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口述回忆亲历者口述和回忆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亲历者口述:重庆在日军轰炸下成大坟场

添加时间:2019-08-09 09:34:01 来源:2011年重庆晨报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日机进入重庆上空。

  高射炮部队严阵以待。

  1941年6月5日夜,在日机疯狂的轮番轰炸下,重庆大隧道发生数千人窒息大惨案。从十八梯(大隧道)洞中拖出的遇难者尸体堆积如山,其中尤以城市平民为多。(1941年6月6日摄)

  那一天 :1939年5月3日、4日

  这是308份在司法部门进行过公证的口述实录,每一份都特别沉重,讲述者是重庆大轰炸的亲身经历者或受害者。遍布我市各地的老人们,讲述了在长达6年的重庆大轰炸中,作为普通市民的所见所闻。今天,是抗战胜利纪念日,经过特许之后,重庆晨报选登出其中首度披露的两篇见报,力求为读者们还原重庆在经历日机大轰炸时的真实场景。

  亲历者口述

  口述人:李朝荣(男,78岁,巴南区南彭乡甘家湾人)

  “那时,重庆成了一个偌大的坟场”

  “5·3”、“5·4”大轰炸,把昔日热闹繁华的重庆炸成了一个烂摊子。除了炸弹轰炸,燃烧弹焚外,还有机枪不停地扫射。日本飞机所过之处,房屋几乎没有一间是好的,躲在屋中的人十有八九只有死路一条,有许许多多都是整家死光了的啊!

  开针线铺的刘新云,一家7口人,全部被炸死,房子也被烧成了灰烬。“傅草药”一家除参加防护团的儿子当时活了出来外,其他4口连同草药铺连影子都没找着。罗家染坊是当时十八梯最大的染坊。丈夫、儿子和5个伙计,全部炸死,连染坊的锅都塌了,上面还挂着人肠子。

  那些天,整个重庆到处是死人,到处在冒烟,到处是火光。朝天门的糖库烧了4天还没有熄火,白糖、红糖烧化了流得遍地都是。太平门泰古公司的煤油、汽油烧红了半边天。

  储奇门的粮仓和药材站烧了整整一个礼拜,药味久久不散,遍地都是焦米。

  5月4日,日本飞机再次轰炸重庆。那天中午,当警报拉响时,逃难的人们蜂拥着出城。当时南纪门有个城门洞,成千上万的人往洞口挤,混乱中有近40人被踩死,好多都是老人、娃娃和妇女。南区马路有许多拐弯处,有很多人躲在那里,4号这天有近百人被日本飞机俯冲下来用机枪扫死。

  储奇门的轮渡码头当时是个露天交易市场,日本飞机轰炸时,几百人没地方躲。一枚炸弹落在竹子市场的人群中,炸飞的烂衣服、人肠子、断手断腿挂在竹子上,血淋淋的,十多天都没收拾完。

  那时,整个重庆成了一个偌大的坟场。房上、树上、岩坎上到处都见得到挂着的、躺着的尸体、残肢,长江里随时能看到漂浮的死人。

  背景

  6年开启全市40余万卷档案

  为了准确得出重庆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确切数据,市委抗战工程办公室和市委党史研究室,组织全市的历史学家和历史工作者们,整整用了6年时间,开启了全市40个区县的40余万卷抗战时期档案,并经过反复论证才最终发布。我市的调研工作启动于6年前。在6年多时间里,百余位专家组成的调研组共开启了40余万卷与抗战有关的历史档案,同时还查阅了图书、报刊等文献资料5万余册,征集复印档案文献资料2752卷、51339页,搜集证人证言308份近40万字,并逐一将实录附上照片、身份证复印件、手印灯资料,在司法部门进行了公证。

  口述人:刘管如

  “1939年5月4日,解放碑一片火海”

  “5·3”那天是晴天,12点钟过后,轰炸了过后回去,我们在磨盘山那个院坝里抬起头看见,飞机在太阳光反射下看得清清楚楚的。

  “5·4”那天我在磨盘山坐车,那时候只有一两部公共汽车,不容易搭上。我就走路到两路口,尽量走快一点。将近4点了,到城里开“五四运动”纪念会。

  后来日本飞机来了,炸弹的响声,没有办法形容。总之那个人呀,感觉没有什么知觉,耳朵也听不见,但下意识地躲到桌子下面,其实空袭已经过了,飞机已经炸了,天上的瓦、渣子,落了一屋。

  没有多久,十几二十分钟,解除警报了,看见防护团抬起有些受伤的,有的手脚炸断了,有的肉炸掉了,骨头都露出来了。那时医院又少,我们在通远门过路时,有三十几个人朝这边抬,就是现在的妇产科医院。另外还有临江门那个现在的第二门诊室、宽仁医院、领事巷那仁和堂医院,也接纳了很多伤员。后来我就忙着到解放碑去,走到民生路那边,过不去,消防队还在灭火,我就从中华路、保安路那边转过去。

  解放碑一片火海,高的地方燃得大一些,小的地方燃得小一些,那时候是木砖结构的房子。石条子、卖花钵的,路上炸得全是。尽管有消防队来救,但没有消防车,全靠人工,那个火烧着,再远的人也能看得见,火又这么大,临江门、影院、五四路、公园路,一直烧到大阳沟。烧啊,有的第二天还在烧。我家几代人建立起来的家业,包括那600多平方米的大院子全被烧毁!

  后来有了防空洞,也只能把现钱金银拿走。对日本人仇恨,从来没有消的,抗战一定要胜利,你今天炸了老子,明天又摆摊,就这样子。重庆城里,尽管解放碑一代破坏了,但其他的还在,下半城还在,尤其是朝天门到南纪门这一带。

  重庆城内消防车不够,当时的消防车都是手压的,就像乡里打水,那水源是自来水管子。自来水管没有破,靠自来水管;破了,靠人挑河里的水。重庆原来有一种人挑水卖钱的,这个任务就归他们,凡是有火警,尤其是日本的轰炸,大家同仇敌忾。防火的时候都是大家尽义务,防护团戴了一个臂章,是群众自发组织的,“七七”抗战过后开始的。哪儿有火警,哪儿有轰炸,他们都去,那个防护团、消防队对重庆的贡献很大。尤其是消防队牺牲的人不少,有时日本飞机没走,还没解除警报,被轰炸了,火警响起,他们就赶起来了,到现场抢救,所以这个是值得大说而特说的。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亲历抗战老兵口述:如何用大刀砍出重围!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亲历者口述和回忆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