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刘公岛起义投身抗日 为祖国奉献海军事业
2018-03-28 09:26:01   来源:四川文明网    点击:

一位画家正在为抗战老兵高森画肖像。

已近90岁的高森老人依然言辞流利。

  已近90岁高龄的抗日老兵高森,端坐十几分钟,让画家给他画了一幅栩栩如生的肖像。“可以看出老爷子很高兴,看父亲的画像,能想象出老人当年的戎马经历。”老人的儿子说,“父亲的家里有不少老奖章,老爷子特意把一些奖章戴在身上。”

  参与过著名的“刘公岛起义”的高老爷子是我党海军部队的奠基者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又积极投身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事业的建设。“对我来说最难忘的还是当年打鬼子捉汉奸的往事。”高森老人让记者摸了摸他左臂上被子弹击穿的伤疤,时空仿佛回到了70多年前的抗日烽火之中……

  1926年,高森出生在北京,曾在海军练兵营(南京伪政府训练海军新兵的机构)当学兵,驻守刘公岛。1944年,高森参与刘公岛起义,后来他所在的部队被延安十八集团军总部更名为“陆军第十八集团军山东胶东军区海军支队”。

  提起当年从军的经历,高老爷子有些难为情,“误入歧途”,他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自己人生的开头。日本侵略者占领华北地区时,高森18岁。“那年还在西单北大街的一家五金行当学徒。”高森老人说,“那时候家里人根本不让我们参军,‘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俗语在旧社会广泛流传着。”然而热血男儿的一腔报国激情还是让高森偷偷地报考了“军校”。

  1944年秋,汪精卫打着“曲线救国”的幌子办起海军学校——“中华民国海军”,欺骗了不少来自烟台、青岛、北平、天津等地区的有志青年前来报考。“说实话,当时一心想当兵打仗报效祖国,可是咱不懂什么叫‘曲线救国’,所以看见有‘救国’两个字就心动了。”高森直言自己在起初从军时的迟疑和困惑。直到体检那天,当时自己正在和平门内绒线胡同的警察医院门外排队等候,负责招生工作的一名军官发现考生中有人头戴日本陆军军帽,于是立刻怒气冲冲地走到该考生面前严厉训斥“你是哪国人?”对方答“我是中国人。”“中国人为什么戴日本军帽?取消你的报考资格,快滚!”正是招生方的这一举动,让高森认定了自己报考的队伍“错不了”,这才毅然决然地成了“华北威海卫海军”第九期学兵。

  “报告参谋长,我们吃不饱!”海军学校校长孟铁樵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住,连忙后退两步,浑身颤抖着说:“好,好这个问题我马上请示一下司令。”

  高森说,当时学兵都是15-17岁的青年,训练期间每天消耗大量热量。之所以有这一幕,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吃不饱,而且也吃不好。“最让人生气的是,日本海军及伪军军官却享受着优厚待遇,鸡鸭鱼肉,上等大米、精制面粉、各种蔬菜应有尽有,极不平等。”高森老人提高声调生气地说道。

  为了反对日本侵略者的统治,反抗伪军官的压迫,轮机区队的学兵王玉楼还写了一首非常应景的打油诗:刘公岛真是好,四面环水中间是孤岛。学兵好比笼中鸟,想跑也跑不了。海军的伙食真是“好”,一日三餐吃不饱。馒头就一个,咸菜就一条……

  谁知,此事却被爱溜须拍马的少尉区队长郭奋起看到,立即向练兵区副长罗世厚上报此事。随后,就听到罗世厚一声令下,给我狠狠地打“五打”(一打十二下),王玉楼趴在地上,一个卫兵按着脑袋,一个按着双脚,另一个用绳子头抽打王玉楼的臀部。全体同学都亲眼目睹了王玉楼受刑的残忍情景,对罗世厚、郭奋起等不得人心的伪军官恨之入骨。自此,学兵们对抗日反汪精卫的情绪日益加深。

  随后,早已有革命思想萌芽的伪军官司令部练兵营班长连城,同卫兵队少尉队长郑道济密议:“与其坐在这儿当日本人的替死鬼和汉奸走狗,不如举起义旗把岛上的队伍拉出去,寻求一条新生的道路,投身到抗日战争中去。”

  经过4个多月的秘密发动,郑道济、连城、毕昆山组织起10余人的起义骨干队伍,并利用各种机会向士兵进行反日教育。大家心心相印,守口如瓶。1944年11月5日上午9时,学兵们向日本海军和伪军官们发射了第一枪。

  起义当天是周日,很多岛内的日本兵都出岛到威海卫寻欢作乐去了,部分中、下级军官也去威海卫闲逛了。高森说:“下午五点是日本鬼子及汉奸回来送死的时刻,为了麻痹敌人,让他们感觉到岛上平安无事,我们将扯下的海军军旗重新挂上旗杆。”

  17时整,交通艇徐徐靠上“栈桥”,照例日本兵在前,伪军官及家属紧跟其后依次上栈桥。当被歼灭对象都已进入有效射程时,连诚一声令下:“打!”接着枪声大作,日本鬼子和汉奸在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中丧了命。

  这场暴动收获很大,战果辉煌,高森和他的战友们共击毙日寇17人,击毙伪上校1人、中校2人、少校2人、尉官数人,缴获舰炮三门、轻机枪5挺、步枪400余支、手枪30余支、战刀、望远镜各一部。整个战斗共持续了8个小时,由于部署缜密,很快就将日本海军一个个歼灭。高森说,敌人被歼灭后,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撤退,而是花费了近6个小时将所缴获的‘战利品’运到舰上,一切都做好后,600余人的起义部队带着战利品杀出刘公岛。

  刘公岛海军起义不仅对汪精卫的华北海军震动很大,解放区抗日根据地军民也受到很大鼓舞。俗话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当时,驻守在天津港至连云港沿海港口、岛屿以及舰艇上的青年水兵、轮机兵、信号兵等兄弟们,也都纷纷寻找时机弃暗投明。1944年11月10日,驻守在龙须岛的伪海军派遣队67人在中尉队长的率领下活捉两名日本海军士兵后,相继起义开赴胶东抗日根据地。11月22日,“陆军第十八集团军山东胶东军区海军支队”正式成立。

  “在我军的抗战历史中曾有过两支‘海字头’的部队,一支是胶东军区的‘海军支队’,另一支是活跃在苏北地区的‘海防支队’,然而这两支部队都是‘旱鸭子’,没有一艘舰艇,甚至没有‘明目张胆’地靠近过大海。”高森回忆说,“‘海防支队’在日本海军对海上严密封锁的情况下利用帆船化装成渔民,秘密运输过军用物资,这就是当时了不起的海上军事行动了。”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加强海军部队的建设,中央军委向全军下达命令,迅速召集海军人才。高森清楚地记得,1950年,奉中央军委命令,调原刘公岛、龙须岛起义人员到海军工作,很快幸存的战友170多人从全国四面八方的兄弟部队汇集到北京前门外西打磨厂的“海军招待所”听候调遣。老友重逢时难免激动,大家无拘无束地拥抱握手,不少人都留下了热泪,放佛回到了十几岁时候的样子,嘴上不时喊着对方的绰号——“菲律宾”、“大洋马”、“小老头”、“金丝鸟”,不过相互问候最多的还是这句:“啊,没死呀!”

  高森老人说:“这些年来,整天枪林弹雨、刀光剑影,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好像把牺牲看成是必然的,而幸存反倒成了偶然。无数次战争对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我们来说是无情的,但是为了民族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而流血牺牲是光荣的。而我们这些昔日的海军能够重返大海,为新中国的海军事业添砖加瓦,又是何等的荣幸!”(北京西城文明网)

责任编辑:杨晴 最后更新:2018-03-28 09:26:55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老兵赵师颜忆兰封会战:誓死守卫开封城

下一篇:【北京人物之抗战老兵】尤广才:儒生远征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