蔚英在武汉被军法处决,成为继龙慕韩之后,又一个被军法处决的黄埔一期生。

  第167师被撤编和薛蔚英被处决,为马当失守背上最大的锅。

  △1938年7月4日,马当要塞失守,蒋介石主持最高军事会议,研讨抗战方略。

  看着这则新闻,年过花甲的李韫珩仰天长叹,满心都是说不清懊悔、内疚、感慨。

  李韫珩不是一般的军事将领,他是湖南最先举起护法义旗拥护孙中山的老将,贤名遐迩三湘,是湘军山头里,政治影响极大的高级将领。

  因此,经过秘密军法会审,李韫珩俯首认罪,军委会仅仅以褫夺他的军衔、军职。

  李韫珩被革职退役后,寓居零陵,于1948年病逝。

  彼时,中国方面希望马当、湖口防线至少可以坚守一个月。

  可惜,实战之中,马当要塞激战数日即告沦陷,这让蒋介石、陈诚、白崇禧至各战区、集团军的将领们非常失望。

  马当失守,武汉水陆门户洞开,日军陆海空即可水陆并举武汉三镇。

  如此陆海空并进,武汉会战难免就会翻版淞沪会战。

  中国在武汉会战计划的死守武汉,巩固武汉的战略,自然也就成为泡影。

  因而,马当首战失利,就使得武汉会战情况变得复杂起来。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1-01-13 14:58:5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Il0kBOCqsYgHSMJAZN7Q

上一篇:橡树 | 中日战事:由山海关事变拐弯(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