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回忆日本投降前后的日子
2014-04-09 16:05:19   来源:邵阳文史 作者:陈仲甫    点击:

  1916年(农历)2月16日,我出生于新邵县陈家坊一较富裕的农家。在家乡读了几年私塾后,1928年至1929年和我哥哥陈仲仁(原邵阳汽车发动机厂技术员)一起考上邵阳循程小学高小十八班,读到毕业。当时的校长贺曼真是位严厉的老师,留着八字胡,学生背后都叫他“猫腻胡子”。大家一听说“猫腻胡子”来了,都规规矩矩,必恭必敬。1931年,我考上长沙岳云中学初三十五班,读到1934年毕业,该学校是长沙比较好的初中。1935年我考上长沙妙高峰中学高中。

  1937年读到高中三年一期,正是“七七事变”爆发,日本攻占上海,二十九路军奋力抵抗。我当时21岁,正是热血青年,深感中华民族已到非常危难的时候,心想报效祖国的时候到了。正在这时,黄埔军校(当时叫中央军校)在武汉招生,得到这个消息,我决心弃笔从戎。由妙高峰中学推荐介绍到武汉投考黄埔军校,考的是数、理、化、语文、英语五门功课。由于我在初高中基础好,我的理化成绩考得最好,以高分录取,在分班时将我分配到成绩要求高的通讯科,之后送到南昌(空军、交通兵、辎重兵)入伍生团学习六个月。南京沦陷后,中央军校西迁成都,到达常德时,发现南京通讯学校也迁在常德的临澧县,他们就将我们通讯科留下,直到1939年9月毕业。当时的国民党中央军通讯兵团只有一、二两个团,根据战况要成立第三团,我就被分配在第三团六连一排任排副。1940年3月间,奉命配属陪都重庆卫戍司令部担任通讯工作。当时日本正对重庆实施疲劳轰炸,上午九时日本飞机从汉口起飞,到重庆狂轰滥炸,到下午四点才解除警报。我们的任务是抢修炸坏的电话线路。1940年5至6月,宜昌失守,我团配属长江江防司令吴奇伟部的一个排。日本打来时,排长杨勇开小差临阵脱逃,部队退守到巴东县后,上级派我到此排任排长。1940年7、8月间,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部在巴东成立,我排就配属该长官部担任通讯工作,因我们是残兵败将,不能完成任务,所以被派到四川黔江,在那里开设川、湘、鄂三省的通讯总机,负责三省的联络。一直到1943年,军政部临时无线大队在黔江成立,我被任命为第一中队中队长,专门负责训练六战区各军、师部队的通讯员如何使用有线和无线电话及电报机。

  我哥哥陈仲仁也考入湖南公路学校,之后分配到湖南公路局开车。台儿庄大战一打响,湖南公路局就组织支援抗战汽车运输队,我哥哥陈仲仁也参加了这支运输队当司机,开赴河南前线搞军事运输,送军用物资到前方,又将前方的伤兵运到后方。运伤兵时要格外小心,颠疼了他们就要打人。当时都穿军装,他很胖,因官兵都穿一样的衣服,所以他一走到哪里,当兵的都向他敬礼。半年后,上海、南京沦陷后运输队就解散了。没想到几十年后,他的女儿陈科贤竟嫁给了原循程中学校长——我们的老师贺曼真的儿子贺孝萃,原来的师生变成了亲家,真有意思。

  1945年春,我奉命由军政部临时无线电话大队第一中队队长之职,调任通信兵第三团一营三连连长。通信兵团直属大本营管辖,担任大本营与各集团军之间的有线电话和无线电话的通信联络。我连第一排配属于第二十一集团军王耀武部,驻湖南芷江,第三排配属于四川黔江绥署潘文华部。第二排的一总机班及四排的四个无线电台,均配属于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部,驻湖北恩施。因全连工作重点在第六战区,故我连连部亦设在恩施。

  第六战区成立于1940年,宜昌失陷后,其防区以长江为中心,北至老河口,南至洞庭湖及沅水流域,为当时陪都重庆的门户,战局的好坏关系到重庆的安危,所以刚成立时的司令长官为蒋介石的亲信陈诚担任,以后随着战局的变化,陈诚调离后先后由孙连仲、孙蔚如担任,参谋长则自始至终由郭忏担任。

  自欧洲盟军在1945年6月获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苏联兵力东调开辟远东战场打击侵略我东北的日军,华北战场上我英勇的八路军,奋起抗战使日军屡遭挫败,无力西移。在华中华南,虽衡阳、桂林、柳州相继失陷,但日军西进被阻于贵州独山及广西河池一带,湘中之敌虽向雪峰山蠢动,也以损兵折将而告败。

  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由于美军空军占有优势,日本空军也只有挨打,没有还手的能力,尤其在1940年夏季在重庆的疲劳轰炸优势已一去不复返了。相反,陈纳德飞虎队的空中堡垒和P51战斗机天天从芷江机场起飞往返于敌战区乃至轰炸到日本本土。然而困兽犹斗、狗急跳墙的日本军阀组织所谓的神武空军队即用飞机装满炸弹向美舰做自杀性攻击。在轰炸美舰“黄蜂”号时,以失败告终。

  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重庆国民政府任命何应钦为全国受降总司令,赶赴湖南芷江命令日占领军派高级代表前来芷江接受受降条款,并召开各战区参谋处长会议,布置受降事宜。会后,第六战区即组成华中方面前线指挥部,前往汉口做好长官部进驻汉口的准备工作。我连亦派一无线电台,由台长应为良率领跟随一同前往。9月9日,何应钦在南京接受日占领军司令冈村宁次投降,并规定其全国各地日军投降日期和接收工作。

  9月20日第六战区长官司令部开始移驻汉口,除后勤人员及眷属外,全部由当时配属的辎汽九团调汽车50辆运送。第一日抵毛坪,第二日抵巴东。长江民生航运公司的“民本”、“民范”两艘轮船已在码头待命。我们于23日早上上船起航向汉口进发。船抵宜昌时,岸上已有欢迎人群摇旗欢呼,见此情此景,我们亦倍感亲切。傍晚,船抵沙市,因水路交通断绝太久,领水对航道生疏不敢夜航,故在沙市过夜。一月之前,沙市尚被日军占领,满目疮痍。当夜,两艘巨轮停泊在此,岸上百姓欢呼声、鞭炮声不绝于耳,更使我感到胜利的来之不易。

  9月24日由沙市起航。由于离汉口已近,日方不止一次的派来飞机绕船盘旋飞行并摇摆机翼以示迎接。下午5时许,船抵江汉码头。我们立即赶往长官部临时驻地——尚志中学。未洗征尘,我即率部架设电话,开设总机及无线电台,保证了长官部与大本营及各军师之间的密切联系。

  10月1日在汉口中山公园举行日本华中军受降仪式。上午9时,由日本驻汉口司令官同部直三郎为首的日本驻军代表在受降台前向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敬礼并献军刀,然后,在投降书上签字。日军一个个唯唯诺诺、奴颜婢膝,一反过去耀武扬威的姿态,令人嗤之以鼻。按照日本签定的投降书上的规定从即日起全部解除武装,再分别在各驻地集中管理。所有武器弹药及军事装备均由各单位造册清理封存等待我方接收。我们通信三团奉命接收日本华中军在汉口的通信第二十八联队的所有装备物资。因我团于抗战初期成立于贵州贵阳,所有后勤人员此时尚在贵州团部。因战后交通尚未恢复,一时难以抵达汉口,因此,团长任命我为接收的全权代表。团长在电话中嘱咐我不卑不亢,莫失国格,与日本人合作做好接收工作。我当时年方三十深感责任重大,更感无上光荣。从各无线台抽调一名上、中尉报务员协助工作。日方亦每天派车前来接送,如此经过四天接收了日军二十八联队在汉口市桥口新营房所有仓库和车辆等装备设施。新营房占地约50亩,各种军营房及仓库达数十栋,经我们接收后即作为通讯三团的团营连本部及眷属住宅。

责任编辑:李祖琨 最后更新:2014-04-09 16:08:34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我被派到长沙洽谈受降的情况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