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研究论文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易安华将军的黄埔宪兵科学历之谜

添加时间:2019-08-06 14:18:53 来源:盖苍小子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易少将旅长安华烈士遗像

  易安华将军在黄埔军校的学习经历至今存谜,有说他是黄埔一期的,也有说是黄埔三期的,然而遍查黄埔一二三期同学录,都没有他。实在怪哉,故撰文解之。

  本文亦为黄埔寻亲遭遇疑难的后人提供思路。

  一、有硬伤的说法

  最普遍的说法是易安华黄埔三期生,出处也最多。

  《宜春泽溪易氏族谱》中的《易少将旅长安华烈士事略》就记载“奋然投入黄浦军官学校第三期宪兵科”。该族谱成稿于1940年左右,上世纪九十年代重修。黄浦即黄埔。


  《宜春泽溪易氏族谱》

  台湾国防部的人员简历册亦记载易安华的学历为中央军校3期以及国民革命军军官团步科。

  说易将军是黄埔一期生的,也不是无的放矢,在《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名簿》中,1935年3月4日易安华叙任陆军步兵上校,学资一栏明确记载着“黄埔军校一期”。

  上面两种说法都有书面依据,真令人难以分辨。

  其实上面两种说法都有硬伤。


  任官簿中的易安华学历

  二、易安华自述

  1935年冬,易安华返乡宜春探亲,期间写下《自述小史》作为从戎十余载之小结。他在自述中写到:

  “本人自投笔从戎献身革命以来,迄今十有余年,处事治军尚本诸亲爱精诚,并坚毅果勇以赴,身经百战,职历各级。

  民国八年肄业江西省立第八中学校,辄有怀投笔慕宗悫(注:念zong que,人名,南北朝时期的南朝宋将领)之长风。适值军阀割据,北政府专横祸国,总理为救国救民起见,奔走革命,宣传主义。

  本人即决志献身革命,于民国十四年春远赴革命发祥地广东,考入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

  民国十五年春毕业,即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宪兵教练所少尉队附。适革命军出师北伐,调任总部学兵团中尉排长,攻克湘鄂一带,身经数十战。

  十七年春奉调入中央军校军官团肄业,藉资深造毕业后即任陆军教导队上尉班长。”

  易安华黄埔军校毕业照

  易将军自述民国十四年(1925年)春考入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这个时间点较之黄埔一期,确实与黄埔三期更相近。黄埔三期生1924年冬开始陆续入校,1925年7月开学。而黄埔一期早在1924年5月便已开学。

  然而易将军却未自述学历是三期。

  疑点重重。

  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是黄埔军校在一二三期时候的名称,至四期时改称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民国十七年春的时候已迁至南京,更名为中央军校。

  三、黄埔宪兵教育

  目前最无异议的是易安华毕业于黄埔军校宪兵科。

  族谱明确说是宪兵科,易将军之亲人回忆说是宪兵科,还有中央军校军官高等教育班第四期纪念册(1935年)中记载他的学历是宪兵科。

  在时间节点上,宪兵科的时间与易安华自述十分吻合。1925年4月宪兵科开学,这与自述中的“民国十四年春”相吻合。宪兵科毕业时间是1926年2月,与自述中的“民国十五年春毕业”相吻合。

  其他资料未见有异于宪兵科的记载。

  台湾国防部的人员简历册亦只说是3期,不见班科情况。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第四期纪念册》中的易安华宪兵科学历

  黄埔军校专设宪兵教育的班科只有宪兵科(一期)和宪兵教练所(二期),共两期。之后黄埔虽陆续举办了军官研究班、宪警班等,有涉宪兵教育,但都是宪警同学,未专设班科。

  1936年中央各军事学校毕业生调查处授予该两期毕业生登记证字别为“宪教字”,不同于一般黄埔学生的“黄字”,并且明确宪兵科只举办了一期,宪兵教练所亦只举办过一期。

  宪兵科的登记证字别

  黄埔同学会1928年6月30日的通告,也印证了当时有“宪兵科第一期”和“宪兵教练所第二期”的说法,为整理起见后来废去了一期二期之称。

  上述情形说明宪兵科是黄埔宪兵教育的第一期,宪兵教练所是第二期。

  宪兵科和宪兵教练所是连续的两期。宪兵科在1925年4月开学,1926年2月毕业。宪兵科毕业之际,紧接着宪兵教练所在1926年2月开学,学期7个月,至8月份毕业后,直接投入北伐。

  可以理解为什么黄埔军校各期同学录未收录宪兵科的学生,因为“黄字”头的同学录压根儿没把“宪教字”头的学生盘算在内。黄埔军校一二三期的同学录中均无宪兵科。

  黄埔同学会1928年6月30日的通告

  四、同等待遇毕业

  宪兵教练所与本校四期开学时期相近,毕业时期亦相近,宪兵教练所学生的学历皆称为本校四期。

  黄埔史上有因毕业时期相近而享同等待遇者,如潮州分校一期因与本校三期毕业时期相近,故与本校三期学生同等待遇毕业;潮州分校二期因与本校四期毕业时间相近,亦与本校四期学生同等待遇毕业。

  宪兵教练所学生皆称本校四期学历的缘由,是毕业时期与本校四期相近,与四期同等待遇毕业之故,亦或是宪兵教练所的学生本来就是从本校四期学生中选训而来之故,这在黄埔军校史稿中未有记载,有待他证。

  黄埔军校史稿里的宪兵教练所

  宪兵教练所除选训200余名学生外,还在1926年7月招收500名学兵以充宪兵,学期四个月。史稿记载说学兵中成绩优良者可依其志愿转送黄埔军校肄业,萧克上将即是一例。学兵都可以这样,宪兵教练所的学生称为四期学历则更无问题了。

  那么宪兵科是不是本校三期学历?

  宪兵科与本校三期的开学、毕业时期亦相近,宪兵科1925年4月开学,1926年2月毕业。本校三期是1924年冬开始陆续入校,1925年7月开学,1926年1月毕业。宪兵科和本校三期亦常常一起上课一起训练。

  故而大家都以为宪兵科就是三期的,或者认为与本校三期同等待遇毕业。宪兵教练所是本校四期,倒算前一期的宪兵科,归属于本校三期貌似也顺理成章。

  也正因为如此,以至于后来的族谱、易安华将军的悼词,甚至当下可见之资料,都推断易将军的学历是黄埔三期。

  五、宪兵科学历


  黄埔军校史稿里的二期宪兵科

  然而官史否定了上面的推断。

  1936年编的黄埔军校史稿是这么记载的,黄埔二期自1924年8月起陆续入校,步工炮辎四队陆续成立,“11月27日派管理部主任顾祝同组织宪兵队”,增设宪兵科是应东征需要。队即是科,史稿详细记载了步工炮辎宪五科的教育状况。

  二期开始分地训练。因当时本校学生日增,原有校舍已不敷用。其中在广州省城北校场陆军讲武学校旧址设“陆军军官学校”即所谓省分校,工兵队炮兵队辎重队和第六队学生以及教练部于1924年11月底相继迁移于此,宪兵队亦设于此。后来的宪兵教练所亦在广州城内。

  史稿中关于黄埔三期教育未见分科,无宪兵科记录。

  由此看来,宪兵科设立于黄埔二期无疑!谁能想到史稿会有如此定论?!

  其实台湾国防部的人员简历册也在耍滑头,他只说学历是3期,却未说班科,已属非常。

  人员简历册中的易安华学历

  宪兵科开学比三期还早三个月,以宪兵科开学之早,却要将其纳入三期,显然不可能。况且宪兵科只举办了一期,既在二期,何来三期?

  因此,易安华的宪兵科学历应该是黄埔军校二期。

  让我们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吧。

  自1924年8月以来,黄埔二期学生陆续入学,至11月间步工炮辎四队亦已陆续成立。然后11月决定组织宪兵队,次年4月开学。

  当易安华1925年春来到广州时,刚好赶上宪兵科入学。

  三期学生于1924年冬在广州上海各地考取后陆续来校,然后到了1925年7月开学。三期的招考和开学时间,对于易安华来说都不凑巧,不是自述中的“民国十四年春”。

  1926年2月,易安华从黄埔二期宪兵科毕业,即任宪兵教练所少尉队附。



  黄埔军校史稿里的三期情况

  六、一期生的来历

  易安华祖屋

  至于易安华黄埔一期生的说法,可从他的学习经历上说明。

  据亲人回忆,1923年11月易安华妻子分娩难产而病逝,1924年易安华从老家江西宜春奔赴广州,考取并入学黄埔军校第一期。但是读了不久,因为三岁幼女尚未安顿、放心不下之故,便返回了江西宜春老家。

  往来路途遥远,费时数月,待易安华安顿家事完毕后,返回广州时已经是1925年的春天,然而黄埔一期在1924年11月就已结束学习了。

  再回黄埔一期是不可能了,所幸宪兵科那个时候开学,故易安华进入宪兵科得以继续学业。

  只不过易安华在自述中未提一期学习之经历。以易安华抗战初即已任职少将来看,若无黄埔一期二期资历,殊难实现。黄埔前几期虽然学期相近,但是论起资历来,却是一期压一期的。

  七、为有壮志多牺牲

  抗日战争中,易安华将军牺牲于1937年12月的南京保卫战,逝后蒋介石、林森等民国政要皆题挽联追悼。

  易将军阵中常语部属曰:“吾侪是复兴国家民族的牺牲品,望君等坚定决心,莫想生还,以期达到奉命不辱地失人亡之目的。”

  南京保卫战中易安华任陆军第八七师二五九旅少将旅长,将军固守光华门,身体先是五处负伤,生命已危在旦夕。正酣战间,将军被一颗打来的炮弹掀翻并坠入外秦淮河中,壮烈殉职,时年38岁。将军遗体亦随水冲走,无从寻觅。

  198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易安华为抗日战争革命烈士。2014年易安华被党中央和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易将军早期革命经历与我宁海黄埔生应怀宗、秦友庸颇有交集,值得关注。

  说易安华将军是黄埔一期生并不为过,只是他最终黄埔二期宪兵科毕业,却与本校三期同学走的最近。

  黄埔军校同学录也没啥毛病。

  易安华的革命烈士证明书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追记在蒙城阻击战壮烈殉国的英雄营长蓝权
下一篇:最后一页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9-08-06 14:45:34

研究论文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