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名录讣告通知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抗战老兵孙永清逝世,享年103岁

添加时间:2019-07-30 16:25:30 来源:柏天顺食品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接到孙老去世的消息,令我始料不及,同时亦很惊讶,孙老离世前几天,我莫名的烦躁,总感觉要发生点什么,未曾想是孙老走前的感应!17年十一月大家陪他重返湖南战场分别时他跟我说,“有人跟我算过说我能活到106岁”,“那好啊,孙老您可得好好注意保养,到时我陪你到德安万家岭及南昌等战场去看看,一并祭拜您的战友”,我说。“等贵阳纪念塔(陆军第102师阵亡将士纪念碑)重修好,我要去祭拜他们(战友)”,他说;那一刻我潸然泪下,赶紧背过身,“好”我忍着答应他(太难了)。可老人怎么不守信用、不打招呼就这样走了呢?我心里好怨他,好难受!

  次日,平顶山志愿者赶到驻马店确山县孙老家为老人送行,追悼会后,孙老的外甥女告诉他们孙老的真实年龄如大师所云,真是不可思议,是老天冥冥中的安排使然?因此,老人安详地无疾而终。这下,常陪老人、并与老人有着很深感情的几个志愿者才慢慢释然,我也好一些,但还是很后悔四月份未能与杜肈华将军和熊钦垣将军后人一起再去看他,他之前说过还有许多事要告诉我!

平顶山志愿者团队负责人三乐主持追悼会

平顶山志愿者龙哥在追悼会上致悼词

  志愿者们难掩悲痛之情:他们忘不了与老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忘不了老人幸福的容颜、忘不了老人带给大家烽火岁月的记忆、忘不了老人怀念战友的痛苦......

  平顶山志愿者在送别孙老返回的途中连续下了三场雨,老天也在哭送这位参加十次大会战的老英雄!

  孙老过世的消息传出去后,淞沪抗战纪念馆及各关爱抗战老兵团队,抗战后人及公益单位等纷纷敬送花圈向老人致哀:

  特1,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02师湖北荆州籍战友刘昭会敬挽

  1,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02师后人熊承科、顾泽仁、罗勤、柏梅、杨岳明敬挽

  2,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02师全体后人敬挽

  3,关爱抗战老兵河南志愿者团队敬挽

  4,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敬挽

  5,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敬挽

  6,浙江乐清市乐公益协会敬挽

  7,安微省龙越致敬皖兵群敬挽

  8,河南五星拥军团敬挽

  9,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敬挽

  10,云南老兵关怀项目计划办爱心团队敬挽

  11,湖南老兵之家敬挽

  12,陕西抗战老兵营敬挽

  13,关爱抗战老兵湖北荆州团队敬挽

  14,关爱抗战老兵荆楚联盟敬挽

  15,湖南衡阳志愿者涤生敬挽

  16,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敬挽

  17,湖南浏阳彭士量将军后人敬挽

  18,浏阳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臣民敬挽

  19,潮汕关爱抗战老兵志愿队敬挽

  20,贵州省红十字基金会关注黔籍抗战老兵志愿者慰问团敬挽

  21,抗日战争纪念网敬挽

  22,苏州志愿者陈镔敬挽

  23,陆军第五军二代吴华民敬挽

102师幸存老兵、刘昭会老人送花圈向老战友致哀思

淞沪抗战纪念馆敬挽致哀

  值此,我们102师后人向大家深深致谢,感谢大家对孙老的敬意,当然,更要特别感谢平顶山的大爱志愿者们三年多来对孙老亲情般地、无微不至地关爱和照顾,我们不胜感动,更是不胜敬意!

  “国之重器,非金非玉。是兵对国忠,是国对兵义;是兵不惧死,是国不敢忘,是国不能忘。”

  孙老他们做到了,他们不惧死、不怕死、卫国赴难,卫国宣劳,抵御倭寇;他们忠于国家、忠于民族,他们是勇士国魂。

  平顶山志愿者团队祭奠孙老:“八年拼死用血肉抵外侮始终有全程,十次大会战以步枪守寸土千古永芳名!”

  平顶山志愿者团队还借用一九四一年102师在湖南湘阴关王桥举行的102师阵亡将士追悼大会的挽联,以悼孙老(遗憾的是未寻到照片):

  “湘江毅魄,洞庭忠魂,碧血丹心照;淞沪挥戈,陇洵鏖战,壮烈英明高。(师参谋处)

  一马当先,新墙河上功赫赫,雄风尚在;三军披白,汨罗江畔血丹丹,英烈尤生。(师工兵营)”

  祝孙老一路走好,战友们在天堂等您归队——天堂没有痛苦。英雄不死,英雄归来!

  南京保卫战后,第102师奉命开赴陕西整训,并于一九三八年二月十八日,在黄河风陵渡召开“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102师官兵的追悼大会(该照片为网易历史主编邹德怀先生从日本老兵拍卖的相册照片中看到买回,衷心感谢邹德怀主编)。

  下面是2017年11月孙老重走抗战路回到湖南战场,湖南老兵之家的志愿者在长沙一路陪同孙老的感受:

  “八千里路云月,七十三年隔断重回。102岁的河南抗战老兵从1944年6月长衡会战的硝烟中撤离长沙,到2017年11月重又从河南回到长沙。当年的战场已经几乎寻觅不到。但老兵之家的组织者把102岁的抗战老兵孙永清带到长沙的现场,顿时老人记忆的闸门打开。他几乎记起了一切,结合我看到的长衡会战阵中日志,老人的回忆是准确的可信的,更难得的是他的回忆血肉饱满。他记得在长衡会战时的长沙,最开始是大雨,战壕中浸满水,在撤离小吴门,进行巷战,由南往北,节节抵抗,过湘春路,到湘雅医院,担任机枪手的他,准备凭借湘雅医院建筑进行抵抗,此时战场天气是时晴时雨,以小雨为主。随意的问话,得到的答案,与阵中日记天气记录完全相符。1944年日军鉴于太平洋塞班岛之惨败及此前三次长沙会战之惨败,调动极强精锐善战部队,发动第四次长沙会战,即长衡会战。此次来犯日军极善流窜游击战,放胆猖獗,直攻岳麓山炮兵阵地,并以小股特别部队,攻我不备,果断拿下云麓宫。我军急迫调回驻守长沙河东第四军,但留下第四军第一O二师三O四团固守小吴门,经武门(今湖南日报)及湘雅医院。当时,孙永清老人正驻守小吴门。此时为1944年6月17日前后,日军已像洪水一样汹涌入城,在长沙城内凡遇抵抗,一律先用平射炮对建筑工事予以炸塌炸毁,并出动大量飞机狂轰滥炸。孙永清老人对我称,国军在日寇优势火炮轰击,飞机轰炸下,无法坚守,只得退出小吴门,进入长沙城区进行巷战抵抗,随即他们的部队被日寇火力压迫,只得向北转移。到达湘雅医院时,准备据屋顽抗,但退兵汹涌,日寇急追,他们根本无法架起机枪位,他们只得继续北撤,踏过自己布设的地雷阵,渡过浏阳河,沿综合农场,往洪山庙方向东撤而去,这是昔有铁军之称的第四军耻辱之战。(此处省略一万字),问老人对长沙印象,老人记得此战之前,小吴门马路旁诱人的长沙臭豆腐气味,记得黄金剧院的急管繁弦,记得银宫剧院姓陈的坤角歌喉宛转,记得八角亭九如斋的点心甜美。(此处省略五千字)在杜甫江阁的涂氏小杯茶餐厅,隔着玻璃,我告诉他,江心横卧的橘子洲旧名叫水陆洲。老人突然记起,水陆洲的南面叫牛头洲(即现在橘子洲头),他说过小河是岳麓山,树上挂着个归来钟,也叫飞来钟,那里有个云麓宫,抗战驻军长沙时,他在云麓宫与一个七八十岁的道士聊过天。那个道士说他记得自己的三生三世,投胎变过羊和猪,并从遮掩的袖子中展示他的像猪蹄一样的畸形残手。时光过得真快,白云苍狗,山河依旧,当时和他同上战场的战友,在长沙认识的畸人,均已去另一度的时空,而已过百岁的孙老只能向湘江投递手中的黄菊,让黄色纷飞的花瓣传递他绵绵不尽的思念(任大猛)”

  湖南抗战史专家李先钊老师陪同孙老在长沙和岳阳新墙河战场的感受:

  “孙老口述没有说有人协助:

  他说他把门板放到水里,试了试,能经的动他!!!把背包枪,弹放上去,再试一试,还能经得动(当时喜悦的表情)!!!,用脚蹬,还能往前走(游),还是惊喜,而且还说他不会水(游泳),而且这样晃着,我们分析门板可能会不时被水淹,所以造成门板上三个东西中最轻的子弹袋丢到河里,

  1,黄金戏院:孙老说去看过戏,军人不收钱

  2,湘雅医院:爷爷指着当年的老楼,说当时从小吴门退守湘雅医院,准备坚守,没想到重机枪还没抬到楼上,日军已经攻上来,无奈继续往北撤退。

  3,捞刀河:

  经过巷战后,从河边村子抱个门板(不会游泳),把背包,枪和子弹带放在门板上。试试还能经得住,一蹬一蹬的过了河,当时河比这(现在)宽的多(六月份)。

  但是怕日军在河堤高处有埋伏,大家都让孙老先上,孙老说我子弹带过河丢了,好几个人把自己的子弹给他(还是要他上),孙老上去后发现没有日军,于是二十多人往东面走……

  如果看到孙老比划的动作会更有意思。

  昨天陪同孙永清老兵重访湘北抗日战场,孙老对湘北战场感情深,百岁老人记忆力惊人。孙老与我谈及战斗过、驻扎过、行军经过的地方有:

  长乐街(汨罗),大荆街(汨罗)岳阳县的关王桥,黄沙街,麻布大山,潼溪街,杨林街,铜鼓山,王复泰,方山洞,笔架山,草鞋岭,八百市(临湘)等等,如数家珍。因一天时间不够,老人家的身体也不太累,不可能陪孙老每个地方都跑到,但孙老来看了这块土地,了啦心愿!”

  102师后人顾泽仁、刘小美、柏梅与湖南抗战史学者李先钊老师,黔军抗战史学者康振贤先生及安徽资深志愿者徽太郎先生与孙永清老人及其侄儿在曾经的新墙河战场合影。

  这个军礼献给栖息于三湘大地的战友英烈。七十多年前,他们曾经一起在这里集结。第二次长沙会战,102师在长沙以北的新墙河最前沿阻击日军进攻长沙达21天,全师剩下七百来人,其悲壮惨烈难以言喻!

在湘江祭奠战友英魂

抗日战争纪念网采访孙老

抗日战争纪念网志愿者与老人合影

湖南老兵之家志愿者、抗战后人梅清看望老人,与老人亲切交流。

受南京关爱抗战老兵团队邀请,孙老与来自各地的幸存抗战老兵在宁祭悼英烈。

南京国军后人吴华民与唐瑶到酒店看望孙老。

2017年8月13日在松沪抗战纪念馆纪念广场祭奠英烈。

两位身经百战的老人站在曾经的硝烟战场,心情很沉重。

孙永清老兵在8.13淞沪会战80周年祭悼活动上接受采访。

  2018年十一月,七十多年前的三位102师幸存的跨世纪老兵在浙江乐清相聚,令人激动、令人感概。从左至右:刘昭会(湖北)、孙永清(河南)、谢楼弟(浙江,年前已去世)

  来自河南、湖北、贵州、深圳、广州等志愿者、学者、抗战后人等与102师三位老兵及乐清的抗战幸存老兵齐聚一堂。

  七十多年前的硝烟早已远去,这段沉重的历史、那些抗战英烈及幸存的抗战老兵不应该被忘记,也不能被忘记。“是兵对国忠,是国对兵义......”。

原文地址: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抗战老兵鞠文业逝世,享年90岁
下一篇:百岁抗战老兵刘俊明逝世, 长沙志愿者冒酷暑送行

责任编辑:徐永帅
最后更新:2019-07-30 17:19:07

讣告通知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