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抗战研究研究论文资料正文
加载分享按钮...

张靖华:分水岭上的毒蘑菇 ——由耙岗和十三坟遗址所想到的

添加时间:2019-07-16 08:39:07 来源:张靖华 浏览: 评论数: 参与量: 收藏本文

  作者:张靖华,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历史学博士,安徽建筑大学教师。本文相关观点引自即将出版的《湖与山——明初以来巢湖北岸的聚落与空间》一书。

  20世纪40年代,对于巢湖北岸来说,是一个军阀林立的时代。

  图1,毒蘑菇分布图

  这些军阀有两个特点,一方面,他们和新桂系,日汪,甚至新四军保持着亲疏不同的关系。另一方面,在多重政治版图的权力空隙之中,在地方称雄,占据一圩、一庄,尽力扩大其势力范围的同时,维持着各自的力量平衡。军阀的势力范围,大体呈出两种空间分布态势:第一种,以合裕路和淮南铁路沿线方向为主,分布在两侧的城镇。如王子三(磨店)、刘孟一(三十埠)、李道传(桥头集)、李道传(桥头集)、马伯山(撮镇)。这部分军阀一般有正式编制,投靠日伪或桂系。如三十埠、石塘、长临河、长乐集的军阀均和日军合作,而梁园、店埠则与桂系合作。这些军阀处于敌对的政治势力之间,行事谨慎,态度复杂。一些人回忆,驻长临河的清乡司令部二团团长陈俊之曾经处决过一个与日军私通的女人。某次,其部下在北部袭击新四军,在压力之下,陈又将部下枪决(《肥东文史资料》第六卷)。可以说是以日伪为标签的特殊政治势力。

  图2,王华锦圩子和耙岗的位置

  从这一区域向北,开始进入江淮分水岭岭脊,这一区域经济落后,十分干旱。军阀多由劣迹斑斑的恶霸充当(图1)。从西向东,有谢黑头、葛传江(龙城)、王华锦、胡载之、牛登峰等人。这些被称“土顽”的军阀,占据一方,利用牢固的水圩,建构巩固的工事。如谢黑头在谢家圩、禇家圩,王华锦在王小圩(图2),牛登峰在王子城大小圩等。他们对人民实行极端残忍的暴力统治:

  “王华锦强抢民女做他的老婆”(王小圩现居住者),“我在王华锦的圩子干了一个礼拜,王华锦的圩子呈香炉型,三个角,每个角有炮楼,中间最高的炮楼是王华锦住的地方。有三个房间,分别由三个姨太太住着,中间是王华锦的大烟炕。”(李纬长 98岁)

  “王华锦圩子周边的炮楼修筑地下通道,通中部的炮楼”(张德玲 90岁)

  图3,受访者张德玲老人在回忆、讲述圩子往事

  “王华锦圩子周边的村子的人都要到圩子去干活。三天要去干一次活,从早晨做到晚上。饭要自己带。我17岁开始在圩子里干活,男男女女在圩子里做事的不知道多少。有打扫卫生的,有托土子的。不给钱。还有很多别的事情,讲不尽。”(张)

  “王华锦只要怀疑谁是新四军,就把他活埋。在圩子的北边有一个山岗,叫耙岗(图3),他把人埋在里面,露出头,用耙去耙这个人的头(把他杀死)。有个老太太带着小孩从圩子旁边过,王华锦硬说他是新四军,把老太太和小孩都活埋了。活埋前,小孩和老太太一起哭,孩子还哭着问奶奶:‘我们还能活吗’,这件事情我记得清清楚楚。”(张)

  “牛登峰三天不吃人心眼底就红了。共产党不知道给他杀了多少人。解放后被我们抓住,到马场开会要把他枪毙,多少人上来求,要把他活拽,用五个牛把头和四肢拴上,五牛分尸。”(李)

  图4,青龙场新四军东进抗日纪念馆

  这些完全不受法律控制的“分水岭”军阀,就像丛生的毒蘑菇,带给这一地区的人民以如此巨大的痛苦,以至于多年后,回忆者仍感到刻骨铭心的痛苦。毒蘑菇的存在条件,一方面,得益于南京沦陷、国民政府西撤后江淮突然出现的权力真空。这一时期,无论是新桂系、日军、新四军都未在分水岭地区建立政权。另一方面,得益于相关力量对江淮军事价值的误判。“刘少奇说过……党的六中全会决定发展华中的方针,可是这时,发展华中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了,但还没有完全过去……可是他们到达华中又继续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将主要注意力方在津浦路、淮南路以东的广大敌后地区。”1939年,新四军四支队进入青龙场建立指挥中心,实际在时机上已经晚了一步(图4)。后期,新四军为了开拓江淮,在毒蘑菇和醒悟过来的新桂系力量之间顽强战斗,但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王华锦圩子边的耙岗也称“五十九岗”,据说埋葬了59名为了攻打圩子的新四军战士。据老百姓回忆,“死人堆满了壕沟,只存活了一名新四军战士,冒着雨躲在我家里”(张)。在马湖,新四军和桂系进行古城会战,留下了一个“十三坟”遗址,埋葬了120多名新四军战士(图5),旁边有一口水塘,据回忆者说,是120多人最后与敌军肉搏的地方。

  图5,马湖乡十三坟战斗遗址

  江淮是一个战场,在对这个战场主动权的争夺中,稍晚一步,情况就会发生变化。……而在此过程中滋生的毒蘑菇们,在后来各种政治的角力中得以侥幸存活,他们生存的时间越久,人民就越痛苦,所留的记忆就越深刻。

  ——7月12日考察遗址及读相关文献所记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7v4s3DolK2O-0a0SGgK1nQ

特别说明:抗日战争纪念网是一个记录和研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公益网站。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与网站的文/ 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转载稿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网及时撤除。以史实为镜鉴,揭侵略之罪恶;颂英烈之功勋,弘抗战之精神。我们要铭记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为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感谢您对抗日战争纪念网的支持。

上一篇:一张抗联将领临刑照片的发掘与还原
下一篇:严春宝:不该被遗忘的抗战第三战场

责任编辑:钟思宇
最后更新:2019-07-16 08:42:46

研究论文资料阅读排行
本文评论