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喋血鏖战蕴藻浜——我所亲历的八一三淞沪会战
2020-04-11 08:50:39   来源:李建华    点击:

 
     作者陆承裕,湖南醴陵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洛阳分校及陆军大学毕业,时系陆军第七十军第十九师第五十五旅第一0九团团附。

    淞沪会战爆发后,第七十军第十九师在大场以北坚守蕴藻浜防线达月余之久,被评为上海会战中战绩最优的十个师之一,蒋介石曾通电嘉奖。我当时任第十九师第五十五旅第一0九团少校团附、代理副团长职务,曾亲身参加这次战斗,并负轻伤未下火线。兹将战斗经过回忆如下:

  徒步数千里奔赴抗日前线

  1935年1月,第十九师奉蒋介石命令从湘西尾追红军二、六军团进驻云南大理地区的。当时师长李觉兼“追剿”第四纵队司令,指挥湘军十六、十九两师。

  1936年6月,两广发动反蒋事变,李觉奉命率第四纵队两个师,回贵州安顺,准备进入广西。两广事变得到调解后,蒋介石将湘军刘建绪的第四路军所属的六个师东调浙江。第十九师自云南大理经贵州、湖南、江西横贯五个省,徒步数千里,于是年10月底到达浙江建德、桐庐一带,待命抗日。

  部队休整未久,西安事变突发,蒋介石被押,何应钦电令第十九师准备北调参加作战,旋因西安事变和平解决,第十九师原地整训,李觉应召赴南京参加蒋介石“准备抗日”的南京军事会议。

       回来后,李传达了蒋抗日救国的决策,全师官兵为之振奋,加紧练兵。1937年2月,第四路军各师进行整编,由原来的甲种师改为乙种师编制,师辖三旅六团,缩编为两旅四团,原有的武器装备都陈旧不堪,中央未予换发,在整编后,即令开赴青田、丽水、瑞安,平阳一带,归浙赣边区绥靖司令刘建绪指挥。

刘建绪

  “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日寇大举入侵,举国愤怒,坚决要求抗日救国,国共两党达成了抗日救国的合作协定。第十九师奉令在温州、温岭、黄岩、三门(海门)宁海沿线构筑海防工事。“八一三”上海战事爆发,日寇派遣军总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挟海陆空军绝对优势,先后调集三,六、九、十一、一0一、一0五,一0六、一一0、一一四、一一六等十个师团及海军陆战队等共三十余万猛攻上海。世界震惊,全国人民纷纷请缨抗日。

    第十九师调守宁波、镇海一带,星夜赶筑阵地工事。此时,驻杭州的第四路军总指挥刘建绪改任第十集团军总司令,十九师师长李觉升任七十军军长仍兼师长(实只有一个师),李选派一批中级干部组成战地参观团,赴上海学习战地经验(我是团员之一)。9月中旬,十九师奉命集中杭州,驰援上海。



蔣中正電劉建緒第十九師應即令集滬杭路最快何日可到盼復(1937/09/16)



蔣中正電顧祝同第十九師李覺部應限雙十節前調崑山集中(1937/10/07)

  第十九师先头第五十五旅刚抵杭州,刘建绪总部即指示旅长唐伯寅不必等后续部队到达,立即乘沪杭铁路经嘉兴、苏州急驰上海,归第三战区代司令长官顾祝同指挥(蒋介石兼司令长官)。第五十五旅先后到达上海真如车站时,张发奎总司令部的参谋人员已持令等在那里,命全旅迅即沿真如——大场公路徒步赶赴大场以北第三十六师阵地后集结,等待全师后续部队的到来。



陸承裕奔赴上海前線,在蘇州候車,著名記者劉良模拍攝。

    当时真大公路白天已被日军机群轮番狂炸所封锁,大部队行进困难。黄昏后南来北往的部队非常杂乱,汽车运载军用补给物资和伤员,络绎不绝。有时还有敌机夜袭,所以部队静肃疾行,也不时发生混乱。第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对第十九师第五十五旅赶到,非常高兴,主动介绍了前线紧迫的战斗情况,说已无第二线部队,左翼税警总团部队,武器装备是好的,但战斗力脆弱,欠缺作战经验,容易动摇。



淞滬會戰形勢圖

八石桥首战告捷

  第十九师第五十五旅第一0九团是深夜到达大场以北真大公路右侧附近地区的。拂晓,团长刘湘辅、团附陆承裕同赴各营察看地形。不久,日机群沿真大公路狂轰滥炸,前线战况激烈。9时许,正当我们进入第三营第八、第九连防御地段时,发现公路左侧税警总团阵地之一部被敌突破,溃兵分向公路左侧南窜,在公路上的炮兵团官兵也弃炮向大场奔跑。日军百数十人正越过蕴藻浜追击,情况非常危急。已来不及上报请示和等待集结部队的时间了,团长刘湘辅当机立断,自率团特务排及第九连,团附陆承裕率第八连分两路向敌侧后进行出其不意地猛烈夹击,敌仓惶后退。我乘势追击,一鼓作气夺回了税警总团所失去的八石桥阵地。此时,敌百余人乘我立足未稳,进行反扑,又被我击退。随后,税警总团杨营长亦收拾该营溃散官兵返回阵地,刘团长遂将原阵地交还杨营长,责令死守,不得再溃,并将在追击中所收容的该营溃散官兵38人及各连拾得的美式步机枪40余支(挺),全数交给杨营。正要撤回时,敌再度进攻,又协助杨营将敌击退后,才撤回原地。

我军在断壁残垣中与日军激战

  这次税警团八石桥阵地的溃退,对蕴藻浜守备部队及在大场的炮兵团、后勤补给站等震动很大。所以第十九师第一0九团主动出击尚未撤回时,各有关部队、单位,已纷纷将情况上报。第一0九团撤回后尚未来得及将战况上报时,顾祝同长官部、张发奎总部已派来高级官员查询情况,要追究税警总团溃退的责任。当时税警总团团长黄杰兼任蕴藻浜守备部队的军团长,竟否认税警团八石桥阵地有失守溃退之事,但也承认在战斗危急中得到了第十九师第一0九团的主动支援才确保了阵地。顾祝同对第十九师第一0九团这次战绩给予嘉奖,上海人民团体及战地服务团等都送来慰劳品、慰问信等,鼓舞了士气。

二档所藏《陆军第十九师淞沪会战战斗详报》

中央社所载《犒赏第十九师》消息

  蕴藻浜的拉锯战

  第十九师是一支武器装备较差的部队,士兵每人一顶斗笠和一块油布,军官中多数人有一把雨伞,没有雨衣,所以初到大场时许多友军瞧不起这支部队,讽刺为伞兵部队,就是总部对这支部队能否战斗也很怀疑,八石桥之战,改变了人们的看法。

第十九师师长李觉

     第十九师当晚奉令接替蕴藻浜沿线麦桥宅、陈家宅、季项宅、陆家堰、孙家宅、苏家宅、郭家牌楼之线守备任务。师的部署是:以第五十五旅第一0九团、第一一O团守备麦桥宅、陈家宅、陆家堰、季项宅之线;第五十七旅第一一四团、第一一三团守备孙家宅、苏家宅、郭家牌楼之线。蕴藻浜水面不宽、不深、可徒涉;沿线地形平坦开阔,全是棉花田.尚未凋谢;少数小村庄和周围竹木,均被炸毁,到处危垣断壁,弹坑累累,深达数公尺,已成为鸡犬不闻的无人地带。各团营分别进入守备地,彻夜赶修工事。
 

    次日黎明,日机群和炮兵同时向我轰击,阵地工事多被摧毁,官兵顽强抗击,随毁随修,并英勇击退了敌步兵的多次进攻,伤亡颇大。入夜,又彻夜加强阵地工事和伪装设施,改进交通壕和伪装阵地工事的联系,以减轻敌火力损害。此时,发现在我阵地区域内有敌特和汉奸潜伏活动,白天用烟火、夜间用照明弹为敌机、敌炮指示目标。官兵们愤恨之极,分派巡逻小组搜索捕杀,两三日内得以肃清,大大降低了敌机、敌炮的命中率,我军死伤逐渐减少。
   初期日军步兵攻击重点指向季项宅、孙家宅一带,并多次在炮击后以坦克多辆掩护步兵冲锋,连日都有肉搏血战。我官兵体力虽不如敌人,但这个部队多年以来都重视练习武术,故能增大敌之伤亡,使敌不能越雷池一步。一天下午,敌以8辆坦克掩护步兵数百人向我阵地进攻。当时先头坦克2辆冲过蕴藻浜时,其履带即被我迫击炮和集束手榴弹击毁,其余6辆坦克立即转头回窜,尾随的步兵也被我打了回去。双方形成对峙态势20余日。

    由于连日苦战,官兵伤亡惨重。在阵地上,兵力日益不敷分配,师、旅、团又都无可控制使用的预备队。如一处被敌突破,就有全线皆溃的危险。为此,师长李觉决定进行阵地调整和暂时的兵力整编,并将师、旅、团部的非战斗部队和非战斗人员编入第一线连队,充实战斗力量。经过这一调整后,一个团也只剩一个营或略多一点兵力,而且已苦战20余天,部队疲惫已极,伤、病员有增无减,但士气未馁。

郭家牌楼的血战

  随着日军兵力的不断增援,其主攻方向逐渐向西南转移,上海战局发展已对我不利,蕴藻浜全线陷入危急状态。此时,战区长官司令部调来广西的第二十一集团军廖磊部向日军发起反攻,张发奎总司令指定第十九师掩护该军从郭家牌楼附近进出。桂军在我第一一三团掩护下从狮子桥阵地出击,对敌发起猛烈的攻击,在敌机、炮炽烈的火网下,经过几进几退的反复冲锋后,终因伤亡过重而被迫撤回。次日,再换部队出击,如此三天的轮换出击战斗,桂军不支被迫全部撤退,反攻战斗遂告结束。

  桂军撤走之后,第十九师阵地的压力更大了,连日敌猛扑郭家牌楼之线阵地,狮子桥成为争夺焦点,第一一三团伤亡最大。李觉师长为确保狮子桥,遂令第一一0团和第一一四团各抽一部兵力,加强郭家牌楼守备;令第一一三团团长秦庆武死守狮子桥桥头阵地。此时,敌对狮子桥彼岸桥头堡垒采取了势在必得的猛攻,集中炮火猛轰,从早晨到午后,工事全毁,官兵百余人无一生还者。彼岸屏障既失,桥上的肉搏争夺相持两天,秦庆武团长手执马刀亲身与敌肉搏,最后只剩十余人,全部壮烈牺牲。这一英勇杀敌的事迹,次日上海各报都给以赞扬表彰,蒋介石曾通令全军追赠秦庆武为陆军少将,优予抚恤。
       秦团全部牺牲后,当晚第十九师奉令交防后撤至北新泾镇附近休整三天,将全师整编为一个战斗团,编余干部待命赴湖南接补新兵。第三日蕴藻浜全线撤守大场,情势危急,第十九师刚整编之团奉命开赴大场为预备队。旋大场不守,第十八师溃退,师长朱耀华自杀未死。第十九师奉总司令部薛岳电令,立即撤至昆山附近,利用国防工事担任掩护收容。到达昆山后,以一个不足1500人、已疲惫不堪的步兵团如何完成掩护收容任务,并无明确指示。此时整个上海战役已成全线溃退之势,部队互不相顾,纷纷后退,薛岳已无法掌握,加之原在大场、真如车站、北新泾镇等地的后勤补给、医疗等单位也仓惶后撤,伤病员、溃散部队都夺路奔逃,极其混乱复杂。李觉遂令第五十五旅旅长唐伯寅率全师编余干部由昆山登车经沪杭铁路转浙赣铁路急赴湖南接补新兵。

19师55旅旅长唐伯寅,后担任19师师长

    第十九师从昆山撤至苏州,听说顾祝同长官部从苏州撤走时,对原有国防坚固工事的钥匙竟不知在何人手中保管,无人查问,也无部队可守。薛岳急令第十九师残部撤往杭州,归还第十集团军建制。此时苏州告急,杭州亦吃紧,沪杭铁路的平望已被日军的海军陆战队所截断,只好绕太湖西岸经宜兴、长兴、吴兴(湖州)、武康,兼程前进。

  12月下旬,第十九师残部赶到杭州后,旋杭州亦弃守。刘建绪令第十九师残部经诸暨至新登,担任富春江右岸的守备任务。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4-11 09:49:5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长沙接受日军投降和济南遣俘亲历记

下一篇:亲历湖南国民党军改编为解放军第21兵团——谨以此文纪念湖南和平解放70周年

办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战争纪念网 13723880171

抗战文化研究会 15116420702

抗日战争图书馆 17871969681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抗战文化研究会

抗日战争纪念网

抗日战争图书馆

红色力量传播

抗战研究

微博

抗战研究抖音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战争纪念网.com 主办单位:长沙市抗战文化研究会 技术支持:刘庆为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换成@)

湘公网安备43010402000821号 ICP备案号: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