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研究论文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追记在蒙城阻击战壮烈殉国的英雄营长蓝权

添加时间:2019-08-06 14:01:31 来源:廖大海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2018年5月,是纪念蒙城抗日阻击战八十周年的日子。当月7日至9日,国民党第48军173师1033团殉国将士的后人,陆续从全国各地汇集安徽省蒙城县,举行隆重的祭奠仪式,向长眠在蒙城土地下的英烈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哀悼。在阻击战中壮烈牺牲的该团三营营长蓝权的后人也早早赶赴现场加入到祭奠行列中。由于对在这场惨烈的恶战中有关蓝权营长英雄事迹鲜有报道,因此,这些后人受家人委托,在祭祀先烈的同时,还肩负另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继续对蓝权在战斗中的英雄事迹材料进行收集和挖掘,以求缅怀抗战英雄,一个碎片一个碎片地拼接还原这位英雄猛将为捍卫国土英勇杀敌直至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的真实的壮烈过程……

  恶仗之前,英雄早已做好此战必死准备

  1938年3月,国民党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以30万大军重创日寇5万鬼子,取得闻名中外的台儿庄大捷。气急败坏的日本侵略军急调30万部队猖狂反扑,兵分六路南北夹击以图形成包围我第五战区态势。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鉴于徐州地势和双方装备悬殊不利于我军的情况,决定实行战略大转移,主力部队立即撤离徐州。当即电令驻守淮河中下游地区的廖磊第21集团军坚决阻击津浦路南段之敌,掩护主力撤退。廖部奉令后,即命总预备队第173副师长周元率步兵一个团星夜兼程,阻击北进敌寇必经之地的古城要塞蒙城县,进行布防,以断开日军合围。于是,周元决定率领实力最强的1033团(团长凌云上,广西桂平县人)前往执行任务。由此,一场震惊中外的抗日阻击战就在这里打响。

  5月6日晨,国民党48军173师中将副师长周元率领梁家驹及师部指挥所人员数人,警卫手枪兵四名,带手摇发报机一台,乘坐军部派来的汽车,先到寿县军部听候指示,后率兵由寿县出发,经正阳关、埠阳向蒙城前进。当天下午3时到达蒙城时,正遇敌机轰炸县城,指挥所人员只好弃车步行入城。当时蒙城刚遭到日机轮番轰炸,房屋倒塌焚烧,烟火弥漫,县长蔼昆山弃城逃窜,群众呼儿唤女,人心惶惶。

  随后1033团官兵,从淮南田家庵出发,日夜兼程,经凤台渡淮河冒雨北上直赴蒙城,准备阻击日寇,以掩护主力撤退。蓝权和他指挥的三营官兵也行进在这支曾扬名于上海淞沪会战的骁勇行列中。此时的蓝权,深知以全团仅2400余兵力,在尚未构筑防卫工事的小县蒙城,抗御数以万计武装到牙齿的日本精锐部队,其结局无疑是凶多吉少。但广西人打仗从不贪生怕死,蓝权和他的全营官兵怀着此去必死、绝无生还的心理准备奔赴为国捐躯的战场!

上图为蓝权在民国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学习毕业证书。

  蓝营长是桂系军队久经沙场的悍将。就在前不久参加惨烈的上淞沪会战之后,他曾获准返乡探望亲人。那天,他没有预先告知家人,骑着高头大马,突然出现在广西陆川的家里。他带回了很多的牛奶、罐头、布匹、糖等,一一分给了家里的老人小孩,每人一份,一个不少。其时,亲人们个个欢喜,他也面带微笑,殊不知这次突然的家人短暂团聚是蓝权抱着生死诀别的心情来与亲人最后相见的。他预感到此次一去他极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马上就要履行军人的使命奔赴杀敌献身,慷慨赴死的战场!

  甫抵蒙城,毅然领受最艰巨最危险任务

  5月6日下午抵达蒙城。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周元将军立即率师参谋梁家驹及随行人员勘察地形,策划城防部署方案。蒙城地势平坦,县城狭小,城墙单薄,且大部分是土墙,易攻难守,不堪敌人炮火轰击。只有北面城垣脚下,有涡河隔着,敌人不能徒涉,较为有利。 着手制订阻击计划:命令一营守护南城门兼警戒城西;二营守护北城及城西北角;三营固守东城,在东门城外组建防线;团搜索队作为团机动部队,严密监视进攻日军方向,协助各部组织防守。

  6日黄昏,各部队开向指定地点构筑工事。根据部署,三营顶在抗敌的最前沿,在城外组成阻击战的第一道防线,而且全营坚守在蒙城古城墙外的开阔地带,没有可以依托的坚厚城墙御敌,也没有太多的有利地形作掩体。听到副师长的部署后,蓝权二话不说,毅然决然领受下这一最危险、最艰巨的阻击任务。三营管辖兵员最多,周副师长要求三营以六个连的兵力镇守东门外有利地形及村落,以两个连的兵力防守东城门及两侧街道,在城东地带建立起第一道钢铁屏障。

  是夜,蓝权向6个连一一布置构筑工事任务。接着,便是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地检查战壕工事的修筑和弹药配备情况。蓝营长在全营官兵集思广益的基础上发明了一种名叫“藏身洞”的掩体,士兵们挖好战壕后,在面对敌方一侧,又挖了一个个“藏身洞”。这种藏身洞有着特别作用,日军打炮过来可躲避炮弹伤人,日军冲来跳过战壕后也发现不了埋伏守军,等日军冲过去了,守军还能朝着敌人屁股打,进而断了日军的后路。这种藏身洞可以说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后期大量使用的“猫儿洞”的前身。

  三营的创新激发了全团官兵的智慧。大家出主意想办法,又想出一个挖“乌龟洞”制服敌人坦克的办法,让日军的坦克开过来碾上此洞就会悬空,造成履带空转而坦克无法动弹。他们还建造好一个个“簸萁坑”,日军坦克驶入此坑难免侧翻倾覆,直接让坦克“睡觉”,再也翻不过身。

  就这样,阻击战在紧锣密鼓而又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此时,敌寇渐渐逼近的消息不断传来,正所谓山雨欲来,黑云压城,全团官兵严阵以待,以必死的心理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悲壮之战!

  炮声打响,身先士卒挥刀举枪奋力抗敌

  5月7日,南京大屠杀的急先锋、号称日军甲种精锐师团中的日军第13师团先头部队3000多人员兵临城下,一场惨烈恶战即将打响!上午8时,日军派出18架飞机对蒙城县城进行轮回轰炸。下午4时,一阵猛烈炮火轰来后,日军步兵在30多架坦克的掩护下开始向守军发起大规模进攻。蒙城东门外阵地,同时受到日军骑兵、步兵及炮火的猛烈攻击。日军以为凭借优势兵力和精良装备,很快便可把面前的中国军队击溃消灭。他们万万没有想到1033团坚守在第一道防线的三营将士在其营长的指挥下,凭借机枪、步枪、冲锋枪、手枪、手雷、手榴弹、迫击炮等猛烈还击,在敌兵冲上阵地时,蓝权不时手举短枪高声呼喊,指挥阵地官兵与敌寇展开短兵相接的肉搏。他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用自己练就的一身好功夫挥舞大刀奋力向鬼子们头上砍去。三营官兵同仇敌忾,靠藏身洞、簸箕坑、乌龟洞等灵活多变的战法,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消灭了一股又一股的敌人。

  战斗延续到天色渐暗,疲惫不堪的日军不得不停止进攻,打算后撤休息次日再来。而就在日军掉转头的时候,为了配合我军援兵向蒙城两侧靠拢解围,在蓝营长的率领下,三营官兵突然发起反击,此举大出日军意外,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中国军队还有这样主动的的防守反击,鬼子队伍顿时大乱,仓皇退出几里地后才稳住阵脚。

  8日上午9时,日军以飞机3架,大炮30门为掩护又一次发起猛攻。一阵炮轰后,日军从城东与城南外两个方向开始攻城,他们两次攻击均在顽强阻击的中国勇士面前难以逼进一步,最后无奈退去。

上图为经日寇多次飞机轰炸大炮坦克炮击,蒙城古城墙已是断垣残壁。

  下午1时左右,敌9师团赶到与敌13师团会合,此时的日军人数已逾6500,整整三倍于守城桂军,把蒙城县城围得铁桶一般。得到坦克兵力增援后,日军故伎重演,他们施放滞空气球作拍照侦察,施以大炮轰击,加之坦克助战,天上四五架飞机轮回轰炸蒙城守军阵地。顿时,城内城外四处起火,城东附近的村落树木被炸得七零八落。守卫的三营将士在日军狂轰滥炸中死伤惨重,许多士兵被埋在战壕里。尽管如此,顽强的桂军还是把日军一次又一次赶出阵地。就这样敌我双方互相拉锯,一直对峙到黄昏。看到东城外守军伤亡已过大半,情况不利再战,周元副师长便下令东城外所有阵地一律放弃,三营官兵回撤城内。


上两图为日军随军记者拍摄的守城被攻破后战场场景。

  当夜,周元急电第21集团军总司令廖磊,电文里说道:“四面包围之敌,与我激战一昼夜。敌在炮火的掩护下,屡向我突击。互争东西门各要点。血战终日,我军已伤亡过半,弹尽粮绝。迫得逐步向城内退守。准备刃战,誓与城共存亡。”

  次日3时,廖磊回电:“电悉,为发扬本军报国声誉,望周副师长督促所有兵力,务必固守,与城共存亡。”

阻击战惨烈异常。上图为1938年5月9日蒙城临近失陷时阻击部队发给蒋介石的告急电。

  坠城折足,犹负伤毙敌十余至热血洒尽

  鏖战进入第三天。5月9日上午,日军以飞机3架,大炮30门为掩护发起总攻。蓝权带领剩下不到三个连的兵力仍坚守在东城的断残垣断壁上,顽强打退鬼子们一次又一次的攻城行动。由于寡不敌众, 在大炮、坦克轮番进攻,敌寇终于轰开东城墙一道缺口,敌步兵多次冲进城内,但均被英勇的三营官兵在肉搏战中击退。

  9日10时许,蒙城东、南、西三个城门先后被日军炸开,日军以坦克和战车开道,掩护步兵冲进城来。此时,1033团战斗力量已不到500人,子弹手榴弹即将打光。周元副师长将有限的兵力分为三组,奋勇阻击日军的进攻。

  下午1时许,随着多辆日军战车涌入县城,县城被分割成几块,战况激烈非常人所能想象。此时,东门阵地传来告急,三营把守的东城线的一截城墙被日寇一阵猛烈炮击轰塌,正举枪指挥的蓝权不幸坠落城下。残破的东门城墙下,硝烟弥漫灰尘滚滚,一时不见人影。三营官兵在城墙上,急切高喊:“蓝营长!”“蓝营长!”此时,已被炸伤的蓝营长摔落地上,浑身血肉模糊,右腿骨已经折断,再也无法站立起来。一时昏迷过去的他仍紧握着科尔特手枪。很快,他苏醒过来,正看着数十名日兵正恶狼般扑了上来,蓝营长双眼喷出怒火,只见他拖着伤腿,强忍剧痛,卧地举枪,连发子弹射向敌人,面前十多个鬼子一一应枪倒下!此时,丧心病狂的鬼子兵蜂拥而上,将罪恶的刺刀一阵猛戳,卫国英雄用热血和生命,谱写出了中华优秀儿女最壮烈的诗篇,悲壮地向世人宣告:中华民族永远不容欺侮,华夏中国永远不可征服!

上图为21集团军发给蒋介石内含包括蓝权壮烈殉国过程在内的电文。

 上图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为1033团殉国将士请功的电文。

  壮烈殉国,上司请功加恤国人深切哀悼

  关于蓝权壮烈牺牲的过程,在南京第二历史博物馆和台湾国史档案馆的文献资料中均有提及。台湾国史档案馆留存的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办公厅机要室文件中就有一份战区给蒋介石的一份“来电纸”,其中有一段写道:“……该团第三营少校营长蓝权坠城折足尤能以科尔特手枪歼敌十余终被敌麇集将其戳死洩忿取义成仁……”这份珍贵的历史资料是蓝权后人到台北“国史档案馆”调集来的。

  据突围出来的1033团将士的后人叙说,突围官兵在沿城墙边推进路过东门城下时发现蓝权遗体的。英雄浑身刺刀孔、枪弹孔,染透军衣的血迹已变黑色,但他举枪的手臂仍抬起对着前方。此情此景,催人泪下,令人悲恸!

  上图为日寇攻破蒙城后,灭绝人性的鬼子兵把守军数百名伤病员全部押到河边残忍屠杀。城墙外尸横遍野、惨不忍睹。

  惨烈的战斗惊天地,泣鬼神。卫国将士最后弹尽援绝,周元中将及其所率的官兵包括勤杂、佚役在内已不足200人,周元率部与敌作最后拼杀,从鼓楼杀到漆园街北首,被日寇团团包围。在城内激战中,周元身中数弹血流如注而壮烈牺牲。后来,除团长凌云上带9人成功突围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至此,1033团2000余名将士均战死沙场,蒙城终于沦陷。但此次阻击战意义非常,它除了昭示中华民族绝不屈服任何外国侵略,永远不可战胜的伟大精神外,从整个战役大局上看,蒙城血战迟滞了日军对徐州的包围,为李宗仁主力部队转移赢得了时间。桂军1033团在极为劣势的条件下把战斗打成“1比1”,对打击日军前不久攻下上海屠城南京后一度狂妄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鼓舞国人战胜侵略日军具有十分重要意义。正如蒋介石在当时的日记中所言:“徐州会战中我军实现了战略上撤退,达到了预期之结果,即胜利也。”

  战后,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第21集团军总司令廖磊分别为周元副师长、蓝权营长两人请功,报送英雄事迹调查表,呈报民国政府行政院并转呈获民国政府、当时的“委员长”蒋介石批准,给予周元和蓝权二英烈特别优恤。其中,给予周元一次性恤金2000元,给予蓝权一次性恤金900元;之后每年给周元恤金700元,给蓝权恤金400元。据蓝权后人说,这种优恤其家人一直到抗战胜利均未停止。而中国共产党对于周元将军为国家、为民族英勇献身的爱国精神给予高度评价。中共中央机关报《新华日报》在烈士殉国后第四天,发表了《悼周元副师长》的短评。1985年5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正式追认周元将军为革命烈士。

上图为民国政府行政院院长孔祥熙转呈李宗仁部队为周元、蓝权请恤调查表的文件。

上图为民国政府为周元、蓝权加特恤的批文。

  蓝权光荣牺牲的消息传到家乡不久,地方军政当局为其在益昌城隆重搭祠祭奠。国民党政府许多军政要人纷纷前去吊唁;李宗仁、白崇禧均送去大幅挽联、花圈;英雄悲壮事迹使当地民众深为震撼,他们自发陆续到祠堂祭拜英烈,慰问英烈家属。

  由于历史和政治的原因,蓝权的英勇事迹一直以来基本没有得到宣传和报道,世人很少知道桂系军队中还有这么一位为国壮烈捐躯的英雄。在此,谨借用鲁迅先生青年时期创作的一首七绝名诗作为本文结尾,以献给蓝权烈士,褒奖烈士崇高的家国情怀,告慰英雄在天之灵: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作者简介:廖大海 ; 柳州日报社记者、报社原总编办公室主任;人民政协报广西记者站原站长。大学中文毕业,1996年获新闻副高级职称;迄今发表新闻作品逾百万字,报告文学、纪实文学作品50多篇,曾获地方小说征文比赛一等奖;曾在国家级、省级发表专业学术论文13篇。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胜利后吉林亲历记
下一篇:易安华将军的黄埔宪兵科学历之谜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9-08-06 14:11:12

研究论文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