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日战争图书馆抗战老照片抗战照片综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解读两幅罕见的纪念“七、七、”周年日照片

添加时间:2020-05-15 15:23:29 来源:文/晏欢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一、这张照片是来自美国国家档案馆,由美国14航空队(飞虎队)所拍摄,比较平淡的一幅照片,只有细看背面的文字说明,才会发现几个吸引点,从英文原文直译可以看见美国人也会出乌龙,其实太正常不过了,拍摄者没有责任要十分了解中国的抗战历程和时间节点:

  注意背面文字只提及了三个人,陈纳德、昆明市长(没有姓名只有职称)和白毛衣姑娘。

  “1944年7月7日 中国 昆明

  在一个双七(第七个月的第七日)的场合——这一天是中国人的假日以纪念中国军队在1937年的这一天在上海的卢沟桥奋起抵抗日本侵略。昆明市长站在陈纳德将军身旁,市长先生就向陈纳德将军赠送一个烫金的‘V’字而发表了简短的致辞,为市长做口译的是穿白色毛线衣的姑娘。陈纳德将军受赠后也发表简短讲话,鼓励美国陆军航空兵加强合作。”

  不知道抗战时期7月7日这一天是不是国民政府规定的“假日”?美国人说这一天是中国的Holiday,我真不知道这个历史细节。

  卢沟桥显然不在上海,而是在华北的宛平

  昆明市长(站立者左4)看上去很年轻,中山装,昆明的文史学者一定可以查出他的履历来。(注:网友曾先生已经查明这位昆明市长名叫罗佩荣,国立北京大学政治系毕业)

  站在陈纳德将军身边的就只有这位左4中山装了,1944年时任昆明市长。

  看样貌比较年轻

  照片中四位女性,有一位在快门按下的一刹那回过头看老外或是看领导,不见她的面孔;她这个动作让我想起了今年《三联生活周刊》982期里一篇我有份儿供图的关于陈香梅女士的文章,其中引述陈香梅回忆的一段留下深刻印象,大意是是她参加昆明的一个记者招待会,初见陈纳德将军,“将军轻而易举地赢得了19岁少女的崇拜”;

  照片中四位女性,文中所说的“白毛衣女孩”是左1,左2因回过头看无法知晓她的样貌。

  这次活动担任昆明市长和陈纳德翻译的女孩,没有姓名。

  转过头的女孩会不会是陈香梅?找来那份杂志翻看,陈香梅记忆中的时间是1944年初冬,这个初冬到底是1944年的1月呢还是指12月?初冬一般是指哪个月?

  《三联生活周刊》982 期 132 页

  二、第二幅照片是由美军通信兵照相连所拍摄,时间是一年之后的昆明:

  “1945年7月7日 中国 昆明

  这一群中美两国将领正在检阅中国军队行进通过阅兵台——纪念日本全面入侵中国八周年的集会。左起:美军中国战区副司令道格拉斯 威尔特少将,云南省主席龙云将军,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将军,美军在华作战司令部CCC司令罗伯特麦克鲁少将。”

  拍摄者再往右就不认识了,在此补充:中国陆军副总司令卫立煌将军,第五集团军司令杜聿明将军;

  拍摄者用“左起”来注明人物,却只标注到左4麦克鲁将军为止,左5和左6他们竟然不认识。

  背后的横幅写着:继承先烈精神争取最。。。。(后胜利?);

  还有一个大V字,不知道有没有烫金?也没见陈纳德将军在场;

  台前的横幅是:XX到底打XXX,估计是“抗战到底打到东京”吧,1945年初中印公路通车后,“打到东京去!”似乎已经是宣传攻势中标配标语了,当然最后同盟国还算是实现了这个小目标,没有吹牛太多,至少日本是在东京湾向盟国投降的;

  背景中例牌有孙中山画像和蒋中正、丘吉尔画像;

  最右边框被框进了一位小女孩的半边脸,这有可能是杜聿明的长女杜致礼(实不敢妄定),为什么这样猜测呢?因为前些年在微博上曾流传一幅杜聿明带女儿参加类似场合的照片,一时无法找出来,原来的微博号早已被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根据长相和年龄,她很可能是杜致礼,她当时好像还担任了一个昆明童子女军的什么职务吧,依稀记得。如果这是她的话,她就是未来的杨振宁博士夫人。

  四位中国将领胸前都挂满了勋章,我这个勋章盲也不认识,这图贴出来后自然会有专家达人一一辨认出来;(注:已经有达人说很少见到卫立煌将军佩戴青天白日勋章的照片,谢谢恐龙!如此看来,何应钦将军也佩戴的是青天白日勋章了。)

  胸前挂满了各种勋章的中国将领

  一个多月后,日本投降,抗战胜利;三个月后,杜聿明奉命“解决”龙云,武力之下,把龙云“请”下五华山,裸身去了重庆,中央军和滇军结下了更深的恩怨。

  龙云龙主席

  而9月9日日本在南京向中华民国正式投降签字仪式上,照片中何应钦正是代表中国的受降主官,麦克鲁也出现在南京受降仪式现场;

  何“婆婆”何应钦陆军总司令,胸前佩戴有“阅兵官”条带。

  一年后,杜聿明走马上任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中将司令长官;二年后,卫立煌走马上任新成立的东北“剿匪”总司令部上将司令,击鼓传花,东北之锅最后甩给卫司令长官来背。

  陕北乡党“米脂杜”杜聿明司令长官

  1948年秋长春守城部队之一的曾泽生滇军60军率先反水,导致中央军嫡系新七军全军投诚,东北坍塌就此开始。

  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上将,胸前有“阅兵官”的佩带。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7pBoq8xnIMqm3LXidtniTQ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罕见的抗战腾冲抗疫影像
下一篇:七十五年前中美共战日寇同抗瘟疫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5-15 15:42:15

抗战照片综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