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抗战时期大名县武装情况
2023-01-21 20:33:49  来源:“大名同城”百家号  点击:  复制链接

  1937年“七•七”事变前,大名县根本没有咱们的武装。可是也曾试图搞过武装。那是在立三、王明路线时期,他们把革命低潮说成是革命高潮,幻想全国来一个总暴动就可成功,可是哪个地方搞成功了呢?当时在大名一带是革命低潮,民众特别是农民觉悟低,没有暴动的可能性。当时搞个减租减息还是可能的。我们为了搞武装曾一度组织收编过土匪,想利用他们并把他们变成我们的武装。我记得1928年或1929年曾到大名西南土匪最多的回隆、楚旺现属魏县一带去过一次,利用社会关系和他们谈判。现在看来搞武装走组织收编土匪的道路是很难行得通的。为什么呢?土匪在旧社会虽有打富济贫反抗官府的表现,但真正有政治认识的土匪是不多的。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搞钱,浪吃浪花。我们和他们谈的时候他们也表示对官府不满,当土匪是被迫的,也反对地主,可是你要他真正干的时候,一给他的个人利益相违背就不行了。

  我们真正搞武装还是在“七•七”事变之后,当时奉军南退,大名一带进步的、参加过组织的绝大部分同志看到敌人(日本)要来了,没有办法,所以都到大后方去了。如林振三、裴味农在安阳一带成立了四支队,也算救国会。当时也有未走的知识分子,如解蕴山、王一臣等。还有一个七师同学李平之也未走。不走怎么办呢,我们几个商量,想趁敌人来到大名之前把守望队(地主武装)改为抗日队伍。早在1935年和1936年间红军曾到陕西一次,对河北省震动很大。当时宋哲元叫各县搞碉堡,成立守望队。叫许多村的群众到一个村修大围子。这些准备基本是防止共产党的,并将所有县长改为武县长。南乐是王家林,大名是马润昌。事变后敌人来到大名之前我们把守望队利用起来,弄了几支枪。后来新乡八路军办事处和四支队给派三个红军,连长陈中全(后牺牲了)帮助我们搞武装。组织起来没几天(1937年10月间)敌人就到了邯郸、成安。我们给守望队开会讲道理,当时杨桥派出所巡官李俊得(李和解蕴山熟悉)秘密报告马润昌,说我们是共产党,要造反了。马即传我们到大名去。当时我们也很幼稚,只认为敌人来了抗日还有什么罪,就去了。到那里三句话没说就给关押起来了。幸亏路中林的一个秘书申伯纯(现政协秘书长)打电话说了一下,才把我们放出来。第二天或第三天大名就失守了。日本进了大名城,我们带守望队在杨桥一带活动。当时有100多支枪,民团性质,吃大锅饭。日本到大名后,实行了高压政策,从大名至广平沿公路两旁烧、杀、抢、掠,见人就杀,见村就烧,老百姓扶老携幼往东逃。到后来老百姓怕敌人烧杀,不叫我们进村,他们说,二十九军还叫人家给打垮了,你们还行?先来还给粮食吃,后来连粮食也不给了。老百姓不欢迎,地主反对,再加上我们没有带兵经验,没办法就把守望队变成了分散居住,采取有事集合的形式。

  日本的高压政策之后,我们商量着改变形式继续搞,这时守望队的枪我们还控制着一部分,夜晚就把人集合起来开会,讲抗日的道理,说明还要继续干下去。就在这时土匪也起来了,到处收枪。大名王天祥、张发孟,馆陶王来贤。王天祥、张发孟在万堤北边成立了几十个人。张是东马庄人,当时是守望队的一个小队长,和解蕴山很熟悉。他来信叫我们把人带去合作抗日。当时我们不了解他已变成土匪了。我们到那里后一看不对劲,到处派粮、派款,叫张村送粮,叫李村送钱,不送就打。各村乡长送这送那,这里绑票,那里绑票。这那象抗日的军队。我们劝说:“这样做不得了,群众会反对我们了”他却假装不知道,把责任向外推,并藉此捧我们夸我们。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呢?目的是看到我们都是青年人,想利用我们给他们助长声势。有一天他说去马时庄借枪,他哪是借枪,而是以借枪为名抢人家去。夜间去的,人家不给开门,村里还向外打枪,一打枪,土匪急了,往里硬攻。马时庄就十来支枪哪抵得住土匪100多支枪?土匪一进村就是烧、杀、抢,并大肆宣传说:我们和解蕴山、李大磊是抗日的。这一闹各村谁也不再给我们送猪、送羊、送东西了,不久我们就和土匪分开了,人和枪都带回来了。那时谁是官、谁是兵?谁有枪杆子谁就吃得开。为便于开展工作,我们把守望队改成了民团。成民团后,团长叫谁来当呢?地方上的人不同意我们当,说我们是青年人,冒失。没办法就把老绅士朱振英搬出来了。朱和解蕴山有关系,我们计划控制利用他,叫他挂个招牌,把人和枪拢起来再说。我们也和张发孟讲,咱们是朋友,我们不打你,你们不要到我们这一带来。这样做群众很欢迎。起初敌人不管,还到处搞维持会,我们就破坏。到1938年初左右敌人就注意了,来人来信威吓民团说:你们改不改,改编后发给你们白袖章(当汉奸)成为保家团。当时朱振英经不起这样威吓,就想当汉奸,可是又不敢说明,问我们怎样办?并说维持不了。我们对朱讲道理,劝他不能当汉汉奸。他要向敌人报告人数和枪支,我们坚决反对。同时另想办法找外地支援,这时我们曾到聊城范筑先处去过一次,又到四支队去过一趟,说明情况,请示办法。他们也无办法,我们就把小连长陈中全同志介绍到范筑先十支队去了。小陈到了十支队,说大名有很多枪。他们在一天夜晚带着人就来了,由于我和解蕴山未在,大概也弄走了几支。朱振英一看有个十支队,觉得当汉奸不行,再加上日本人逼迫就不干了。这时正在春节后,没办法就散了。这样一来公开成立民团不行了,我们就又改为半脱产的形式,有事集合、无事回家,基本上控制了枪支。

  1938年春天,八路军(宋任穷)到冀南了,我们就正式派人接关系,找八路军。他们刚过来万无头绪,没有具体办法,只叫我们发动群众组织救国团体,成立政权问题没有解决。我们就一面搞小武装,一面组织救国团体,搞救国会。4月间八路军的骑兵团到广平一带活动,我们又找他们去接头。他们把广平、肥乡成立政权问题解决了。不知骑兵团政委有什么顾虑仍只叫我们回去搞战地活动委员会。同年五、六月间,三八六旅政委王新庭到肥乡后,派人来叫我们去,到那里我们汇报了一下工作。这时大名已有县长了,冀鲁豫保安司令丁树本派他的副司令陈明绍(三旅长)兼大名县长(当时他们是抗日的)。王政委根据这个情况,对我们说:“为了照顾统一战线,人家委(任)了,我们就不在委了,可以到陈明绍那里做些工作。”到陈处后陈委我当了四区四支大队长,约100余人。解蕴山当了民运科长。当时陈对我们表示支持。军队扩充很快,半月时间就扩充到五百多人。这时,丁、陈已正式和国民党接上关系,即在大名成立县党部,对我们限制活动,派特务。接着,聊城失守,范筑先牺牲。对这个问题我们的认识是,范筑先之死,完全是由他的部下王金祥搞的鬼,而丁、陈却说是共产党,青年知识分子搞的,借此造谣煽动,以限制我们活动。

  1938年11月12月间,陈调我们去金滩镇集训。当时我们估计去了可能把枪给收了,把人给解决了。当时就找三八六旅王政委商量,他说:“你们得去,因为你们受人家领导,不去今后的事情就不好办了。因为我们搞的是统一战线。”我们按王的意见,去了,但比陈规定的时间,晚去了半天。我们到xx村一看不对劲,有许多人提着盒子枪,杀气腾腾,陈一见我们当即把我们批评了一顿:“我调你们不来,八路军放个屁都是香的!”叫副官把我们的枪统计了一下,又说:“今后少我一个螺丝钉也得把你们的地盘挖三尺!”他们为啥不收我们的枪呢?他是想扩充三旅,可是三旅没有八路军的牌子香,怕八路军,想利用我们达到他的目的。第二天敌人出发进攻元城,陈叫我们守卫河未守住。丁陈南退清丰。在临走时给我们下命令叫我们跟着走,我们考虑一南去就完了,所以没听他的命令,他往南走,我们往北来。从那以后名义上是他的人,而实际上已不听他调动了。他若取消我们的番号我们就成八路军了。他叫开会也不去主要人。从1938年初到1940年初一直维持着这种状态。来了正确意见就执行,不正确的不执行,要枪不给,调人不动。

  1940年春石友三南退后,我们以四区四大队为基础和五大队(元城队长郭现卿)、三大队(队长蒿文章、裴向哲)合并后改为冀南抗日游击第二支队(计约1400余人),司令员是我,政委解蕴山。这才真正成了名副其实的八路军。二支队下分三个大队,一队长赵北源,二队长裴向哲,三队长郭俊之。1940年6月间又改为新九旅二十六团。当年三四月间成立了大名县政府。第一任县长解蕴山。

  1940年初成立了一分区,丁现国当司令员,各县成立了县大队。当时在大名一带活动的有个十八团,由于团长、政委叛变投敌,1940年春节后换成桂干生。1941年5月我由太行整风回来,路南支队成立了,裴向哲任司令员,张锡三任政委。路东支队大概也成立了。1941年搞的不大好,这年年底和1942年初大名县地区情况很严重。一月十日敌人大扫荡,我军政人员全部搬出路南。在大扫荡中专员于光普被捕。以后换成解蕴山。1942年秋天青纱帐起来后,我们才开始打元城、金滩镇、回龙。1943年5月26日又大扫荡,解蕴山栖牲。政委被捕。1944年5, 6月间,一、三地委合并改为冀鲁豫九分区。1945年日本投降前几天,我由太行山回来,这时九分区已改为三分区,直到大名地区没有敌人时我离开。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23-01-21 20:36:03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日本三八大盖式步枪缩短,衍生出三八式步骑马枪卡宾枪

下一篇:最后一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8182129125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 长沙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