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亲历者口述和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老兵口述:一段秘密打入日军内部的传奇经历

添加时间:2019-08-09 09:55:35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编者按:

  波澜壮阔的抗日战争是一场伟大的人民战争,中国人民以气吞山河的豪迈气概书写了中华民族的英雄史。在这幅雄浑壮阔的历史画卷上,有许多生动感人但却鲜为人知的故事,它们共同折射出中华民族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我们组织相关研究机构、历史博物馆的专家、学者以及抗战亲历者,就一个人、一件事、一个物品,讲述不一样的抗战故事,以此铭记那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日军参谋长、宪兵队长信任我,四大特务机关争相拉拢我,又加入青红帮,作为一名“日本特务”,我的名声越来越大。这为我刺探日军更重要的情报创造了条件。可就在这时,军区通知我有人叛变了……

  老兵档案:

  罗国范,原名郭善堂,山东省莱芜市莱城区高庄街道石棚村人,1919年5月出生,1938年1月入伍,1938年6月入党。曾任八路军山东游击队第四支队募集队长、武工队指导员、鲁中南军政保卫部科长、北京军区政治部联络部副部长等职。抗战时期受我党秘密派遣打入日军内部,隐姓埋名、深入虎穴,几度出生入死,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光荣任务。

  1941年秋,日本鬼子对我根据地的“扫荡”愈加残酷。有一天,鲁中军区敌工部部长王芳让他的警卫员刘寿山把我叫到他住处,说要分派新任务。王部长对我说:“小郭,组织上安排你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演‘魔鬼’,就是打入敌人内部,为我们做好反‘扫荡’斗争提供情报。这个‘魔鬼’不好演,第一个,周围都是金钱、美女,环境复杂得很。第二个,希望你坚持原则,保持共产党员本色,永远不能变质。第三个,你演‘魔鬼’演好了,老百姓要骂你、打你,演不好敌人就要杀你的头。”还说,“只有罗司令员、军区政治部周主任、军区组织部侯部长和我四人知道你这个事。我们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就会证明你的真实身份和这段历史。你准备一下,尽快出征。”

  就这样,我从八路军“郭善堂”变成了良民“林洪洲”,经莱芜辗转到了泰安,通过朋友关系在泰安浅石洋行做了一名职员。这家洋行由日本陆军退伍军曹浅石开办,其实是日军的特务机关掩护点。浅石的中国话讲得非常好,他是个“中国通”,在他面前可不能露出半点儿破绽。靠着东奔西跑、机灵勤快的表现,我很快赢得了浅石的好感。一天,他给了我两包烟,说:“你有没有听说过八路军的活动?”我装作胆小怕事的样子说:“没有没有!八路军的事我可一点儿都不知道。”“你不要害怕。以后你如果了解到八路军的活动,我会奖赏你。”我假装答应了他。不久,我把一张组织上特地提供给我的根据地的《大众日报》交给了浅石。他大为高兴。

  就这样,我逐步赢得了浅石的信任。他领着我去济南面见了日军驻山东部队少将参谋长山田,并充当了我们之间的翻译。听完浅石对我的介绍,山田很高兴,给了我好多东西,有衬衣、刮胡刀、钢笔、香烟等,放在一个大纸箱里,纸箱上用中文写着“大日本军山东部队参谋部山田参谋长”,其余都是日文,浅石念了一遍,说:“上面写的是‘今派特高人员林洪洲前往各地了解情况,希望各地驻军协助,对所携带物资免予检查,如需要检查报到参谋部批准。’写这些,是为你的活动提供方便。山田参谋长让你用这些东西到根据地找关系、交朋友,搜集共产党八路军的情况。”实际上,山田不了解情况,这些东西,别说在解放区,就是在日本兵那里,都算得上是紧俏物资。要是有人在解放区用这些东西,不就暴露了吗?

  回到根据地后,我把东西都交给了王芳部长。王部长跟我说:“你先吊吊敌人的胃口,慢慢来。过一段时间再回去向敌人报告,就说跟一个因为贪污跑到八路军那儿的国民党51军的军官交上了朋友。”就这样,我走好了潜伏的第一步,站稳了脚跟。

  日本鬼子也不是吃干饭的,不给他情报,凭什么取得他们的信任啊?但我提供给他们的情报,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最重要的是不能对根据地军民造成危害。有一次,经组织同意,我向山田透露:“共产党在山东生活极端困难,正在搞大生产运动。”不久后,《大众日报》刊登了该报道,我再拿着报纸向山田汇报,证明“林洪洲”这个“日本特务”不仅很能干而且很忠实。

  敌人对我越来越信任,开始给我布置更为机密和重要的任务。这倒给了我刺探敌人重要情报的好机会。有一次,我被带到戒备森严的日军参谋部作战室,山田派我去了解八路军泰宁军分区兵力情况。作战室里的地图和山田的吩咐表明,日军将在15至20天内“扫荡”根据地。在作战室里,我仔细观察每一个细节。那时候没有照相机,全凭脑子记,回来以后赶紧写下来,向组织报告。后来,根据这些情报,根据地提前做好战斗准备,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

  想获取更多有价值的情报,就需要广交朋友。济南日本宪兵队的山本队长得知参谋长山田信任我,便请我吃饭,希望我也能为他所用。就这样,我跟日本宪兵队建立了联系。而山本的举动,又引来泺源公馆、梅花公馆、鲁仁公馆、南新公馆这四家有名的日本特务机关的效仿。四大特务机关争相拉拢我,都给我发了特工证。在泰安,我还参加了青红帮。青红帮里边有伪军官、警察局长、保安队长、商人等,三教九流,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的人聚集在帮会里。我觉得,加入这些组织,对收集情报、掩护自己,都是有益的。

  作为一名“日本特务”,我的名声越来越大。为了工作方便,组织上把根据地敌工部的马法尊干事派来做我的交通员。后来,我们又发展了几位同志,形成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可就在这时,军区通知我:“刘寿山叛变了,你要提高警惕。”

  在敌区搞情报工作,最大的危险就是叛徒。刘寿山曾是王芳的警卫员,我们彼此很熟悉,这也正是问题的严重所在。

  如何应对?

  这是我潜伏以来遇到的最危险、最伤脑筋的一件事。

  一天晚上,我正在茶馆跟一名日本宪兵喝茶,刘寿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故作惊讶地说:“小刘啊,你在这儿干嘛呢?这样吧,我现在不方便,你明天上午到广胜泉澡堂里来找我,对跑堂的说找王先生。”那个澡堂子我很熟,提前我作了安排。经过了解,他是去找人的,不是去抓人的。但我还是很紧张,开始琢磨如何处置他。

  过了一段时间,刘寿山突然找上门来了。我吃了一惊,问他:“你怎么找到的?”他又羡慕又不满地说:“谁不知道你林洪洲啊!日本大特务,有头有脸的人都认识你。”

  一听此话,我也顺势拉开了腔。“那是!从济南到泰安、大汶口,人们谁不知我林洪洲。在八路那边成天吃窝窝头,皇军还整天“扫荡”。现在咱日子多美。来跟着我干吧!”

  “干!”刘寿山叫道,“我要在日本人面前立一功。宁阳有八路军贸易局,采购物资往根据地运。我们请日本人夜里去,一定能抓活的。”

  我马上接过话:“我派人,今天晚上就去!”心里不禁咒骂这个该死的叛徒。

  我和行动小组的同志商量好,晚上一人一把手枪一把匕首,跟随刘寿山出去,半路上捅死他。谁知这个胆小鬼到了晚上死活不愿走了。我们真想拥上去拔刀就刺,但为了安全还是忍住了。

  做梦都想发财的刘寿山却忍耐不住。几天后又来找我,说自己没钱结婚,要弄点钱花。我一听,计上心来,对他说:“小刘,这个事好办。你印一些红帖写上各家商号,给商会的杨之辉会长,就说是我林洪洲的表弟,是日军警备队宾野队长的特务,请他给你发出去。这样哪个商号敢不给你凑钱啊?!”他听后喜滋滋地去照办了。

  几天后,商会杨会长问我:“林先生,你表弟要结婚,有没有这回事?”“胡说八道,我没有这个表弟。”我说,“你把这个帖子送给宾野队长,问问他有没有这个特务。”宾野有个特点,最讨厌汉奸、特务在他的领地内,瞒着他用他的招牌敲诈勒索,而且是见一个杀一个。

  商会会长把帖子给了宾野,问:“林洪洲让我问您有一个叫刘寿山的特务吗?这个姓刘的正在到处让我们捐钱。”宾野气得拍了桌子:“八格牙路,我没有这个特务!”很快,宾野派日本兵把刘寿山抓住,用大刀刺死了他,还给我打电话说:“林先生,那个敲诈勒索的人,不是我的特务,我让他死了死了的。”

  终于把叛徒除掉了,我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后来我也因被特务陷害坐过几天牢房,受到日本人的毒打,但我觉得,为党为人民出生入死,冒再大的风险也值得!(记录人:本刊记者 曹雅丽 解放军某部 孙金春)

原文地址:http://zgjjjc.ccdi.gov.cn/bqml/bqxx/201507/t20150727_59837.html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亲历者口述:重庆在日军轰炸下成大坟场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亲历者口述和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