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照片综合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十九路军抗日阵亡将士追悼大会影像全宗(上)

添加时间:2020-04-23 14:33:51 来源:邓伟霖,陈重阳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前言

  1932年5月28日,在苏州城内,十九路军举行追悼会,以纪念“一·二八”淞沪抗战中阵亡袍泽。当时出版《天津商报画刊·追悼阵亡将士大会专号》中,刊登一篇名为《壮烈哀荣之追悼会》短文,内称:

  “二十年来,国内战争频仍,只是自相砍杀,惟十九路军【注:当然包括第五军及其他参战部队】,淞沪抗日一役,誓死守土,忠勇之气,震铄金古,此为吾国军队,最有意义,最有价值之一役。国内几次战争,死亡者何可胜数,然淞沪抗日一役之阵亡将士,则其死为最光荣,最名贵,死有重于泰山,此类是矣。以肉弹抵御凶暴之坦克车,血肉狼藉,何其烈也。

  抗日一役,为最有意义最有价值之战争,因抗日而阵亡之将士,为最光荣最名贵之牺牲者。故此次苏州所开之抗日阵亡将士追悼大会,亦为自有追悼会以来,最壮烈,最哀荣,最伟大,最正当者,宜乎八表云昏,万人泪咽,为民国二十年来空前未有之盛会也”

  短短200来字中竟出现12个“最”字,可见作者对十九路军抗战赞美之热烈。联系当时环境,其实这是全社会普遍心声。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没人能想到中国军人竟然敢奋起反击日本侵略,且愈战愈勇,使得日本狼狈地一次次增援兵力,一次次更换主帅。

  尽管最后十九路军因战线过长,后援不及,最终退守二线,但任何人都看得出,日本实有些“胜之不武”味道。对于十九路军,不啻国人感动,连西方列强亦刮目相看,并且予以极高关注。

  1932年5月28日,备极哀荣追悼会在苏州展开,中外媒体纷纷拍摄录像,保存这一历史性时刻。然而时至2014年,新闻报道称上海影资料馆公布两段当时的录像,一段来源于中华书局编辑所所长舒新城本人拍摄的2分钟版,一份源于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拍摄的8分钟版。然而目前网上能够找到仅有一份49秒舒新城版及来自百代电影公司拍摄的1分32秒版。此外,相关专题文章似乎并没有人叙述。在当时算是世界瞩目的一场“壮烈哀荣之追悼会”,如今竟只剩下一段浮光掠影。幸运的是,正由于它曾是社会新闻焦点,现场拍摄了不少照片,刊登在不同画刊中,并且亦有颇为详细报道。

  本文穷尽个人所能,用多张图片,对这一追悼会作一拼图式纪实回顾。

  《天津商报画刊·追悼阵亡将士大会专号》

  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者进攻上海,十九路军奋起反击,“一·二八”淞沪战争由此爆发。十九路军与随后支援第五军及各地民众,投入到捍卫领土主权与民族尊严的神圣战争中。战斗历时33天,十九路军等因后援不及无奈退守二线,政治谈判随之展开。5月5日,中日双方签订停战协定,两军撤出战区,沪战至此画上句号。

  然而,东三省不仅没有收复,相反日本扶持傀儡政权却已开张大吉,华北战云密布。因此对十九路军而言,战争并未远去。国内政争频仍、国际上弱肉强食,如时任十九路军总指挥部参谋处参谋兼伤兵管理委员会主任詹宝光在《怎样来追悼我们的战士》一文中所感叹:“沪战内外因并没有随停战协定签订而消灭,因而“第二第三······次之战祸,随时都有一触即发之可能!”,他呼吁“后死的战士们”,要认清这一点,“坚定地踏实脚步跟随烈士的鲜红血迹前进!反抗敌人第二第三次之侵略来临!”。召开阵亡将士追悼会,不仅是对血洒淞沪亲人、弟兄寄托哀思,更是一种呼吁团结、坚定方向呐喊。

  战后,十九路军暂驻苏州。
  5月7日,十九路军在昆山召开高级军官会议。会议主席、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认为,此次淞沪抗敌,我忠勇将士,卫国牺牲者甚多,为“惓念忠魂,怆怀部曲,并为鼓励来者起见”,决定于5月20日在苏州举行追悼会,定名为“十九路军抗日阵亡将士追悼会”,限期两星期内完成筹备。
  5月8日,十九路总部编纂处全体职员徐名鸿、萧蔚民、陈小航、刘侠任,及十九路三师各派协助人员田笠增、林枢、林培,共同来苏州筹备。
  作为蔡廷锴得力助手、十九路军总部秘书长,徐名鸿到苏州后,在五卅公园图书馆二楼成立筹备处。以往苏州所办大型追悼会,均在苏州公共体育场举行,而公园与体育场东西对峙,中间只隔着一条五卅路,交通极为便利。从历史渊源来说,这条马路以纪念几年前爆发的著名反对帝国主义爱国运动为名,与此次追悼会形成一种象征巧合与承继:后人踏着前人走过的路前进,为民族独立而斗争而流血。此次追悼会一条广为流传口号,又正是“未死同胞要踏着血路前进!”

  五卅公园内苏州图书馆

  5月9日,筹备处开了第一次筹备会议,会上推定了徐名鸿为筹备主任,并划分了各科职责及人员:

  (1)总务萧蔚民,会计黄日三,文书杨重友,收发倪宏公,司书李基祥、刘立昌,庶务胡超伦

  (2)宣传科长刘侠任,编辑陈小航,演讲林培,艺术彭朋鹏,通讯刘侠任(兼)

  (3)交通科长田笠增,科员陆道孚、汤鸿庠,林枢(兼)

  (4)布置科长林枢,干事郭强、陆道孚(兼)、田笠增(兼)

  (5)会场交通、纠察及筹备期间杂务由童子军负责

  此外,追悼会所展示美术宣传品,如口号、标语等,由苏州美专及各师党部宣传人员担任。所有刊物,如阵亡将士录、会刊、追悼特刊、高级将领写真集、阵亡将士遗像及传略等,都由编辑股长陈小航担任。

  罗稷南

  陈小航即著名翻译家罗稷南。共产党员。北伐时他在十九路前身第十师政治部任宣传科长。1933年代表十九路与红军签订了《反日反蒋初步协定》。1957年曾胆大包天问毛泽东“假如鲁迅活着会怎样”话题。

  祭奠原拟定20日举行,但参会各界代表纷纷表示20日过于匆忙,挽品尚未备好,因此纷纷致电蒋光鼐、蔡廷锴要求推迟一点时间。蔡廷锴不愿张扬铺张,但蒋光鼐在上海受到各界人士请求,群情高涨,十分感动,故决定延期至28日举行,刚好作为战争爆发4个月纪念。同时追悼会更名为“淞沪抗日阵亡将士追悼大会”,以此告慰在此次战争中同样付出牺牲的友军。

  5月19日,国民政府行政院即向全国颁发皓电,内称:“第十九路军定于本月二十八日在苏州举行追悼淞沪抗日阵亡将士大会,是日全国应一律下半旗一天,以志哀悼,仰即饬属一体遵照”。

  此后,各方挽联唁电源源不绝寄来苏州之外,陆续来苏州参加祭奠还有各界参会人士。由于人实在太多,筹备处将苏州公园东斋西亭、图书馆各室作为临时招待处,还租新苏饭店作为代表们住所。

  5月26日,蒋光鼐、蔡廷锴等先后抵达苏州。当晚发出通令宣布苏州自27日起戒严三天。

  5月27日下午4时25分,孔祥熙、段锡朋、李济深、居正、方觉慧、焦易堂、陈仪等南京首都各机关团体、各军驻京办事处代表四百余人、抵达苏州。这些高官名流乘坐包厢不同的是,普通参会代表拥挤在一节节车厢中。舒新城受朋友盛成【七十八师一五六旅随营义勇军组织科科长】邀请,亦于当日下午从沪来苏。从他描述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车厢中挤迫人群以及那同样稠密的悲风愁云:

  “拥挤自然是我们想像得到的。但在未上车以前,以为离开车时间这样早,头二等车中得不着一席地,三等车总可以占据一个座位。不料跟着脚夫走遍所有车厢,不独无处可坐,即立也无地可立。正在无可如何时候,适逢旁边厕所开了门,我们也不管什么卫生不卫生,将几件随身东西放进去,劝且立下,冀图徐寻去处。不料后来人们潮一般涌进,就是这一隙地也挤得水泄不通。等到车开的时候,连车顶上都是人。···车外雨声,加厚车内沉痛空气,而兴奋叹息声中,更夹着无限凄凉。这自然是悼惜国殇,同时也是痛恨自己:因为‘爱国有心,救国无方’,是我们老百姓共同心理,眼看到四千余健儿死于沙场,终难救起国家危亡,扪心自问,谁都会内疚自己平日无准备,不尽责任啊!”
  5月27日苏州,烟雨朦胧。记者若谷【应为笔名】自下苏州车站,就赶到苏州公园。街道上都是横幅标语。白布黑字上的“为阵亡将士复仇”、“为殉难同胞复仇”,使其“触目惊心,发人深思”。走在前往会场五卅路上,他看到悬挂布条挽联因为雨水浸湿而字迹模糊。来到会场祭台中,童子军们正忙着悬挂祭台中挽联。年轻而活泼的童子军拉着若谷帮忙,若谷手中拿着是冯玉祥所书挽联:“头可断,身可杀,民族斗争不可屈。将非骄,卒非惰,外交妥协岂非忧”……时大雨如注,雨点从芦蓆棚空隙中滴下,恰巧滴在了“憂”【“忧”繁体字】的“心”部,犹如泪痕一般,若谷脑海中浮现出了“凄风苦雨哭英豪”句子出来。

  五卅路上,童子军们正悬挂挽联。童子军背负斗笠,而挽联乱飘,可见天气不好。图中童子军手持的挽联由六十一师一二二旅第五团团长黄镇敬挽。

  5月28日,雨水停下,然乌云密布,似乎在酝酿着一种克制的哀愤。


  当天的苏州街头,各商店都下半旗以致哀。路上某团体手持“为国而死虽死犹荣”的标语游行。

  

  是日早上,各团体纷纷前往会场。图为女童子军们正列队出发会场


  宪兵团体赴会致祭,最前排两位战士手执“世界景仰”标语,致敬阵亡将士。  

  沪战爆发之初,正值十九路军七十八师一五六旅与宪兵第六团交接防地之时,但宪兵毅然参战,与十九路军共同在闸北抗击日军。后面悬挂于路中间的巨幅标语漫画,虽经雨水浸湿而字迹模糊,但仍可见写着“踏着先烈的血路去解放···”等的字样。


  这是由法国百代电影公司摄制的新闻录像截图。

  图为十九路军战士在五卅路上前往会场,每位战士的步枪都系上了一面写有抗日标语的彩色小旗子。此图可见该副标语下面是一幅画着战士抗击日军的漫画。

  是日,苏州城布置森严,追悼会总指挥由一五六旅旅长翁照垣担任,担任保安工作指挥官则是公安局长茅乃功、税警团代表邓文炯。各地警戒及纠察布置如下:

  (1)苏州公园内会场十字路口祭台周围后面巷内一带,由军队担任

  (2)新民桥、广济桥、昌门大街、金门景德路、观前街至会场,及平门平门路、护龙街至会场,由公安局担任,并由公安局派二十名警察担任会场西面警戒。

  (3)新民街至车站、车站至平门,由商团担任。

  (4)宪兵第一团派兵一百六十人担任车站及各旅社附近警戒及巡查。

  (5)六十师派步兵二连增加花园饭店及五卅路一带警戒。

  (6)童子军担任交通指挥及会场中引导、纠察事宜。

  (7)临时预备队由十九路总部卫士队担任。

  可见,从车站一直至会场中心,警戒级别是越来越高。这不仅是因为有来自中央政要,还有月前韩国爱国志士尹奉吉投弹炸死日本陆军大将白川义则,十九路军唯恐日本极端分子照版破坏,因此严密戒备。

  苏州吴县公安局长茅乃功

  会场在苏州公共体育场,可容纳数百人大型主祭台,长十余丈,有三座牌楼。

  牌坊最上方,悬挂着蒋介石所书“碧血长留”题词,下为蒋介石赠送“光我华族”匾额,中央是巨幅白布横额,上书“淞沪抗日阵亡将士追悼大会”。两旁是两幅对联,一副为“生作干城,死为雄鬼”,另一幅是“英灵不泯,浩气长存”,每个字足有五尺大。整个主祭台还挂了数十盏电灯。

  这些电灯在夜晚整夜亮起,晚舒新城从住处远望会场灯光时写下:“三十四日的枪炮声音,四千余人模糊血肉,百万民众劫后惨状,十数万万损失数字,都一一涌现于脑海之中,此时心绪不知是悲是愤,是苦是恨;只黯然无语地凝视电灯——初尚辨认其是电灯,后则只感到它是一团红光,俨然如闸北焚烧的火焰,我们的心全部已完全为凄凉之感所罩笼,再无暇想及街市夜景”……

  主祭台的正面,此时台上已站满了瞻仰烈士的民众。左边是各界民众的区域,右边是军人区域,设置了通向主祭台的栏杆走廊,摄影师拍摄所处位置,正是在中心的指挥台上。


  侧面看主祭台

  指挥台正面,翁照垣在指挥会务。可见不少摄影师在此设置高脚架,以拍摄好镜头。


  会场总指挥翁照垣

  十九路军列队进入会场。门旁左边童子军在登记来宾信息,另有些童子军在维持秩序。车夫们拉着来宾陆续前来。事前得到大会证章的人才能进入会场,佩戴黄绸素带的来宾才能上主祭台。没有得到证章的民众,仍环绕在会场外边观看,总数不下三五万人。


   一五六旅六团三营八连即跨进会场大门瞬间。

      据时人记述,门口处有一挽联,就是一五六旅第六团团长张君嵩所书:“是国家柱石,是民族先锋,气吞倭寇,神勇远震全世界!为正义牺牲,为和平奋斗,血溅沪野,忠魂长绕大江南!”张团长深有感触,因为正是第六团在闸北打响了反击日军的第一枪。


  十九路军战士

  此处百代公司给了一个十九路军战士一个特写镜头,斯诺对十九路军士兵的观察描述:“他们虽然一般比日本兵个子高些,但在体格、装备和训练方面都不如日本兵。他们看起来更象假日学生,而不是开赴战场士兵。有些只是十五六岁孩子,身子单薄。他们制服是最廉价布料。虽然时令仲冬,许多人还穿着短裤,而且没有大衣···”正是这些“放假的学生”,为中华民族增添了一页光荣历史。


  苏州女子中学学生01


  苏州女子中学学生02

  苏州女子中学学生团体列队进场,走在最前面学生们手持标语、旗帜,神情严肃凝重。她们“一律白衣短裙,臂缠黑纱,美目妙盻”,她们是挽歌队,将为阵亡烈士献上一曲凄怆的挽歌。


  会场中的军人

  前排是军官群体,站得有点乱,应是大会开始前。后面横排是十九路军士兵,远处可见会场的侧门,以及环绕遍布会场各界挽联,时人描述:“会场四周,预支竹架,遍悬挽联,其数之多,不可胜计,苟首尾相衔,引而伸之,足可直达车站”。

  据记者程小青记述,当时“第五军之官兵衣黄呢制服,整齐严肃,而躯干彪伟,精神饱满。十九路军则青灰布服,短裤露膝,背着光荣受人崇拜之十九路军战笠。广东士兵身材虽较短小,而勇健活泼,实足表示我中华民族之国魂。记者行径其旁,为之血沸神动;非特一变曩昔因厌恶内战而连带厌恶兵士之心理,且欲向此卫国爱民之神圣战士而顶礼膜拜之也!”


  十九路军官兵01


  十九路军官兵02


  十九路军官兵03


  群众团体铁血军代表:孙斌。

  (编后语:)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是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的一支部队,因一·二八事变和福建事变而闻名,前身是粤军第一师第四团。1926年由粤军第一师改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在1930年中原大战中助蒋介石击败冯玉祥、阎锡山,番号改为十九路军,由蒋光鼐为总指挥,蔡廷锴为军长。十九路军在北伐战争、中原大战和一二八淞沪抗战时期战斗力极为强悍,是中国战斗力最强的军队之一,被誉为“铁军”。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全面抗战开始后,中国的大后方——重庆钢铁厂
下一篇:十九路军抗日阵亡将士追悼大会影像全宗(下)

责任编辑:李艳萍
最后更新:2020-04-23 17:24:12

抗战照片综合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