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高克林、张达志:坚持在大青山上(一)
2017-03-02 11:21:03   来源:八路军太行纪念馆    点击:

1938 年7 月,根据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指示,八路军第120 师派出第715 团和师直骑兵营1 个连,组成大青山支队,与第2 战区战动总会游击第4 支队和战动总会晋绥边工作委员会武新宇主任率领的几十名干部一起,从晋西北开赴绥远,创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这支队伍到达大青山以后,与杨植霖等领导的蒙汉抗日游击队一起,团结各族人民,经过浴血奋战,很快在绥中、绥西、绥南建立起抗日游击根据地,抗日斗争形势蓬勃发展。

1938 年12 月下旬,715团长王尚荣、政委朱辉照奉命率该团主力开赴冀中,留下了相当于1 个营的兵力,继续坚持大青山地区的斗争。

1939 年夏,经党中央和120 师批准,大青山支队改为骑兵支队,下编3 个营。1940 年5 月,又扩编为3 个团.骑兵支队的主要领导干部,仍是原大青山支队的主要领导干部,即司令员兼政委李井泉、参谋长姚喆、政治部主任彭德大。不久,李井泉奉命回晋西北,姚喆接任司令员,陈刚接任参谋长(后为张成功), 1940 年3 月彭德大牺牲后,由张达志接任政治部主任,骑兵支队的组建,大大增强了我们部队的战斗力。指战员们充分发挥骑兵的长处,灵活运用游击战术,积极战斗,英勇杀敌,被日伪军视为眼中钉。

1941 年,特别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加紧了对我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扫荡”,并且发动了一场以“施政跃进运动”为中心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全面进攻的“总力战”。

在军事上,敌人的“扫荡”更加频繁,规模也比过去大得多,出动兵力一般都在千人以上,有时达三四千人,时间有时长达1 个多月,并且多是步、骑、炮、摩托化诸兵种相配合,甚至动用飞机侦察、轰炸。

在政治上,敌人加强对伪军、伪政权的控制;对群众实行恐怖与怀柔兼施的手段,一方面大肆屠杀镇压,一方面施以小恩小惠,笼络人心;对我军实施欺骗宣传,妄图瓦解我军心。

在经济上,敌人对我军实行严密的封锁,严禁粮食和其他物资运入山区,使我们的物资给养供应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我军指战员有时几天吃不上一粒粮食,全靠野菜充饥。衣服也不能按季更换,在滴水成冰的冬天,许多战士仍穿着单衣行军打仗。

在这极端困苦的形势下,大青山抗日斗争还能不能继续坚持?我军指战员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党中央和晋西区党委对大青山的斗争给予了极大的关注。1941 年1月,晋西区党委调苏谦益、杨叶澎、杨国兴、靳崇智、成枫涛等10 名县团级以上干部到大青山地区工作。1941 年秋,朱德总司令在延安接见大青山骑兵支队司令员姚喆时明确指出:大青山斗争要做长期打算,搞好军事隐蔽,麻痹敌人,保存力量,坚持这块战略要地。1941 年底,晋西区党委召集白如冰、杨植霖、白成铭等绥察区党委和绥察行政公署的负责人,到晋西北汇报绥远敌占区工作,并于1942 年2 月5 日作出了《关于绥远工作的指示》。晋西区党委指出:“今天绥远工作的总方针不在于建立巩固的根据地不在于组织庞大的党与骑兵,而在于坚持游击战争,坚决执行稳蔽政策,积蓄力量以备将来”,党中央和晋西区党委的指示,为在困难时期如何坚持大青山的抗日斗争指明了方向。我坚持在大青山地区斗争的全体指战员坚决执行这一指示,与敌人展开了顽强的斗争。
 

机智灵活 英勇战斗

1941 年和1942 年,在大青山地区的日伪军总数达数万人,而我军已由原来的3500 人(包括地方党政人员)减少到2000 多人。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从指导思想上来了一个转变,由过去往重较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改变为开展广泛的群众性的游击战争;由过去总想多打仗、打大仗,改变为尽可能避免与敌人正面冲突,减少无谓的牺牲和消耗。部队、游击队以隐蔽分散活动为主,各自为战.使敌人摸不清我主力所在,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在战术上也更灵活了。敌人依仗其兵力多、装备好,总想一口吃掉我们,而我们就采取灵活周旋的方法,钳制、疲惫、消耗敌人。敌人上山,我军下川;敌人在山区乱转,我军在树林联欢;敌人想找我打硬仗,我偏和敌人捉迷藏;敌人集中兵力,我军化整为零。这些战术交替使用,使得敌人“扫荡”往往是乘兴而来,扫兴而归。一次日军六七百人从武川、萨拉齐、固阳3 个据点出发,对驻石虎子一带的我骑兵支队教导团和绥西专署进行合击,我们得到情报后,立即上山隐蔽起来。大家在山上一边打着自制的扑克牌,一边望着山下转来转去而一无所获的敌人,禁不住开怀大笑。

敌人是非常狡猾和毒辣的。他们在“扫荡”经常扑空以后,便派出大批待务、汉奸到处侦察,一旦发现我军行踪,便马上派摩托化部队和骑兵进行突然袭击。针对这些情况,我军采取不断转移的方法对付敌人。部队经常是黄昏时出发.半夜进人宿营地.同时.加强了情报工作,采取了许多反敌侦探的措施,使敌人难以摸准我军行动的规律。群众编顺口溜夸赞说:

“八路军赛如神,白天不动黑夜行。

不走大路走小路,看着向西走了东。

鬼子进山找不见,夹着尾巴往回窜。"

当然,和敌人转圈子、“捉迷藏”只是斗争的一种手段和形式,钳制、消灭敌人才是我军的根本目的因此,我们坚持避实就虚,伺机歼敌,不打则已,打则必胜的原则,抓住有利战机,狠狠打击敌人。另外,在主力部队转移到外线活动的时候,地方游击队发挥其人熟地熟、目标小、便于隐蔽和转移的特点,留在内线坚持,到处袭扰敌人;地方党政机关的同志也积极组织群众破坏敌人的交通和通讯设施,以削弱、迷惑敌人,为主力部队寻机歼敌创造条件,搞得敌人顾头顾不了旋,最后只得灰溜溜地撤走。

由于大青山斗争环境异常复杂,形势瞬息万变,虽然我军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但也经常碰到一些难以预料的紧急情况.有时我军正在吃饭或宿营,敌人突然来偷袭;有时在行军、转移途中与“扫荡,之敌不期遭遇;有时我少数部队遭到敌人几路围攻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发扬我军果敢、勇猛的战斗作风,方能化险为夷,变被功为主动。1942 年5 月,大青山正是春愈融融、万物复苏的季节。一大,我骑兵支队司政机关和直属侦察、通讯排转移到陶林县(今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中旗)苏勒图村宿营,战马刚放到山坡上吃草,突然,使察员和哨兵接连报告:卓资山、旗下营、拐角铺、陶林几个方向有千余日伪军间这里扑来!当时我军不足200 人,而巨大部分是机关人员,和敌人硬拚肯定要吃亏甚至有被吃掉的危险,从几路敌人的缝隙中插出去也己经来不及了。在这严重关头,司令员姚喆和政治部主任张达志当机立断,决定趁敌合围圈未完全形成的时候,击退兵力较少的拐角铺一路之敌,突围出去,他们俩也各自待枪,跨上战马,率领人家冲击。敌人被我军的勇猛攻势吓得掉头逃窜,有的举手投降。我军乘胜追击六七公里.歼敌几十名,缴获长短枪几十支,战马几十匹。等其他儿路敌人清醒过来时,我军早已“飞”得无影无踪了。


 

突破“铁壁合围”实现主力转移

由于我军坚持势争,不断消灭日伪军,大青山成了敌人的心腹大患。日军在作了长期策划和周密部署之后,于1942 年7 月,对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发动了场规模空前的大“扫荡”。

7 月下旬、日伪军从大同至包头各据点突然全线出动,骑兵、步兵、炮兵、摩托化部队和空军相配合,以“闪电式”战术对我绥中游击区进行“铁壁合围”,企图将我大青山领导机关和骑兵2 团一举围歼于绥中地区。

敌人首先严密封锁了绥中各山沟、要道,以断绝交通;在重要村庄和山头设立了99 个据点和峭所,组成交叉火力网;各据点之间有无线电联系,200 余辆汽车往返运送部队、物资;骑兵队昼夜穿梭巡逻,飞机在空中盘旋侦察;在重要地带设立了炮兵阵地,随时准备向捕捉的目标轰击。

当时我大青山骑兵支队领导机关、直属队和骑兵2 团两个连,以及绥察行署、绥中专署和地委、武川与陶林县政府的工作人员、游击队,正由骑兵支队政治部主任张达志、绥察行署副主任苏谦益等同志率领,在武川县五塔贝、黄花窝铺、福生庄等地分散活动。他们事先对敌人可能进行“扫荡”虽有所预察,但并不知道“扫荡,的具体时间和规模。在敌人重兵压来,形势十分危急的情况下,互相无法取得联系,只得各自带领部队巧妙地同敌人周旋。7 月25 日,敌人以步骑兵5000 余人分5 路合击五塔贝一带,以后又不断向这一地区增兵。为了避免被敌人发现,骑兵支队司令部暂时关闭了电台,哨兵一律由干部担任,并规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准开枪。同时,武川县县长李康和陶林县县长宋克赞分别带两支游击队,故意向西、向南远处方向运动,以迷惑敌人,分散敌人视线。在四五天的时间里,我军数次转移,昼伏夜行,或露宿于树林,或栖身于山崖,即使如此,也两三次和敌人遭遇。武川县3 、4 区游击队和县游击队已被敌人打散,战士们隐蔽枪马,分散活动。这时,张达志、苏谦益等同志通过伪军中的关系,摸清了敌人企图,经研究,决定尽快分散突围。只要我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能从敌人重围中跳到外线,保存有生力量,那就挫败了敌人的阴谋,就是我们的胜利。7 月30 日,骑兵支队司令部、政治部、特务连、侦察排、通讯排和骑兵2 团两个连共700余人,由张达志转至归绥(今呼和浩特)远郊的扁旦石沟,正准备从陶卜齐与白塔车站之间穿越铁路,向绥南归凉北4 区转移。恰逢大批日伪军从旗下营、陶卜齐出发,把铁路封锁了。我军只好又返回北仁,在沁北沟一带隐蔽,同时派出侦察,另找突破口。8 月1日我军转移到面铺窑子附近一个小村庄,从山丘可以看见远处敌人的汽车和人马往来不断。8 月2 日,我军又转移到附近的一片桦树林隐蔽。那些天阴雨连绵,战士们全无雨具,任凭风吹雨淋,衣服山于到湿,又由湿到干。随身携带的炒面吃光了,大家就以生卜豆、生筱麦面和野菜定饥。下午,侦察员报告:几里远的一间房子村左右数里虽都有敌重兵把守,但中间只有零星的游动哨张达志召开干部会,决定夜晚突围,同时派人通知绥察行署领导。午夜时分,部队秘密地下山,快马加鞭,迅速冲过公路,翌日下午到达蛮汗山,突围成功了。

在此同时,绥察行署机关和游击队,几天来一直在与敌人周旋。绥中专员公署和游击队,在两天前已由专员程仲一率领,突围到蛮汗山。8 月2 日晚,行署接到骑兵支队在当晚突围,并要求行署也突围的信。但由于行署周围敌人众多,而且还有一些失散人员未能取得联系,行署无法立即突围。于是他们决定一面继续寻找失散的同志,一面待机突围。300 多名同志冒着蒙蒙细雨,忍着给养断绝的饥饿,在高木窑子附近的一个山洼里隐蔽了两天当地群众也为他们的处境忧心如焚。4 日一下午,高木窑子村的几位群众主动杀了仅有的两只羊,挑来两担羊肉汤,支援被围困的同志们。大家每人分到一小块羊肉、半碗热乎乎的肉汤,顿觉精神倍增。这时,武川、陶林两县的政府工作人员和游击队,大部分也汇集起来了黄昏的时候,根据地下党员和群众的报告,得知东罗家营子附近敌人守备薄弱。于是苏谦益决定由此突围。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这支队伍静悄悄地开到突破口,突然打散敌人巡逻的哨兵,穿越铁路,向绥南平顶山冲去。守敌慌忙开枪射击,但已无济于事。我大队人马疾速前进。安全转移到蛮汗山,与先行转移的骑兵支队机关和骑兵2 团以及绥南骑兵1团会合了。

日军得知我军转移到绥南以后,急调大批兵力尾追而来,配合原驻在绥南和雁北的主力,分7 路向绥南地区“扫荡”,以图实现其在绥中“扫荡”未遂之目的。我军继续与敌周旋,并在凉城县、和林县境内与敌人战斗数次。但是,我军经过连续的行军作战已很疲劳,并且缺乏鞋子、马掌、衣服、粮食、弹药等物资的补充,处境非常困难。为了保存革命力量,根据晋西北军区的指示,上述部队和地方工作人员以及绥南骑兵l 团,于8 月中旬至10 月下旬,陆续从绥南撤至晋绥边界一带集结待命。这样,就使敌人企图在绥南消灭我领导机关和骑兵支队主力的计划又破产了。

我大青山军政领导机关和部队主力,同二三十倍于我的敌人周旋一两个月,最后主动转移到晋绥边区,以后又转移到了雁北地区,粉碎了敌人的阴谋,保存了自己的力量,这是我大青山指战员正确运用毛旬帛的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的结果,是一个很大的胜利,得到了贺龙等首长的赞扬。我军主力虽然暂时转移了,但大青山的抗日斗争还在继续。一是那里有我们几年来播下的抗日火种;二是还有我们留下的四五百人的部队和地方的同志在各地区坚持斗争。在绥西,有骑兵支队司令员姚喆、绥察区党委组织部长兼绥西地委书记白成铭、蒙古工委负责人奎壁、专员杨叶澎、副专员靳崇智、骑兵支队第3 团团长蔡久等率领的骑兵支队两个直属连、骑兵支队第3 团两个连、教导大队一部分人,以及绥西地委、专署、县区政府和游击队在绥中,有范建国带领的武川县1 、2 联区政府游击队和部分党政工作人员。在大青山南麓,鸟素图至旗下营一带边山,有高风来、李容玉、胡进才等几支游击队。在绥南,有张云峰等同志率领的绥南地、县、区政府部分同志和游击队。在我主力转移之后,敌人一方面对绥中、绥南地区继续进行所谓“肃正”工作,一方面把“扫荡”的矛头转向绥西地区。姚喆同志凭着丰富的斗争经验利用绥西山大沟深的特点,带领大家爬山涉水,穿梭般地与敌人周旋。周围的同志考虑到他的安全,劝他暂回雁北,而他却执意不肯,坚持和大家一起打游击。他谈笑风生,给大家讲红军艰苦奋斗的故事和坚持大青山斗争的意义。他说:“我们决不能让日本鬼子侵占祖国的一寸土地。只要大青山还有我们的一名战士,那就证明,大青山还是我们的。”他还只带一个班,骑着小毛驴,从绥西巧妙地转移到绥中,边走边检查指导当地的对敌斗争。有的群众不认识姚司令员,向战士们打听他是谁,战士们风趣地回答说:“他是我们的老伙夫班长。”从此,“老伙夫班长”的雅号就在部队中传开了。认识姚司令员的群众,看到司令员还在大青山上带领大家抗日,受到很大鼓舞。战士们也向司令员表示: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将大青山的抗日斗争坚持到最后胜利!(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吕凤 最后更新:2017-03-02 11:25:01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廖汉生:忆晋西北一九四〇年夏季反“扫荡”战役(一)

下一篇:百岁老兵孙恒之回忆腾冲战役的峥嵘岁月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