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亲历者口述和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亲历者口述战争”系列之一:战斗英雄郭兴的抗战传奇故事

添加时间:2019-08-10 10:44:45 来源:搜狐网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人物小传:郭兴,1924年出生,1940年参加革命,电影《平原游击队》中李向阳原型之一,著名抗日英雄。抗日战争中,他率领的武工队被晋冀鲁豫军区授予“郭兴模范武工队”称号,个人被太行军区授予“一级杀敌英雄”称号。他组织指挥过大小战斗100余次,获抗日战争勋章、解放战争勋章、抗美援朝“自由独立勋章”,历任营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师长,北疆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1986年离休,2014年荣获“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提起敌后武工队,很多人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电影《平原游击队》,想起那位智勇双全、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抗日英雄李向阳。我不是李向阳,电影中的李向阳使双枪,那是百发百中。我没那么厉害,我也就是10发7中吧!这在当时已经被叫做‘神枪手’啦!李向阳毕竟是电影人物。但电影《平原游击队》中部分抗日故事确实与我的经历很相似。

  我叫郭兴,1924年出生在河南省辉县市高庄乡一个农民家庭,从小立志要当一名教书先生。1938年,日军在我的家乡实行‘三光政策’,杀人放火很厉害。80年过去了,日军的暴行像刀刻般印在我的记忆中,现在想起来仍像发生在昨天。我对日本鬼子特别仇恨,不仅是我,我们村里人都特别痛恨日本鬼子。

  1940年的一天,参加百团大战的一支八路军队伍路过我的家乡,对乡亲们宣传抗日。我瞒着父母,与同乡的15名年轻人一起报名参军。但是指导员只要他们却不肯要我,因为我还没有枪高,这让满腔热血的我不能接受。我跟着队伍跑了一晚上,等到指导员发现的时候,已经从河南到了山西。由于队伍还要继续前进,指导员只好把我托付给当地县政府,被分到山西省平顺县抗日政府当通信员。我读过几年书,又很聪明机智,不到17岁就当上了当地公安队的队长,带领着60多人的公安队伍。之后不久,太行五分区司令员皮定均发现我比较能干,就把我调到了身边。

  1941年,日军在华北地区集结重兵,推行强化治安运动,不断蚕食、扫荡,华北各抗日根据地的局面开始恶化。为扭转此不利局面,从1941年夏,华北八路军针锋相对,各部队先后派出武装工作队团、武装宣传队和成建制的小分队,分赴日本占领区的后方,宣传民众,镇压汉奸,破坏日伪的“治安计划”和重要军事设施、物资,争取和瓦解日伪军,有效地配合正面作战和游击战争的开展,中国中央北方局将其统一称为武装工作队,简称“武工队”。

  勇夺敌枪 首战告捷

  1942年1月,皮定均司令员派我当太行军区五分区武工队队长,到敌后开展斗争。皮司令员给我分了1个班长、2个战士,配发了2支步枪、5发子弹和8颗手榴弹,并下达“作战指标”:半年内组建起七八十人的小连队;一年内消灭105个敌人,其中必须包括5个日本军人;一年内缴回100条步枪和2挺机关枪。我对完成这个“指标”充满信心,当即立下了军令状。

  刚开始的几天,我并不知道如何开展工作,只是带着3名战士到处东躲西藏,最后没有办法,在班长的家里暂时住了下来,夜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对4个人3把枪如何开展工作感到茫然无措,思来想去终于想通了,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从敌人的手里夺枪,有了枪,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说来凑巧,第二天清晨,我还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班长的弟弟说来了3个兵,我马上爬了起来问道:三个兵背了枪没有?班长弟弟说:都背了枪。头一次与敌人正面交手,我心中不免紧张,但转念一想,夺枪是皮司令员交下来的任务,害怕也得干。

  我来到3个伪军吃饭的那个房间,班长和一个战士把住东西两个门,我到门口一看,那三个伪军正抱着枪端着碗吃饭,于是把怀里的枪一掏,冲进屋子大喊一声“举起手来”。伪军班长反应很快,随手抓起怀中的步枪,刚要扣扳机,2个战士冲过来,三下五除二把枪夺下来,另外2个伪军看到这个样子,马上把枪扔了。这次短兵相接,我和3个战士弄了三支枪,100多发子弹,首战告捷。后面的行动也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杀鬼子、除汉奸、袭火车、炸炮楼、扒铁路、毁桥梁,打了许多漂亮仗,打出了武工队的威风。

  奇袭敌营 名声初显

  当武工队长大半年的光景,我们抓住并教育了汉奸30多人,抓到汪精卫的伪军并送到根据地的有20多个。我向皮司令立下的军令状眼看就要到一年的期限,此时队伍组建起来了,枪械也缴回来了,可消灭5个日军的目标还远远没有完成。由于害怕遭到袭击,日军往往是百余人一起出城“扫荡”,相对比较弱小的武工队不敢贸然进攻。我有些按捺不住了:“冲进城去,杀他几个!”为了成功进城袭击,我利用几个月的时间学习日语,以便遇到日本兵的时候能镇定交流。

  12月的一天中午,我找了套缴获的日军军服穿在身上,化装成小队长,2个战士化装成日本兵,又跟太行独立49团借了3匹马,一行3人杀向当时日军占领的河北省永年县县城。

  到了西城门,站岗的日本兵打了一个立正。我二话没说,叭叭两枪,打死了一个日本兵。对面两个伪军在那站岗,看到日本小队长把日本兵枪毙了,还很疑惑着,被我2名队员分别打死,我们骑马向东城门跑去。枪一响城里已经乱了套,我们趁着混乱见到日本兵就射击,一路到了东门,有2个日本兵在站岗,一个日本兵问,怎么城里打枪了,话音还没落,我抬手两枪,结束了这2个日军的性命,然后策马出了城。

  我们跑出30多里路,鬼子才意识到游击队化装进城了,十几匹马追出来,但我们已经到达太行山的边上。三天后,从军分区得到消息,奇袭永安县一共打死日本兵3人,打伤5人。这是我带队第一次与日本鬼子正面交锋,也正是从这个时候起,我和我的武工队名声流传了开来。

  智勇双全 火烧粮仓

  《平原游击队》中,李向阳带领3个队员火烧敌人粮仓的故事让观众大呼过瘾,这是电影中最完整的我本人的故事,唯一有一点出入的是电影里打死的是一个伪军队长的爹,我打死的是伪军队长的叔叔。

  1943年夏天,日军在太平洋战事已出现节节败退的局面。为供给前方,河南的日军、伪军倾巢出动,麦收之后,在我敌后武工队所在地区,采取巧取豪夺的方式,搜刮了10万多斤粮食,堆放在辉县县城南关的一个大院内,准备运往新乡大本营和敌军作战前方。这时,武工队接到上级命令,不能让敌人运走一粒粮食。

  我伪装的办法又一次派上了用场。我和3名队员乔装成新乡来辉县的日军宪兵队,赶着一辆装满柴草的马车,柴草下藏着煤油和手榴弹,大摇大摆地进了南关街。

  车到粮仓门口,一个伪军跑出来,拦着不让进。我满脸怒气地从马车上跳下来,嘴里“八格牙鲁”地骂着,抬手就要给他个耳光。随行的两个队员连推带拉,将该伪军架到门旁的一间房里,一刀便结果了他的性命。进了大院,有七、八个伪军正光着膀子乘凉。我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日语,一个队员“翻译”说:“太君让你们集合。”伪军站好队后,我又是一顿日语,那个队员指着一个空屋子,又“翻译”说:“太君让你们到那里休息。”这帮伪军也没有多想,列着队就进了屋。我随即将门一锁,然后带着队员们飞快地冲进粮仓,将手榴弹插在粮袋中间,柴草堆在粮袋周围,到处都泼上煤油,最后一把大火点着了粮仓。不一会,粮仓上空就冒起了滚滚浓烟,日军粮仓变成一片火海。

  前来救火的敌人来得倒是挺快,可粮仓内的手榴弹不断爆炸,别说救火,敌人都不敢靠近,只能眼睁睁看着军粮被烧光。

  为了躲避前来救火的日军,武工队员们分散撤离。我翻墙跳入一个宅院,院内有个老头儿先是一惊,但见我穿着皇军衣服,随即点头哈腰,满脸谄笑,我看到这幅嘴脸心生厌恶。为了伪装自己以便混出敌人的领地,我掏出枪,命令老头儿把衣服脱下来跟自己换。就在我换衣服的时候,那老头儿撒腿就往外跑。我见状感觉不对劲,一把把他拉回屋里,看见墙上挂着伪军四大队队长秦守英的照片,一问原来这老头是秦守英的叔叔,眼下是想跑出去给敌人报信儿。面对敌人我毫不手软,一枪就把他处决了。

  巧妙诱敌 威震太行

  1943年8月,八路军一二九师发动了一场战役,重点打击占领河南省林县和辉县北部的日伪军。在战斗过程中,伪军某部被我军包围,陷入重重困境,于是向上级请求支援。辉县城内的一百多名伪军得到命令后连夜赶去增援。为截断增援部队,防止敌人反扑,我受上级命令牵制这股前去支援的伪军,打破敌军的增援计划。

  是夜月黑星稀,我带着6名队员潜伏进增援伪军必经之路一侧的玉米地里,而不远处则是一个日军的炮楼。我们所处的位置非常不利,一侧是日军炮楼,一侧是即将到来的伪军增援部队,一旦开战,我带的武工队必然两面受敌。不远处已传来敌人杂乱的脚步声,打是打不过,但任务必须完成,这可如何是好,我正在思索对策,一名队员靠过来低声说道:“他们人太多了!要是咱们的大部队在这里就好了。”“大部队?”我灵机一动,“对,我们有大部队!”我回头看了看不远处日军的炮楼,迅速制定作战计划:全队分4人和3人两个小组,4人组从增援伪军的位置向日军炮楼打,3人组从炮楼位置向增援伪军方向开火,这样两边的敌人接上头,他们就会互相认为对方是敌人。

  几分钟后,待最后一排伪军走过去,我压低声音喊道:“打!”7个人分别向两个方向的敌人开火。突如其来的枪声一下让路上的伪军连滚带爬地躲进玉米地。与此同时,日军炮楼上也枪声大作,两边都被迫开始还击,正中圈套。看到敌人双方接上了火,队员们紧随我悄悄撤离了。敌军双方一直打到天亮才停下来,但这个时候被围困的伪军早已被八路军全部消灭。

  在这之后,我带领的武工队越战越勇,在飞驰的火车上抓鬼子、深入敌巢抓“舌头”、夜炸洋桥、火烧城隍庙、西王庄截粮、智擒汉奸“贾大头”等都是我们武工队的杰作。我勇斗顽敌的事迹传遍了太行山的村村寨寨。当时群众中流传着“郭兴武工队,伪军见了求饶,鬼子见了害怕”、“郭兴今夜要谁的命,等不到五更天”等许多夸奖武工队的顺口溜。

  1947年元旦,刘伯承任司令员、邓小平任政委的晋冀鲁豫军区发表通令,嘉奖我率领的武工队为“模范武工队”。中共太行山地委号召边沿各县开展“郭兴运动”。新华社记者朱穆之随武工队采访,写了长篇通讯《人民的旗帜——记太行群英会郭兴模范武工队》。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又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最后驻守新疆。“抗日烽火起太行,援朝横跨鸭绿江。旌旗挥动天山雪,饮马黄河弓自张。”这是我自题的一首诗,也是我戎马一生的真实写照。

  十四年的抗战,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日战争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我16岁参加抗日队伍,几名亲人被这场战争夺去了生命,一同参军的15位同乡到抗战结束牺牲了13位,每次想起抗战的烽火岁月,我总是不禁心潮澎湃。

  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是习主席站在历史、现实和未来的交汇点,对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作出的这一哲学概括,也是抗战带给我们的深刻启示!

原文地址:http://www.sohu.com/a/247296539_743128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追忆“胜利日” 抗战时期当过儿童团员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亲历者口述和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