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蓝天为证,英名须记,抗战时的两广杂牌空军战绩好得让人咂舌
2020-07-06 16:53:16   来源:太爷爷的抗战回忆    点击:

 
  砸锅卖铁,搞广西空军

  民国时期,中国大地风云变幻。各大军阀在争战不休的同时,亦凭借自身的实力,创建空军。作为地方实力派的新桂系,亦在三十年代中,成立了自己的空军。

  广西空军合影

  民国广西虽号称“模范省”,但实际上却还是个西南穷省。

  李白两位大佬,养自家陆军都得靠邻近的广东兄弟帮衬助饷。如今想办空军,这烧钱的技术军种,你上那去筹钱?

  没话说的,只能全省发行公债,把钱摊派到省内所有公务员头上。另外,还在全省的田赋税收中加征航空税,并求广东的铁哥们陈济棠帮帮忙。

  东筹西借,砸锅卖铁,求爷告奶,甚至不惜和小日本勾搭,在年投入上千万大洋的情况下,广西空军终于初成规模。

  广西空军的首席试飞员陆光球

  一九三六年,广西空军已拥有各式飞机六十多架,各类飞行员,技术人员数百人。还在柳州办起起了一个飞机制造修理厂,通过外购各种器材,不仅修理飞机,还能制造飞机。短短几年,广西空军的实力就成长为仅次于中央空军和广东空军国内第三大空军。


 

  机不可失,结果机飞了
 

  1936年的六一事件,实在是一场闹剧。两广军阀以抗日为名反蒋,结果仗没打起来,自家的空军,在老蒋银弹攻势和爱国大旗的号召下,投了中央。麾下的部队也纷纷反水。陈济棠一败涂地,不得不走水落草香港。

  广西的部队虽然没有投蒋,但旗下的空军却也有不少跟着广东的同袍一起投奔了中央,让广西空军元气大伤。

  抗战初期的中国空军主力战斗机:美制霍克III型驱逐机

  一股满腔的报国热情,连人带飞机一起投了中央的两广空军健儿,迎来的不是热情的拥抱,而是当头的棒喝。

  中央空军也是讲派系的、也要排资历的、也要论出身的。两广空军出身粤桂非党国嫡系不可重用,就读的不是中央航校成绩不算,一堆的华侨华人子弟根不正苗不红更不能用。这帮两广子弟在中央空军里混得那叫一个“惨”!

  民国时期的广西航空学校

  郑梓湘:广西空军第三轰炸机队队长,最早率机投中央的桂军飞行员。在他的回忆录这样说:

  “中央航空委员会下了一道命令,要求全体广东飞行人员须进入杭州笕桥中央空军学校高级班受训六个月。及至六个月训练期满,又来一个甄别试,分为甲、乙、丙等。如属丙等,即被取消飞行资格。结果,全体人员竟有过半数列入丙等,悉遭淘汰,调为地勤服务员。

  还有广东空军刘锦涛回忆:

  “回顾前广东空军自1936年所谓‘归并中央’之后,确实受过不少排挤和岐视,例如到中央后200多位现役飞行人员,都要经过考所谓‘甄别试’,全数被评为‘丙下’(即甲乙丙又分上中下,丙下等于第九等),听候淘汰。在人事档案中所有广东空军人员,均冠以‘幸进’二字,即是侥幸混进来的。

  看看!!这就是当事者的回忆。咱两广空军想报国都无门。200多个飞机员在中央的一通操作下,全都考试不及格。大半被淘汰,能有幸留下来的,还给你判个成绩不及格,扣上个幸进的名头,让你处处受打压限制。

  别以为中央系的空军牛B了。

  讲出身、谈资历的中央系空军里有的是一群二世祖们。水平差到能在校阅的飞行演练中,当着宋美龄夫人的面连摔好几架飞机,直摔得人机俱毁,生生把一代夫人给摔哭了为止(此事见于陈纳德回忆录)。

  人事倾扎,损失的是中国空军的力量。那些有心报国的两广空中骑士只好在忍耐中默默等待机会。

  一九三七年,抗战终于全面爆发了。中国空军在杭州上空打响了空军抗战的第一枪。初战就击落日机六架,首战告捷。

  短短三个月时间,中国空军在华北与华东战场重创日军陆海航空队,击落敌机近百架。空军四大天王高志航、李桂丹、刘粹刚、乐以琴更是让日军为之胆寒。

  但中国空军实力薄弱,缺乏后续力量。在与日军航空兵的激烈战斗中,中国空军的飞机是越打越少,飞行员一个个牺牲,空军中四大天王亦先后血洒长天。中央空军损失惨重。

  原本被忽视的两广空军终于在时代的召唤下,顶上了抗战第一线。

  美国波音281驱逐机,抗战初期的中国空军战斗机,原装备于两广空军,后编入空军第三大队

  抗战初期的中国空军主力战机  美制霍克III战斗机

  国民革命军空军第三大队!这是一支以两广空军为主体组成的驱逐机大队。

  抗战初期,第三大队奉令驻防拱卫南京。在与日军空袭南京的机群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先后击落击伤日机数十机,自身亦损失惨重。至一九三七年年底时,所属的各类战斗机损失殆尽。

  1937年12月底,原广西空军飞行教导第一队奉命改编为第三大队第7、8队,原广西空军教导第一队队长广东人吴汝鎏升为第三大队中校大队长。

  长空杀敌,两广健儿是英豪

  1938年1月,接收换装了苏制伊—15战机的三大队在湖北襄樊迎来了与日机的第一次空战。

  当时,一架日军轻型轰炸机前来偷袭机场。第7、8两队收到敌机来袭的警报,极为兴奋。接连起飞十余架战机升空作战。但鬼子日机利用云层为掩护,凭借高超的技术屡屡躲过中国军机的追捕、攻击,并顺利逃脱。

  十几架飞机打不下一架鬼子的轻轰还让人跑了,别提让人多丧气。大队飞机降落后,第7中队的副队长朱嘉勋硬是不肯下飞机,一个人坐在座舱里呜呜地哭。中队长吕天龙问他:“哭什么?”

  他呜咽的地说:“没打下敌机,觉得窝囊、憋气。”

  初战未捷,但并没有消磨军中健儿的士气。

  1938年3月,徐州会战激战正酣,第三大队第7、8队奉令前往支援。

  3月18日,第三大队第7、8队10架伊—15战机,在大队长吴汝鎏率领下,轰炸藤县一带日军。返航时,突遇2架轰炸徐州的日军轰炸机和一架侦察机。仇敌相见,那是分外眼红。中国军队的10架战机一拥而上,干脆利落的把这三架敌机撕成碎片。

  三大队不仅仅打下了鬼子的飞机,还用有力的行动(轰炸前线日军阵地),有力支援了前线战斗。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在收到捷报后,对原系广西空军的第7、8队大加赞扬,情不自禁地连连拍手“打得好,打得好!

  徐州会战期间,中日两国空军,在归德(商丘)上空先后发生数次大规模的空战。

  在激烈的空战中,广西的空中健儿先后击落日机十四架。自身也损失十架战机。第8中队中队长何信、分队长莫林、第7中队分队长孙金鉴、飞机行员梁志航、李膺勋先后牺牲,大队长吴汝鎏、第七中队长陆光球、副中队长朱嘉勋、陆光球等多人负伤。

  归德三次空战,空军 三大队用鲜血捍卫了中国的蓝天。但激烈的空战也让三大队的损失惨重。损失的飞机尚待补充,受伤的飞行员犹待救治。

  一九三八年四月中旬,三大队撤出徐州战场,至武汉休整补充。

  血洒长天的南雄空战



  英制角斗士战斗机,抗战初期,中国军队最好的战斗机。服役空军第三大队,驰骋于南方的中国天空。

  38年8月初,日机90余架空袭汉口,3大队出动5架战机,配合第四、五大队拦截日机,击落敌机2架,击伤1架。

  38年8月底日,3队随大队长吴汝鎏南下南雄。次日,日海航11架三菱96舰战,6架中岛95舰战进袭南雄。大队长吴汝鎏亲率9架斗士战机升空迎敌。

  此战,原广西空军的朱嘉勋大展神威,他利用斗士战机格斗性能好的优势,率先攻击96舰战,短时间内便击落了2架96舰战,威震敌胆。

  而其他友机,充分利用英制斗牛士战机,续航能力长的优势,与日机缠斗,在慢慢耗光日军油料后 ,对急于返航的日机发起攻击,又先后击落日机数架。

  此战,我军大胜,但大队长吴汝鎏不幸中弹殉国,分队长马毓鑫迫降时重伤不治殉国,朱嘉勋等两人重伤。

  南雄空战,第三大队刚刚恢复又遭重创,然后更祸不单行的是:三大队在转场衡阳的途中,竟遭遇了严重的事故。他们所乘汽车与火车相撞。20名飞行员中13名受伤,其中2人医治无效死亡。

  这场事故让第三大队瞬间濒临解散。最惨之时中队长都成了“光杆司令”,一个中队长只有陪伴一个飞行员,有的中队成了“独脚将军”,一、两个飞行员就顶一个中队,连分队长都没有。

  鏖战昆仑关,如梅花般凋落

  1938年10月,第三大队又完成了一次整补。原空军第三大队二十八中队紧急调入第三大队。广东华侨,抗战王牌陈瑞钿升任副大队长,原第三大队副大队徐燕谋升任大队长。虽经补充,但精英飞行员的损失,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

  大队长吴汝鎏已经壮烈殉国,一九三八年的中国空军王牌飞行员朱嘉勋中队长,因伤不得不黯然退出,脱离一线作战部队。

  仅剩的那几架飞机,在1939年的几乎一整年时间里,在陈瑞钿率领下华南上空与日军航空队打起了游击队,虽也击落七八架敌机,却再无与敌机正面相抗的实力。

  1939年11月,日军入侵桂南,占领昆仑关,切断中越交通线。39年12月,中国军队立即调集主力反攻昆仑关。

  作为广西空军最后剩下的那点种子。陈瑞钿率领三大队最后的3架角斗士战机护航苏联志愿队前往昆仑关轰炸日军阵地。在途中与日第14航空队的十余架战机发生遭遇战。此战我军击落3架日机,但韦一青不幸牺牲,陈新业受伤跳伞,陈瑞钿跳伞重伤。昆仑关空战,是广西空军作为独立建制的第三大队的最后一战。此战后,第三大队已战至支离破碎,残缺不全。原有的两广空军的飞行员大半牺牲,军机损失殆尽。

  1940年,航委会调刘志汉任第三大队大队长,罗英德为副队长,中央航校学员大量补充入第三大队。第三大队日 渐中央化。随后进驻四川,保卫大西南。在1941年3月1的双流、壁山空战中,惨败于日航零式战机,28中队队长周灵虚、袁柄芬力战殉国。

  此战后,中国空军再无与日军作战之能力,开始长达长达一年多的避战生涯。直至太平洋战争爆发,美援的新机及赴美受训的飞行员入编后,才渐渐恢复元气。

  第三大队是一支以广西空军为主体组建的空军部队。在国民党的空军是一支十足的杂牌。虽没有第四大队名声响亮,也不如第五大队经历曲折,但这一支杂牌部队却在中国的蓝天之上,以百折不挠、视死如归的精神,与日军的海航陆航进行着殊死拼杀。那些牺牲的飞行员值得我们所有人去铭记。

  01 两广空军那些英烈壮士

  中国空军第三大队大队长,抗战英烈:吴汝鎏

  这位出生于广东新会的两广空军中的头号大哥,可以说见证了广西空军的浮沉兴衰。

  吴大队长早先是广东空军王牌飞行员。李白二位长官组建广西空军的时候,重金聘请吴队长来广西,历任飞行教官、队长、副大队长等职。

  抗战全面爆发后,任空军第三大队大队长,率领两广健儿奋战于华东、华中,华南一线。一九三八年8月底于南雄空战中殉国。

  中国空军第三大队第十七中队长,抗战英烈:何信

  黑白照片掩饰不了帅帅的桂林小哥那满脸的英气。何信:是抗战初期广西空军中的最优秀的精英。

  1936年六一事变前,广西军阀与日本多有合作,何信等一批广西空军中的精英亦被选派到日本航校,接受日式的训练。他在日本航空学校取得考试成绩连日本教官都深为赞叹,直言:"信者,乃我日后主要对手也。"

  归德空战,何信所驾战鹰陷日机重围,其身中多弹,仍驾负伤军机与敌相撞,血洒蓝天。

  八十年,被追认革命烈士,2006年入选第二批抗战英烈。


  黄新锐,三大队29中队中队长,五大队大队长,未能显名的抗战英烈

  两广空军之中,有很多的华侨子弟,黄新锐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黄新锐生于1914年,美籍华人,祖籍广东台山。

  九一八事变后,很多华侨子弟,热血填膺,满怀报国之志的回国。但很多人却因为出身问题被中央拒之门外。

  黄新锐几乎报国无门,万幸两广没那么多的框框限制,他顺利的进入了广东空军。

  1937年8月的南京空战,他驾驶美制波音战斗机首开两广空军击坠之先河,三年空战,他先后击落击伤敌机十余架,成为中国空军抗战中期的王牌飞行员。

  黄新锐抗战时期的战绩

  但贫弱的中国空军,却无法为中国空军的健儿们,提供更好的战机。当日本的零战出现在中国的天空时,一切都变了。 1941年3月14日,成都空战! 日本海航12航空队从宜昌起飞12架零战掩护10架97式舰攻至成都空战,中国空军31架伊-15与日军零战遭遇,空战仅仅20分钟,中国军机就被击落16架。黄新锐亦不幸血洒长天。 这位击落击伤日机十余架的王牌飞行员,只因出身两广空军,声名不得显彰。不仅仅是台湾,就算是在大陆又有几人知其姓名。

  02 两广空军那些不能忘记英雄

  陈瑞钿 归国华侨,空军第三大队副大队长,王牌飞行员

  这位长着一副西方人面孔的人就是陈瑞钿大队长。

  与黄新锐一样,带着满腔热血归国,想投中央却报名无门,最后是祖籍地的两广接纳了他。

  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故事与家国情怀。先论战果,他先后打下8.5架日机,自己也先后被敌机击落三次。但每一次被敌人打下来都无法消磨他继续飞上蓝天与敌人撕杀的勇气。

  再谈家国情怀,虽有美籍的身份,但至始至终,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中国人。他的第一位妻儿伍月梅,昆仑关之战,他被烧重伤住院,恰遇日机轰炸,妻子俯身护他,他伤重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妻子在日机的轰炸中为救他而死。

  辗转回到美国,经过多方救治,他终于大伤痊愈,再一次返回中国,投身抗战。

  但回国之后,却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驾驶战鹰再上蓝天与敌鏖战的机会。他改飞运输机,在驼峰航线上飞行,为中国的抗战事业尽着自己的最后一份心力……

  “生死不足惜,但愿国家兴”!

  多年之后,当记者向他问起回国的原因之时,

  陈瑞钿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祖国在召唤我”。

  陈瑞钿是中国的空战英雄,也是美国二战的第一位王牌飞行员。

  朱嘉勋,空军第三大队32中队中队长,王牌飞行员。

  这位广西的王牌飞行员,我至今都无法找到他的一张戎装照。但他却是一九三八年中国空军最优秀的战斗机王牌。

  与何信一样,朱嘉勋也是桂林人,也同样有着留学日本学习飞行的经历。据说在航校学习之时,他的飞机技艺和成绩就击败了所有的日本同学。

  抗战初期,第一次与日机作战,他没能打下鬼子的飞机。降落后,坐在机舱里痛哭着不肯下飞机。但知耻而后勇。在随后短短的半年里,他一个人就打下了鬼子五架半飞机,空战战果勇冠全军,成为了中国空军那一年击坠之王,空战王牌。

  但党国派系的争斗却剥夺了他再上蓝天的机会。

  在一次空战中,朱嘉勋身负重伤。但伤愈后申请归队,却被以“身体不适合飞行”被强制退役。

  一位空军王牌至此失去了杀敌报国的机会。

  如果不是派系斗争,作为原广西空军的一员大将,朱嘉勋在抗战时所取得的战果会更加灿烂辉煌。

  离开空军后,朱嘉勋另谋生计。1949年党国逃台,他选择了留在广州,住在广州的一间大杂院内,与家人相依为命。除前往广州空军坟场及桂林拜祭抗日殉国的战友外,就一直没与外界联系。直至1980年2月10日病逝。

  结语



  《三毛从军记》中,曾反复、多次地出现蒋委员长的一段讲话:“我们要以无数无名的华盛顿,来造就一个有名的华盛顿。要以无数无名的岳武穆,来造就一个中华民族的岳武穆!”

  这些出身两广的空军健儿就如同影片中的三毛一样,就是一个个华盛顿,一个个岳武穆。只不过是无数的、无名的,那一个而已……

  但愿朝阳常照我土,莫忘烈士鲜血满地。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7-06 17:32:2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sSgbh-qmfn8aN9GIANdOOA

上一篇:日本侵华加剧,此人德国海归,帮助蒋介石成立了一支高炮部队

下一篇:感天动地!他是一名飞行员抗战殉国 她痛不欲生随他而去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